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凌天道:「人族五位道祖都離開了諸天萬界,去了其他宇宙尋求永恆主宰之道,人族能否度過此次大劫,還需靠我們自己。」

武凌天道:「人族五位道祖都離開了諸天萬界,去了其他宇宙尋求永恆主宰之道,人族能否度過此次大劫,還需靠我們自己。」

武凌天繼續道:「前輩,你為何會被剝離出太陰神輪,在這顆太陰星內沉睡。」

常曦手一揮,一個畫面呈現在空中,畫面中,有一道邪惡的力量正在復甦。

武凌天見到這股邪惡的力量,震驚道:「本源邪魔之氣。」

「你知道本源邪魔之氣。」

「不瞞前輩,晚輩曾經鎮殺過一尊邪魔,不過這尊邪魔被鎮壓了百萬年,實力被削弱了許多,晚輩才能將之鎮殺。」武凌天將在玄黃界遭遇天煞魔尊的事一一告知。

常曦道:「你竟然能夠殺死邪魔,要知道邪魔乃是天地間邪惡力量的本源所孕育而出,不死不滅,即便是大帝想要殺死一尊邪魔都很難,你這般修為竟然能夠鎮殺一尊邪魔。」

常曦與邪魔交戰過,自然清楚邪魔的恐怖,根本就殺不死。

「你知道這道本源邪魔之氣是誰嗎?這道本源邪魔之氣就是第九邪祖身上的一道本源邪魔之氣。」

「第九邪祖。」

武凌天震驚的望向畫面中的那道本源邪魔之氣,在鴻蒙界中,鴻蒙幻蓮所幻化的一切,可以說就是太古時期的景象,太古時期,誕生了九尊邪祖,這九尊邪祖才是真正的不死不滅,乃是天地間邪惡本源所孕育而出,天地邪惡不消,他們就永遠不會死。

「遠古時期,第九邪祖出世,禍亂陰陽大世界,太陰大帝出手鎮壓第九邪祖,雖然鎮壓了第九邪祖,可大帝也化道而去,邪祖不死不滅,大帝以自己的道場設下封印,封印第九邪祖的這道本源。」

「如今千萬年過去,諸天萬界迎來無量量劫,第九邪祖的力量開始復,如今太陰界面臨破滅,已經無力再鎮壓第九邪祖,不僅僅是第九邪祖,其餘八位被鎮壓的邪祖恐怕都會出世,到時將是諸天萬界將面臨一場大劫。」

邪魔一族乃是諸天各族的共敵,一但邪魔出世,都會給諸天萬界帶來巨大的劫數。

常曦道:「如今人族勢微,邪魔出世,卻是正好削弱百族的實力,危機也伴隨著機緣。」

望著武凌天,常曦道:「你身為諸神之王,人族未來之主,你必須儘快強大起來,只有你強大起來,才能帶領人族鎮壓百族,恢復人族往日的榮光。」

武凌天道:「前輩,晚輩有個不情之請,不知前輩可否應允。」

常曦道:「你說,只要本座能做到,定當成全你。」

武凌天將自己的天道功德金輪釋放出來。

見到天道功德金輪,常曦一眼就認出了這是武凌天的道,也看出了武凌天的道包含了三千天道法則,由一種她也從未見過的道統御三千天道法則,她從未見過這般強大的道,竟能統御三千天道法則,即便是命運法則都棲居其下。

武凌天道:「前輩,我的道容納三千天道法則,想要圓滿,必須集齊三千天道法則,如今我已經有了近兩千天道法則,可距離圓滿還是有些差距,晚輩希望能夠得到太陰界的世界本源,彌補缺失的天道法則。」

「太陰界也將破滅,世界本源也將歸於混沌,能在破滅之前助你功成圓滿,卻是物盡其用了。」

常曦玉手一揮,直接抽取了一半的世界本源。

「多謝前輩。」武凌天大喜,將世界本源融入天道功德金輪中,汲取世界本源中的天道法則。

太陰界喪失了一半的世界本源,加速了破滅的進度。

武凌天直接當著常曦的面盤膝而坐,開始修鍊。

武天香見他這般失禮,向常曦陪葬,道:「還請前輩見諒。」

常曦道:「他是諸神之王,提升修為是他目前最重要的事,本座豈會怪罪,你且上前來。」

武天香來到常曦面前,常曦玉指點在她眉心,一道太陰本源之力進入她體內,改善她的體質。

這道太陰本源乃是太陰大帝所留,太陰大帝是諸神後裔,是真神體,而武天香不過是偽神體,沒有太陰本源,如今這道太陰本源融入她體內,成為了她的本源,她體內滋生出神血,成為了真正的太陰神體。

