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言一出,如石破天驚,瞬間讓的莫青蟒都是愣住了。

此言一出,如石破天驚,瞬間讓的莫青蟒都是愣住了。

「廢物,你知道這是什麼嗎?」莫青蟒不懷好意的笑了笑。

「知道啊,凡靈石啊,外面的人都想要他,連江東域四處歷練的弟子,也對此渴望的很呢。」

蘇銘冷笑道,三言兩語間,更是有意無意的,將莫青蟒和血玲瓏二人的身份點破。

此言一出,連穆羅都是驚駭了。

江東域武府,這兩個剛剛想要殺自己的人,竟然是那裏出來的武者。

看他們兩個實力強悍,而且年紀和自己等人相仿,但卻已經修鍊到淬體境的極限,這種情況下的他們,可是對凡靈石太過渴望了。 吃過晚飯後,月亮也升了上來,十三四的月亮也夠圓的了,天氣又晴朗,大人們從大廳轉移到院子的古柳樹下納涼、嘮嗑,年紀小一些的三妞、四妞和柳兒則到一旁玩自己的去了。

二妞和冰兒挨在一起竊竊私語,不時朝正在幫忙收拾碗筷和桌椅的高有田瞟來一眼,又掩嘴竊笑。

「兒子啊,媽忘記告訴你了,你桂花嬸前陣子已經答應把她家的3畝多水田讓給我們耕了,剛才吃飯時你提到種藕分成的事,媽踩你一下,就是要提醒你這件事,這樣子我們家就佔了31畝多了,桂花嬸家才5畝,那個分成比例你就得考慮好了,兒啊,熟絡歸熟絡,生意是生意啊,既然是搭夥干,在干之前得明明白白地敲定了,別到算賬時才扯皮,到時連鄰居都做不成啊。」田淑珍一邊洗碗一邊低聲說。

高有田點了點頭說:「媽,你放心吧,入股的田地、勞力和投資,我都會考慮進去的,不過考慮到桂花嬸一家也實在不容易,要不就按四六分成怎樣?我家佔六成,她家佔四成。」

「兒啊,這……四六分成是不是給多她們家了?咳咳,媽也不是貪什麼,只是以後大部分活兒還不是你干,里裡外外的,這付出也太大了,按媽的意思,給二成她們家都多了,你要是覺得放不下面子,媽替你提出來。」田淑珍說。

「媽,才給二成人家呀,這是不是少了一些……要不分三成給她們吧,這樣或許人家容易接受些,要不然別人會覺得我們占桂花嬸一家的便宜。」高有田面露難色地說。

「咋了,媳婦還沒娶回家,手就往外拐了,是不是覺得媽苛刻得過分了,媽還不是為你好,為這個家著想嗎,這麼多年來,媽為了這個家節衣縮食的,容易么?你們一個個做好人,老的三頭兩日串門兒幫這幫那的,如今小的為了面子慷慨大方,都是些沒良心的東西,媽這輩子就兩個兒子,老大狠心走了,媽下半輩子只指望你了,可你……哪把媽的話當回事嘛,唉,算了,你要怎樣就怎樣吧,反正媽在這個家也說不上話,說了反而討人厭。」

田淑珍手裡的碗往洗碗盆一放,油膩膩的手就著圍裙下擺擦了擦,別過頭去,一邊傷心地抹著淚,一邊抽噎著。

見到老媽說著說著就淌起淚來,一副無比委屈、傷心透頂的可憐樣,這可是極為少見的事兒,高有田一時也是手足無措,於是走到老媽背後,陪著笑臉,討好地說:「媽,看你把兒子說得,兒子怎麼會沒把媽的話當回事呢,兒子當然知道媽為了我們兄妹幾個操勞了一輩子,要是沒有媽的勤勞操持,這個家那會堅持得下來,早在幾年前老大走時就散夥了,媽可是勞苦功高的大當家啊,這個家自然是媽說了算,你放心,兩家分成的事兒子會再斟酌一下,一句話,我們家不會吃虧,人家也能接受得了,皆大歡喜,和氣生財!」

又說了不少討好的話兒,田淑珍這才恨恨地瞪了高有田一眼,嗔罵著:「什麼大當家嘛,把媽比作土匪窩裡的頭兒了,算你這小冤家還有點良心,還知道媽的一番苦心,其實媽也是發發啰嗦而已,你那個什麼分成還是你說了算,省得心裡還不知怎麼埋怨老媽刻薄貪婪呢,去陪桂花嬸她們嘮嗑吧,媽收拾好碗筷就出去。」

