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秦飛,臭秦飛,你等着瞧,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好看!”藥仙兒心裏憤憤不平的怒吼道。

“死秦飛,臭秦飛,你等着瞧,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好看!”藥仙兒心裏憤憤不平的怒吼道。

不過當她扭頭看了一眼此時大殿上的一番景象之後,心裏也就釋然了,原來這個世界的男人都是這幅德行。

“啊?真是羞死人了!”藥仙兒不經意的隨意亂瞄着,竟是看見大殿的一處角落有一男一女已經拉開架勢,真刀真槍的開始幹起來了,這一幕着實令他羞得滿臉通紅,她這個黃花大閨女又何時見過這種場面。

不由的扭頭看了看秦飛,突然,她覺得秦飛還是在場的人中最看得順眼的一個男人,因爲他最多也就只是摟摟抱抱,而其他人即時沒有真刀真槍的上陣,也早已抱着懷中的女人啃得昏天暗地日月無光。


酒過三巡,大殿之上已經是滿殿春色,想關都關不住。一個人呆坐在一側的藥仙兒如坐針墊,一張俏麗的鵝蛋臉早已經羞的滿臉通紅,爲了掩飾自己的尷尬她便開始一個人死命的喝酒。

終於,衆人酒都喝得差不多了之後,來了一些侍者扶着各位所謂的帝國勇士各自回房休息了,這些勇士在戰場上殺敵之時要是能有在牀上一半勇猛,或許雲雨帝國也就不會落到這步田地了。

秦飛與藥仙兒相互攙扶着也進了一間房間,身後則是跟着兩個已經滿臉潮紅的女子,喝了一些酒後,這兩個女子的姿色更是平添了幾份迷人的媚態。

“死秦飛,臭秦飛,你個大壞蛋……”藥仙兒本就從來不喝酒的,今天在一氣之下至少也是喝下去了七八斤烈酒,就是武皇強者的她此時也已經醉得顛三倒四,嘴裏則是不停的罵着秦飛。

“大爺,來…我們給您侍寢吧!”將藥仙兒往牀上一扔,秦飛就被兩個一臉潮紅的女子一左一右的抱住了,兩人還開始動手解秦飛身上的鎧甲。

“噗噗…”秦飛手指輕點兩下,兩名女子頓時暈了過去。

“誰要你們侍寢?大爺我是那麼隨便的人嗎?”秦飛一臉不屑的說道:“雖然我隨便起來就不是人了,可是那也不是誰都能令我隨便的……”

說完往牀上一躺,便就裹着鎧甲直接睡在了藥仙兒身邊。

“秦飛,抱緊我!”

秦飛剛一躺下,身旁的藥仙兒竟是一個翻身就趴在了他的身上。雖然此時兩人都還穿着堅硬的鎧甲,不過秦飛還是感覺到了藥仙兒身前那兩座挺翹的峯巒。

“小妮子,哥的忍耐心可是有限度的!”秦飛渾渾噩噩地口中喃喃道。

“唔…秦飛,你抱緊我嘛!”藥仙兒嗲聲嗲氣的聲音令秦飛頓時火冒三丈,不過很顯然這火併不是怒火,而是**。

“唰唰唰…”


只見秦飛三下五除二的將藥仙兒與自己身上的鎧甲撕扯下來,一個餓狼撲食就衝了上去。 第252章 比武大賽

“嘭…”

漆黑的房間突然傳來一聲輕響,緊接着就是秦飛的一聲尖叫:“啊……”

“哼……大色狼,你還真以爲小姑奶奶喝醉了?看你以後還老不老實?還想趁我醉救了佔我便宜?”漆黑的牀上,藥仙兒拍了拍自己的小手,看着自己身旁已經暈厥過去的秦飛,一臉的得意之色。

