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翊伯到了朱家時,甚至完全沒有驚動外間看守的人,直接就進了朱家議事大廳,等他靠近時,裡頭才有人察覺到不對,傳出一聲厲喝。

朱翊伯到了朱家時,甚至完全沒有驚動外間看守的人,直接就進了朱家議事大廳,等他靠近時,裡頭才有人察覺到不對,傳出一聲厲喝。

「什麼人竟敢擅闖朱家?!」

一道攻擊襲來時,朱翊伯揮手化掉,憑空露出身形來,「是我。」

「五叔?」

「叔祖?」

「翊伯?」

原本廳內的人瞧見朱翊伯時都是紛紛起身,而之前察覺到朱翊伯存在的那個老人更是面露驚愕之色,他是朱翊伯的叔叔朱正天,是朱家真真正正輩分最高的人,也是朱家的老祖宗。

他是朱家修為最高的一個,入半步破虛已有近六十年,可就在剛才和朱翊伯交手的那一瞬間,他卻察覺到往日修為比他略遜一籌的朱翊伯身上氣息卻強盛了許多。

雖然依舊還沒有踏入破虛境,可如今他和朱翊伯交手,連他也不確定能不能勝得過他。

朱正天驚愕:「翊伯,你的修為……」

朱翊伯對著這位老祖宗時還是十分恭敬的,聞言說道:「這次在青滬時,僥倖得了破虛境強者指點,有所精進。」 一男兩女,再加一條哈士奇,眾人推開犬舍鐵門走進來。

「威哥,這裡就是我們的犬舍。」

一個身材火爆的女生在前面介紹,正是陳有容,院內的張子鈞聽到聲音,連忙迎接上去,拉著她到旁邊低聲交涉。

他們怎麼談的,楊順不管,他一直盯著對方的哈士奇看。

什麼賽級純血統,也就那樣!

哈士奇本來就是西伯利亞雪橇犬,作為任勞任怨的工作犬,拼的是力量,敏捷,速度,耐力,以及攻擊力。

眼前這隻哈士奇長得好看,但儘是些花架子,這種賽級小鮮肉,小歐一次可以打十個!

場上僵持住了。

很顯然,張子鈞和陳有容產生了矛盾,小情侶剛剛同居,就碰上這種價值幾萬塊的大分歧,很考驗兩人的感情。

爭執了幾分鐘還沒結果,老把大家晾著也不是個事,張子鈞退後一步:「讓兩隻公犬比一比,誰贏了誰配種,行不行?」

陳有容走過去問她的朋友,對方一聽,繩子一扯,拽著哈士奇就往回走。

「威哥,威哥,別走啊……」

「陳有容,你可沒跟我說這個,我修羅可是冠軍犬,哪裡配種不是搶著要?你讓我和寵物犬比,哼,你不僅瞧不起我,你還侮辱我家修羅!放手!」

威哥扯著繩子,陳有容也扯著繩子,看向威哥女伴,哀求道:「茉莉,你幫忙勸勸呀!」

茉莉走過來,手搭在威哥的身上,溫柔道:「威哥~~~別這麼大火氣,修羅都是冠軍犬了,難道還會怕什麼對手不成?」

威哥重重哼一聲:「唉陳有容,你自己內部都沒協商好,完全是在耽誤我的時間,我……」

「兩隻幼崽!」

陳有容咬咬牙,出價了:「威哥你留下來,打敗對方,我給你兩隻幼崽。」

這個報酬很高了,優秀的公狗配種,市場價基本上都是一隻幼崽,或者乾脆給現金,給兩隻幼崽當報酬的還真不多見,這可是至少2萬塊起步的報酬。

但即使這樣,陳有容也比讓小歐配種,賺的更多。

威哥很有些心動,但還是裝作不屑:「陳有容,你吹牛吧?你要是有這個權力,那你現在就把那人趕走,一隻幼崽我也給你配。」

陳有容聲音中帶著哀求:「威哥,我男朋友要面子不方便開口,只能讓我當惡人趕走那人,等他走了,我男朋友絕對會同意的。」

這邊打著商量,討價還價,楊順那邊好說話多了。

張子鈞一提PK的事,楊順就樂呵點頭。

好呀好呀,小歐正愁沒對手玩呢,配不配種都無所謂了,對吧小歐?還是我懂你。

吼……汪!!!

