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雪薇清掃著院子里的落葉,不時看一眼握著『卻邪』拙劣舞動的陸仁,嘴角偶爾會露出一絲不屑,然後低下頭繼續掃地。

林雪薇清掃著院子里的落葉,不時看一眼握著『卻邪』拙劣舞動的陸仁,嘴角偶爾會露出一絲不屑,然後低下頭繼續掃地。

白粥的香味從房間里飄出來。

兩個人很默契的同時放下手裡的事情,拿起碗各自盛一碗,喝完粥之後,林雪薇自覺地把碗收起來,放在水裡洗乾淨,又放回去。

陸仁看了一眼院子,牆上掛著的鹹魚已經所剩無幾了。

帶着愛情離開你 「我去打幾隻狍子回來。」

「好。」

「你能先把米煮了嗎?」

「我不會。」

林雪薇拒絕的理直氣壯。

三個月了,她一頓飯都沒做過,陸仁每次想起來都淚流滿面。

「天越來越冷了,狍子都躲起來了不好抓,我怕等我回來晚了再去煮飯會耽誤了吃飯。」陸仁勸道。

「……」

「凡事總有第一次,你試試?」

這次對話,算是三個月以來兩個人說的最多的一次,卻是為了商量做飯的事情,有時候陸仁就在想,幸虧林雪薇是個修士的高手,若是普通女子,這也不會,那也不會,誰會願意娶啊……

「……好,我試試。」

林雪薇勉為其難的點頭。

……

陸仁拿出準備好的弓箭走出了膳房,往藏書閣那片林子走去。

順便他要去藏書閣看看,有沒有什麼武功秘籍能淘一些回來,三個月前與瘦狗妖那一戰,讓他明白自己的境界雖然已經達到了築基境,但是實戰武技卻差了許多。

山林里的落葉堆積了厚厚的一層,腳踩在上面發出「嘩嘩」的聲音,在寂靜的樹林里格外的明顯。

陸仁嘆了口氣,

這麼大的動靜,狍子就算是聾了估計也早就嚇跑了吧。

在樹林里轉了一圈,毫無收穫,遠遠看見藏書閣的屋頂在遠處若隱若現,他決定先去藏書閣看看。

進了藏書閣,裡面一片昏暗,他掏出火摺子,點亮油燈,順著書架一排排找了起來。

「都是練氣的功法,沒用啊。」

他翻開書卷,看一本扔一本,小竹峰的藏書閣大多數是練氣境的功法,對於已經築基的陸仁來說,用處不大。

他記得第一次見到林雪薇的時候,她借的是開竅境的卷宗,說明藏書閣里肯定還是有其他境界的功法的,只不過可能比較少,他一時沒找到而已。

「《五虎斷門刀》入門級刀法,名字不錯,可惜是個垃圾。」

「《煉丹訣》,我要這玩意有什麼用?」

陸仁翻了半個時辰,一本築基境的武技都沒翻到。

咦?

「《春色天香》……什麼東西?不錯不錯……」

哪個弟子竟然把這麼好看的圖冊放在了藏書閣?真的是……英雄所見略同啊。

陸仁在書架里看見一本畫滿了小人動作的書卷,即便是畫的簡陋了一些,但是在這種環境下看到這樣的書,卻也看的津津有味。

他把這本書揣進了懷裡。

「等晚上沒事的時候慢慢欣賞。」他突然覺得這趟藏書閣不虛此行。

離開了藏書閣,他竟然有種做賊心虛的感覺,摸了摸懷裡的書卷,這才覺得心安。

這時,一道灰色的影子從林子里掠過。

狍子!

陸仁心喜,彎弓搭箭,射了出去。

手臂上蓄滿了真氣,弓箭像是閃電一般劃破長空,發出破空之音。

狍子似乎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一個縱躍,躲了過去。

「躲過去了?」

陸仁連忙收起弓箭,邁開步子,追向狍子消失的方向。

天氣越來越冷,以後狍子只會越來越難找,既然讓他看見了,就萬萬沒有讓它跑掉的道理。

耳畔響起呼呼的風聲,四周的樹木飛快的往後退。

陸仁有點後悔剛剛在藏書閣里看到一本鍊氣境的輕身功法沒有去學,現在憑藉兩條腿去追狍子的四條腿,費了老門子勁兒了。

「呼……呼……」

他大口喘著粗氣,狍子失去了蹤跡。

兩條腿累的像是灌鉛了一般,愣是沒追上,遇上跑的這麼快的狍子,真的是要給跪了。

「肚子好餓。」

他摸了摸肚子,追了這麼久,體力消耗很大,早上喝的那點粥壓根頂不住。

早知道帶點乾糧出來了。

我和二哈共系統 抬起頭,掃視了一圈,他怔了怔。

傲嬌總裁暖暖愛 這,是哪?

四周除了參天的古樹以外,哪裡還有藏書閣的影子,抬起頭只能看見斑駁的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照射進來,根本分不清東西南北。

陸仁有點懵。

該死,不會迷路了吧?

他皺緊眉頭,努力回想追過來時的路,順著記憶中的方向往回走。

走了一會兒,樹越來越少,山石越來越多。

這不是來時的路!

