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還有不少將士,看到林寒這個第九堡主只是個小小的化龍境初期武者,都是嗤之以鼻。

本來還有不少將士,看到林寒這個第九堡主只是個小小的化龍境初期武者,都是嗤之以鼻。

甚至是心中,都有著一份不屑。

但礙於林寒的第九堡主身份,他們才隨著林寒而來。

不過這個時候。

所有鐵血將士都是身軀顫動,看著那傲立山巔之上的挺拔年輕身影,眼神深處散發著一種從內心發出的敬畏和感激。

敬畏是,林寒的手段,談笑間便是將屍閻殿聖子給滅殺。

感激是,剛才若不是林寒,他們所有人,都要埋骨在這山脈之中。

殺了聖子,這是大罪。

林寒站立山巔之上,微微沉默。

他在思考如何應對接下來的一切。

但就在這時。

「我就知道,屍邪雲這個驕傲自大的廢物,根本就對付不了狡猾詭詐的你。「

突然,一道淡漠的聲音響起。

唰!

宋文淵手持羽扇,一身儒雅的文士打扮,出現在了這處山脈的不遠處。

「宋長老!」

「宋長老,沒想到你竟然和聖子聯合,想要致我們於死地!」

……

一眾鐵血將士都是神色驚怒,看著出現在了不遠處的宋文淵。

「一群螻蟻,也敢對我大呼小叫。」

宋文淵本是儒雅溫和的臉孔頓時變得陰沉了下來,他手中羽扇猛地一揮舞。

呼!

一陣陰冷刺骨的寒風呼嘯而過。

咔嚓!

咔嚓!

……

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五十多個化龍境六重天的鐵血將士,都是身軀猛地一僵。

隨即,所有將士渾身像是凍結上了一層寒霜,像一塊塊玻璃,「咔嚓咔嚓」寸寸碎裂開來。

轉眼間,五十多個化龍境六重天的高手,被宋文淵隨便揮了一下手中的羽扇,寒風吹過,全部滅殺。

「這種力量?」

山巔之上,林寒一瞬間感到渾身汗毛倒豎。

這宋文淵,實力太可怕了。

或許,一隻腳已經踏入了聖境。

重生之完美未來 而且,他手中的那羽扇,絕對不凡。

林寒怎麼也沒想到,這個看似平凡的宋文淵宋長老,竟然有著如此恐怖的實力。

「快逃!」

這一瞬間,林寒沒有任何猶豫,直接對了幻女道。

話音落下,林寒朝著另一個方向快速逃去。

他逃往的方向,正是黑暗深淵的方向。

幻女也是神色大驚,朝著反方向逃去。

宋文淵根本沒有管幻女,而是朝著林寒追去。

他要殺的,是林寒,還有他覬覦的,是林寒背負的赤魂劍。

宋文淵很清楚,赤魂劍中,有著赤蛟魂皇這種媲美聖境武者的聖境感悟。

若是他得到了赤魂劍,參悟了其中的聖境感悟,踏入聖境后,也不用再懼怕赤蛟魂皇。

因此,宋文淵對於林寒,是必殺之心。

一追一逃,轉眼,兩人消失在了落鳳山脈中。

另一處方向,幻女美眸帶著一份擔憂。

不過她現在只能選擇相信林寒,相信林寒能夠成功逃脫。

這種感覺,連幻女都是不知道是為什麼。

要知道,只要林寒死去,她立下的「魂道心誓」,就不再有任何束縛作用,她從此就是自由身了。

但不知為何,幻女現在心中所想的,並不是希望林寒死亡,反而是希望林寒能夠逃脫。 唰!唰!唰……

林寒的殘影,在漫天風雪中飄忽不定。

前一秒還在原地,下一秒,就到了十米之外。

如同瞬間閃爍過去的一樣。

「該死,這小子,怎麼有這種奇異的步法!」

宋文淵在背後神色帶著一份猙獰。

他追趕林寒,足足追趕了將近半個時辰。

宋文淵本來以為自己可以輕易追到林寒,然後將這個不過化龍境初期的小子直接鎮殺。

但現在他越來越心驚。

林寒的修為才多少?

