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城依然熱鬧非凡,盡顯繁華,上次姚洪來了一次,已經見識到了,所以姚洪也就沒有任何停留,直接趕到了夏氏商會。

東海城依然熱鬧非凡,盡顯繁華,上次姚洪來了一次,已經見識到了,所以姚洪也就沒有任何停留,直接趕到了夏氏商會。

夏氏商會應該安排了專門接待姚洪的人,他纔剛剛進了夏氏商會,一位妙齡的少女,便將姚洪帶到一間貴賓室裏。

在貴賓室裏,姚洪也沒有等多久,終於有人來了。

還沒有見到人,便聽到一陣爽朗的聲音。

“哈哈,你小子,我盼了這麼多天,終於把你小子給盼來了。” 這一聲豪爽的笑聲,不用去猜,姚洪一聽就知道這人是夏傲龍來了。

果然,門口一前一後走進來兩道人影,走在前面那人,正是夏傲龍,依舊是這麼爽朗,讓人感覺是個很親近的人。

在夏傲龍身後,則亦步亦趨的跟着一個大約十六七歲的少年,神情倨傲,眼睛都往上面飄,進了房間,也沒有正眼看過姚洪一眼。

姚洪目光第一時間注意到這少年,當看着這少年的相貌,微微一怔。

wWW▪ tt kan▪ C〇

這少年個子高挑,脣齒紅潤,第一眼看過去,若非姚洪看到這少年脖子有喉結,確定是個男兒身,姚洪還以爲是夏小婉,竟然長得一摸一樣。

就算如此,和相貌相比,這簡直是一個男版的夏小婉。

不過這少年和夏小婉又有本質的區別,夏小婉謙謙有禮,不像個大小姐,反而像個鄰家小妹。但這少年,姚洪第一眼就看得出來被寵壞了,是個驕揚跋扈的公子哥。

“咦?”這時,夏傲龍也看到了姚洪,頓時微微一愣,一絲奇異的精光在眼中一閃而逝。

後者雖然沒有動用真元,但夏傲龍有特殊的方法,感受到他實力的提升。

這讓他有些震驚,上次見到姚洪,他的實力還沒有這麼強大,這才過了幾個月時間,他的實力竟然突飛猛進,到了地級九層境。

先前他已經聽夏小婉說過姚洪的事情,但聽到是一回事,親眼看到又是另外一回事。

姚洪的實力突飛猛進,讓夏傲龍突然覺得自己幫助姚洪的做法無比明智。

這強悍的修煉速度,若論起來,夏小婉的修煉速度都沒有姚洪強悍,或者這靈水城裏,也就楚家楚天風比姚洪還要強一點。

“上次的事情,多謝夏會長了。”姚洪並不知道夏傲龍在想什麼,拱手感謝道。

夏傲龍知道姚洪說的是他們夏家派人營救林家的事情,笑着擺擺手,道:“說哪裏的話,我們可是一條繩上的螞蚱,咱們有着相同的敵人。”

姚洪認真的點頭,那敵人,便是楚家。

此時的楚家和姚洪已經是勢不兩立的地步,若非有夏家作爲姚洪的後盾,想來楚家早就想幹掉姚洪了。

“而且,我也沒有白白的幫助你們,這不馬上,我就有事情需要你的幫助嗎?”夏傲龍笑道。

“祕境的事情,我盡力而爲。”姚洪知道夏傲龍說的是祕境開啓的競爭,不卑不吭的說道。

嗤!

www ¤Tтkan ¤C 〇

身後的那名少年,聽到姚洪的話,撇撇嘴,不由發出不屑的笑聲。

“不好意思,這是我孫兒夏小龍,還小不懂事。”夏傲龍皺了皺眉,狠狠瞪了少年一眼,然後轉過來,衝着姚洪歉意的笑了笑。

“沒關係。”姚洪滿臉不在乎的聳聳肩。

夏傲龍笑笑,他忽然想起什麼,問道:“聽說你和楚天南交上手了,還贏了他?”