陸仁猛然驚覺走錯了方向,一抬頭猛然看見一個用各種奇形怪狀石頭搭建的房子。

他從來沒見過這個房子,肯定走錯了。

只是,哪來的房子?

陸仁心裡驚懼不已,他沒聽任何人說過,山上的林子里,有一個石房子。

他輕手輕腳的走到房子跟前,旁邊豎著一根草帽形狀的巨石,真不知道這石頭是怎麼長的,畸形呀。

巨石上面刻著「青雲居」三個大字,大字底下還有兩行小字:

「洗劍浣花新殘月,飛刀殺人血飄香。」

額,

有點眼熟。

陸仁撓撓頭,並未多想,推開了石房的木門。

「吱……」

房間里擺放著床和桌子,除此以外空無一物。

他推開窗戶,涼風襲來,令人不由打個寒戰,從窗戶往外看,竟然能看到山下的藏書閣,還能看到半山腰的膳房。

這石房子,竟然是建在小竹峰之巔?

可他明明記得,小竹峰的山巔只是一處泉眼,怎麼會突然冒出這座石房?

房門對著山下的路,而窗戶對著的竟然是空蕩蕩的山崖。

陸仁驚奇之餘不由感嘆這座房子的主人竟然會選擇在這個地方建造了這房子,萬一哪天風刮的急了點,連人帶房子被吹了下去,也就厲害了。

忽然,

他透過窗戶遠遠看見半山腰冒出滾滾的濃煙。

這是哪兒著火了?

定睛仔細一看他發現冒煙的居然是他的膳房!

頓時感覺眼淚都要下來了。 林雪薇不會出事吧?

失火了?

妖族發現了她?

陸仁心底一陣不安,妖族大軍返回的時間越來越近,怎能如此疏忽大意?

或許是潛意識裡,他依舊把這裡當做夢境去對待。

可當他察覺到林雪薇有危險,不知為何,此時心底卻是莫名的揪緊。

他從窗戶往下看清下山的方向,默默把下山的路線記在腦海中,然後推開門火急火燎的往山下跑去,冷風吹起身上的長衫獵獵作響,山路兩旁的樹枝刮在身上隱隱作痛。

此時他顧不得這許多,他的整個腦海里都是林雪薇的安危。

「就不該把她一個人留在那裡。」

繞過一段繁雜崎嶇的山路,七拐八拐,兩邊的景物竟然熟悉起來,而空氣中瀰漫煙熏的味道也越來越濃,陸仁的腳步跑的更急了。

一刻鐘以後,他喘著粗氣趕到膳房門前,腳底根本不敢停留,一個箭步沖了進去。

「林雪薇!」

他大聲喊著林雪薇的名字。

院子里空無一人,衣服水缸鹹魚和往常一樣整齊的擺在院子里,不像妖族闖進來的樣子,也沒有絲毫的打鬥痕迹。

林雪薇不在院子里,她人呢?

她平時沒事的時候就是在院子里修鍊,她能去哪?

濃煙從屋內像一條烏黑的巨龍一般滾滾冒出,房間的門窗全部打開。

「咳咳……」

房間里傳來女人咳嗽的聲音。

都市風雲 林雪薇?

她在房間裡面!

陸仁一腳把門踹開沖了進去。

「林雪薇,你……」

濃煙之中一個白色的身影蹲在灶台前,手忙腳亂的往火孔里塞著柴火,不時站起來掀開鍋蓋又被燙的連忙把鍋蓋扔掉發出咣里咣當的聲響。

似乎聽到身後的動靜,她急忙回頭,平日里冰冷的臉蛋此時烏黑一片,露出一雙無辜的眼睛,她正在用真氣努力的屏住呼吸,看見陸仁衝進來,眼睛里露出一絲解脫的神色。

「你終於回來了,咳咳……鍋糊了……我加了柴火,可是米總煮不成飯……」

陸仁見到她人沒事,整個人鬆了口氣。

人沒事就好!

他的視線落在她身後燒的通紅的鐵鍋里,此時一鍋大米已經被炕的直冒煙,散發著米花的燒焦味。

忽然,他想起打開的門窗,以及滾滾的濃煙。

「笨蛋,誰讓你開窗戶的!」他低聲吼道。

……

洗劍閣三十裡外的楓林鎮上,一個穿著紫色薄紗的絕美女子看著遠處山林里冒出的濃煙,嘴角勾起一絲弧度。

「是你嗎……」

她的手掌輕輕撫摸自己的左臂,那裡三個月前有一道傷疤。

……

廚房就像火災之後的受災現場,整片牆從牆角到屋頂被熏的一片漆黑。

開窗,通風,收拾爛攤子。

等到陸仁終於收拾完了之後,他回過頭,這才看清站在一旁默不作聲的林雪薇的現在的模樣。

她就站在一旁,一頭長發亂糟糟的,身上臉上黑成碳一般,幾次想要伸手幫忙,卻被陸仁無情的拒絕。

陸仁現在有點怕她。

萬一她幫個忙再把房子給點了,兩個人估計要喝西北風了。

「誰煮飯不放水的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