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墨看的眼都直了,艱難的吞了吞口水,嚇的差點大小便失禁。洪七把拳頭在李墨面前揮一揮,大聲的吼道;“臭小子,你受的了那一拳嗎?如果你不想被轟成渣滓,就把天魔令借我用用,頂多過兩天就還給你。”

李墨看的眼都直了,艱難的吞了吞口水,嚇的差點大小便失禁。洪七把拳頭在李墨面前揮一揮,大聲的吼道;“臭小子,你受的了那一拳嗎?如果你不想被轟成渣滓,就把天魔令借我用用,頂多過兩天就還給你。”

在洪七武力的威脅下,李墨很明智的選擇的服從。

不多時,洪七和張君寶兩人都拿到了天魔令。他們朝李墨和李元兩人陰笑一聲,隨後李元和李墨就沒有知覺,原來被人用兩股潛勁給打暈了。


狂爵隨手發了一個禁制籠罩在他們的身上,保護他們不被野獸給吃掉。然後三人就朝GAI的基地飛去,張君寶一路哼着不知道是那個年代的小曲,感覺到是非常怪異。

三人很快就通過那個神陣,出現在基地裏面。張君寶瞪大眼睛看着這一切,嘖嘖稱奇:“真是怪哉,這些人怎麼憑藉着死物就可以飛起來呢?似乎剛纔那兩個小子,也和他們一樣,怪哉怪哉。”

洪七指着天上亂飛的魔王,大大咧咧的說道:“嘿嘿,這些魔王的實力卻是不弱,可是心浮氣躁,境界低微,卻是很容易墜落成嗜血狂魔。真奇怪,他們是怎麼到達魔王境界的呢?”

狂爵的身影慢慢隱去,他對兩人傳音道:“大哥、三弟我們還是隱身的好,畢竟我們是來偷雞摸狗的,如果你們暴露了身上的氣息,卻是大大的不好了。”

兩人頭一點,身體也慢慢的隱去。三人的實力,都是屬於變態級別的,功力更是各有千秋,他們施展出來的隱身法,估計就連魔尊也看不出來。

狂爵帶着張君寶和洪七兩人,朝研究部飛去。看着漫天飛舞的凱神和魔王,張君寶背朝着手對他們評頭論足的,嘻嘻哈哈的好不爽快。君寶明明就在魔王的面前,指着他的鼻子大罵,而那個可憐的魔王,卻毫無反應,可見他們的隱身法確實高深,就連說話的聲音,也可隱去。

“GAI基地的研究部外面有幾十萬人長期巡邏,我想裏面的防衛,更是森嚴,到時候,大哥三弟你們一切聽我行事可好?”狂爵邊飛邊說道。

張君寶和洪七兩人,聳聳肩,洪七公甕聲甕氣的說:“二弟,對於這些我和你三弟,都不在行,就聽你的。”

狂爵白眼一翻,有點無奈的說;“到時候,可千萬不要隨便出手,不然麻煩不小。”

“我們一切聽二哥的,哈哈。”張君寶耷拉着頭,嬉笑着說。

三人很快就到了研究部的大門外,天空中和地上都佈滿了警衛,凱神的炮孔早已經打開,隨時可以射擊。那些魔王也把武器拿了出來,雙眼放光的掃過每一塊地皮,就一直蒼蠅,也絕對飛不進去。

研究部的大門是緊閉的,狂爵看了一眼大門,就知道那個大門絕對是用科技和陣法結合的產物。防禦力高強不說,如果你的DNA,眼瞳、等等,其中有一樣不符合的話,你就會變成攻擊的目標。