只見她語畢便就躺在了秦飛的身邊,枕着秦飛的一隻手臂嘴角帶着甜蜜的微笑進入了夢鄉。

“小子,快醒醒啊!”秦飛剛一暈過去,便就聽見了小龍久違的聲音。

“唔?小龍,你終於現身了,怎麼這次你睡了這麼久啊?”秦飛茫然道。

“哎,你身邊的那個龍魂太強大了,我不敢茫然出來啊!他是鐵甲銀龍化身,在上古時期我們雷龍與他們鐵甲銀龍就是死對頭,現在我沒有他強大,我怎敢出來見你啊,萬一被他發現我定會被他拍得魂飛魄散,所以只好等着你在暈倒之後,趁他不注意時纔敢和你見上一面!”小龍的聲音很小,好像真的很忌憚龍聖似的。

“哦,我還以爲你擔心什麼呢,沒事,現在我和你是朋友,而他又和我先祖是朋友,他是來保護我的,我相信他不會對你不利的!”秦飛笑道。

“哼,你知道什麼?上古時期我們龍族有成千上萬個分支,每個龍族都有着真正龍神的血脈,不管是那個龍族,只要族中有龍覺醒了龍神血脈,喚醒了傳承記憶,便就可以掌控整個世間的所有龍族,本來大家都一直遵循着這條祖訓也都相安無事。”

“可是在一萬多年以前,我們雷龍族與鐵甲銀龍族同時出現了一個得到龍神傳承記憶的族人,於是我們兩族之間便就展開了一場歷經數千年的大戰,直到鐵甲銀龍戰得全族覆滅這場戰爭纔算結束,沒想到世間還殘留着一條鐵甲銀龍的龍魂!”

“前輩,請你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再和龍聖前輩去管那祖輩們的恩怨了吧?”秦飛有些擔心的說道。

“呵呵…這些都是祖輩們的一些事情我是不會去管的,不過你身上的龍魂見到我們雷龍族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的,因此你暫時千萬別讓他知道你身上有我這麼一個雷靈的事情!”

“哦,我知道了,前輩,你就放心吧,你們誰欺負誰我都不會允許的!”秦飛恭敬的說道。

“哐哐哐……起牀起牀!”夢境中的秦飛話音剛落,便就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驚醒:“一刻鐘後,所有人全部去廣場集合,參加護衛隊選拔大賽!遲到者,軍法處置!”

“處你大爺,老子覺都還沒睡好,要比你們自己比去!”秦飛迷迷糊糊的一翻身,手上隨意一搭,剛好搭在一個軟綿綿的球狀物體上。


“啊…秦飛…”藥仙兒突然一聲尖叫。

“嘭…”

秦飛只感覺到自己的身子一輕,就被藥仙兒一招奪命追魂腿給踢到了牀下。

秦飛:“……”

“……”藥仙兒。

兩人又是一陣大吵大鬧之後,吵得嘴巴都幹了,終於,這才商量了一下,跟着衆人一起來到了廣場之上。

廣場有數百丈方圓,廣場的中/央有着一個數十丈大小的平臺,平臺一側還有另外一處高臺,不用看秦飛都知道那一定是領導階層所坐的位置。此時平臺之上已經坐上了上十名鶴髮童顏的男子,八皇子與耶律青雲也在其中。

秦飛來到廣場之時,廣場上已經人山人海,並且還陸續有人向着廣場趕來。

“CAO你大爺的,一大清早的吵的你大爺覺都沒有睡好,等下看我怎麼收拾你們!”秦飛望着約有上萬人的廣場,惡狠狠的說道。

“秦飛,你想幹嘛,這可不是你能隨便撒野的地方,你可千萬別亂來啊!”藥仙兒有些緊張地說道。

“你不覺得這次選拔護衛隊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嗎?只要我們兩個進了護衛隊就可以跟着八皇子進皇宮了,只要八皇子看上了我們,很有可能他就會將我們留在他的身邊?”秦飛有些神神祕祕的說道。

“這又怎麼了?我娘他們在皇宮,還是蝶兒姐姐他們在皇宮?”藥仙兒輕斥道。

“嘿嘿……他們都不在,不過水木風肯定在皇宮!”

“你…你個大色狼…”

“你別掐我啊……我這麼說肯定是有我的道理的,那八皇子是鎮西將軍,他這次回去一定只是給他父王拜一下壽,等那狗皇帝的壽宴一結束他肯定又會奔赴邊關,你想啊,我們要是跟在八皇子的身邊,要想查你娘和我娘他們的下落還不簡單嗎?”

