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叔愣了下,都忘記了要回應她的話,在一邊有些無措的看著她。

林叔愣了下,都忘記了要回應她的話,在一邊有些無措的看著她。

「我就是跟林叔說一聲。」

林叔回過神,想了想,說道:「少爺今天就會回來,江小姐您還是等少爺到了,在一起過去吧。」

江小姐一個人過去,可想而知穆家那些人絕對不會放過,尤其是上次大小姐穆雅言過來這麼一鬧之後,江小姐現在過去就是自投羅網,百般不得討好。

林叔是不放心。

「沒事,總不會被他們明著給生吞活剝,又不能躲躲藏藏一輩子,我沒有做錯什麼。」江緋色看林叔皺眉搖頭,繼續說道:「我就是過去看看老爺子和老夫人,看了我就走。」

走?

林叔一下就聽著不對勁起來。

「江小姐,穆家那邊現在挺忙的,老爺子和老夫人指不定出去外面住著,您過去有可能撲空。」

林叔是變著法子想給老爺子打電話提前說一聲,攔不住江小姐等少爺回來,也好讓老爺子在那邊提前安排人等住,免得江小姐一進去穆家就被人丟出穆家。

「我自會通知老爺子與老夫人在過去。」 綜福爾摩斯夫人日 江緋色鬆了口氣,知道林叔是好意。

林叔一下就不知道該怎麼攔著好,支吾了會兒,嘆口氣:「江小姐,你知道的,你過去那邊不討好。」

「我見過老爺子和老夫人就走!」

江緋色態度決然,林叔沒有辦法,只好堅持安排車子送她過去。

車子抵達穆家別墅的時候,是正午十點半

江緋色還是看準了時間點,這時候穆家該出去公司上班的都不在穆家。

當然,穆家現在清閑下來的人才是最可怕與難纏的人,不管是國外歸來的穆雅言還是放假的穆曉曉,或是本來就吃香喝辣做出當家主母架勢的方美琪。

這些個人,對她江緋色最嫉妒與討厭,還都是穆家最清閑的人。

江緋色走進正廳的時候,就看到正玩手機的穆曉曉瞪過來,一臉仇恨,「喲,這不是大名鼎鼎的江緋色大賤人嗎,哪裡吹來的妖風把你吹出這種狗臉皮走進穆家大門了,真不要臉。」

江緋色正眼都沒有看穆曉曉,跟這種玩意兒較勁會拉低自己智商,還是放過她讓她自生自滅吧。

江緋色步伐穩妥,目不斜視的走過大廳,往後院子的長廊走過去。

被江緋色忽略的穆曉曉臉色一擰,赫的站起身子,沖樓上尖叫:「雅言姐姐,家裡來了一條賤狗了,快點下來關門打狗!」

樓上一陣響動,不一會兒穆雅言一身高貴長裙走下來,跟著穆雅言的還有兩個女人,就是才起床,打著哈欠的方美琪也下了樓。

幾雙眼睛虎視眈眈盯著江緋色的背影,恨不得把江緋色給剝皮了。

「快攔住她!不能讓她去找奶奶。」穆雅言一出生,穆曉曉就蹦躂起身子,惡狠狠殺向江緋色。

要不是這麼提醒,還真是差點讓江緋色這個成功去見奶奶,見到了爺爺奶奶,他們想欺負江緋色是難上加難。

穆曉曉抓著手中的棍子就打江緋色,完全不介意會不會把江緋色打出血,招惹來爺爺奶奶生氣責罵。

反正在穆曉曉不成熟的腦子裡,見到江緋色就想打她,把她虐待得慘兮兮的就好。

其他的她才不會理會,反正出事了有父母罩著,有穆家千金小姐這個稱號護住,誰敢動她,加上大哥就要回來,倒時候穆夜池這個大哥哥也不能把她怎麼樣。

有這麼多人保護她,她想怎樣就怎麼樣!

穆曉曉動作這麼大,江緋色又不是真不留意。

她見穆曉曉跑上來就打,冷笑一聲,側身避開穆曉曉,手中錄像頭對準穆曉曉破口大罵和兇狠打她的模樣,按下自動拍攝。

「江緋色你這個賤蹄子,你想幹什麼,你想拍下來當做護身符嗎?真搞笑,這裡是我們穆家的地盤,是我們呼風喚雨的天王老子,你簡直不知死活。」

穆曉曉被江緋色拍下來,也不怕,對江緋色鄙夷的哈哈大笑,使勁兒抓住手中鐵棍,掄起來,毫無章法打江緋色。

「雅言姐姐你快來幫忙,這種賤狗真陰險,給臉不要臉還反抗呢,真不愧是外面混出來的野東西,咱們一人一根打狗棒弄死她。」見穆雅言站在對面冷冷看,穆曉曉急忙叫她過來幫忙。

正巧,江緋色主動跑上來,穆曉曉得意的用力揮棍子砸過去。

以為把江緋色砸個腦漿開花的穆曉曉,還沒有來得及大笑,就感覺手腕一震,鑽心麻痛。

「啊……好痛!」穆曉曉眼眶裡淚水打轉,尖叫一聲,睜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打江緋色的棍子呼啦呼啦往回打過來。

穆曉曉啊啊的嚇得大喊大叫,臉色發白,動作笨拙的她完全逃不掉,下巴被自己飛回來的木棍砸個正著,疼得下巴脫臼,嘴角被鐵棍給打出了一片猩紅。

嘴巴沒有被打爛,也被打腫流血了!