一個身穿白馬褂的研究員,在數千個人的護衛下,朝研究部的大門走去。研究員走到大門外十米的地方,他的腳下升起一個三人多高的機器,同時一個藍色的防禦罩把那個研究員給罩了起來。機器裏伸出一個軟性試管,**了研究員的手臂處,抽取一點血液樣本。隨後機器裏又伸出一個專門測試眼瞳的圓形金屬管,研究員把眼睛抵在上面,一道紅色虛光閃過,隨後研究員又進過了一系列的身份驗證。機器的揚聲器裏才傳來,毫無人性機械般的聲音:“恭喜008研究員,您的身份驗證已經通過,您可以進入研究部。十秒鐘後會爲您開啓大門,你只有五秒鐘的時間通過,請做好準備。”

伴隨着倒計時,機器開始緩緩沉入地下,藍色防禦罩也收了起來。十秒鐘後,研究部的大門緩緩打開。008研究員屏住呼吸,在大門完全打開的那一刻,瘋狂的朝裏面衝去,速度竟然達到了五倍音速。在他衝進去之後,研究部的大門,猛的關上了。


從頭到尾就站在旁邊看的洪七、張君寶兩人,轉頭看向狂爵,兩人的眼裏打着問號。

狂爵上前一步,慢慢的說:“這和你們修煉的不一樣,怎麼說呢?其實剛剛的驗證很兇險,如果你有一樣不符合標準,直接就會被殺死在那個藍色的防禦罩裏。好了,我們不需要那麼多的調調,只要小心一點,就沒問題,走了。”狂爵朝研究部的大門走去,身體猶如水銀般容進了大門裏,似乎大門對他,沒有起到任何作用。

張君寶和洪七兩人聳聳肩,也像狂爵一樣,慢慢走了進去。張君寶邊走邊小聲的嘀咕道:“哎,我張瘋子第一次做賊,算了,不管了,這也是一件趣事嘛?” (求訂閱,收藏和鮮花,謝謝。)

狂爵和張君寶、洪七三人,跟在那008研究員的身後,開始逛起整個基地來。

巨大的基地裏面,都是用強化玻璃製成的,沿途狂爵看到了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事物。有些魔人竟然被刨開肚子,身上插滿了軟性玻璃試管,試管正在抽取他體內的能量,裝到另一個金屬小容器裏面。你可以輕易的看清楚一個小小的魔嬰,正萎靡不振的端坐在,那個被剝開的丹田裏,眼神微閉,可以看的出來,那個魔人正在忍受巨大的痛楚。

他們還看到一些野獸也被拿來做基因實驗,研究員在一頭天狼的體內,注入了另一種變異病毒,讓那頭狼的身體更加強悍,但也失去了那微弱的意識,成爲了只會殺戮的機器。

最後三人還看到,竟然有數十個女性仙人,被幾十個魔王和野獸**着,那撕心裂肺的嚎叫,是那樣的驚心動魄。還有一些身穿白衣的研究員,有的再做筆錄,有的拿着試管準備插入仙女的隱祕之處。張君寶和洪七兩人差點就衝了過去,幸好被狂爵給攔了下來。張君寶和洪七兩人喘着粗氣,瞪的着雙眼看着這一切。洪七頭也不回的對狂爵說道:“二弟,難道你還看的下去?這些禽獸正在幹什麼,你知道嗎?這簡直就是畜生的行爲,你不要攔我。”說完洪七就舉起拳頭,要去砸玻璃。

狂爵大聲喊道:“停,大哥、三弟請聽我一言如何,如果你們聽完我說的話,還想救他們,我不會阻攔。”

張君寶和洪七兩人轉過頭領,看着狂爵,張君寶大聲說道;“二哥,你快說,我怕我會控制不住自己,這些人,簡直….”張君寶的眼中,已經泛起了淚花。

狂爵仰天嘆了口氣:“我知道,你們想要阻止這一切,我也想阻止,但你們忘記了嗎?還那三個已經成神的傢伙嗎?現在還不是時機,我們必須要忍耐,不然連我們都會被困在這裏。到時候又由誰,來把消息傳出去呢?仙界需要這個消息,而人間也需要這個消息。我們能做的遠遠不止這些,我們可以阻止這樣的事情蔓延。君寶你想想看,如果魔界佔領了仙界,會是什麼樣的結局,我想這樣的事情,一定會在仙界的任何一處上演,而人間也躲不了被消亡的命運。所以請你們,爲了未來那些可憐的人,保持克制好嗎?”

