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那姜衛城,雖然的確被莫有雪和馮笑打得拋頭鼠竄,但如果只有一個洛川的話……

比如那姜衛城,雖然的確被莫有雪和馮笑打得拋頭鼠竄,但如果只有一個洛川的話……

那毫無疑問,洛川死定了。

所以洛川在進入秘境后的第一件事情不是探尋裡面的遺迹,也不是尋找秘寶、傳承,而是用最快的度找到莫有雪等人!

洛川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也從來不會託大,自然是謹記了太上長老的一番囑咐。

「要是能和師姐被傳送到一個地方就最好不過了……」

正這麼想著,洛川眼前的白光漸漸散開,他的腳面重新踩到了堅實的土地,然後,就像是極與極的轉換,天色驟然暗了下來。

在月影秘境當中,是一個幾近永夜的世界,這是洛川早就知道的事情,抬頭看向天空,只有一輪孤獨的圓月在散著清冷的光芒,眾星皆黯。

剛一到月影秘境,洛川便燃起了體內的澎湃星力,並沒有在第一時間挪動腳步,而是警惕地打量起四周的環境。

幸運或者不幸的是,洛川的周圍沒有半個人影。

既沒有姜衛城埋伏在這裡,也沒能如洛川所願見到莫有雪。

但洛川也不敢就此掉以輕心,手腕一翻,輓歌劍已經被他握在了手中,山海壺中的無數丹藥隱而不。

足足在原地站了百息時間,洛川才第一次邁開了腳步,向前走去。

腕間的金線仍舊散著淡淡幽光,再加上洛川刻意激蕩而起的星輝,倒是將前路照了個通明。

按照原本的安排,此時的洛川當然應該想辦法去找莫有雪幾人,但才走了沒幾步,洛川便如遭雷擊般楞在了場中,目瞪口呆地看著前方的一抹黑影。

那是一座通體黝黑的祭台,高三丈幾許,雖然好似遭受了極大的損壞,顯得有些落魄,但卻透著無比的詭異,隱隱中,洛川甚至能聽到一聲聲凄切的低吟。

毫無疑問,這是一處遺地。

洛川如果足夠理智的話,便應該趕緊離開此地,繞道而行。

因為但凡遺地,都藏著可大可小的兇險。

怦然心動:BOSS寵愛成婚 可洛川不能這麼做。

不是因為那座祭台擾亂了他的心志。

而是因為在祭台腳下,正有幾株銀色的雜草,在月光的照耀下輕輕搖曳著身軀。

正是洛川此行的最大目標之一,月見草!

===================================

ps:昨天居然斷更了,簡直是人神共憤的一件事情,慕白誠心為諸位道歉,歡迎大家來唾棄,慕白也很冤,堅持了快一個月,全勤就這麼沒了啊……另外還需要道歉的事情是,之前慕白又做了一件蠢事,便是不慎將第一百五十八章《白夜行》錯在了第一卷裡面,居然也沒有小夥伴提醒一下啊,大伙兒沒覺得看著看著劇情連不上么……現在已經改好了,為大家帶來的困擾,慕白深表歉意,今天晚上要吃年夜飯,但慕白會儘力三更的,再次雙手合十,向您說一聲對不起。 月見草。?≠

根據《百草洗鍊錄》中記載,此靈草珍稀程度極高,常與墳塋相隨,受屍氣洗滌,再由精純的月光灌溉而生。

因此月見草這個名字雖然聽起來很美,但實際上卻往往預示著不好的徵兆。

更有人將其取名為冥草,寓意不祥。

正好與冥花曼珠沙華配成一對。

在洛川從白知舟手中獲取的藥方來看,月見草是解除饕餮曼陀羅之毒的主葯之一,缺之不可。

故而此番洛川來到月影秘境,對這月見草可謂勢在必得,但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才剛剛進入秘境,就看到了這味極其珍貴的靈草!

用撞大運來形容也絲毫不過分!