神體都是唯一的,武天香擁有了真正的太陰神體,諸天萬界都將不會出現第二位擁有真正太陰神體的人。

常曦不僅將太陰本源贈送給了武天香,更是將太陰大帝的傳承也傳授給了她,可以說,太陰界最珍貴的寶物都被她得到了,她成為了最大的收穫者。

武凌天汲取了太陰界的世界本源,天道功德金輪中的法則達到了兩千三百五十八條,天道功德金輪距離圓滿更近一步。

世界本源中的天道法則雖然喪失了,可世界本源的精華依舊存在,武凌天將世界本源融入掌中世界,掌中世界發生蛻變,生出無數晶壁系,界壁更加堅硬,掌中世界擴張到了七千萬里方圓,距離億萬里方圓的小千世界又進了一步。 武凌天體內五大神祇已經凝鍊到圓滿之境,距離真武五重天斷肢重生之境僅一步之遙,只要他想隨時都可以突破,不過他卻是強行壓制了境界,磨礪一番在行突破。

武天香的偽神體晉陞為了真神體,修為雖然沒有突破,可戰力卻是不可同日而語。

「謝前輩。」武凌天和武天香感激道。

常曦道:「不必言謝,這是你們二人的機緣。」

武凌天道:「前輩,不知是否有多的太陰本源。」

常曦見武凌天還在打太陰本源的主意,卻也不惱他貪心,將剩下的兩道太陰本源一併給了他。

「多謝前輩厚賜。」武凌天對常曦感激不盡,太陰本源何其珍貴,常曦卻是直接送給了他兩份,這個人情他欠大了。

若只有一道太陰本源,他會將其送給邀月,如今有兩道太陰本源,他卻是可以用一道。

他體內的七大神魄只有兩大神魄蛻變為了先天神魄,其餘的五大神魄還需要他找其他的本源才能蛻變。

太陰本源正是他所需之物,他將一道太陰本源融入到了精魄之中,精魄開始熔煉太陰本源。

還剩下一道,武凌天打算將其給邀月。

常曦道:「太陰界即將破滅,第九邪祖也將出世,我們走吧!」

常曦手一揮,捲起武凌天和武天香兩人離開了太陰星,至於在太陰星上大戰不休的四位聖人卻是不知道太陰星蘊藏著巨大的危機。

眨眼間,武凌天和武天香兩人就離開了無盡星空,出現在了大地上。

至於常曦則是進入了太陰神輪中沉睡,之前有整個太陰星給她提供能量,如今沒有了太陰星提供能量,她只能選擇沉睡,武天香雖然是太陰神輪選中的主人,可她卻是沒能祭煉成功,以她如今的實力,連一成都沒能祭煉成功,難以發揮出太陰神輪萬分之一的力量。

武凌天突然受到了分身冷月傳來的信息,分身在太陰界中得到了太陰大帝遺留的先天靈寶太陰神珠,不過卻是殘缺的,可即便殘缺,其價值也不比一件聖器差,引起了無數強者的爭奪。

冷月在各族天驕的圍攻下受了重傷,與邀月四處逃竄,遭受各族天驕的追殺。

「邀月,拿著太陰神珠走,我攔下他們。」冷月將太陰神珠交給了邀月。

邀月卻是沒有收下,冷著一張臉道:「武凌天,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我邀月豈是那種貪生怕死之輩,要死,就一起死。」

「愚蠢。」冷月輕喝一聲,道:「這只是我的一個分身,死了就死了,你是我人族未來的棟樑,豈能折損在此地。」

「冷月,你們是逃不掉的,交出太陰神珠,可饒你性命。」一道金光攔住了冷月和邀月兩人的去路,金光散去,顯露出身形,正是黃金獅子一族的絕世天驕金絨,就連武凌天都不得不重視的強大存在。

隨後,又有數尊強大的氣息追來,斷了冷月和邀月的後路。

冷月道:「看來我們是逃不掉了,只能一戰了。」

「那就戰。」邀月毫無懼色,巾幗不讓鬚眉。

「金絨,我來戰你。」冷月施展狼族聖術銀月流光朝金絨攻去。

金絨發出一聲獅吼,這一聲獅吼比武凌天的獅吼天功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音波震裂十方虛空,冷月打出的聖術破滅。