錢飛飛也興奮,知道楊順訓狗能力強,他可以現場觀摩訓狗之術。

這下有熱鬧可看了!

威哥最終同意了,牽著修羅,帶人走過來,雙方第一次短兵相接,面對面站立。

「啊?」

茉莉嚇得小小的掩嘴,盯著楊順,她認識這個人!

還記得,那是一個風和日麗,陽光燦爛的日子,她和前男友開開心心,甜甜蜜蜜,帶上愛犬小黑,一起開車出去玩,可是,就在一醫前面的地下通道,他們的車被一台新手開的五菱宏光S給擋住,這個年輕人還下車理論,然後前男友養的愛犬小黑就……

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讓茉莉的眼神充滿怨毒。

但楊順根本沒有認出她,科研汪可以輕易背出各種儀器參數,但他並不自帶二維碼掃描功能,在人臉識別上,尤其是這種錐子臉,他幾乎是白痴。

陳有容走過來,笑著解釋道:「楊先生,不好意思,我和子鈞在溝通上有點小失誤,你看這事兒鬧的挺尷尬的,大家都是朋友,不如這樣好了,難得看到如此優秀的賽級哈士奇,而且是同時看到兩隻,我們不如來玩一場友誼賽?」

楊順笑道:「沒問題,怎麼玩,你們說的算。」

威哥一直在看著小歐,從骨架,臉型,毛髮顏色這三項來看,小歐都不附和賽級要求,除了體型確實很勻稱之外,似乎沒什麼可取之處。

所以,修羅贏定了,威哥充滿自信!

威哥很隨意地說道:「那咱們就按照CKU的要求,隨便玩玩吧?」

張子鈞立刻說道:「就比CKU敏捷賽的幾個項目,我這裡有道具。」

威哥同意,揮著手:「行,沒問題,你在院子里設障礙,好了叫我。」

眾人分別找地方休息,錢飛飛熱心出來幫忙搬障礙物。

廢輪胎圈用來鑽圈,跨欄用撐衣桿和凳子代替,高架橋用木頭條凳,又搬來桌子,設置一組連續跳躍的障礙,最後展開一個60cm直徑的鋁箔摺疊管,拉長了有十米遠,做成隧道管。

威哥出來透氣,發現小歐坐在房檐下的凳子上,傻乎乎盯著場地,動也不動,忍不住輕嗤一聲:「蠢成這樣了,還跟我爭。」

小歐聽見聲音,回過頭,鈦合金狗眼給了對方一個汪的藐視,打了個響鼻,差點沒把威哥氣死,他竟然被一隻狗給鄙視了!

障礙布置完,眾人全都走出來。

張子鈞說道:「這裡有六個障礙項目,按照CKU的做法,狗狗根據主人的指令完成各種障礙挑戰,但主人不允許接觸犬只,手裡不能拿任何東西,也不允許示範跨越障礙的動作,聽明白沒有?」

威哥表示明白,楊順懶洋洋地說道:「讓這位賽級犬先做吧,我看一遍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婚途璀璨 威哥冷笑一聲:「你還真是有自信,那我就不客氣了。」

修羅站在起跑線上,其他人全都站在平房的門檐下,觀看比賽,張子鈞在小院中央走動,當裁判。

陳有容湊在阿賓耳邊,笑道:「威哥的修羅拿過登錄冠軍,這場比賽贏定了!」

阿賓一甩長發,驚喜道:「這麼厲害?」

登錄冠軍是一種頭銜,有點類似英國「皇家爵士」這種,是一種榮譽和身份的象徵。

狗狗打了幾場某個協會承認的犬類比賽,完成各種任務,領取各種獎勵,拿到足夠多的積分后,就完成了冠軍登錄,並不是指它一定獲得過什麼犬展比賽的冠軍。

但這也算是很牛了,全國都沒多少只。

陳有容又和身邊茉莉說笑:「修羅是不是很厲害?」

茉莉輕咳兩聲:「還行吧。」

「可以開始了!」

張子鈞揮手,拿著秒錶,準備計時。

威哥很客氣,先帶著修羅給大家鞠躬示意,然後準備起步。

「走!」

威哥揮揮手,自己走了出去。

修羅一屁股坐在地上,耷拉著舌頭,呼哧呼哧喘氣。

威哥愣住,回頭招招手:「來呀?」

修羅望天,呼哧呼哧喘氣。

錯過甜蜜:總裁的一世愛妻 威哥疑惑了,平常他隨便一個什麼動作,修羅都照做的,今天真是出奇了!