穆曉曉痛得『哇』一聲大哭出來,撒潑的蹲在地板上就罵江緋色,「江緋色你這個惡毒的賤人,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垃圾,你不得好死,你遭天打雷劈——」

江緋色撇嘴,嫌棄的拍拍小手,對地板上嚎啕大哭的穆曉曉看一眼都覺得對不起自己的眼睛。

她微微眯起眼角,紅唇上揚,笑得十分好看,尤其站在嚎啕大哭,眼淚鼻涕一起流,美麗得猶如不染塵世的天仙。

「你們也想跟她一樣對付我?」江緋色盯著對面的穆雅言和她幾個朋友與穆家二嬸方美琪,冷淡地問。

有種就趕緊放馬過來,別到時候她不耐煩了,走人了,背後給她來那麼一箭,背後傷人什麼的,真是討厭。

「江緋色!你還好意思叫,還好意思說話,你這張臉是不是被男人上多了,噹噹久了,都這麼無知!」穆曉曉站起來,著急的怒罵江緋色。

哭還是哭,不過穆曉曉不想吃虧,說完就撲過來,張牙舞爪的去拉扯江緋色如雲的一頭秀髮。

真丟人。

要不是今天只想過來看看老爺子和老夫人,順便證明一下面具男人的話到底有幾分真假,江緋色還真想跟穆家這些人好好算算賬。

不跟他們算賬,他們還真以為穆家對她可以任意打任意罵的虐待呢。

「媽媽,雅言姐姐,你們快點過來幫我打死這種吃裡扒外的東西。」穆曉曉招呼隊友包圍江緋色。

江緋色看得辣眼睛,反手就是一巴掌過去,扇死你丫個犯賤的不要臉東西!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穆曉曉滿心歡喜的算計,被江緋色結結實實一巴掌給打得懵逼。

沒有半分留情的一巴掌,將穆曉曉嬌生慣養的臉蛋打得立刻腫了個紅通老圓,瞧著要多醜陋難看就有多少。

「媽咪……嗚嗚,好痛痛……江緋色打我!江緋色這個該死的賤人打我!」

穆曉曉哭得斷斷續續,上氣不接下氣,下一秒就要端氣似的,別提有多麼可憐。

本來看好戲的方美琪氣得頭冒青煙,臉色猙獰衝過來,惡狠狠去抓江緋色的臉,心疼女兒被打的方美琪一肚子都要爆炸,「江緋色,去死吧!」

「母女兩都有病。」 霸寵宅妻 江緋色低喝一聲,被穆夜池訓練出來的身手,足以應付方美琪這種氣急敗壞的沒腦子攻擊。

方美琪一抓抓不中,自己還撞到被打了一巴掌的女兒,母女兩人連滾帶爬,一肚子火都要爆炸。

相比母女兩人毫無半點優雅的丟臉行為,對面的穆雅言聰明多了,一直都在冷眼旁觀,並不參與穆曉曉赫方美琪這種腦殘舉動。

「雅言姐姐!」穆曉曉被母親撞得歪歪斜斜滾到穆雅言身邊,見穆雅言這個姐姐站住不動,就氣呼呼的催:「雅言姐姐你快過去跟我媽咪一起,我們三個人包圍起來一定能虐死江緋色。」

穆雅言翻了個白眼,沒應答,貴氣精緻的臉蛋上都是嘲諷:「你們玩吧,曉曉你跟嬸嬸和江緋色的矛盾你們先算,你們算完了在到我算,賬還是自己算比較好。」

「你……」穆曉曉生氣,又不敢罵穆雅言,怒氣沖沖的跑過來去幫自己媽咪打江緋色。

這時候的江緋色已經退出戰圈,站在長廊里婀娜多姿,笑得妖妖嫵媚又清純得不染半點人間煙火。

「你們不嫌丟人啊,我今天只是過來看看老爺子和老夫人,沒空跟你們玩這種腦殘玩意,要是不服氣請約戰,別再穆家裡給老爺子老夫人丟穆家臉面。」

「你給我閉嘴,你江緋色這個外人有什麼資格踏進穆家,誰給你的膽子放你進穆家今天我就要誰滾出穆家,連同你這個千人騎萬人騎的賤貨!」穆曉曉捂住臉,死死盯著江緋色,邊罵邊痛得齜牙咧嘴,別提有多難看。

