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仰面朝天挺屍了。

朱雀仰面朝天挺屍了。

秦抗天又好氣又好笑的搖搖頭,轉臉興奮的望着翻滾着巨浪如同汪洋一般涌進自己的世界的靈氣,咧嘴開心的大笑起來。笑聲如同連串的巨雷在天際間不斷響起。

玄武痛苦的抽搐了一下臉,諂笑道:“老祖您不會是將龍脈盡數掘了吧?”

“不錯,老子能幹吧!”

秦抗天得意的笑道。

玄武臉色大變,尷尬的笑道:“老祖你這也未免太絕了吧,你這麼做,您的世界倒是靈氣充裕,當然這會大大縮短萬物生長繁衍所需要的上百萬年乃至數百萬年時間,要不然光是混沌吞噬洞化作的太陽和月亮吞吐的元氣精華要想化作這麼充沛的靈氣是要需要很多年的,可是這麼做的後果您知道嗎?”

“後果?什麼後果?”

秦抗天吃驚的望着玄武。

玄武苦笑道:“龍脈是龍城龍族繁衍生息的根本,退一萬步講,你不在乎龍族的死活,可是你知道嗎,您將龍脈盡數掘開,將靈氣全部抽走,用不了三兩年,龍城方圓數萬裏將生機全無,數十年後將影響到整個萬獸國,百年乃至幾百年後,大秦也會跟着遭殃的……”

玄武的話還沒講完,秦抗天的臉色已嚇得慘白,驚吼道:“老子險些鑄成大錯!正運天魔,馬上給老子停!”

隨着驚駭的吼聲,巨大的黑洞急速無聲的消失了。

秦抗天擦了一下冷汗,心驚的問道:“老鬼你看看我是不是需要再將靈氣全送回去?”

玄武擡眼望了望四周,笑着搖頭道:“老祖吞噬的靈氣應該不到十分之二,再加上上次吞噬的靈氣,總數也沒超過十分之四,對於龍城應該損失不小,可是對於萬獸國和大秦,數十年乃至上百年的時間,龍脈內的靈氣應該又能再恢復十分之一,因此這些靈氣咱們就笑納了。”

秦抗天長吐了一口氣,放鬆道:“這下我就放心了。”

臉色突然又是一變,大臉在空中消失了。

“老四快把你的爪子拿開,你想憋死老孃啊!”

朱雀咆哮道。

玄武急忙擡起前爪,不好意思的笑道:“對不起老姐,剛纔光顧着緊張龍脈了,竟把老姐忘了。”

朱雀連喘了幾口大氣,不滿道:“龍脈掘不掘,幹咱們鳥事,咱們已經是這個世界的祖神了,你不會還想回到那個世界做一個名不符實的僞神吧?”

玄武嘆了口氣:“老姐,不管怎麼說,咱們曾經是原來那個世界的太古四神獸,肩負着保護東方萬物生靈的職責,你能眼看着咱們昔日鎮守的東方,生靈塗炭嗎?”

朱雀沉默了,豆眼閃爍出迷離的神情。半晌,朱雀強笑道:“你猜秦抗天急匆匆是幹什麼去了?”

玄武神情一振,也笑道:“若是我估計不錯誤,那小子一定是去封堵龍脈的缺口去了。”

話音剛落,秦抗天一臉汗水的大臉顯現在天空上:“龍脈已經被我封堵住了,這下不用再擔心靈氣泄露了。”


玄武和朱雀相視一笑,玄武讚賞的仰頭看着秦抗天。“秦,老祖你把龍宮弄到你的世界,是想讓我朱雀祖神把它們弄到三十三重天上嗎?”

朱雀討好的問道。

秦抗天奸笑道:“怎麼現在不打龍宮的主意了,老實告訴你們,我這是爲了回大秦,暫時先放在這的,等回到大秦我要將龍宮放到我的太子府裏。怎麼樣,把龍宮完整的弄到大秦,佩服我吧。”

朱雀眼中快速閃過嫉妒之色,嘿嘿乾笑幾聲。

玄武望着大坪四周參天的蒼松翠柏以及各種奇花異草,貪婪的深吸了一口氣,愜意的**了一聲,喃喃道:“花草樹木的香氣真是沁人心扉,老子已經多少年沒聞到過這種混雜着泥土芬芳的自然香氣了?唉!”

玄武感傷的搖搖頭,突然眼睛一亮,哈哈笑道:“抗天老祖你想不想讓您的世界也開滿奇花異草,蒼松翠柏?”

秦抗天一愣,驚喜道:“你是說將龍宮大坪和御苑內的花草樹木移植到這個世界?”


