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娜心中罵道,不停的用手去摸西裝褲子被撕出來的口子。

李娜心中罵道,不停的用手去摸西裝褲子被撕出來的口子。

口子倒是不長,只有十來厘米長的樣子。可再不長,這讓她怎麼走出去啊。

隨著華新打開了門,李娜也緊隨華新之後。

「你怎麼過來了,我這不是在帶客戶看房么?」李娜略帶埋怨的說道。

「哎呀。」

「李小姐,你老公可真好,你工作還惦記著給你送飯。這麼好的男人,現在真不多了。」華新不由後退到了一邊,而他的眼神就不由落在了李娜的p股上,那一道口子上。

「嘿嘿。」

李娜老公一臉憨笑:「我想來給你送送飯,整天去外面吃飯,都是味精什麼的,都身體不好。」

「好了,好了,你把飯給我吧,你這不是讓客人笑話我么?」李娜連忙從他手中接過保溫桶。

「你先吃,等你吃完了,我再把保溫桶拿回去。」李娜老公沖著李娜說道。

「吃啥吃啊,我現在還有事呢,客戶也急著看房,現在吃什麼飯呢。」李娜正面面對著他,還沒什麼,可不敢背對著自家老公,要是褲子屁股上拿到撕爛的口子被看見了,那……

「李小姐,你老公給你送的愛心餐點,你怎麼能這麼辜負他呢,你先吃飯,然後我們接著再談,我覺得這房子的布局很不錯,我很滿意。」華新不由唱著反調道。

「是啊,娜娜,你快吃。」李娜老公催促道。

「都怪你,拿什麼飯給我,還是當著客戶。」李娜不由埋怨著,實則心裡有些虛。

(本章完)

記住手機版網址:m. 「嘿嘿。」李娜老公憨笑,旋即左右看了看,就拿了張紙巾撲鋪在幾塊磚疊起來的石塊上,「你坐著吃。」

「嘖嘖,二十四好老公啊。」華新不由沖著李娜老公豎起了大拇指。

「都是你。」李娜不由埋怨的瞪了自家老公一眼,旋即故意正面對著他,然後坐在了磚塊上。然而他就蹲在李娜的對面,傻笑般的看著李娜。

「看什麼看,還沒看夠啊。」李娜不由白了他一眼,他只是傻笑,看著李娜打開了保溫桶。

驚世駭婚:神祕小嬌妻 「這畫風……」華新臉上肌肉一陣痙攣抽搐,一個是渾身充滿職場麗人氣質的都市麗人,一個則像是鄉下人一般蹲在地上。

「你慢點吃。」李娜老公見李娜狼吞虎咽般的吃著飯。

「客戶還在呢。」李娜不由白了自家老公一眼。

「嘿嘿。」李娜老公聞言,傻笑的看向華新,「大哥,不耽誤你吧。」

「不耽誤,不耽誤。」華新連連說道。

「謝謝大哥。」李娜老公不由說道,「這房子很不錯哦,你買一套吧。」

「呃……看著合適就買。」華新不由說道。

「誰讓你亂說話的,你別說話就是幫我了。」李娜瞪了自家老公一眼說道。

「嘿嘿。」李娜老公一陣憨笑。

為了儘快擺脫這個尷尬的局面,李娜抱著保溫桶,狼吞虎咽,三下五除二,隨意刨了幾口,就把保溫桶遞給了自家老公:「好了,我吃飽了,你先回去吧,我還要帶客戶去看看其他格局的房子。」