「嗯嗯,辛苦媽了,兒子出去了。」

誰說老媽彪悍不溫柔呢,其實那隻不過是一種保護色罷了,她也像天下善良的母親一樣溫柔、賢淑。

出到院子,老爸高大元靠坐在古柳樹榦吧嗒吧嗒地抽著水煙,嫂子夏春鳳陪著桂花嬸、大妞說著打井的事。

「嬸子,到時我會讓人將引水管接到嬸子家裡,以後就喝新井的水,不用喝鹽鹼水了。」高有田接過話題說。

「有田有心了,嬸子謝謝有田,到時拉接水管的錢由嬸子出,砌蓄水池要湊多少錢,你就告訴嬸子。」桂花嬸說。

「是啊是啊,有田,謝謝你,鹽鹼水真是喝怕了,我媽就因為長年喝這鹽鹼水得了胃病,現在終於可以喝到放心水了,太好了。」大妞感激地說。

「嬸子、婷姐,你們跟我客氣什麼嘛,對了,剛才吃飯時我談到套種藕稻的事,我打算過幾天就去大業縣蓮塘鎮學習觀摩取經,蓮塘那邊套種藕稻已經是一種相當成熟的種植方式了,學回技術后,我們就籌錢買藕種,整地耕種,按照書上說,其實藕稻套種成本不高,管理並不複雜,收成相當可觀,我是充滿信心的,我打算先兩家搭夥干,明年要是能推廣開了,多一些鄉親加入我們的行列,到時成立一個合作社,一起闖市場,一同發財,當然了,風險共擔。」高有田說。

桂花嬸含笑說:「嬸子沒什麼經濟頭腦,也沒太多的意見,有田你自個兒拿主意吧,不過得先聲明:嬸子家只有幾畝水田,勞力倒是可以出幾個,錢卻是拿不出多少,不敢奢望什麼分成不分成的,就當作跟著有田發點小財吧。」

高有田忙說:「那怎麼成,既然是自願搭夥投資入股,那就有利潤分紅,協議裡面一定要明確雙方的權利、義務和責任,按照雙方的投資比例確定分紅比例,咱們的田地可以作價入股,買種子化肥等成本可以分攤。」

桂花嬸想了想,說:「這事是有田你挑頭髮起,以後的經營管理以及技術什麼的,都得靠你,田地也是你們老高家的佔大頭,嬸子家田少,沒什麼家底,我看就佔一二成就可以了。」

高有田說:「嬸子,婷姐,剛才我粗粗算了一下,要不就先按我們高家佔七成半,你們賀家佔兩成半定下來,以後如果有變動,可以搞補充協議,成不?」

桂花嬸與大妞對望了一眼,點了點頭,說:「有田是照顧我們了,好,就先這麼定下來吧。」

高有田朝老爸高大元看去,高大元說:「也好,先這麼定,有什麼再好好商量。」

「嫂子,你的意見呢?」高有田問。

「就這麼定,有田大膽去闖吧,嫂子全力支持你。」夏春鳳也表個態。

合作的事情算是談妥了,隨後大夥接著嘮嗑些瑣碎八卦的話題。一直嘮嗑到半夜,夜深了,桂花嬸一家子起來告辭。

「有田,送送桂花嬸子過了林子。」高大元本來想自己送的,又怕老伴有別的想法,回來還得和老伴解釋,於是乾脆讓老二有田送。

「嗯,好叻。」高有田應著。

路上,桂花嬸笑著說:「對了,有田,謝謝你送的頭花,嬸子很喜歡,嬸子已經多年沒帶過這東西了。」

大妞幾姐妹也分別感謝了高有田。

「有田哥,等一下。」

高有田將桂花嬸一家子送到家門口后才返回,才走出十多米遠,只聞得身後有人喚自己,回頭一看,原來是二妞。

二妞追了上來,將一塊手錶塞到有田的手裡,忸怩了一下,才說:「有田哥,聽有才嫂子說你的手錶泡水壞了,我家剛好有一塊手錶,是前年我姑去香港旅遊帶回的,一直沒戴過,還是全新的,你經常出門,沒個手錶不方便,你將就先用著吧,我媽他們也是知道,有田哥你就放心收下吧。」

說畢,二妞轉身跑回家了。

高有田本想婉拒,可二妞早跑遠了,只好作罷。仔細一看,呵呵,還是一塊進口名表,至少值千元以上吧。試戴一下,感覺還不錯,很大方,很氣派,二妞的姑姑還是蠻有眼光的嘛。慢著,二妞的姑姑不是年輕守寡嗎,戴著一個寡婦買的手錶是不是有些晦氣呀,不過咱命硬不信這個邪,一個人死了還會重生的人怎麼忌諱這些,只是這事可不能讓老媽知道啊,老媽知道了一定馬上勒令扔出大門外。