洪七和張君寶兩人,終於平靜了下來,狠狠的看了一眼玻璃內那瘋狂的場景。洪七大聲說道;“二弟,到底怎麼做你說吧!我們再也不會給你添亂。”

狂爵欣慰的笑了笑,上前摟住兩人,輕聲說道:“大哥、三弟,我瞭解你們,你們也瞭解我,能救的我一定會救,不能救的,我也只能默默的祈禱,她們能早點解脫。好了,我們繼續走,看能不能找到,那半成品的解藥,如果找到的話,我們就把這個地方給炸了。”狂爵鬆開兩人,繼續朝基地深處走去。

008研究員早就跟丟了,現在他們只能摸索這前進。也正是如此,他們纔看到更多毛骨悚然的事情。把人切成片子來研究,還有讓野獸和人交合,看能生出什麼怪物來等等。越看三人就越氣憤,最後就連狂爵都快要控制不住的時候,三人終於找到了T病毒研究的地方。

狂爵看着這方圓幾十裏的地方,全是T病毒實驗的範圍,看樣T病毒非常被重視,其他的研究項目,只有一個小屋子,頂多就是幾個大屋子而已。可是這裏幾十裏的地方,全都是T病毒研究室。這裏守衛更是森嚴,這裏除了研究員,就只有些機器人,那些機器人的實力,都快有神級戰鬥機器人的實力。只是沒有意識,只能算是行屍走肉,他完全按照命令做事,不會放過任何可疑人物進去,就連那些地位不是很高的研究員也不行。

三人看到了非常最噁心的事情。一個剛剛從孕婦肚子裏,生出來的雜交種(魔狼和人的小孩),被注入了T病毒。隨後那個有着狼頭的小孩,眼珠子開始翻白,指甲變長,身體快速變大,變得有兩人大小的時候,他吃了他的母親。而那些研究員早已經逃離了這個研究室。已經陷入瘋狂狀態下的狼人,不顧一起的朝強化玻璃上撞擊,那震撼忍心的一幕讓所有人都心驚膽跳起來。

洪七咬牙切齒的看着這一切,看着那個‘人狼’變成兩米大小的怪物,看着它吃了他的母親,看着他那種非人的力量。

三人並沒有朝阻止這一切,而是朝基地深處繼續走去。

漸漸的他們看到了擁有仙人實力的喪屍,他們亮着猩紅的眼睛,被圈養在一個玻璃飼養室內,瞪着眼睛看着上面的研究員。那一個個喪屍已經產生了微弱的意識,他們瘋狂的朝強化玻璃衝去,但還是無濟於事。因爲玻璃上刻滿了防禦陣法,就算他們一起朝上面衝,也無濟於事,不會有任何效果。一個魔王級別的高手,掀開上面的蓋子,扔了幾個人類下去,對他們經行餵養。由於狼多肉少,僅僅的一點人肉,是不會滿足那些喪屍飢餓的慾望。於是他們把目光看向了身邊的同類,沒多久飼養室裏又少了一半的喪屍。

他們繼續朝下一個飼養室走去,那裏好了很多,喪屍的實力,也都到達了大羅金仙的實力。有了自己的意識,但很可惜,有意識的東西不安全。他們的腦中都被植入了控制芯片,一但他們有反叛的思想,控制芯片就會遙控他們體內的生物**,把他們炸成灰燼。每一頭喪屍都有一個小小的飼養室,他們的眼中閃爍着恐懼的光芒,是啊,他們在怕那些研究員,研究員不但左右着他們的生死,還左右着他們的悲歡離合。

三人繼續朝基地深處走去,漸漸的,他們身邊的喪屍少了,但每頭喪屍的實力,卻越來越恐怖,有幾頭甚至都有仙尊的實力。他們可以自由走動,但他們卻從來不敢傷害那些研究員們。一但他們傷害了研究員,他們體內的生物**,就會自動爆炸。