化龍境一重天。

但現在,宋文淵發現,自己堂堂一個半步聖境的強者,竟然連林寒的衣角都摸不到。

林寒此時使用的,自然是縮地成寸。

這種涉及空間奧義的步法,自然是讓林寒擁有極速。

就算是宋文淵,一時之間都是追趕不上他。

不過縮地成寸,對於靈力的消耗太過巨大。

就算林寒修行的乃是太古龍帝訣,擁有雄厚無比的龍元龍力,此時都是感到越來越吃力。

不過,林寒對於宋文淵的追殺,並不擔憂。

他已經暗中聯繫上了小白,讓小白將那些葬魂冢中的殺陣給移動到黑暗深淵入口處,布置出一座強橫無比的聯合殺陣。

若是運氣好,說不定還能夠將宋文淵這個半步聖境強者給坑殺。

「轟隆!」

背後,陡然傳來一陣恐怖的力量波動。

林寒看到了,宋文淵從懷中掏出了一枚巨大的玉璽。

玉璽,通體由赤色神玉鑄造,燃燒烈焰,此時被宋文淵猛地一拋,瞬間化為百丈大小,如同一座烈焰山嶽,轟然壓下。

「龍靈玉佩!」

林寒感受到那恐怖的波動,神色微微一變,他毫不猶豫,直接將手中的龍靈玉佩給祭出,一股龐大的星光,凝聚成一片防禦護罩,抵擋那烈焰玉璽。

「嘭咚!」

像是天鼓震動,又像是九天雷鳴炸響。

漫天風雪,都是微微停頓了一下。

下一刻。

「咔嚓!咔嚓!」

龍靈玉佩凝聚出來的星光護罩直接破碎開來,如同玻璃破碎了一般。

「噗!」

一股巨大的衝擊力,讓林寒忍不住吐出一口熱血,染紅了底下的一片雪地。

「好強大的力量!」

「好恐怖的玉璽!」

林寒心中駭然。

他沒想到,這宋文淵不僅修為如此強大,身上還存在著此等恐怖的戰兵寶物。

那烈焰玉璽。

林寒暗暗估測,最少也是一尊六等半聖兵,僅次於他的九等半聖兵赤魂劍。

一尊六等半聖兵,在一位半步聖境的強者手中,發揮出的威能,自然是恐怖到極點。

就算林寒手中的龍靈玉佩,也只是能堪堪抵擋那烈焰玉璽的威能。

不過林寒不知道的是,後方追趕他的宋文淵心中震動的程度並不下於他。

剛才宋文淵祭出的烈焰玉璽,乃是一尊禁器。

他耗費了不少本源之力,才催動了那麼強大的一擊。

但結果,卻是被林寒身上的寶物給「輕易」抵擋住了。

這一幕,讓宋文淵內心震動不已。

他在背後冷喝道:「牧晨,本座調查過你,不過一個北海城的紈絝惡少,你身上怎麼可能隱藏這麼多的手段!」

是啊。

無論是林寒如今施展的奇異瞬移步法。

還是剛才那身上突然升騰起的星光護罩。

紅樓之一代聖君 都是讓宋文淵感到震驚。

他堂堂一個半步聖境強者,本來想殺一個化龍境初期的後輩,肯定是手到擒來。

但現在,林寒卻是讓宋文淵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人。

「莫非,這小子當年在北海城中的紈絝惡少形象,都是裝出來的,為了藏拙?」

這個時候,宋文淵心中又閃過這個念頭。

林寒倒是不知道這一瞬間宋文淵對自己猜測了很多念頭,他根本不理睬宋文淵,而是極力運轉縮地成寸步法,瘋狂朝著黑暗深淵方向奔逃而去。

終於,兩人一逃一追,來到了葬魂冢深處的黑暗深淵周圍。

「哈哈哈,前方乃是葬魂冢的死亡絕地,小子,莫非你想要跳下這黑暗深淵?」

宋文淵追上來,看到林寒停在了黑暗深淵入口處,立馬猙獰一笑道。

終於,這小子無路可退。

不過,看著宋文淵那猙獰的面孔,林寒染血的嘴角一咧,笑著道:「我這麼辛辛苦苦將你引到這裡,不過是請君入甕,你真的以為你吃定我了?」

「小子,你什麼意思?!」

宋文淵看到林寒眼神中流露出的譏諷之色,他神色猛地一變。

唰!

下一刻,宋文淵毫不猶豫,猛地閃身來到了林寒的身前,手掌綻放刺目的神光,冰寒道:「我管你有什麼算計,小子,你要明白一點,任何的陰謀詭計,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都顯得蒼白無力,本座先殺了你!」

轟隆!

不得不說,宋文淵的實力,簡直強大到了一個頂點。

就算是林寒,都不得不承認,這宋文淵的實力,在半步聖境這個層次,絕對是頂尖的存在。

若是普通的化龍境武者,別說化龍境一重天,就是化龍境九重天,遇到了宋文淵,恐怕都要被其一招擊殺,飲恨當場。

但林寒的手段,不是一般人能夠想象的。

感受著宋文淵身上散發的強烈殺氣,林寒毫無波動,只是淡漠道:「小白,啟動殺陣!」

「殺陣?!」

宋文淵聽著林寒口中的話語,突然感知到了背後一股危險的氣息瞬間襲殺而來。

「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