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寒突然出聲,冷笑道:「看來你們的聖子殿下對你們兩人還是不放心,竟然在你們伏殺我的地方,早就安插了四頭成熟期的雪地魔猿,為了就是殺人滅口,除了殺我,還要殺你們!」

林寒突然出聲,冷笑道:「看來你們的聖子殿下對你們兩人還是不放心,竟然在你們伏殺我的地方,早就安插了四頭成熟期的雪地魔猿,為了就是殺人滅口,除了殺我,還要殺你們!」

除了殺我,還要殺你們!

林寒的冷喝聲,讓幻女一瞬間心情沉入到谷底。

他們效忠的聖子殿下,竟然如此狠毒,也要將他們兩人殺了滅口?

一時間,幻女那張美麗的臉蛋上,變得慘白無比。

林寒見此,將幻女脖頸鬆開,隨即踏步朝著周圍殺過來的四頭雪地魔猿衝去。

「你要幹什麼?」

幻女看到林寒的背影,頓時驚呼一聲道。

「殺魔猿。」

林寒淡漠的聲音傳來。

「什麼!」

幻女大驚失色。

那可是四頭化龍境八重天的大荒異獸,林寒竟然要一個人殺他們?

「你從旁輔助我,用靈魂攻擊干擾這些雪地魔猿。」

林寒的話語繼續響起。

「什麼……好!」

幻女先是神色一愣,隨即立馬也是飛到了高空之上,漆黑的眸子變成了赤紅之色,兩道靈魂之光衝出,照射天地。

連幻女都沒有發覺,不知何時,林寒所說的話,讓她有一種無法抗拒的力量。

「四頭雪地魔猿,若是全部吞噬了,我的修為,能再進一步!」

林寒將背負的赤魂劍拔出,冷眼看著衝殺過來的四頭雪地魔猿。

這種大荒異獸,身具古老血脈,體內蘊藏龐大妖元,可以成為林寒成長的「養料」。

一頭成熟期的雪地魔猿,在此時林寒眼中,那就說一枚聖丹。

四頭雪地魔猿,那就是四枚聖丹。

既然屍邪雲送這份「大禮」給自己,那林寒自然是勉為其難收下了。

「殺!」

林寒沒有託大,直接激發赤魂劍中的劍道神韻。

轟隆!

轟隆隆!

瞬間,一柄橫貫天穹的烈焰巨劍出現了,整片茫茫大地,鵝毛大雪逆天而上,倒卷天地,被烈焰蒸發乾凈。

「好恐怖的一劍!」

遠處,正在施展魂技的幻女見到那通天巨劍,神色滿是震撼。 「轟隆!」

橫貫天穹的烈焰巨劍轟然站下,漫天鵝毛大雪被一瞬間蒸發。

「噗嗤!」

一個雪地魔猿直接被劈成兩半,血液染紅了一大片雪地。

「九等半聖兵中的劍道底蘊,果然恐怖!」

林寒眼神一亮。

他沒想到,赤蛟魂皇給自己的這柄赤魂劍,今日竟然派上了大用場。

不過,剛才那一劍,已經消耗了赤魂劍中的一半劍道神韻,要想重新補充,還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

「殺!」

林寒再次激發了一次赤魂劍中的劍道神韻,第二頭雪地魔猿龐大的身軀被撕裂破碎,化為漫天血雨。

不過短短的一瞬間,兩頭恐怖狂野的雪地魔猿,已經斃命。

血淋淋的冰涼屍體,讓剩下的兩頭雪地魔猿都是愣了愣。

幻女此時也是美眸露出深深的驚駭。

兩頭化龍境八重天的大荒異獸,就這麼被林寒兩劍殺了?

「不對,他手中的劍,似乎十分不凡!」

幻女發現了林寒手中的赤魂劍,涌動著龐大的聖境之力,不由眼神一震。

那柄劍,她認識。

是赤蛟魂皇當年成名的佩劍,叫做赤魂劍。

乃是一尊九等半聖兵,其中蘊藏一條火屬性龍魂,有著十分恐怖的威能。

這個時候,幻女眼神中充滿了疑惑。

根據剛才施展的手段來看,這牧晨,應該不是牧晨。

但若他不是牧晨,只是偽裝,為何赤蛟魂皇將自己的佩劍赤魂劍都送給了他?