最後他們到達了一個巨大的研究裏,這個研究室在整個研究部的最中央,裏面不是很大,大概只有幾千平方米左右。一個個稀奇古怪的儀器,在那裏閃動着不同顏色的符號,那是代表着不同的意思。僅僅只有十五個研究員在裏面工作,其中還有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頭子。研究室裏有三個透明的棺材,裏面躺着三個身穿黑袍的‘人’,看不到他們的容貌,因爲他們的整個身體,都被黑袍遮蓋了起來。

狂爵、洪七和張君寶三人,都知道那就神級喪屍,喪屍中的王者,即使隔着老遠,他們也能感覺到那浩瀚無邊的能量,和那邪惡的能量屬性。三人對望一樣,知道除了狂爵還有一拼之力外,洪七和張君寶兩人的實力,也許只能僥倖逃脫。

狂爵小聲的說道:“我決定冒險,如果我猜的沒錯,我們需要的病毒育苗就在這裏,雖然只是半成品,但總比沒有來的好。”(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精彩內容等着你!)

張君寶和洪七兩人也不反對,就這樣三人偷偷摸摸的走了進去。

研究室裏面靜悄悄的,只有藥物沸騰的聲音和做實驗時的響動,就連那個白髮蒼蒼的老頭,做實驗的時候,也是小心翼翼的,沒有絲毫馬虎,這裏可是充滿着危險。

三人小心翼翼的在裏面走動,尋找育苗。張君寶指着那個老頭身邊幾個盛滿綠色液體的試管,傳音給狂爵道:“二哥,你看那是不是育苗。”

狂爵的眼睛朝那個試管看去,發現試管上有一行極爲細小的文字,是象形文字,上面寫着:“三號育苗,試驗品。”

狂爵先是搖了搖頭,然後又點了點頭,傳音給君寶,道:“君寶那是育苗,但還只是半成品,你叫大哥不要找了,我想辦法偷一個育苗出來。”

白髮老頭正在專心做着實驗,他的全部精力都集中在,他手中那小小的試管上面,卻沒有發現自己放在桌子上的試管,突然少了一根。

狂爵把那個裝滿育苗的試管收進空間裏,向張君寶和洪七打了一個走的手勢,卻沒想到。張君寶一不小心,把一個裝滿紅色液體的試管給碰掉了。

幾乎一瞬間,所有研究員的眼睛都看向了那裏,那個老頭更是嚇的半死,用他那沙啞的嗓子吼道:“所有人員,快撤離這裏,該死誰把病毒給碰掉的。”

張君寶和洪七、狂爵三人身影一閃,出了這個研究室,併發了一個禁制到身上,在外面看着裏面的情況。

整個研究部響起了刺耳的警報聲:“病毒泄露,各級人員做好防病毒準備,高級喪屍請回到各自的籠子裏,不然將會被消滅。主研究室還有三秒鐘關閉。”

主研究室的大門迅速關上,很多人還沒來的急跑出來,這其中就包括那個白髮老頭。他們一個個使勁敲打着研究室的大門,還沒敲打兩下,他們的頭髮就開始掉落,眼珠子變成黑色,四顆巨大的犬牙慢慢探了出來。他們一個個抱頭痛哭,很快他們就變成了喪屍,而且還是那種比較高級的貨色。

狂爵自言自語的說道;“玩弄亡靈者,必將化成亡靈。”

實驗室那三個已經成神的喪屍突然醒來,三個水晶棺材的蓋子翹了起來,隨後三頭神級喪屍飛了出來。中間的那個喪屍看了看變成喪屍的研究員,從黑袍裏面傳來了沙啞的聲音:“變成同類了,沒救了。”

他右邊的喪屍,對空中嗅了兩下鼻子,聲音清脆的說道:“我好像嗅到了仙人的味道。”

最左邊的那個喪屍,也大聲應道:“我也嗅到了。”