這話一出,立刻引起身後夏小龍的注意力,臉色有些動容。

要知道楚天南在整個楚家年青一代的都是響噹噹的人物,就是他夏小龍在東海城算是一霸,面對楚天南,也是不敢輕易得罪,更別說動手了。

然而就是這個讓夏小龍懼怕的人物,卻被姚洪給打敗了,可見夏小龍心中有多麼的震驚了。

姚洪一怔,略顯疑惑的望向夏傲龍。

他和楚天南的事情當時鬧得很大,夏小婉當時是知道的,既然夏小婉知道了,而夏傲龍也肯定知道的一清二楚。

不過當看到夏傲龍滿臉笑意和身後夏小龍臉上呆滯的表情,姚洪頓時恍然。

原來如此啊。

“僥倖贏了。”姚洪點了點道。

見夏小龍不在敢小看姚洪了,也就達到了自己的目的,夏傲龍笑了笑,道:“好了,你也趕了一天路了,趕緊去休息吧。上次你過來的太匆忙,沒來得及好好玩耍,明天讓小龍帶你去東海城逛逛。”

夏小龍頓時有點不樂意了。

“不用,我自己逛逛就行。”姚洪搖頭說道。

“就是,他自己就能逛。”夏小龍也說道。

“住嘴,你明天有事嗎?”夏傲龍皺了皺眉望向夏小龍,說道。

夏小龍張了張嘴,正打算編個藉口的時候,夏傲龍哼了一聲,道:“就算有天大的事情,你也要給我推掉,如果明天不見你的話,我打斷你的腿。”

夏小龍見爺爺發威,頓時嚇得縮了縮脖子,不敢在多言。

話已經說到這個地步,姚洪也不好意思再拒絕了,也就點頭同意了。

在侍女的帶領下,姚洪被安排到夏氏商會裏的一間單獨的房間,這房間十分不小,甚至可以說很大,裏面裝飾的也很是豪華,顯然是接待貴賓用的。

同時夏傲龍還安排了兩個侍女,全是十六七歲的少女,長得也是非常漂亮,但是和夏小婉林悠兒她們倒是相差一大截,被安排過來全程服侍姚洪。

但姚洪不習慣被人服侍,隨意的揮了揮手,讓她們離開了。

這個時候,房間才真正安靜下來,姚洪也是鬆了口氣。

有外人在場,姚洪還真感覺不自在,現在這樣好了,不僅安靜了,晚上也能修煉了。

姚洪知道祕境當日肯定有厲害的高手,他既然答應了夏傲龍,肯定要做到最好。

所以他必須要努力修煉。

第二天矇矇亮的時候,姚洪這才從修煉中醒來,一醒來,便不由皺起了眉頭。

如今他在地級九層境界,而他感覺很快便能突破了,但是總是差那臨門一腳,總是讓他無法突破。


姚洪無奈的嘆了口氣。

姚洪發現被他轟出去的兩個侍女,在隔壁的房間休息的,聽到他醒來,就急忙送來了早餐。

這次,他到沒有推辭了,畢竟她們也是受到了上面命令。

吃完侍女送來的早餐,姚洪伸了個懶腰,便決定出門走一走。

畢竟東海城,上次還真是太過匆忙,沒有來得及好好看看,而且他還需要有件東西看看東海城有沒有人能修補。

一打開房門,門口處早已經站着一道身影,等他等的不耐煩了。

姚洪一怔,不由挑了挑眉。

這人正是夏小龍。 以夏小龍昨天對他展現出來的厭惡,姚洪斷定夏小龍不會過來陪他逛東海城的。

結果他真沒有想到,夏小龍竟然真的過來了。

站在姚洪門前,靠在門框上,夏小龍撇着嘴,滿臉不樂意的表情。 重生,金牌大明星 ,也是因爲害怕夏傲龍,不敢不來吧。

姚洪有些疑惑,他和夏小龍加上昨天也只是第二次見面,兩人之前也沒有任何仇恨,爲什麼這小子第一眼看他,就總是不順眼。

這時,門開啓的聲音,驚動了夏小龍,他擡起頭看向姚洪,哼了一聲,說道:“你打算去哪裏逛逛?本少爺陪你去逛逛。”