“嗯,這次你倒是說的有點像句人話!”藥仙兒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不過,你去皇宮還是想去救水木風的吧?”

“嘿嘿……”

“今日, 江水爲竭 ,一共需要一百名,大家誰想參加的可以上臺一試!”秦飛正打算還說什麼,突然被平臺上的一名鶴髮童顏的男子打斷了。

這是武王城的一名都統,名叫雁南飛,秦飛昨晚還和他一起喝過一杯酒,因此這人秦飛還是認識的。

“比賽的規則很簡單,只要大家在臺上能夠連勝三場,便就能夠進入八皇子的護衛隊!”雁南飛繼續說道。

“這可是大家一個升官發財的大好機會,只要參加了護衛隊就能跟着鎮西將軍進入國都面見聖上,並且還能跟着鎮西將軍去邊關打沙驢子建功立業,這可是百年難得一遇的機會啊!”

“唰…”雁南飛的話音剛落,就有一名老者飛身躍上了平臺。

“屬下林青城見過鎮西將軍,見過耶律將軍!”林青城恭敬的對着高臺之上鞠了一躬,轉身對着廣場之下朗聲說道:“保護八皇子乃是我們爲人臣子的榮幸,既然沒有人來打頭陣,便就由我這個老頭子先來獻一下醜吧!”

“拍馬屁的功夫還真不賴,就是不知道實力怎麼樣?”秦飛一臉不屑的說道。

“老兄,東西可以亂吃,話最好不要亂說,他可是我們黑雨堂的第二高手,有本事你就上去與他較量較量,哼…”秦飛的話音剛落他身旁的一名老者便就一臉鄙夷的對他說道。

“呵呵…黑雨堂第二高手?呵呵…我不認識!呵呵…”秦飛和個傻子似的露出了一連串的傻笑,差點沒把他身旁的老者氣得口吐白沫。

“你…”

“我要打就和你們黑雨堂的第一高手打,打個老二算什麼本事!不過我看你好像本事不錯,有本事你就上去和他比比?”秦飛一臉得意地說道。

老者被氣得臉色發青,只見他狠狠地瞪着秦飛冷冷地說道:“有本事下一場我們去比比!”

“好啊!”秦飛微微笑道,他等得就是他這句話。

此時臺上的雁南飛已經遇上了一名對手,兩人正打得不亦樂乎,不過很明顯兩人都打得有些作秀的成分在內,畢竟這武王城裏雖然住了那麼多人,但是常年累月的住在同一座城裏,大家就算不熟悉也是多少都有些面熟,因此也就不好意思下死手。

兩人很快就分出了勝負,不過身上都沒有受到什麼明顯的傷。

“這一場,林青城勝!”雁南飛大聲叫道。

“且慢!”突然,八皇子渾厚的聲音在廣場之上響起,震得這個萬人廣場頓時鴉雀無聲。

“耶律將軍,這樣的選拔也未免有些太麻煩了,乾脆讓我帶來的那些鎮西軍的勇士們與你們武王城的將士們進行一場比武大賽,誰能夠贏得了我鎮西軍的任何一位勇士,他就能直接進入我的護衛隊!”