「好,我不耽誤你的工作。」李娜老公說道,旋即就收拾起了保溫桶,然後就沖著李娜和華新兩人點了點頭。

「好了,你先走吧。」李娜不由催促著他。

「好,我先走了。」李娜老公提著保溫桶,旋即就離開了這裡。

「呼。」見到自家老公走了,李娜也終於鬆了口氣。她甚至還倚著門邊,監視著他的離開。直到他的身影進了電梯之後,這才放鬆下來。

「華先生,中途打斷你是李娜的服務做的還不夠周到。」李娜見到自家老公走了之後,旋即就依偎在了華新的身上,一隻手就不由往下探了過去。

「你老公剛走呢。」華新感受著李娜的手,不由說道。

「哼,那個窩囊廢。」李娜聞言,就不由滿腹怨氣,「不說了不說了,說他幹嘛。」

「身為一名合格的售樓小姐,我得滿足客戶的任何要求,做到讓客戶賓至如歸。」李娜秋水般的眸子忽閃忽閃得凝視著華新的眼睛,旋即就依偎著華新再次蹲了下來。

看著李娜的動作,華新眼中的邪氣不由再次逸散了出來。

「好。」

「對你的業務能力和業務水準,我很欣賞。」華新斬釘截鐵的道,「這房子我買了。」

「嗯嗯。」李娜旋即抬起了頭,媚眼如絲的眸子彷彿放電一般的凝視著華新的眸子。

「好哥哥,你真好。」李娜旋即就站了起來,還不由舔了舔嘴唇,旋即轉過了身背對著華新。

「啪。」

華新上去就是一巴掌,然後再次進入了李娜的身體之中,同她的身子糾纏了起來。

華新就這樣從後面摟著李娜在房子裡面papapa著,還不由解鎖了n個姿勢。不過,由於這裡環境不好,也沒床,就只能站著。

「好哥哥,服務還滿意么?」李娜沖著華新嬌滴滴的說道。

「嗯嗯,不錯不錯。」華新笑道,摟著李娜在房子裡面踱步著。李娜還一邊替華新介紹著這個房間的布局情況。

「啪嗒,啪嗒。」

李娜的身體剛好華新的身體結合在一起,門外就不由傳來了一陣啪嗒啪嗒的腳步聲。

「又特么是誰啊?」李娜聽到腳步聲,就有些不耐煩了。

「好哥哥,我們進去。」李娜溫和的沖著華新說道,旋即就指著華新向著房子裡面的一間房間而去。華新就這樣從後面摟著李娜進了那個房間。

「李娜。」

「我剛才忘記和你說一個事情了。」

華新摟著李娜剛剛進入那個房間的時候,李娜老公的聲音不由再次傳了過來,並且進了這套房裡。

「你幹什麼呢,還有完沒完。」李娜一聽自家老公叫她,火氣蹭的一下子就串了上來。她依在這個房間的門邊,向著自家老公看去,火氣很大。

「呃。」

李娜老闆憨厚的走了過來。

「你別過來,真是有夠煩的,人家在工作。」李娜不由沖著自家老公著火。她半邊身子依靠門邊上,只讓他看見了前面。

李娜老公看了一眼依在門邊,側著身體露出半邊身子的李娜,訕訕的道:「晚上你早點回來吃飯啦。」而這個時候,華新就準備退出李娜的身體,那裡知道李娜一隻手就伸了過來,阻止了華新。

感受到李娜的意圖,華新眼中邪氣縱橫。

本就是鬼醫邪華的主,既然李娜都如此要求了,那我還裝什麼大尾巴狼呢。

他旋即就在李娜的後面,同李娜的身子糾纏著,並且更加的深入了。

「吃個飯而已,我自己不會吃啊,還要你再跑過來一趟,你煩不煩啊。」李娜不由火道。

「老婆,你別火。」李娜老公訕訕的道。

「不火才怪,你也不看看什麼場合,什麼時間,我正和客戶談論這個房子的布局,你這個時候來打擾什麼,幾百萬的單子,就這麼讓你給攪黃了,你就開心了。」李娜的身子隨著華新的動作,輕微的向前一挺一挺的。