上次姚洪來到東海城,也只是呆了幾個時辰罷了,雖然林東海地方很大,但還真不知道該去哪裏。

“隨便吧。”姚洪想了想,便隨口說道。

夏小龍不耐煩的點了點頭,然後連和姚洪招呼一聲都沒有,一個轉身便向着外面走去。

望着夏小龍的背影,姚洪好笑的搖搖頭,旋即快速跟了上去。

離開了夏氏商會,兩人漫無目的的走在大街上,隨意的逛着。

夏小龍走在前面,他根本不管姚洪到底有沒有跟上來,反正這也是他爺爺交代下來的任務,要是沒有跟上來那更好,這樣下來就不會和姚洪呆在一起。

走了很久,身後很久沒有了聲音,夏小龍以爲姚洪沒有跟着他了,欣喜的轉過頭去。

臉龐還未綻放的笑容頓時凝結,在他身後,姚洪並沒有離開,而是不緊不慢的跟着他。


“晦氣。”夏小龍心中忍不住罵道,轉過頭去,繼續走。

夏小龍的神情,姚洪倒是沒有注意,或者說是他是沒有空搭理夏小龍。

此時的他正在左顧右看,東海城的繁華的確出乎意料,上次他就有這樣的感慨,這樣更是讓他覺得靈水城太小了。

看的眼睛都花了,姚洪都沒有看到自己想看到的東西。

“聽說你和我姐走的挺近的?”夏小龍皺了眉頭,望着一眼彷彿鄉巴佬一樣的姚洪,不由撇撇嘴問道。

“你姐?”姚洪收回視線,目光疑惑,但旋即立刻就恍然大悟,明白夏小龍所說的正是夏小婉。

兩人認識是認識,也不過見了幾次面罷了,而且夏小婉還幫助過他,但要說兩人走得很近,就是謠言了。

夏小龍目光一直盯在姚洪的臉上,注意到他的神情沉穩,還以爲知道說的是事實。

夏小龍哼了一聲,滿臉寒意說道:“警告你,以後你離我姐遠一點,別想打她的注意。”

姚洪有點啞口無言,要說夏小婉的確是很漂亮,甚至和林悠兒姚柔她們兩人相貌相比都不分上下,但要說姚洪對她有

姚洪嘆了口氣,才見了幾次面,就要追人家,他還沒那麼膚淺。

而且,當時夏小婉雖然是利用功法才變成小女孩,如今的夏小婉更是身材高挑,凹凸有致,但姚洪的印象中,對夏小婉的印象還是第一次見面那個柔柔弱弱躲在爺爺身後的小女孩。

對夏小婉若是有非分之想,姚洪光想想都有罪惡感。

“放心,我對你姐不感興趣。”姚洪撇嘴說道。

“那樣最好,要是讓我知道,你敢追我姐,我第一個要打爆你的頭。”夏小龍冷着臉警告的說道。


說完之後,夏小龍再次哼了一聲。

姚洪有些好笑,正要張口說話,耳中突然聽到嘭嘭嘭的聲音,這種聲音是打鐵的聲音。

聽到這些聲音,姚洪眼睛一亮,迅速朝着聲音看去。

“喂喂,你在聽我說的話嗎?”見姚洪注意力都不在他話身上,夏小龍立刻就不樂意了,惱怒說道。

“噓。”姚洪皺眉說道,繼續找尋那打鐵的聲音,最終目光看向了不遠處的一個鋪子。

夏小龍疑惑看去, 徐富貴的藝術人生

“煉器閣?”夏小龍一怔。

“打鐵的地方,來這裏幹嘛?”夏小龍疑惑不已。

可是,當夏小龍看向姚洪的時候,卻發現姚洪已經不再眼前了,現場也是人影空空。

“人呢?”夏小龍疑惑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