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冬狐疑着爬起來道:“你要做什麼?”

李海冬狐疑着爬起來道:“你要做什麼?”

“帶你去一個安全的地方。”女孩說着,貓下腰來,“小心點啊,別被衛兵看見了。”

李海冬就這麼跟着女孩,在花園裏穿梭着,七拐八拐,來到了花園的邊緣處。

女孩來到籬笆前,在一處籬笆上輕輕一推,打開了一扇小門,她閃身出去,招呼李海冬道:“快來。”

李海冬出了門,就見前邊正是山谷的峭壁,女孩在前面跑着道:“快跟上來,你很慢啊。”

李海冬見女孩在一片山壁後拐個彎便不見了,他忙跟了過去,拐過去一看,只見一片山石之間有個供一人進出的縫隙,女孩的聲音從裏面傳出來:“快進來啊。”

李海冬一彎腰鑽了進去,眼前豁然開朗,裏面竟然是一片被山體圍出來的谷地。谷地中央,是幾棵大樹,樹下有石桌石凳,倒也頗有些情趣。

“這個地方不錯啊。”李海冬驚喜的道,在這裏應該不怕被衛兵們發現了。


“這裏是我的祕密基地,很少帶人來的。”女孩笑道。

李海冬看着她的明媚笑容,方纔的緊張一掃而空,笑問道:“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你這個人真沒有禮貌,按道理應該是你這個不速之客先說出名字吧?”女孩道。

“是我不好。”李海冬撓撓頭,不好意思的道,“我叫李海冬,是個凡人。”

女孩坐在一個石凳上,手肘支在石桌上杵着下巴,眼睛忽閃忽閃着道:“凡人居然能跑進天界裏來,你的本領到不小啊。”

“你該告訴我你的名字了吧?”李海冬道。

女孩嘿嘿一笑:“我叫小九。”


“小九?”李海冬琢磨着這個名字,心想這個女孩看來是等級很低的宮女,連個名字都沒有,只用編號就打發了。他這麼想着,倒是對小九產生幾分同情。

“怎麼這種表情,難道我的名字不好聽嗎?”小九瞪着李海冬道。


李海冬忙道:“不是不是,你的名字很好聽啊。”他說着坐到小九的對面,又道:“多謝你帶我到這裏來,我躲一晚,明天就走。”

“你來天界幹嘛啊,我看你也不像是個壞人,你可知道凡人擅自進入天界,是要受到天罰的嗎?”小九道。

李海冬道:“我是受朋友之託來送個信,送完之後就回去。我當然知道被抓到就慘了,所以才躲躲藏藏的。”

小九道:“幸虧楊戩這幾天不在御花園裏,不然你一定逃不過他的三隻眼。”

李海冬也爲自己捏了一把汗,若是沒有這狗屎運,只怕現在已經被丟進天牢或者直接打入六道輪迴了。

“不過你不用怕,現在你認識了我,沒有人敢欺負你了。”小九得意的道。

李海冬笑笑沒有作聲,心知這些小女生都愛說些夢話,還是別跟她認真計較的好。

小九又道:“李海冬,你方纔說的故事我沒聽夠,你繼續說啊。對了,你的糖很好吃,我還要吃。”

都市惡魔領主系統 :“你喜歡吃肉嗎,不如我給你烤肉吃,咱們吃肉喝酒講故事,你說好不好?”

“好啊好啊!”小九高興的跳起來,“我最喜歡喝酒了!”

李海冬從乾坤袋裏取出烤肉必備的各種物品,每一樣都讓小九愛不釋手。

“哇,這是什麼啊,好玩嗎?”小九就如同一個貪玩的孩子,翻來覆去的擺弄着李海冬取出來的烤肉架。

“這是烤肉用的,你等着嘗我的手藝吧。”李海冬得意的道。

不多一會,谷地裏已經升起了裊裊炊煙,李海冬隨身攜帶的特級牛扒肉在架子上滋滋做響。肥美的肉汁滴進火中,讓火苗越來越旺。

“好香啊。”小九舔舔嘴脣,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烤肉道。

“還有更香的呢。”取出獨家密制的調料,均勻的灑在牛肉上,香氣濃郁,直衝進鼻子裏,有讓人垂涎三尺的功效。

“好香好香,我要吃!”小九急不可待的道。

“小心燙啊。”李海冬笑嘻嘻的取下一塊已經烤好的牛肉,遞給小九。

小九接過牛肉,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口,肉汁沾滿了嘴脣,卻擋不住她的交口稱讚。

