木葵看著他一副意淫(yiyin)的德行,搖搖頭。拜託這件事簡直是震驚了四國(剔除掉君國,所謂不聞不問,不露不顯,這裡就不算在內了。)好嗎?是個人都知道。她就是不想,家裡面那幾個女人也是咋呼不停的。

木葵看著他一副意淫(yiyin)的德行,搖搖頭。拜託這件事簡直是震驚了四國(剔除掉君國,所謂不聞不問,不露不顯,這裡就不算在內了。)好嗎?是個人都知道。她就是不想,家裡面那幾個女人也是咋呼不停的。

「我覺得赫連明恪不會是我受傷的主謀。」她不希望赫連曦錯了人。

赫連曦有點吃味,「你怎麼替他說話了?他們原本就是一夥的。」

「原本?」不就是他也沒把他考慮算在內嗎?他心裡估計清楚和赫連明恪沒什麼關係。

「別用你這戲謔的眼神看我。」被她戳破了。

「我很好奇,那個令狐賀怎麼會幫助他而不是你的?」討好赫連曦不是對他更有利嗎?赫連曦怎麼也不會成為令狐家主,誰做不都差不多嗎?「還是說那個令狐賀本就和北后以及你舅舅就不對付的?」

「我舅舅的死,和他脫不了不關係。至於赫連明恪,他的母親也是令狐家的。」

「什麼?」木葵震驚。

「赫連明恪的母親你應該是知道的,本就是我皇爺爺心中的一根刺,一個污點,在他出生之後沒幾天,那個女人就被處死了。因為她勾引了皇帝,動機不純惹得皇宮上下不得安寧而且之前早就是劣跡斑斑的,給令狐家也是蒙羞的,所以封鎖了她的一切消息,對外宣稱她因為生育而虛弱而死。」他沒有細說。

木葵點頭,「怪不得了。」

「但處死一個剛剛生育的女子未免也太罪惡了。」她有點接受不了。

赫連曦笑笑,她說到底還是善良,吻了她的眼角,「其中還有些事情你不清楚,我也不確定還在查。但不得不說那時候的決定的確是百利而無一害。」

木葵皺著眉頭,這傢伙動不動就親她。

想著,赫連曦又吻了她另外一個眼角,「這副生氣的模樣更惹人憐。」

在外面一聲喊著,「太子殿下是否要用早膳?」說實話小安真的是不敢來問的,昨日被太子殿下給嚇到了,可是偏生和雙琰猜拳輸了。本以為自己提出了這個可以讓他去了,哪知道……以後她一定要苦練猜拳。

「放到桌上。」他說。

他回過頭,「是下床吃還是在床上吃?」

木葵臊紅了臉,這不是明知故問嗎?

「你說呢?」

「我沒所謂,反正都是我喂你的。」赫連曦指了指她的右手,這傷的還真是恰到好處。

「小安會幫我。」一句話否決他,找來衣服要穿著。

赫連曦攔下,「傷著還不好好獃著,穿了還不是要脫掉,你又不能出去活動!」這種掌控了木葵的感覺,著實讓赫連曦暗爽一把,讓她依靠他,賴著他。

奸臣之妻 小安拿上了早膳,擺在了卧室不遠的桌子上,兩隻眼睛是不是瞟一瞟!哇撒!太子把未來太子妃環在了懷裡,這俊男美女的畫面一大早甚是養眼。

「放下了,就離開。待會兒把需要上的葯和繃帶都給本宮拿來。」

小安連連回答,「是!」麻溜走了。

木葵搖搖頭,這不爭氣的小安。

「咱們還是下去吃吧。」這裡不好施展。

自己草草的穿好衣服,拿了木葵的皮草披風裹著她下了床,離開溫暖的被窩,即使這屋裡面有爐火靠著還是有些刺激皮膚了,好在兩個人也都不是怕冷的人。

赫連曦把她放在了自己的腿上,這可比在床上兩個人一個一個位置的親密多了。木葵被擁著僵硬的不行,一度讓赫連曦以為懷裡抱著個石頭。

他低笑,「這麼緊張做什麼?我是吃早膳。」

「又不是吃你!」赫連曦在她的圓潤的耳朵上輕輕咬了一口,「不過,確實你一定比這些可口。」

木葵渾身一震,被他撩的渾身發燙,「你,別說話,別亂動我。」這個厚臉皮的傢伙,真的和他單獨在一起就被他弄得不像是自己了。

這聲溫軟的聲音讓赫連曦才是一熱,「別亂動!」,開口這聲音可比剛剛沙啞不少,也低沉了不少。

什麼?

什麼東西抵著自己了?