幻女心中十分糾結和疑惑。

我假裝會異能 她壓根就沒想過赤蛟魂皇也被林寒給騙了。

因為,在幻女眼中,他們屍閻殿的四大魂皇,那都是高高在上的蓋世存在,不可能有一個小輩,能夠騙過他們的眼睛。

「快施展靈魂攻擊!」

這個時候,林寒的爆喝聲響起。

他耗盡了赤魂劍中的劍道神韻,渾身金光大盛,如同一位無匹的魔神,朝著第三頭雪地魔猿衝去。

夫盡妻用 幻女見此嚇了一跳,連忙施展魂技,想要對那第三頭雪地魔猿出手。

「不是我這頭!」

林寒有些無語,頓時道:「你用靈魂攻擊,拖住第四頭雪地魔猿,等我解決了第三頭雪地魔猿,再聯手將第四頭魔猿擊殺。」

「啊?你要一個人搏殺一頭雪地魔猿?」

幻女雖然震驚林寒剛才那兩劍,但她知道,那並不是林寒的真正力量,而是赤魂劍這尊九等半聖兵中的強大神韻之力。

但現在,林寒耗盡了其中的劍道神韻之力,要赤手空拳去搏殺一頭雪地魔猿,自然讓幻女心中震驚不已。

不過看到了林寒只是說一聲便是離開了原地,幻女咬了咬貝齒,隨即專心施展魂技,對付那第四頭雪地魔猿。

她並不是真正擔心林寒的生死。

而是幻女知道,若是林寒死在了一頭雪地魔猿的手下,她自己的性命,今天肯定也要交代在這裡。

因此,不管如何,她都要竭盡全力,將第四頭雪地魔猿給拖住。

「他如今手中的大殺器赤魂劍已經消耗殆盡,他還要去一人搏殺一頭雪地魔猿,要是隕落了該怎麼辦,我也註定要死在這裡……」

幻女心中十分緊張。

她雙目中赤色靈魂之光籠罩第四頭雪地魔猿,讓那雪地魔猿獃獃地站在原地,似乎是陷入了什麼幻境之中。

「吼……」

但那第四頭雪地魔猿口中有著掙扎的嘶吼聲響起,看來,那幻境根本不能維持太久。

而此時,另一邊。

「吼!」

第三頭雪地魔猿,百丈高大的魔軀,聳立天地間,浩瀚而恐怖。

「殺!」

林寒沒有壓抑自己的實力,將赤魂劍收起,隨即龍帝戰體轟然爆發。

「轟隆!」

金色的神光,絢爛了整片天穹。

這一瞬間,林寒渾身變成了黃金之軀,金髮金眸,擁有著可怖的爆發力。

「吼~~」

這第三頭雪地魔猿似乎感應到了一種來自太古莽荒的蒼茫之氣,竟然有些畏懼,想要逃走。

不遠處,幻女看到這一幕,美麗的眸子中瞬間一震。

什麼?

一夜危情:豪門天價前妻 一頭媲美化龍境八重天的大荒異獸,竟然被林寒的氣勢給嚇到了?

而且,此時林寒渾身黃金神光閃耀天穹,像是一尊從太古踏步而來的無匹戰神,這種風華絕代的形象,讓幻女有些失神。

這,真的是她這些時日調查的那個好色風流的紈絝牧晨嗎?

不可能!

絕對不可能的!

幻女心中陷入了深深的震動中。

寵妃再嫁 同時,她還有一些惶恐。

自己知曉了這神秘年輕人的秘密,他會不會在殺了雪地魔猿之後,再殺了自己滅口?

一時間,幻女心中百感交集,有著深深的悔恨。

恨自己不該來這裡,走這趟渾水。

而這個時候,不遠處傳來一陣恐怖的轟鳴聲,讓幻女一下子從失神狀態中驚醒。

她連忙朝著不遠處望去。

下一刻,她看到了自己一輩子都忘不掉的震撼一幕。

遠處,那一道仿若魔神臨世的黃金身影,一拳轟出,萬籟俱寂,天地間只剩下了寒風冰雪,一頭百丈大小的高大魔猿,就這麼憑空消失了,化為漫天血霧。

「這……這是什麼戰力?!」

幻女此時神色恐懼到了極點,同時,心中不知為何,對那一道身影,生出了一種深深的敬畏。

而此時,不遠處。

林寒眉頭一皺,看著被自己一拳轟成的血霧,呢喃一聲:「真是浪費。」

話音落下,林寒立馬釋放吞噬旋渦。

嗡!

頓時,一片黑暗幽深的領域,將那漫天血霧籠罩,開始吞噬血霧中的生命精華。

縱然化為了血霧,一頭雪地魔猿也是無比珍貴。

林寒能夠感受到,一股股龐大的生命精華開始注入自己的體內,不斷壯大著他的力量。

「這葬魂宮雪地大荒中,倒是有著不少血脈珍貴的荒獸異種,進入葬魂宮后,倒是可以去大荒中獵殺,不失為一條快速壯大修為的辦法……」

口中呢喃著,林寒快速吸收著那漫天血霧蘊藏的磅礴生命精華。

既然底牌已經暴露在幻女眼前,那林寒也沒有必要掩飾什麼了。

而不遠處,看到林寒身前出現的一大片黑暗區域,如同傳說中的九幽領域一般。

不遠處,幻女雖然不知道那是什麼手段,或者有什麼作用。

但她心中,卻是不由自主生出了一絲寒意。

這個神秘年輕人,太過詭異。

他,到底是誰?

半個時辰后,當幻女臉色蒼白,就快支撐不住魂技的施展時候。

唰!

林寒化為一道神光,終於來到了她的身旁。

「鏘!」

半個時辰,赤魂劍中的劍道神韻恢復了一半,正好可以動用一次其中的聖境之力。

「噗嗤!」

刺目的劍光,直接將幻女控住的最後一頭雪地魔猿給斬成兩半。

當然,屍體被林寒收了起來。

「在此地等我,我去去就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