笑容突然有些僵化,砸吧了一下嘴:“這樣龍宮就有些太單調了,老子上哪找這麼多古樹和奇花異草,也罷,回到大秦再想辦法,本老祖忍痛割愛了。”

玄武笑咪咪的望着秦抗天,豆眼**出狡詐之色:“老祖若是我不用移植這些古樹和奇花異草,就能讓您的世界同樣綠樹成蔭,鮮花野草綻放,你是不是在回大秦的這段期間,讓我享受享受,在龍宮住上一段時日?”

秦抗天驚喜的望着玄武:“你真的能辦到?”

玄武得意的揚揚腦袋。

“好,沒問題!”

“爽快!”

玄武大笑着微微晃動身軀消失不見了,眨眼間,方圓近五百里的龍宮三大殿和無數的殿宇樓閣開始輕微的搖晃起來,一縷縷靈氣從地底冒出在蒼松翠柏和奇花異草間瀰漫開來。

彷彿是在變魔術一般,奇花異草快速的開放,霎時間爭奇鬥豔,綻放出五顏六色的碗口大小的花朵,異草也開始以驚人的速度結出一串串飽滿的種子。萬年的古鬆和翠柏的枝葉間也長滿了飽滿的鬆塔和漿果。

一陣沁人肺腑的微風拂過,花瓣和種子隨風飄起漫天飛舞着飛出了龍宮,四散開來,邊飄散邊均勻的灑落下來。


突然一股股狂風又從四面八方襲進龍宮,將滿樹累累的鬆塔和漿果盡數捲起,又向四面八方急速飛去。

玄武從地裏探出頭,得意地笑道:“老祖你還滿意嗎?”

秦抗天收回望向遠方的目光,驚歎的看着玄武。

“你放心,我玄武祖神會把花草樹木的種子灑遍我現在所及的每一個角落,不消幾個時辰,這個世界就會開滿鮮花和異草和嫩綠的樹苗,當然這只是提前點綴一下這個世界,等到您的世界開始誕生生命時會更加飽滿和壯觀。”

玄武得意的說道。

秦抗天連連點頭,突然靈光一閃,脫口說道:“玄武祖神,你能不能將果實栽活?”

“果實?”

玄武迷惑的看着秦抗天。

秦抗天搖頭笑道:“這是不可能的事,當我沒說。”

玄武感覺自尊心受到了嚴重傷害,大臉一下子漲成了紫黑色,梗着脖子,冷笑道:“那要看是什麼果實,平常的果實只要有果核,老子就能讓它生根發芽,若是仙果一級的,直接扔到土裏,老子就能讓它生出仙根來!”

“當真?”

秦抗天眼睛一亮,興奮的呵呵傻笑起來。玄武撇了一下嘴,陰陽怪氣的看着秦抗天。

“人蔘果,還魂草,忘憂果,七彩玲瓏果,青豹果,這些奇果應該算得上是仙果了吧?”

玄武龐大的身子一顫,險些癱在地上,一雙大眼怪異到極點的望着秦抗天:“你說的這些你全都有?”

秦抗天點點頭,焦急的問道:“怎麼樣?你能讓他們生根發芽嗎?”

玄武身子又是一晃,這回真的癱在地上了。秦抗天嚇了一跳:“你、你怎麼了?”

朱雀仰着脖咯咯了兩聲,兩隻豆眼一翻,激動地暈死過去了。

“天啊!這全是世所罕見的極品,老子當年也只在天上天的御苑內看到過它們?就連天界都沒有這些仙果,你怎麼會有這些仙果?這不可能?”

玄武頓足捶胸的哀嚎道。

秦抗天驚喜的兩眼直放光,喃喃道:“竟然是這麼珍貴的寶貝,獸族實在是大方,太大方了!呵呵呵呵。”

玄武猛地直起身子,吼道:“老祖你能告訴我這些仙果你是從什麼地方得來的嗎?”

秦抗天趕忙將得到這些仙果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說完後靜靜地望着玄武。

玄武呆住了,半晌,眨了眨眼睛清醒過來,喃喃道:“竟然是萬獸國各獸族的祕寶,這不可能啊,怎麼會是這樣?”

秦抗天壓着性子,溫柔的說道:“我費了這麼半天口舌,玄武祖神你還沒告訴我,到底能不能讓它們生根發芽?”

玄武擡起頭望向秦抗天:“我要先看看這些異寶,若真是我所見過的仙果,我拍胸脯打包票一點問題都沒有,老子肯定能讓它們生根發芽。若不是我所見過的仙果,就要看它們有沒有果核,若是沒有,我就不敢保證了。” 秦抗天沉思了片刻,點頭道:“好的,我現在就拿給你。你等着。”

秦抗天的大臉隨着餘音消失了。

“天哥,全弄好了嗎?”