掠愛成癮:獨佔小萌妻 啪啪啪!

威哥拍著自己的腿:「修羅,過來呀!」

修羅伸出一隻爪子,摳摳後腦勺,噗嘟嘟嘟,打了響鼻,撓痒痒好爽~~

「修羅加油!」

「修羅,你是最胖滴~~~」

「修羅!」

「修羅!」

茉莉和陳有容急了,顧不上規矩,在旁邊一起喊加油。

噗嚕嚕~~~

修羅沖著這邊也噴了一嘴,就是不動,還打了個大大的呵欠。

全場安靜,兩女不叫了,威哥尷尬的蹲在修羅前面一米遠的位置,不管他怎麼勾引,哈士奇就是不動。

張子鈞有點呆:「威哥,你還可以比嗎?」

威哥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我先在旁邊休息一下,修羅可能有點緊張。修羅,走,走啊你?」

修羅還是不動,屁股像生根了一樣,威哥急了,抓住兩條前腿,掀不動,拉不起,最後用力一拖,修羅被平移拖了半米。

「卧槽!」

「這是水泥地!」

「這麼拖,狗屁股不會流血嗎?」

看熱鬧的人都驚詫叫出聲來,威哥心疼的要命,趕緊蹲下來:「你特么倒是站起來呀,地上很舒服是吧?」

「可能地上有螞蟻,菊花被咬的很爽吧。」

楊順的聲音幽幽的傳過來,旁邊有人吭哧笑出聲,威哥差點吐血,有這麼陰陽怪氣說話的嗎?

他一抬頭,看到楊順不知從哪裡搬來個太師椅,坐在上面,翹著二郎腿,一前一後晃著,小歐站在他手邊,一人一狗,幸災樂禍看笑話呢!

「說什麼風涼話?來來來,你行,你上啊?」

威哥鬱悶了,懟了楊順一句。

他太心疼,只好和茉莉一起,強行把修羅給抱起來,一看屁股,特么的,毛被粗糙水泥磨掉了一大片。

楊順呵呵直笑:「威哥,修羅這是棄權了對吧?那我就小露一手了。小歐,去準備!」

小歐噔噔噔,跑到起跑線,一屁股坐下。

威哥一臉懵逼,看著小歐,再看看楊順,發現這傢伙還在搖啊搖,根本沒站起來。

茉莉懵逼,這什麼搞法?

阿賓和陳有容傻眼,你說的人話,狗能聽懂啊?

錢飛飛摸著下巴,嘴角是忍不住的笑意。

錢曉佳坐在爸爸腿上,哈哈笑著鼓掌:「小歐真聽話~~小歐真棒~~~」

張子鈞倒是見怪不怪了,問道:「你不過來?」

楊順反問:「過去幹嘛?」

張子鈞差點暈倒:「你不上場指揮啊?」

「不需要,這是個聲控遊戲。」

楊順終於抬起手來,向後擺了擺:「小歐,你踩線了。」

哦,知道了。

小歐不坐了,站起來,後退一小步,挪了半個屁股重新坐下,再低下頭仔細檢查,將越線1cm的腿給縮了回去。

「卧槽!」

這個動作,讓大多數在心裡罵出聲來。

特么的,這狗真聽得懂人話?

這還真是個聲控遊戲哇? 哪有聲控訓狗法的,說出來誰信?

錢飛飛看著楊順,覺得不可思議,:「老弟你是怎麼做到的?小歐真聽得懂人話?」

楊順笑道:「它是狗好不好,怎麼可能聽懂人話?難道你們沒看到嗎,我剛剛揮手,就是在對它打手勢。」

「嘁!」眾人更不信,就隨便擺擺手而已,這就是指揮手勢啦?

回答要不要這麼敷衍!

楊順又擺了擺手:「不信?你們看,我又擺手了。來,小歐,第一個項目,跨欄。預備……走你!」

小歐邁開大長腿,嗖的跑起來。

楊順單手托塔:「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