中間的那個喪屍身影一閃,直接撞碎了玻璃牆壁,朝洪七飛去:“他們在那裏。”半空中,那頭喪屍的右手舉起,長長的紅色指甲猛的彈出,朝洪七的脖子上抹去,其他兩個喪屍緊隨其後,也衝了出來。

狂爵仰天一聲大吼,身上的西服猛的炸裂開來,露出下面剛扎一樣的肌肉,他一拳朝那個攻擊洪七的喪屍砸去。那個喪屍尖叫一聲,迅速判斷出狂爵那一拳的厲害,把爪子一轉,朝狂爵的面門抓去。

轟隆一聲巨響,好像整個世界都快要崩潰了一樣。那個喪屍的身體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直接撞通了研究室,飛到了天空上。而狂爵則狠狠的退了兩步,臉上出現五道露骨的抓痕。

另外兩頭喪屍,朝洪七和張君寶抓去,洪七公雙手快速交錯在一起:“降龍十八掌第十八式——亢龍有悔。”十八條金光閃閃的巨龍,從洪七的掌中飛了出來,朝那頭喪屍迎擊而去。

那個攻擊張君寶的喪屍,卻被張君寶抓住了手掌,一退一進。把他推到狂爵的身邊,被狂爵兇狠的一拳,砸到的地底。

伴隨着一陣瘋狂的爆炸,攻擊洪七的那頭喪屍,也被逼了回去。經過這一折騰,所有人都看到了狂爵、洪七、張君寶三人。

狂爵仰天一聲大吼:“走了。”說完就身影一閃,出現在研究部的外面,隨後張君寶和洪七也陸續飛了出來。

被狂爵一拳打出來的那頭喪屍,在天空中兇狠的看着狂爵,那暴虐的力量,肆無忌憚的散發開來。狂爵對身後面的張君寶和洪七吼道;“大哥、三弟快走,不要忘記你們的使命,把消息傳回仙界。”

洪七對狂爵暴吼道:“操,你他媽的是不是兄弟,是的話,那就並肩作戰。”

狂爵轉頭看向洪七公,央求道:“大哥,如果你們不走,我就不能盡情的攻擊,最主要的就是,也許我們三個都會被留到這裏,求你了,快走吧!仙界需要你們。”

在洪七身邊的張君寶,拉了拉洪七的衣角,小聲說道:“大哥,我們先走,我們還有任務在身,難道你忘記了,我們在研究室裏所看到的一切。如果我們不消息傳回仙界和人間,那麼同樣的事情,也許在將來,就會在仙界和人間上演。”

洪七妥協了,對狂爵點了一下頭,說道:“保重兄弟,一定要活着出來。”說完,洪七和張君寶兩人,就化成一道長虹,消失在了這裏,他們剛走,整個基地的神陣就運轉起來,再也沒有人可以出去,也沒有人可以進來。

洪七和張君寶兩人含着淚,拼命的朝仙界的逆行通道飛去。

那頭喪屍並沒有阻攔,因爲他從狂爵的身上感覺到一股恐怖的氣勢,那股氣勢。是他以前所沒見過的,恐怖、陰冷、暴虐、瘋狂、嗜血。另外兩頭喪屍也飛了起來,站在了那具喪屍的身後。

狂爵把在身體裏溫養的血刀,抽了出來,扛着肩膀上,瘋狂的大笑起來:“神人的力量,卻只會用蠻力,技巧更是爛的一灘糊塗。這就是神人的力量嗎?可笑,實在太可笑了,如果你們要是神的話,那真正的神,可以殺死你們一百個,不,是一千個,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中間的那頭喪屍,用沙啞的嗓子低吼道:“是嗎?可是那又怎麼樣呢?這個空間有神嗎?沒有,沒有一個可憐的神明。所以我們……”中間的那頭喪屍指着狂爵,難以置信的吼道:“你已經成神了,怎麼可能。”