。 「噗……」

許雙、范思雲、王濤三人差點噴出來,他們的女朋友也是捂住了額頭,忍得很辛苦。

「老秦,早就讓你….帶個人…..」

「吃飯!」

秦川沒好氣的瞥了一眼前台方向。

單身狗怎麼了?又沒少給國家納稅。

「行…咱們去哪裏?直接在酒店裏吃還是…..」

范思雲嘿嘿一樂,摟住了秦川的肩膀。

七星級酒店裏面的飯菜也不錯。

「算了,還是去外面吧,真懷念咱們哥四個一起在路邊擼串的日子。這種酒店裏的飯都快吃膩了。」

這時,許雙說了一句。

「我也覺得,不如去街邊的那種燒烤大排檔,那種吃起來更有感覺,燒烤加啤酒….就是…..」

王濤看了看秦川。

「就是怎麼了?」

「就是老秦現在比較火,還記得那次他在畢業典禮上唱完歌被那些歌迷圍的水泄不通…..我們最後連滾帶爬的才回了宿舍。」

王濤再說。

就是從那次開始他們再也沒有在路邊燒烤大排檔吃過。

「沒事,現在粉絲不會堵了…..」

秦川聽到三人想吃這個,也沒啥意見。

自己現在出門並不會碰到圍堵的情況,偶爾粉絲會點頭打個招呼並不影響吃飯。

其實,他也很久沒再路邊擼串,能和兄弟們吃一次也不錯。

「對了,我們幾個沒問題,就是她們!」

說完,秦川望了望三人的女朋友。

這三位美女氣質不俗,一副名媛的樣子,跟着他們吃路邊攤似乎有些…..

「我們沒問題的!」

一聽,許雙的女朋友微微一笑。

有時候就是這樣,知道自己男朋友的實力,她們吃什麼都行!可如果自己男朋友沒實力的話,那是絕對不會去路邊大排檔去吃的。

「行,那就這麼定了!」

………

出了酒店大門,沿着街道一直走,大約半個小時后,秦川和范思雲等坐在了一個小吃街的大排檔前。

「就這家!」

「嗯!」

七人坐定,喊來了服務員。

「等等….您是,秦導?」

然而還沒等秦川點餐,服務員眼尖一下子就認出了秦川。

兩次神級小品外加一場神級晚會,秦川想不被人認出來都難,其實,一路從酒店走來,不少路人也認出了秦川,只是沒有上來打擾罷了。

無它,只因為所有人都知道秦川的另一個身份,煤礦文工團的部長!

正兒八經的領導幹部。

就好比走在大街上看到一個縣高官過來了,敢上去要簽名嗎?

話說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的民眾都不會。

「老闆….老闆….秦導來咱們吃飯了!」

下一刻,服務員直接朝裏面喊一句。

「秦導?不會吧?」

很快一個個子不高但很結實的中年男子從裏面跑了出來。

「哎吆,真是秦導!秦導,你們要吃什麼…..今天這頓我請!」

瞧見真是秦川,老闆激動的不行。

「老闆…..就是過來吃個燒烤。您這邊太熱情了我們反而不好意思…..」

一聽,秦川急忙示意不用。

大排檔里還有其他不少食客,聽到老闆喊亦是紛紛回頭,待看清是秦川激動歸激動但他們並沒有圍過來打擾。

他們和路人也是一樣的想法。

「那…..」

老闆和服務員依舊很激動。

「點餐吧!你們這邊…..」

秦川說道。

今天宿舍三兄弟重回燕城,作為地主,這頓肯定是他來請。

「行,秦導,我這就給您取菜單…..嗯?等等,小王,你趕緊再去搬一把椅子!」

老闆拿起菜單就要介紹本店特色的時候,最後又加了一句。

「搬椅子?」

服務員不解。

「嗯,秦導這邊等下應該還有人要來吧。」

老闆一笑。

臉上滿是「你懂得」

原來,他看到秦川的朋友都是成雙成對,下意識的以為秦川也會帶人。畢竟參加這種飯局…….不可能單來。

而且秦川又不是那些偶像頂流,要刻意保持單身的人設來吸引粉絲。

「額….老闆!不用加了,就我一個!」

看到被誤會,秦川一陣無語。

旁邊許雙、范思雲、王濤直接樂了出來,尤其是范思雲看向秦川的眼神彷彿在說,「早讓你帶人….你偏偏不聽。現在好了….被輪番「羞辱」

「一個人?行!」

老闆意外但很快就回神,介紹起了本店特色,

「秦導,我們這邊的特色是錫紙烤江魚…..」

「那來兩份!」

「秦導,錫紙烤江魚的口味有好多種有微辣、中辣…..有….哦!忘了,秦導只能吃微辣,上次和那個美女吃飯就吃的黃燜…….」

老闆竟是直接在菜單上嘩啦了一下。

「等等……」

秦川忍不住的撫了撫額頭。

怎麼那個梗是過不去了還是….都多長時間了老闆還記着,今天必須換個口味。

呵呵呵呵!

許雙等人實在是沒能忍住,再次笑了起來。

「老闆,這次一份來個最辣的那種,一份….要不給你們來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