「好好好。」

「我不說了,你記得晚上早點回來吃飯就可以了。」李娜老公訕訕的向後退著,還不由朝著李娜歉意的笑了笑。而華新就這樣摟著李娜,papapa著。

半響,李娜老公就出了門。

「真是有夠煩的。」李娜不由抱怨著。

「二十四好老公,他這是對你好呢。」華新邪笑著,動作卻更大了。

「哪有好哥哥你對娜娜好呢,娜娜感覺好棒哦。」李娜旋即嬌滴滴的對著華新說道。

「哪裡好。」華新一臉邪魅,就是猛然一個動作,道,「你說哪裡好。」

(本章完)

先給自己定個小目標:比如收藏筆趣閣:.手機版網址:m. 「哼,壞哥哥。」李娜身體一顫,嬌怒的白了華新一眼。

「快說,哪裡好,不然就等著大刑伺候吧。」華新旋即就給了李娜一巴掌。

「哼,壞哥哥。娜娜就不說。」李娜還故意使著小性子。

「嘿嘿,不說是吧。」華新的力量猛增,整個清水房裡面就傳來了劇烈的papap的聲響,「還不說是吧,大刑就要來了。」

華新抱起李娜的身子,嘿嘿邪笑著。

旋即一把就把李娜給拋飛了出去,李娜感覺到華新離開了自己的身體,隨後整個身體就那麼飛了出去,徑直向著天花板撞了上去,李娜尖叫一聲,連忙護住自己。

她以為自己就要撞上天花板了,嚇的連忙閉上了眼睛尖叫著。

軍門寵婚 不過,當她距離天花板還有那麼一點點的距離的時候,終於到了最高點,度也沒了。旋即便從上向下如同自由落體運動一般掉了下來,而這個時候,華新伸手就接住了李娜的身體,同時進入了她的身體之中。

一聲清脆的聲響不由傳了過來。

這麼大的力度,李娜頓時就感覺一疼。

當李娜終於落地的時候,她根本就顧忌不了疼,不斷的用手拍著凶口,凶口劇烈的起伏著,一陣后怕。

「哪裡好,還不說。」華新摟著李娜,動作也沒有停過。

「哼,就不說,這就是你的大刑么?」李娜還不由故意傲慢道,「也不過如此嘛。」

「嘿嘿。」

「李小姐倒是玩的開,那哥哥就如你所願了。」華新嘿嘿邪笑著,動作卻沒有絲毫的停止,而且力量還很大。

「李小姐,我來了。」華新一手抓著李娜的肩膀,一手抓著李娜的大腿,稍稍把李娜的身體提起來了一點點,旋即就旋轉了起來。

「啊……」李娜頓時就感覺自己的身體頭重腳輕了起來,被華新就這麼以那裡為中心點,開始旋轉了起來。剛開始的時候,度還有點慢,可是隨後度就漸漸快了起來,李娜感覺自己的眼睛都花了,整個人只覺得天旋地轉了一般。