邀月持劍迎戰後面的異族天驕,奮死一戰。

冷月只是武凌天的一具分身,只有他的五成實力,金絨是八天境後期的絕世天驕,冷月根本不是對手,交手不過十招,冷月就被金絨的一招攻伐聖術打傷,傷上加傷。

「冷月,你太弱了。」金絨嘲諷道。

冷月依舊是一副冷傲的模樣,道:「金絨,若非我受了傷,你乘人之危,我豈會敗給你。」

金絨卻是一臉的不屑,道:「成王敗寇,敗了就是敗了,冷月,別以為你是狼族少主我就不敢殺你,今日你若是不交出太陰神珠,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冷月毅然動用了狼族的禁忌神術,血月葬天,這門禁忌神術的威能不比帝術弱,只有狼族的王族血脈才能施展。

冷月獻祭了自身的血脈力量,強大的銀月神狼血脈化為了一輪血月,血月一出,天地化為了一片血色,血月照耀之地,萬物凋零,生機滅絕。

「冷月,你竟然施展了禁忌神術。」金絨神色一變,他自然知曉冷月施展的是狼族的禁忌神術,禁忌神術的威能他是知曉的,冷月不惜獻祭自己的血脈施展禁忌神術,就是想要殺了他。

「冷月,是你自己找死,就怪不得我了。」金絨殺機凜然,冷月為了對付他,竟然連禁忌神術都動用了,那他又何須客氣,大喝一聲,「開。」

金絨眉心裂開,一隻金色的眼眸睜開,金色眼眸睜開的瞬間,一股恐怖的禁忌之力攻向冷月。

這股禁忌之力中蘊含著恐怖的時空之力,時空的力量是不可預測的,沒有什麼力量能夠抵擋時空的力量,在時空之下,一切都要被摧毀。

血月的滅世之力與時空之力衝擊,終究還是時空之力強上一籌,血月的滅世之力被撕裂,血月破滅,禁忌之力攻擊在冷月身上,冷月的肉身一點點消散,可他嘴角卻是露出了一絲笑意。

暗中,武凌天早就到了,不過卻是沒有出手,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分身死在金絨手裡。

冷月一死,狼族和黃金獅子一族必然交惡,兩族都是妖族中的大族,一但兩族交惡,必然影響妖族大勢,妖族陷入混亂之中,荒蕪天域的變化才無人去關注。

其餘各族天驕見到金絨殺死了冷月,都是一驚,他們雖然聯手打傷了冷月,追殺他,可也不敢真正的殺死他,畢竟冷月是狼族少主,地位尊崇,誰都不敢輕易殺死他,現在可好,冷月死在了金絨手裡,都知道妖族要變天了。