狂爵瞬間爆發出自己真正的實力,然後就急忙的收了回去。他現在可不能做那傻事,想死也要找一個爽快的死法,被殭屍末日劫轟死,絕對不是狂爵想要的死法。他只想先震懾住這三具喪屍,然後再想辦法逃出這裏。狂爵已經悄悄的開放了‘束縛式A’實力無限的接近神人,這是狂爵體內能量轉化器的極限,雖然能量轉化器也跟着他一起進化,但進化的速度很慢,還需要一段時間,狂爵才能真正的發揮出,他的全實力。

另外兩頭喪屍,對飛在天空中的魔王和凱神們,吼道:“給我殺了他。”


但天空上的那些魔王和凱神,卻不爲所動,一個長的青面獠牙的魔君,從人羣中慢慢的走了出來,正是狼王魔君。他冷冷的哼了一下鼻子,對那三頭喪屍說道;“哦天啊,你們還真好意思,竟然要我們去和神人級別的高手爭鬥嗎?那我們還要你們幹什麼呢?乾脆把你們引爆好了。”狼王魔君用手指指向狂爵,發出不容違抗的命令道:“我命令你們三個,給我殺了他,不然。”狼王魔君拿出三個指甲蓋大小的控制器,冷冷的哼了一下鼻子,從鼻子裏冒出兩股白煙來。

中間那具喪屍身上的暴虐氣勢越來越重,咻得一聲,從他的身後彈出七對綠色翅膀。翅膀輕輕的扇動一下,直接飛到狂爵的頭上,右手的利爪,紅的發亮。那另外兩頭喪屍,也分別從另外兩個方向朝狂爵攻擊而去,如果這次狂爵被攻擊實了,絕對會受重傷。 (感冒越來越嚴重,但還是堅持住了,求訂閱,喜歡這本書的書友,儘量幫忙宣傳一下,由於這本書上來就發了20萬字,沒有衝任何榜單,知明度太小了,謝謝了。)

三股毀滅性的能量,帶着尖銳的呼嘯聲,仿似連空間都可斬斷的攻擊,朝狂爵的三個方向攻去。

狂爵的身體突然變的漆黑無比,一對紅色的羽翼從他的背上彈了出來。狂爵仰天一聲狂吼:“讓你們這羣垃圾,見識見識,什麼纔是真正的技巧,什麼纔是真正毀滅性的能力。血刀第四式——大地悲歌。”

好凶狠好快的一刀,竟然引動了天地異變,狂爵只揮了一刀,或許狂爵在一瞬間揮動了數萬億刀,沒有任何人知道。無數的道無形的刀風,夾帶着毀天滅地的無上威能,朝四周迸射,並且主動吸收天地見的元氣,來壯大自己。

三個擁有神人實力的喪屍,顧不得來襲擊狂爵,忙把雙手舉在身前,護住自己的腦袋。狼王魔君尖叫一聲,忙把身邊的幾個魔王,朝前面扔了過去,自己則飛退幾十萬米。無數道刀氣把那些魔王還有凱神,給撕裂成最細小的遊離分子。地面上那些被陣法加持過的牆壁,也被一道道的刀風給絞得粉碎。天空之上的神陣,也泛出陣陣漣漪,好似就要被破開一樣。

三個神級的喪屍,被刀風逼退數萬米的距離,先是他們身上的黑袍炸裂開來。隨後就是他們身上的皮膚參出血痕,最後被密集的刀風,砍成了好幾塊。

威力如此巨大的招式,反噬之力也非常犀利,畢竟這本來是大範圍的招式,能做到這一步已經很不容易了。狂爵的嘴角溢出絲絲的紫金色鮮血,狂爵不管不顧的又使出了血刀第三式——劃破虛空。以狂爵如今的實力使出這一招,估計就連仙界都能破開,直接到達仙界。一個黑洞洞的空間裂縫出現狂爵的面前。