而她還能清晰的感覺到華新並沒有離開自己的身體。

「好哥哥,好哥哥,娜娜說就是了,你最好,你什麼都好。」被轉得頭暈目眩的李娜不由求饒道。

「嘿嘿。」

華新手上的動作旋即就停了下來。

而李娜也被華新給穩住了,穩住身體之後,李娜還覺得自己眼前再不斷的亂晃。

半響,她才恢復了過來。

「還有,哪裡最好。」華新抓著李娜的雙手往後拽,咬著李娜的耳朵追問道。

「好哥哥,好哥哥。」李娜不由求饒,羞澀的咬著華新的耳朵竊竊私語著。

「哈哈哈。」華新大笑,「我的好娜娜就是識貨。」

旋即,整個清水房裡面就上演著一幕關於愛情的動作片。

兩女主角沉迷其中。

良久,李娜和華新的身子同時一陣痙攣隨後停止了下來。

「呼。」

李娜不由鬆了口氣,羞澀的說道:「好哥哥真棒。」

「嘿嘿。」

「既然知道好哥哥這麼棒,有空還可以找好哥哥我深入的交流交流探討探討關於售樓小姐的服務能力。」華新離開了李娜的身體,邪笑道,「我們好好的研究研究。」

「嗯。」 該如何不去愛 李娜的聲音低弱蚊蠅,旋即開始整理著自己,感受著西褲被撕開了一個口子,就不由幽怨的白了華新一眼,「褲子都破了,你讓我怎麼出去啊。」

「這是好事啊,我們不就隨時隨地了么。」華新的咸豬手就不由探了過去,一陣動手動腳。

「喲喲喲。」華新感受著,旋即咬著李娜的耳朵說著話。

「大壞蛋,羞死人了。」李娜臉色紅潤,低垂著眼帘道。

「哈哈哈。」華新大笑,旋即說道,「這套房子,我很滿意呢。就這套吧,手續什麼的,你就直接幫我辦理了,我嫌棄麻煩。」華新隨手就從萬象山河圖之中取出了招招銀行卡的至尊黑卡遞給了李娜。

「好的,好哥哥。」李娜一看華新手中的至尊黑卡,心中瞬間瞭然,難怪那個黃鸝對華新這麼熱情,真是夠低調啊。

「還有啊,這裡的裝修也可以同步開始進行了。等裝修好了之後,好哥哥隨時歡迎你過來做客,然後我們再繼續的深入交流交流。」華新的咸豬手就朝著李娜伸了過去。

「這個可以有!」李娜不由笑道看,一臉嬌滴滴的。

「好了,你這是要帶我去什麼地方。」另外一邊,黃鸝上了自家男朋友的車之後,就不由鐵青著一張臉追問道。

「還能去哪裡,當然是去我們第一次認識的地方,紀念我們認識的日子,這是一個特殊的日子。」黃鸝男朋友不由興奮的說道。

「有什麼值得紀念的,我剛剛才和一個客戶達成一套二手房的交易。你就這麼把我給拽走了,你知道如果客戶生氣,不要了,我會損失多少獎金么?」黃鸝不由生氣的道。

「錢是賺不完的,可我們相識的日子卻是最值得紀念的。」黃鸝男票說道。

「賺不完,賺不完,那你賺給我看看,你這車,還有房租費,哪一樣不是我賺回來的,哼。」黃鸝越說越氣,「你就不能有點出息,不要天天玩你那破遊戲,你特么上了王者又怎麼樣,能還錢么,槽。」黃鸝越說越生氣,怒道,「讓我下車。」

黃鸝不由分說,就打開了車門。

黃鸝男票見此,心裡也有氣,不由旋即猛打一個方向盤,就把車停再了路邊上:「就你最能幹,就你最牛鼻,等我把創業企劃書做好,開了公司,你那點錢有個屁用。」黃鸝男票不由沖著黃鸝就懟了過去。

「哼!」黃鸝下了車之後,他男票駕車就走了。

黃鸝猛得一跺腳,憤恨的撇了一眼,旋即招手叫了一輛計程車,立刻就往回趕。回來之後,就到處打聽華新以及李娜兩人,香城國際和緣森房產比較近,黃鸝一下子就打聽到李娜帶著華新去看房去了,她馬不停蹄的就趕了過來。

「好哥哥,我這就幫你辦理手續。」李娜一手拿著文件夾放在屁股後面,擋住那條口子,沖著華新忽閃忽閃著眼睛說道。

「嘿嘿。」華新邪笑,一巴掌就拍打在了李娜遮擋的文件夾上,而這個時候,一陣叮咚叮咚且急促的高跟鞋敲擊著地面的聲音不由傳了過來,李娜頓時就變得一本正經起來,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過去,與此同時,黃鸝也從拐角走了出來,同華新和李娜兩人照了個正面,而李娜臉上還帶著事後的余暈,很是紅潤,頓時就印入了黃鸝的眼帘之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