至於他族天驕卻是樂於看到妖族內鬥。

「小美人,你家主子已經死了,不如跟著本少主如何,本少主定不會虧待你的。」天蛇一族的少主青囊目光淫邪的望著邀月,垂涎她的美色。

「去死吧!」邀月冷喝一聲,一劍斬向青囊。

「不識好歹,那本少主就只能將你擒下,到時在採補了你。」青囊面色一寒,展開強勢攻伐。

青囊是九天境初期修為,雖然不是絕世天驕,可戰力也不弱,青囊施展一門聖術,隕靈幻霧,毒霧瀰漫,無孔不入,製造出種種幻境。

邀月吸收了毒霧,陷入了幻境之中,青囊趁機出手,要將她生擒。

突然,九條火龍攻來,毒霧被火龍焚滅,朝著青囊攻去。

「不。」青囊神色大變,發出一聲不甘的怒吼聲,被火龍無情滅殺,灰飛煙滅。

武凌天出現在邀月身邊,混元神力輸入她體內,將她體內的毒逼出。

邀月神情複雜的望了武凌天一眼,她本以為自己這一次在劫難逃,沒想到臨死之前又被武凌天救了,武凌天兩次救她與險境,內心生出一種無法言語的感情。

「你且去修養,這裡交給我了,凡是傷你之人,一個都逃不了。」武凌天撐開掌中世界,將邀月收入掌中世界中。

「又來了一個人族,人族也想染指太陰大帝的寶藏,真是不自量力,本少主見一個殺一個,我已經殺了三個人族天驕,你就是那第四個。」

血族少主青蝠朝武凌天展開攻伐,一片血海橫空,將武凌天籠罩在血海之中,血海的力量要將他吞噬。

武凌天化身千丈神軀,血海直接被他踩在腳下,打出吞天劫,一個黑洞形成,將整個血海吞噬。

「諸神後裔,他是諸神後裔,大家一起上,殺了他。」青蝠臉上露出驚懼之色,一見到武凌天展露千丈神軀,就認出了他的身份,擁有這般巨大真身的,只有諸神後裔。

其餘異族天驕也都紛紛攻向武凌天,百族壓制人族,諸神後裔更是百族的眼中釘,肉中刺,如今有諸神後裔出現,他們豈能放過他。

武凌天戰力全開,小成的萬劫不滅體,二階道體,三大分身合體,更是藉助天脈之力汲取天地之力強行提升修為,將修為提升到了真武六重天。

一掌拍出,摧枯拉朽,橫推一切。

兩尊異族天驕被他一掌拍爆肉身,其餘的不是受傷就是被他震退。

抱山印。

武凌天施展出不朽武技抱山印,在鴻蒙界中,他花費了無盡歲月的世界推演抱山印,將其推演到了不朽武技級別,威能不知增強了多少倍。

一座繚繞著混沌元氣的萬古神山凝聚成形,正是鴻蒙界中的混沌神山,朝著眾異族天驕砸去。

混沌神山無量重,四周的虛空塌陷,圍攻武凌天的異族天驕,無一倖免,全部被混沌神山砸死。

「還有誰。」武凌天身上透露出一股無敵的霸氣,誰與爭鋒。

「好恐怖,這就是人族的諸神後裔嗎?果真如傳說中那般變態。」遠處的一些異族見到這一幕都心顫,這戰力太恐怖了,除非絕世天驕出手,不然誰能與之爭鋒。

「好一個人族諸神後裔,死在我手中的人族天驕不少,卻唯獨沒有諸神後裔,你是第一個。」

狂傲的金絨出現在武凌天面前,殺死了冷月,他依舊是那般的囂張,絲毫不擔心殺了冷月會惹惱狼族。

武凌天望向金絨,金絨是異族絕世天驕,比冷月還要強,不過也只有這樣才能激發他的戰意,道:「你不是死在我手裡的第一個絕世天驕,也不是最後一個。」

你狂,我比你更狂。

武凌天不是狂妄,而是有這個實力,自信。 「金絨就已經夠狂了,他竟然比金絨還要狂,就是不知道他能否敵過金絨,就連冷月都死在了他手中,這個人族諸神後裔戰力雖強,可修為還是太低了,恐怕不會是金絨的對手。」

四周匯聚的異族修士越來越多,都期待著兩大絕世天驕之戰。

絕世天驕都很少正面對敵,因為一但敗了,那損失的可不僅僅是自己的顏面,而是相關種族顏面,絕世天驕都是一族的門面。

武凌天一拳打向金絨,小山般巨大的拳頭破碎虛空,無視空間的距離打向金絨。

金絨感覺四周的虛空在這一拳下都凝固了,可見武凌天對力量的掌控已經到了一個極高的境界。

「破。」金絨身上法力狂涌,一拳擊出,兩股至強攻伐衝擊,餘波席捲之下,十方俱滅,兩人力量的餘波足以殺死任何一位七天境的修士。

吼!

金絨化為本體黃金獅子,張口發出一聲獅吼,乃是一門強大的聖術,音波法則形成的音波之力具備了強大的穿透力,攻向武凌天祖竅中的神魂。

可惜,武凌天的神魂有天道功德金輪守護,音波法則根本傷不了他的神魂分毫,天道功德金輪垂下功德金光,抵擋住了音波法則的衝擊。

「刀劍劫。」武凌天打出刀劍劫,混沌刀氣,混沌劍氣朝金絨攻去。

混沌刀氣和混沌劍氣無物不破,無堅不摧,金絨身上釋放出一道道金光,金光化為了一柄柄金劍展開攻伐。

碰碰。。。。。。。

金劍碰在混沌刀氣和混沌劍氣上直接破碎,化為一道道金光消散。

金絨眼神一縮,這可是他的本命神通,竟然不敵,他還是小看了武凌天,不敢有絲毫大意。

混沌刀氣和混沌劍氣交錯,宛如兩條混沌色的蛟龍,威能更是無匹。

一把金色長槍出現在手中,乃是一件聖器。

金絨手持長槍,一槍擊出,破滅蒼穹,一道恐怖的力量擊中混沌刀劍之氣,混沌刀劍之氣被崩滅。

「難道只有你有聖器嗎?」武凌天見到金絨手中的長槍,手一伸,宛如擎天巨柱的山海棍出現在手中。

「先天本源靈寶。」金絨眼力不凡,一眼就看出了武凌天手中的山海棍是先天本源靈寶。

山海棍上的九重封印都被武凌天解開,他一直在祭煉山海棍,可山海棍是先天本源靈寶,至今為止,他都沒能祭煉成功一成,可山海棍跟隨他多年,已經心意相通,即便沒能祭煉成功,也能發揮出強大的威能。

四周的異族強大都眼紅武凌天手中的先天本源靈寶,先天本源靈寶可是不多,每一件都有著媲美帝兵的恐怖威能。

一棍山河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