木葵真真不敢動了,她的生理常識被舞依炫教育的很好。

「吃吃…飯。」

赫連曦無奈,又在她的唇上啄了一口,「你個壞蛋。」

。。。。。。

宮外一字閣

一位瘦弱的少年,看他這臉色比一般人還要蒼白,雖說北國人大都是膚色較白可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這可不是正常的膚色,病秧子的感覺。 飛刀戰神在都市 不得不讓人的擔心,一會兒一個北風刮過,人是不是還能在原處。

不過更顯眼的是他這樣貌,翩翩美少年,所以那病秧子完全不是用在他的身上的,病態美更好更準確。

「掌柜的,請問….」

李掌柜笑盈盈道,「有何事?」今天的氣溫比較好,未來好幾天的氣溫都會回溫了。至少在見到雙琰的時候開口吐出木葵管事受傷需要休養不少時間,李掌柜有一種春天真的不遠了的感覺。這讓他決定一定要努力提升業績,增加利潤,讓管事回來看到他的厲害,也許就會讓氣溫升高了。

「我想問那個木葵管事在嗎?」之前不是都在的嗎?少年看了好一圈都沒有見著人。

「這樣子的,木葵管事因為受傷了,所以短期內應該不會來店裡面了。」掌柜說,「客官是需要什麼東西嗎?要是有需要可以和我說。」

少年黯淡了目光,「沒什麼。」又見不成了。

本來自己已經鼓足了勇氣來的,之前一直都是只遠觀而未敢靠近,現在自己準備好了也擺脫了那些個尾巴才來的,哪知道撲了個空。

「啊~木葵管事不在啊?」

「啊~木葵管事受傷了?」

「啊~傷的重不重,要不要緊?」

「啊~看不著美人了。」

李掌柜一下子就被包圍了,管事的愛慕者還真不是一般的多啊。一半的客人都是沖著管事來的。也是,那就算是再冷漠凍人,可是那個清華的女子著實耀眼矚目,誰不願意多看幾眼?

「之前太子殿下不是來了嗎?八成是在宮裡面養傷。」

「我估計也是,這太子一向不親近女人的,這木葵管事八成就是謠言中的太子妃了吧。」

「唉,太子真是好福氣啊!」未來媳婦兒能賺錢又漂亮。這北國的人喜歡木葵管事可不是僅僅樣貌的,還有能力。上一屆的五國盛典木葵在北國大放異彩讓不少的北國人都想著一睹芳容。

————————————————————————————————————————————————

番外小劇場之木薇和南宮傲的婚後生活(一)

「陛下,皇後娘娘又去宮外玩了。」

「散散心也好。」雖然每一日幾乎都在宮外,南宮傲把玩著箭頭。

「陛下,皇後娘娘換了男裝,還,還還勾搭調戲了不少的良家大閨女!」

「只是勾搭調戲!還是女的!緊張什麼?」南宮傲一個丟手,擊中了十幾米開外的箭壺,所以那箭壺瓷了!

「陛陛陛下,皇後娘娘還是穿著男裝,但……」

「說!」

「去了新開的一家青樓。」

屬下接著說,「但裡面的人都是男的。」大殿靜謐的都是這位下屬的汗滴落在地面的聲音,可清脆可清脆了!

只聽見一聲絹帛裂開的聲音,但隨後又是一聲金屬碰撞的聲音,不大但是可以聽出很有力。

但南宮傲已經不見了。

那位報告的下屬早就腿軟的站不住了,十五看了眼,「陛下的投壺倒是越來越精湛了。」不過下一秒捏著鼻子,「來人,把這傢伙拖走!」而那下屬的大腿之間一隻箭直直地插在地上,褲襠的撕裂提醒著他十五大人說得沒錯。

「嗚哇哇哇…嚇死我了!」哭了。這差事兒月錢再多他都不幹了,他得考慮是不是得犯事兒被發配得好。

但可惜下面幾個人都不可能讓他如願以償。

十五萬幸自己沒有跟著皇後娘娘,不然下場就是他命根子差點不保,失禁,還有像個小屁孩痛哭不已了。

三旬同樣表示,對這下屬表示同情,但也只能同情了。兄弟,既然到了地獄咱們就別費勁往上爬了,兄弟一場,他們不想接著踹一腳。

整個大殿的男性都護住了襠部。陛下太狠了!

兄弟,這件事我們都會保密的,你再……熬一熬! 534

少年有些失望,「太子?皇宮嗎?」

少年在這裡閑逛了一會兒便離開了一字閣,卻半路遇見了商子染。

「子染!」少年喊道。

商子染回頭,「是琳琅啊,大冷天怎麼在外面閑逛?」這孩子從小就體弱多病的,「怎麼連個護衛都沒有帶?」

令狐琳琅一副提不起勁的模樣,「嫌棄。」

「子染,你要去哪裡?」

「去宮裡,近日太子殿下說要在宮裡辦公,所以我得去宮裡和太子商討事情。」商子染敲了敲他的腦袋,「要喊哥哥!」沒大沒小的。

令狐琳琅癟著嘴巴,「知道,還打人?小心我告訴我赫連表姐。」

表姐也就是赫連娜,提到這個,商子染心裡就不舒服了,已經好些天沒見到她了,自從上次的事情之後就沒再見過面了,聽說已經不再宮裡面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在躲著他的。