蕭三興奮的衝急速飛過來的秦抗天招手,大聲喊道。

站在她身邊的韋花花則用驚駭的眼神望着秦抗天。剛纔吞噬龍城所發出的動靜以及隨後數百里的龍宮平地消失了,讓韋花花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到現在她都依然不太相信這個不爭的事實,龍宮消失了?心裏清楚這一切與秦抗天有關,可是實在弄不清楚他到底幹了什麼竟然將龍宮弄得平地消失了。一雙美目閃爍着驚恐和敬畏看着已來到身前的秦抗天,不由自主後退了一步。

秦抗天衝韋花花和巨虎王笑了笑,一把拉住蕭三的小手:“三妹子我有事找你商量。”

轉身急速飛奔,蕭三不由自主的跟着飛奔起來。

“三妹子獸族送與咱們的那些仙果可在你身上?”

秦抗天邊飛奔邊低聲問道。

蕭三一愣,小聲答道:“全在我身後的包裹裏。”

秦抗天興奮的笑道:“三妹子咱們馭空飛行。”

拉着蕭三的小手縱身而起躍上天空,蕭三邊調息體內的青龍靈氣,邊埋怨道:“天哥你這麼風風火火的,到底出了什麼事?”

秦抗天低聲笑道:“現在來不及解釋,你跟我來就是。”

兩人身形瞬間馭空加速到音速六倍,四周的空氣被兩人身體透射的強勁罡氣急速攪動起來,如風捲殘雲般匯成兩道百米長的氣浪呼嘯着飛到一個高近十米方圓五六裏的大土包前落下。

蕭三震驚的望着土包,問道:“這就是龍宮?”

秦抗天有些尷尬的笑道:“三妹子這一切容我辦完事再向你解釋,現在能將那些仙果交給我嗎?”

蕭三急忙解下包袱交到秦抗天手裏,一雙大眼睛充滿了奇怪。

秦抗天激動的望着手裏的包袱,深吸了一口氣,迅速運轉天魔氣,小腹的黑洞再次顯現出來,包袱被一股強勁的吸力吸入黑洞內。秦抗天衝蕭三笑了笑,瞬間進入體內。

這一次秦抗天在到達小腹下丹田時,沉聲喝道:“神魂縮體!”

天空之上急速旋轉起一個黑洞,秦抗天直射而下落在龍宮的大坪上。

“拿、拿來了?”

玄武激動的話音都有些顫抖了。

秦抗天點點頭將包裹遞過去,玄武接過包裹,顫抖着打開,裏面不僅有盛放仙果的幾個玉盒,還有從韋花花處贏來的菩提佛珠以及鈕斯送的妖珠串。

“這幾個玉盒內就是仙果。”

玄武激動的點點頭,打開了第一個玉盒,一股難以描述的清香瀰漫開來,登時四肢百骸通泰清爽,驚喜的大叫道:“天啊,果然是人蔘果!哈哈哈哈哈。”

“沒騙你吧,快告訴我,你能不能栽種活?”

玄武小心翼翼的托起一枚人蔘果對着紅日望去,人蔘果散發出晶瑩的光輝,笑道:“真是天材地寶,通體晶瑩。”笑聲突然止住了,玄武一雙豆眼瞪大到極限直勾勾瞧着手中的人蔘果。

“有什麼不對嗎?難道不行?”

秦抗天緊張的聲音都變調了。

玄武眨了眨豆眼,喃喃道:“老子沒眼花,這人蔘果內竟然有果核,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是假的?”

秦抗天的心一下子掉進了深淵裏,心裏鬱悶到了極點。玄武沒理他,陷入沉思中。

“這是人蔘果?真的是人蔘果,這香氣太讓老孃懷念了!”

朱雀吸吮了幾下,猛地從昏迷中睜開眼睛,驚喜的大叫道。

玄武扭臉望向充滿貪婪和驚喜的朱雀,突然大笑道:“孃的,老子有些明白了!”

興奮的將其他幾個玉盒都打開,依次將七彩玲瓏果、還魂草、忘憂果、青豹果拿在手裏對着紅日望去,開心的大笑道:“果然全都有核!就連這仿若絕色女子的還魂草體內小腹也有種子,哈哈哈哈哈。這纔是真正的仙果呢,老姐咱們在天上天看到的是贗品!”

秦抗天莫名其妙的看着狀若瘋癲的玄武。玄武大笑道:“恭喜老祖,你這纔是真正的人蔘果,照此推斷,這些仙果應該全都是真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