那三頭喪屍已經重組好身體,幾乎瞬間就出現在狂爵的身邊。他們可是恨死狂爵了,三人的鐵抓,全部都沒入狂爵的身體裏面。他們竟然想把狂爵撕成幾塊,但狂爵的身體實在太過堅硬,他們只能吃力的,一點一點的撕扯。

狂爵不管不顧的使用出了全實力,一股驚天動地的威能,瞬間籠罩在三頭喪屍的身上。他們投機取巧的來的能量,畢竟不是很純淨,那裏比得上狂爵,那辛苦的來的能量。狂爵揮舞着手中的血刀,瞬間把他們的手臂給斬斷,然後身影一閃竄進了空間裂縫之中。三頭喪屍也想跟進去,但無奈空間裂縫已經關閉。

察覺到有九天血屍的氣息,天空中突然飄來了血色的劫雲。無數道恐怖的紅色閃電,在劫雲裏面閃動,那股來自心靈最深處的恐懼,讓整個星球上的動物和人類,全都顫抖了起來,就連那三頭實力超凡的喪屍,也渾身顫抖了起來。

末日雷霆劫,大破滅劫數,豈是這些人物可以渡得,僅僅一個前奏,就差點把他們嚇死。狂爵早已經走掉,紅色劫雲在天空中停頓片刻,最後實在沒有發現九天血屍,似乎氣惱的降下一道粗達萬米的紅色閃電,然後才緩緩消散。

就是那一道閃電,把那個所謂的神陣,徹底給泯滅掉。在下面的三頭喪屍也受到了波及,變成了烤雞,渾身上下焦黑一片。那個研究部更是連渣滓都沒留下,裏面的研究員和喪屍,也煙消雲散。似乎上天也憎惡這世間的骯髒,降下滅世的天雷,毀滅了這一切。

狼王魔君帶着許多手下,朝這裏飛來,他氣惱的對三頭喪屍罵道;“日你媽的,瞧瞧你們乾的好事,這一次天元魔尊一定會瘋狂的,該死…..啊……你們想幹什麼,我告訴你們,你們體內還有生物**呢。”狼王魔君滿臉恐懼的看着三頭喪屍,慢慢的朝他逼近。

領頭的那個喪屍,渾身焦黑的向狼王魔君逼近,嗜血瘋狂的眼神,僅僅的盯着狼王魔君,用那嘶啞的聲音吼道:“生物**,真是非常用意思,現在生物**已經消失了,完全的消失了。這還多虧了那爲先生呢,他那一刀讓我們身上的生物**離我們而去。而我們僅僅只是耗費了一點元氣而已,對了,那一道閃電的功勞也不小,那一道閃電,直接把三顆生物**給揮發掉了,很可惜沒來得急爆炸,不然就算是我們也會重傷的。”

狼王魔君拿出那三個控制器瘋狂的按着,口中喃喃自語:“不,不可能的。”

領頭的那個喪屍,猛的撲到狼王魔君的身上,張開血盆大口,朝狼王魔君的脖子上咬去;“把你所有的戰鬥技巧,全送給我吧!我需要你們的戰鬥技巧。”另外兩頭喪屍,也撲進了人羣中,開始單方面的屠殺。良久以後,整個基地的人口銳減了十分之九,僅僅還有十分之一的人,活在深深的恐懼之中。(您的一次輕輕點擊,溫暖我整個碼字人生。一起看文學網玄幻奇幻頻道,更多精彩內容等着你!)

中間那頭最強悍的喪屍,乘機偷襲另外兩頭喪屍,吸光了他們的鮮血,隨後又把他們的身體撕成了碎片。於是異變開始了,全身焦黑的喪屍,被濃厚的血光所籠罩,那血光是如此的厚實。撒在地上的鮮血都化成了靈蛇,朝那裏飛去。良久以後,刺目的血光慢慢的朝中間回收,直到消失不見,只留下一個渾身**,滿臉妖異的男子。那個男人長的好不妖異,黑色的頭髮隨風飄散,薄薄的嘴脣,挺挺的鼻樑,尖尖的下顎。最奇特的就是那雙眼睛,兩隻眼睛就像綠寶石一樣,散發着濃郁的綠光,眼珠子中間,好似兩個漩渦在瘋狂轉動,似乎要把人的靈魂給完全吸收進去。