江緋色皺眉,沒有應答。

「說你呢,江緋色。」一直不說話的穆雅言開口了:「你被穆家養大不假,在你對穆家忘恩負義的時候你就已經沒有資格踏進穆。別提爺爺和奶奶,他們對你好有目共睹,你江緋色怎麼回報爺爺奶奶的好也是眾所周知。你既然背叛了穆家,有哥哥給你護著,穆家沒有把你毀掉你就該偷偷摸摸的滾,你還有臉來看爺爺奶奶,你該不是想著去訛毒爺爺奶奶吧?」

穆雅言這個正統的穆家千金大小姐,說話比母女兩人要有分量,連大喊大叫的穆曉曉都閉嘴了。

方美琪在一旁冷笑著附和道:「雅言,你也別跟這種惡毒的白眼狼多說,反正這種人已經狼心狗肺,良心都餵了狗,你越是說她就越暗中得意偷笑我們穆家無能,不能把她怎麼樣。」

穆雅言冷哼,目光冷淡刺毒的盯向江緋色。

「聽到我們的話就滾出去,趁我沒有叫人把你丟出去之前,我看在哥哥面子上。」

見穆雅言得逞,方美琪得意的補刀,「穆家容不下這種吃裡扒外的賤骨頭,她這種人會髒了穆家的地,毀了穆家的名,斷了穆家的生財之道。」

隨之,穆雅言手指著門外,對江緋色惡言冷語,「滾出去!」

一唱一和,比說戲還要精彩,跟真的一樣。

江緋色定定站在原地,沒有動一步。

「還不滾,臉皮怎麼這麼厚。」江緋色的淡定,讓穆曉曉不爽的齜牙咧嘴罵道。

「報警!說有人闖入穆家鬧事,企圖行不軌,還把曉曉打傷。」母女兩人太蠢,穆雅言只好提醒。

「對哦!」母女兩人恍然大悟。

「報警?」江緋色放下手機,在穆曉曉迫不及待要叫警察叔叔的時候,她總算出聲。

「就是報警,把你這種禍害人間的惡毒女人扔進去打牢里,免得你在穆家混不下去騙不下去,出去禍害別人。」

喲,還大義凜然呢。

江緋色差點沒有笑出聲,小手一揮,很不耐煩的說:「那就報警,把事情鬧大吧,我就在這裡等著你們搞事。」懶洋洋靠牆壁,江緋色還真不走了。

「你……」

這種無賴的行為,就是穆雅言也氣得臉色鐵青。

江緋色眉目都是嘲笑,「不是要算賬?不是要控告我欺負你們穆家,禍害你們穆家?叫警察叔叔來咱們當麵攤開,讓你們把我弄死還不高興?哦,如果你們擔心理虧,還可以叫上穆家律師一起過來,去實行你們要把我江緋色搞死的偉大計劃吧。」

給臉不要臉的東西,真當她江緋色是病貓了。

看在老爺子他們的臉面上不想跟他們鬧大,他們非要逼她。

行啊,反正這麼多年她也憋屈夠了。

穆家真要她把命還給他們,說她的命是他們養大的,她江緋色無話可說,只是在她把命賠給穆家之前,她一定要把這些小的妖艷嘴臉鮮血淋淋撕下來!

她死也不要死得憋屈,死得滿身罪惡。

江緋色這麼兩手一攤瞪著搞事的模樣,把方美琪母女和穆雅言都搞得一愣一愣的。

幾個人在對面咬牙切齒,臉色清白交錯,就是沒有人真的去打電話報警和找律師。

江緋色笑,挑眉朝他們冷言嘲笑,「怕什麼,瞧你們那幾張臭嘴開得滿天大炮似的占理,幹嘛不快點找警察叔叔找律師把我江緋色搞死啊,別慫,快叫。」

幾人在對面恨得撓心撩肺。

太賤了!江緋色這種人簡直太賤了!特別是像現在一樣耍賤的時候,把他們都要氣得一口氣上不來。

恨不得衝過去直接把江緋捅死,把江緋色給五馬分屍也不能解了他們的恨意。

要是穆夜池還娶江緋色進穆家,絕對不可能。

想都別想,江緋色敢勾搭穆夜池,敢嫁給穆夜池,他們的婚禮就是來年的葬禮,明年的忌日!