“太好吃了,比天宮的御膳都要好吃。”小九一邊吃一邊稱讚道。

李海冬又取出兩瓶酒來道:“吃烤肉怎麼能不喝酒。”

小九奪過一瓶酒來:“喝,今天一定要吃個痛快,喝個痛快。”她如今這副樣子,哪裏還有花園裏初見時的清麗優雅,分明就是一個潑辣的丫頭。

“你我今日在天界遇見,也算是緣分,索性今朝有酒今朝醉,來個一醉方休,你說好不好?”李海冬舉起瓶子來,大聲的道。

“好,就來個一醉方休,誰不喝誰就是小狗。”小九似乎已經醉了,嘻嘻哈哈的道。

兩人一起把瓶子裏的酒往喉嚨裏倒,小九“噗哧”一聲,嗆了一口。

“怎麼了,喝不慣烈酒是嗎?我給你換一瓶吧。”李海冬關切的道,他現在感覺這個小宮女人很好,又漂亮又可愛,性情還活潑,若不是天宮的宮女,他還真希望能有些發展。

“誰說我喝不慣,瞧不起女人嗎?”小九哼哼着,把口中的殘酒吐乾淨,竟然把袖子捲起來,瞪了李海冬一眼,一仰脖,一瓶酒全都喝光了。

“好!”李海冬豎起大拇指來,“果然是女中豪傑。”他當然不能被個女子給比下去,也一口把酒喝乾,只覺得一股熱辣之氣從胃裏躥上來,直衝咽喉,差一點就噴了出去。

兩人就這麼吃着烤肉,喝着烈酒,不多一會,都已經微醉了。

李海冬胃裏翻江倒海一般的火辣,只覺得渾身滾燙,腦門冒汗。

“這樣喝下去,只怕要醉死過去。”李海冬已經有些難受了,只覺得天暈地眩。正想找個地方去吐個痛快,忽然想起當年看“天龍八部”的時候,段譽靠着六脈神劍解酒的故事。

“我現在的本事總該比段譽要大吧?”李海冬心裏想着,默默的運起混沌真始決裏的功法,悄然將真氣在胸腹之間運行,片刻間,酒意便被盡數化去。

“哈哈,有了這個辦法,從此再也不怕喝酒了。”李海冬大喜,精神重新抖擻起來。

再看小九,卻是俏臉通紅,兩眼迷離,美目流轉,蘊藏深情。李海冬看的怦然心動,嚥了口唾沫道:“你醉了嗎?”

“我纔沒醉呢。”小九的小臉紅撲撲的,猶若兩個紅蘋果,可愛至極,口中說着醉話,微醺的酒氣盪漾出來,真是一副絕美的圖畫。

“你已經醉了,別喝了。”李海冬道。

“不嗎,我偏要喝。你知道嗎,天宮可沒有意思啊,這也不準做,那也不準做,我每天都要無聊的發瘋了。你說,做神仙還不如做人有意思,爲什麼啊?”小九嘟囔着,又喝了一大口。

“咳,咳……”她似乎被嗆到了,劇烈的咳嗽起來。李海冬忙去在她背上敲着,緩解她的咳嗽。

“你真好。”醉眼迷濛的小九轉過頭來,把手中的酒瓶塞進李海冬的嘴裏,“你也喝。”

李海冬用法術作弊,自然不怕喝酒了,一口把一瓶酒都灌下去道:“沒有酒了,別喝了。”

小九不依不饒的道:“不嗎,我還要喝。”

“別喝了,乖哦。”李海冬憐惜的拍拍小九的腦袋。

“不……”小九跳起來,雙手抓住李海冬的肩頭使勁晃着,“我還要喝!”

李海冬問道小九身上的清新氣息,不禁心醉神怡,喃喃道:“別喝了,我們乾點別的吧。”

“好啊,那你說做什麼?”小九大概也支撐不住了,一屁股坐下來,伏在石桌上,支着腦袋,瞪大眼睛望着李海冬。

“我們……我們唱歌吧。”李海冬道。

“好啊,唱歌,唱歌!”小九又興奮起來,“你給我唱人間的歌。”

李海冬略一沉吟道:“好,我給你唱一個,你再給我唱一個。”

小九使勁點頭:“你先唱,你先唱。”

李海冬擡頭看看天界的半弦明月,想起人間正流行的歌曲來,便開口輕輕唱到:“狼牙月,伊人憔悴,我舉杯飲盡了風雪。是誰打翻前世櫃,惹塵埃是非……緣字訣,幾番輪迴,你鎖眉,哭紅顏喚不回,縱然青史已經成灰,我愛不滅……”

小九靜靜的聽着李海冬的歌,等到他一曲唱完,竟然啜泣起來。李海冬嚇了一跳,忙道:“我唱的有那麼難聽嗎?”