新生成的喪屍,滿臉玩味的看着下面那些瑟瑟發抖的人,大大咧咧的吼道;“啊哈哈,你們必須服從與我,服從你們偉大的喪屍先生——奧斯坦德先生。我將成爲你們唯一的主人,我的話不容拒絕,不容違抗,所有叛逆我的存在,都必將滅亡。神會賜予你們活在這個人世間的權利,現在神要攻打魔界,成爲魔界的主人,你們有意見嗎?”

已經完全嚇傻了的衆人,那裏會有什麼意見,他們一個個拼命點頭,唯恐遲了一點,就會被這個暴虐的神,給殺死。

……..

卻說飛進空間裂縫中的狂爵,如果平時狂爵可以從那裏輕易的走出來,並且出現在自己想要達到的目的地。但這一次不行了,狂爵身上的筋脈被毀滅了九成九,渾身上下就像被火燒的一樣,一股股毀滅性的能量,在他的身體裏亂絞,狂爵感覺全身都快要被撕裂了一樣。此時那另外一個出口,對狂爵來說,是那麼的遙遠,可明明就近在咫尺。身在空間亂流裏的狂爵,免不了會被空間裏的能量流衝擊,這更讓狂爵傷上加傷,巨大的痛楚,讓狂爵漸漸暈了過去。

過了好久,狂爵才悠悠的醒了過來,他的傷勢已經好了很多,雖然還是一樣的疼痛難當,但總算還是能夠忍受。他慢慢的爬起來,盤膝坐下,他的周圍都是乳白色的空間亂流。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等狂爵再一次醒來的時候,狂爵身上的傷,不但全好了,功力更是進近一步,他相信經過那一次生死試煉之後,他很快就可以到達天絕世中階。“是時候出去了。”狂爵站起來低聲說道。

只見狂爵輕輕的擡起右手,然後對着虛空,輕輕的按了一下。頓時一道長達萬米的空間裂縫出現在狂爵的身前,狂爵慢慢的走了出去。入眼望去全是黑色的環宇,他現在迫切想要知道,過了多長時間,他怕他療傷耗費的時間太長,從而導致時過境遷,讓很多東西都無法挽回。只看他虛空踏出一步,就已經出現在數千萬光年之外,他的神念更是拼命延伸,他迷失了方向。

就這樣,狂爵在虛空中漫遊了十天,但還是一無所獲,他沒有找到自己回去的道路。可是今天,正當狂爵快要放棄的時候,他的神念在幾萬億光年外,看到了戰爭。“是戰艦”狂爵興奮的‘看’到了,而且還有一隊是華夏國的戰艦,他認識戰艦上的國旗。狂爵的身影一閃,瘋狂的朝那裏挪移而去,他看的出來,自己的國家處於劣勢。

作爲華夏國第一上將——奧爾夫,當然有傲人的資本,他是憑藉着自己的戰功,慢慢的爬上來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十年,雖然沒有任何主公的消息,但華夏國還是在親王‘天一號’的帶領下,越滾越大,眼看就要統一混亂星系,成爲宇宙第二大國,但卻發生了一場以外。兩年前混亂星系發生了一件怪事,一個叫黑夜的國家迅速崛起,那個國家的實力非常強悍,凱神不在是人民眼中的神明,神級機器人也不在是機器人眼中的神明,在那個國家凱神和神級機器人竟然可以批量生產。雖然華夏國在迪馬斯的支持下,也勉強可以做到,但卻沒有那個國家來的快。兩個國家迅速吞併着周圍的國家,直到半年前,華夏國和黑夜正式交手。那一次初戰是華夏國偷襲的,取得了非常大的勝利,短短的一天時間內,就得到五千萬個居住星和數量龐大的礦物星和能源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