令狐琳琅雙手環抱,「看這幅樣子,難道已經和表姐表白了心意被拒絕了?」

連他都看得出來嗎?一個十二三歲的孩子都看得出來,他都有時候不免懷疑赫連娜是不是真的不明白他的心意了,畢竟她一直會看穿人心。

「表姐對感情那就是白痴和隔絕,你最好還是努力,抓緊時間表明心意吧。」 穿成甜寵文惡毒女配之後 令狐琳琅一副嫌棄的模樣。

「不過?」眼神瞄著,「要我幫忙嗎?」

「哈?」商子染有些臉紅。

「怎麼說我家表姐也是很心疼我的,我的話作用還是很大的。」令狐琳琅說。

商子染點頭,這點不錯,令狐琳琅的確很受寵加上體質弱的關係更是了,「一起進宮的話,你沒關係嗎?」怕他身子受不了,加上萬一被令狐家知道了。。。。。。

「換個裝扮就好了。」令狐琳琅往後一看,「子染,你今天沒有帶隨從啊?」像個壞小子似的,或許這才是本質呢?

———————————————————————————————————————————

穿得有些單薄的少年,明眸皓齒,慘白的臉更加的清秀,不過還是難掩病弱之氣但也不會難看。

「子染,我說你走得這麼的拘謹是做什麼?」令狐琳琅看著他像個假人似的,一舉一動僵硬得很。

「怕什麼!我聽說粲哥都已經成婚了,你已經沒有什麼威脅的對象了。」

商子染有些吃味,明明他和舞舜粲一樣大,可是偏偏令狐琳琅還是有其他人也都會喊他粲哥的,到底是大家比較喜歡舞舜粲吧。

「呵呵呵,走吧!」商子染乾笑。

「對了你聽說了嗎?那個太子表哥的未來太子妃,最近傳的沸沸揚揚的,你有見過嗎?人怎麼樣,是不是很好看?很有氣魄?」

商子染停住了腳步,稍稍落後一步的令狐琳琅撞上去了,「子染,你做什麼?」揉了揉鼻子,「沁苑?」這裡是……

令狐琳琅的突然有些局促起來,像是粘住了腳就跟剛剛的商子染一樣。

「怎麼了,進來啊,太子殿下說最近都在這邊處理朝事。」

令狐琳琅點了點頭,「琳琅,你的臉?」看起來氣色比剛剛好多了,紅潤了不少。

「快走吧!」

小安出來請兩個人進去殿內。

「參見太子殿下。」

「起吧。」赫連曦放下手上的奏摺,看了眼商子染後面的少年,鬼頭鬼腦的,「子染,你什麼時候身邊跟了個這麼不安分的人?」

「這個?」

「琳琅,在找什麼?」赫連曦直接拆穿了。

琳琅果然是在四處搜尋著,在卧室的大屏風頓住了,「找人啊!」

糟了!

「表哥!」

「你倒是也不瞞著,來宮裡做什麼?」

「額,無聊來看看您老人家。」

「臭小子說話越來越沒大沒小的。」

「反正咱倆同輩,所以說的也沒錯。」怎麼沒人出來?是在裡面睡覺嗎?對了,聽說受傷了。

商子染開口,「嫂子呢?」

都是自小長大的,所以叫嫂子很正常,更何況這是赫連曦要求的,私底下就得這麼喊木葵。之前讓木葵巧遇商子染的時候也是尷尬的不行,倒是一邊同行的北后笑得花枝亂顫,直誇商子染真是個有眼力的孩子。

「嫂子?」難道是指木葵管事嗎?

令狐琳琅目光凌厲了起來,鼓著嘴,「表哥,我記得你好像沒有妃子!子染,咱們還是不要亂叫的好。」

「你這孩子真是依舊的不可愛!」赫連曦說,「出去玩吧,不然和你多說幾句話,你哥哥我的壽命非得短几年。」

「把可愛的表弟趕出去,這麼個冰天雪地天氣,你就忍心?」令狐琳琅歪過身子給力的咳嗽了幾下,「我要在這裡暖暖。」

「隨便你。」赫連曦說,「子染好在你來了,剛剛小葵兒出去了,正好得了空,今天事情就儘快處理,我得趕緊把這不歸家的女人逮回來。」他家葵兒說她在這裡他會不能專心的,所以就出去晃晃,也不知道什麼就變出了個輪椅來,就這麼把他丟下了。

「既然你們倆忙,我就不妨礙了。」說著,令狐琳琅已經溜了出去,哪裡像個體弱多病的公子啊。

「令狐琳琅注意些。」赫連曦提醒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