“哈哈…一切就按照鎮西將軍所說的辦吧!”耶律青雲大笑道。眼中卻是閃過一抹不易被人察覺的鄙夷之色。

兩人的說話聲都不是很大,不過廣場上的上萬人卻都能聽的清清楚楚。

“我鎮西軍的勇士們,誰若是能夠擊敗一名武王城的將士,我就賞他中品靈石一萬,我的勇士們,你們大展神威的時候來了!”八皇子振臂高呼道。

“八皇子萬歲,八皇子萬歲!”所有身穿鎧甲的軍士們齊聲的嚎叫着。

“小子,有本事你就第一個上!”秦飛身旁的那名老者叫囂道。

“我上就我上,我要是上了你不上的話,你就是我養的!”秦飛橫目以對,唰地一下飛身躍到了平臺之上。

“鎮西將軍,屬下秦飛,來打頭陣,以揚我鎮西軍的軍威!”秦飛抱拳對着八皇子一臉崇敬之色的說道。


“好,你可千萬不能夠給我的鎮西軍丟臉,你勇氣可嘉,只要你打贏了這第一場比賽,除了那一萬中品靈石,本王還另有重賞!”八皇子高興的笑道。

“哼,我就來先會一會你!”先前那名被秦飛氣得半死的老者一聲大吼,飛身躍上了平臺。

“屬下黑雨堂林太全,拜見鎮西將軍,拜見耶…”

“嘭…”


“啊…”

那林太全的話剛說到一半,還沒拜見完耶律將軍就被秦飛一拳轟到了平臺之下。

“比武就比武唄,拜這個拜那個的,煩不煩啊?”秦飛望着廣場上已經人事不知的林太全,一臉鄙夷地說道。

“啊?”

“牲口啊,這小子怎麼這麼無恥啊,居然偷襲別人!”

“是啊,這小子也太卑鄙了!”

……

看見如此不合常理的一幕,廣場之上的衆人七嘴八舌的開始議論秦飛,當然大家都是有些不恥於他的這種小人行徑,就是站在人羣中的藥仙兒都感覺到自己實在是有些聽不下去,連她都不由的覺得秦飛的手段的確是有些卑鄙了。

包括其他跟着八皇子過來的鎮西軍也都是覺得自己臉上無光,他們都覺得這個戰友實在是有些卑鄙無恥,將他們鎮西軍的臉都丟盡了。

不過在場的人中卻是有一個人是開懷大笑着的,那就是八皇子。

“哈哈…耶律將軍,真是不好意思,我這鎮西軍的勇士們常年在外打仗,因此對於這種比武大賽還不太適應,你可要多多包涵啊!”八皇子大笑道。不過此時他的心裏卻是想着:哼,我堂堂一個皇子,叫你挑幾個人送我回國都,你竟是想隨便找幾個人敷衍了事,你當我就那麼好騙?

此時高臺上的耶律青雲已經氣得臉色煞白,他的心裏非常清楚,八皇子途經此地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想在他的武城成搜刮走一批精兵強將收爲己用,他本想隨便找幾個人做做樣子,走走過場,將皇子安全送回去就行了,可是卻被八皇子察覺出來了。

現在八皇子想出了這麼一個陰招也就算了,沒想到眼前的這個小子一上臺就這麼不給他面子,別人連拜見他的話都還沒說完就被他給打下了擂臺,在他看來這擺明就是在打他的臉,因此他此時最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好好地收拾一下秦飛。

“哈哈…鎮西軍的勇士果然了得,爲了獎勵這位勇士,我個人願意拿出一些額外的獎勵,秦飛,只要你能多打敗一名我武王城的將士,我就另外再給你獎勵一萬中品靈石,打一個加一萬,你可敢接着往下打?”耶律青雲大聲的笑道。 第253章 再現絕世神劍

“嘿嘿…將軍,武王城高手如雲,在下可不敢託大爲了區區一萬中品靈石就繼續打下去,萬一要是上來一兩個絕頂高手,那我豈不是連小命都要玩掉了,我看還是算了吧!”秦飛故作一臉驚恐狀。

“哈哈…原來鎮西軍的勇士還都是一些識時務的人中俊傑啊!”耶律青雲諷刺道。

“秦飛,這可是你給我們鎮西軍長臉的時候啊!”八皇子眉頭微皺,緩緩地說道:“只要你接着打下去,打敗一個,我也給你多加一萬中品靈石。”

八皇子此話一出,廣場之上一片譁然,終於炸開了鍋。

“啊?打贏一場有兩萬中品靈石?”

“哇…兩萬中品靈石啊,那可是二十萬下品靈石啊,夠我修煉一年的了!”

“是啊,只是那傻小子他真的有這個膽量打下去嗎?耶律將軍視財如命那可是出了名的,他絕對不會讓他輕易拿到那一萬靈石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