江緋色皺眉,看他們幾人那慫樣,很不客氣的朝他們豎起中指叫囂,「有膽放p還苦逼自己吞下肚子里吃掉的傻缺,就是你們這種整天瞎想搞事,事到臨頭又怕得當縮頭烏龜的辣雞。沒膽子搞死我就洗洗睡吧,別整天在我面前瞎晃蕩,看見一次老娘打一次。」

「你,江緋色你這個該死的……」

「該死的什麼?垃圾?賤人?賤貨?忘恩負義?沒心沒肺?我說你們不是一直覺得高高在上,受過高等教育的豪門夫人小姐嗎,能不能別來來去去就滿嘴這幾句髒話啊。學學人家罵人不帶髒字,聽起來也比較像是有文化有素質,你們這出口成髒的粗俗噁心樣,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們幾個站街賣習慣了呢。」

江緋色的話句句戳心,把方美琪母女和冷臉冷麵的冷美人穆雅言罵得狗血淋頭,臉青氣喘,惡毒的眼睛就差沒有射齣子彈把江緋色給射死。

方美琪氣不過,牙齒咬得咯吱脆,拉住衝過去要打江緋色的穆曉曉,扭頭就走。

緋聞新娘,翻身吧! 穆雅言氣,不過冷冷的,沒有離開。

「雅言姐姐,你不走呢?你這個大小姐剛才罵我的話,我實在沒有理由反駁你。你說得對,你們穆家說什麼都對,我江緋色啊,在你們嘴裡你們說是什麼就是什麼樣,我被穆家養大,我有理也說不得啊。」江緋色笑眯眯的,開啟起嘲諷模式就跟開掛一樣。

忍個屁啊,她還真不想客氣了。

「知道我為什麼討厭你嗎!」穆雅言皺眉,看著江緋色一字一頓的問。

「你無非就是覺得我搶走你哥的寵愛,我給你老實說吧,小時候我剛到穆家的時候,你哥的確很寵愛我,你會嫉妒也很正常。」江緋色笑了笑,看到穆雅言臉上一白,便譏諷的收斂了笑意,淡淡說道:「你離開之後,你哥哥和我就鬧掰了,其實你哥對你挺好的,是你以為他只寵我對他冷言冷語。」

穆夜池對她再好,也都是有好的先想著的,給了穆雅言在給她,不過穆雅言那會兒集千萬寵愛,是穆家人人心疼小小就沒有父母的寶貝疙瘩,反而奪走了穆夜池該得到的憐愛與穆家的心疼。

真要說起來,不是穆夜池不寵她穆雅言,而是她穆雅言在搶走自己哥哥的所有寵愛之後,還不許穆夜池對別人好,不許穆夜池好。更別提那之後,穆夜池就接受了不是他小小年紀能承受的苛刻訓練。

在穆雅言享受千萬寵愛的時候,七歲的穆夜池連難過都不允許,他必須扛起穆家的責任,替穆雅言承擔所有痛苦折磨與孤單,還被穆雅言討厭。

那時候穆夜池和她為什麼會相互依靠,大約是因為得不到溫暖,被人遺忘了吧……

「對我挺好?江緋色你在給自己找借口嗎?你一個被穆家可憐同情的外人,你享受了我哥的庇護寵愛,還要反過來給他臉色看,一刀,你懂什麼。我最討厭的不是因為我哥哥疼你,是你仗著穆家忘了自己卑賤身份,以為真是個千金小姐的自以為是,我是為我哥打抱不平!」

「哦?所以,我真該死咯?」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是!」穆雅言冷冷的盯著江緋色:「你本就該死,沒有我們穆家,你江緋色當年不是被你們江家二嬸他們弄死,被丟在外面讓野狗野狼吃掉,就是一堆爛在垃圾桶里的腐肉!」

「好吧,你說的都對。」

穆雅言握緊雙手,可笑的說:「呵呵,你還死鴨子嘴硬,享受了我們穆家的好,你都理所當然起來了吧,你真賤!」

江緋色無所謂的聳肩,「我都承認你穆大小姐說的都對,我沒有反駁你吧?我的命是你們穆家的,我有反駁說不是了嗎?我就想問問你到底想做什麼。」

「滾出穆家,不要企圖攀附上我哥,我們穆家絕對不會允許你跟我哥在一起。你想做我哥的地下qing人也不行,你自己犯賤想出賣你骯髒的身體也別玷髒了我哥。你破壞我哥哥和卿月月已經是底線,別再妄想嫁給我哥當上穆家少奶奶,我絕對不允許你禍害我哥的幸福——」

這是身為妹妹,替哥哥著想的。

穆雅言的話說得光明正大理直氣壯,沒有錯的。

好一會,江緋色緩緩開口:「穆雅言,說出你真正的目的吧。」

她和穆夜池怎麼樣,輪不到別人說三道四,或者警告她,穆夜池願意放走她,她絕對不會厚著臉皮靠近他一步。

「我的目的?江緋色你跟我開玩笑?我說的還不夠啊,既然你要聽明白點,那我就說一句,你江緋色這個表子配不上我哥,請你放過我哥哥,這樣坦白你聽明白沒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