小九一邊抹着眼淚一邊道:“你唱的好聽,很好聽,只是讓我想起很多故事來。”

“別哭了,你要是再哭,就不給你唱了。”李海冬道。

小九抹乾眼淚道:“我纔沒哭呢,誰叫你唱的歌曲調那麼奇怪,好難聽啊。”她說着還吐了吐舌頭做着鬼臉,叫李海冬哭笑不得。

“那你唱一首好聽的。”李海冬道,“我倒要看看你唱的怎麼樣。”

“唱就唱,誰怕誰啊。”小九起身,走到月光下,把卷起來的袖子放下,一甩衣袖,輕歌曼舞起來。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唯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小九的歌聲清亮,舞姿曼妙,一顰一笑之間,竟然讓李海冬想起了公孫大娘。她們一個柔情似水,一個豪氣沖霄,完全是兩個極端的風格,卻有着共同打動人心的力量。

“唱的真好。”小九一曲唱完,李海冬輕輕拍着手。

小九一臉的茫然,望着李海冬:“你說,爲什麼蘇東坡會這麼瞭解我的心情呢?”

“什麼心情?”李海冬一愣,他只顧着偷看小九的絕妙風采,竟然忘了去品味歌詞中的意境。

“高處不勝寒……何似在人間……我猜,蘇東坡一定來過天界,知道這裏是多麼的冷清寂寞。”小九喃喃道。

“你別瞎想了。”李海冬呵呵笑道,“我看你年紀不大,想的倒不少。天界多好啊,有吃有喝,清閒自在。”

“你不懂的。對我來說,這裏就好像一個監獄,千百年來,沒有一絲的變化,我每天的生活都是一模一樣,而這樣的生活,我要永遠的過下去,沒有休止。”小九嘆息着道。

李海冬默然, 女裝大佬的家教日記 ?面對沒有改變的生活,無論怎麼努力也不可能活的更好,只能越來越沉淪,越來越寂寞。

天界,獄界,一字之差,可是本質上,原來並沒有什麼區別。哪裏像人間的花花世界,多姿多彩,精彩紛呈。這麼看來,小九也是個可憐人啊。

李海冬正想着,就聽小九道:“你帶我去人間吧,好不好?” 墨龍變,書號34459,已經更新50W字,可以一讀了!

******************

“你……你說什麼?”李海冬的臉色變得跟秋天的茄子一個模樣,傻傻的問小九道。

“我說讓你帶我去人間。”小九嗓音嘹亮,一字一頓,生怕李海冬聽不清楚。

“別開玩笑了。”李海冬終於弄明白小九不是在開玩笑了,他努力的讓自己做出一副正經的模樣來道,“這怎麼行。”

“我沒開玩笑。”小九有些不滿的走到李海冬的身前,“你聽見我說的話沒有,我要你帶我去人間。”


“這……這是私奔啊……”李海冬有些慌了,他只是來送信的,可沒打算真的拐個仙女回家。

“私奔?”小九一臉的疑惑,隨即歡天喜地的道,“我喜歡,我要私奔!”

“天啊……”李海冬被小九徹底打敗了,這個瘋丫頭到底懂不懂的私奔是個什麼意思?

“你不願意?”小九雖然偶爾瘋瘋顛顛的,可是並不傻,看到李海冬一臉的無奈,試探着問道。

“私奔可是個技術含量很高的事情,不能隨便就奔,你懂嗎?”看到小九的眸子裏閃亮的光芒,李海冬捨不得直接拒絕,只能委婉的道。

“你……你就是不想帶我走。”小九憤憤的道,“一點同情心都沒有。”

李海冬忙道:“哪裏。只是人間的生活很苦的,不比在天宮錦衣玉食,無憂無慮,你受不了的。”

“你能受得了,我就能受得了。難道你瞧不起我嗎?” 醫學生實習手記下

李海冬瞄見她嬌豔欲滴的芳脣,情不自禁的道:“我哪裏會瞧不起你,我喜歡你還來不及。”這話一出口,連他自己都覺得實在太肉麻了,怎麼會脫口而出這種充滿曖昧的話語。

幾天前還跟羅剎情意深深的,怎麼這就要變心呢?李海冬被自己嚇了一跳:“難道我本質上是個花心大蘿蔔不成?”

小九愣住了,輕輕的低下頭道:“你喜歡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