但此時的洛川卻並沒有被突如其來的喜悅給沖昏頭腦,更不敢輕舉易動,而是慢慢收斂了體外的赤紅色星輝,中斷了對腕間那條金線的星力供給,並暗暗沉下了腰身,就像是一頭獵豹,或者隱藏在暗處的孤狼,只有眼中的寒芒無處掩蓋。

洛川的呼吸聲越來越淺,整個人彷彿融入了這片凄涼的夜色當中,屏息靜氣地等待著什麼。

一炷香的時間過去了,場中沒有任何變化,就連寒風裡那讓人難以分辨的嗚咽聲也漸漸停息了,月光靜謐地灑在月見草上,在它的身上籠上了一層神秘的白光。

洛川終於動了。

他小心翼翼地從懷中掏出了一個用靈符紮成的紙人,輕輕向前拋去。

下一刻,那紙人彷彿擁有了生命一般,穩穩地落在地上,繼而邁開雙腿向前走去!

這是洛川花了大量貢獻點在勛祿堂換來的傀儡紙,原本是打算遇到極險的時候當做殺手鐧來用的,卻不曾想這麼快就被他拋了出來。

沒辦法,畢竟眼前的那座黑色祭台實在太過詭異,洛川可不敢有絲毫的掉以輕心。

這裡可不是凌劍宗大逃殺,一個不慎,是真的會死人的!

一時間,洛川全部的心神都放在了傀儡紙上面,只見那紙人搖頭晃腦地走到月見草之前,沒有半點猶豫,直接就伸手去摘那瑩白色的草莖,卻還不等它碰觸到月見草分毫,便有異變突起!

一縷黑氣靜悄悄地從月見草下的泥土中飄出,沾染到月見草之上沒有任何變化,但當其繞到傀儡人手上的時候,卻立刻將其腐蝕成了一團漆黑如墨的紙漿!

見狀,洛川趕緊指揮傀儡人向後退去,卻還沒能逃開那黑氣的侵蝕,又有一隻人手猛地從斜刺里伸來,一把抓住了傀儡人的左腿,將其硬生生扯落下來!

洛川看得心驚膽戰,他分明注意到,突然出現的手掌並非來自某個活生生的人,因為那手臂已經腐爛到了極致,向外翻開的皮肉中甚至還有蛆蟲在鑽來鑽去,這是一隻死人手!

傀儡人歷經黑氣和人手的幾度摧殘,已經完全失去了行動力,但這畢竟不是一個真的人,所以它不會流血,也不會感覺到疼痛,更不會因此心生恐懼,所以下一刻,傀儡人用僅存的一條右腿在地上猛地一踩,直接騰空而起,不退反進,再度向月見草衝去。

既然是探路,自然得將此地所有的危險一次性探個清楚!

洛川有一種直覺,隱藏在月見草四周的東西或許還不止於此……

果不其然,便在傀儡人第二次靠近月見草的時候,突然從祭台底層的石頭裂縫中,飛出了兩三個紅色的光點,仔細看去,很像是某種飛蟲,比蚊子稍微大一些,背生四翼,度奇快,眨眼間就落在了傀儡人的身上。

下一刻,傀儡人的身上突然冒出了熊熊火光,在不到兩息的時間裡面被燒成了灰燼,連一點殘渣都沒能留下……

黑氣與死人手失去了攻擊目標,漫無目的地在空中遊盪了片刻,隨即再度隱藏在了無邊的夜色中。

場中恢復了靜謐,傀儡紙之前被扯下的左腿漸漸陷入了泥土中,四周什麼也沒有,乾淨得與先前一模一樣,只有那幾株月見草還在不知疲倦地搖晃著身軀,一切都像是什麼都沒生過一樣。

但洛川不知已經倒吸了多少口涼氣,就連身形也不由自主地向後退了幾步,眼中閃爍著驚疑不定的光芒。

果然,這月見草不好摘啊!

重寶之前必有埋伏,這是修行界的一個常識,但這埋伏也特么太狠了吧!

先不說最後那無比恐怖的紅色飛蟲是什麼,單就說之前的那縷黑氣和那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死人手就夠令人頭皮麻的了。

單獨一種陷阱洛川或許還能憑藉著手中的各種靈丹妙藥,白焰焚身訣,輓歌劍,各種符篆什麼的化險為夷,可這光傀儡紙探出來的危險就有三種!

還別說那沒探出來的!

這還怎麼玩兒?

玩不動啊……

念及此處,洛川不得不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沒想到,這才剛進月影秘境,這鬼地方就給了自己一個天大的驚喜和天大的難題啊。

然後他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為什麼在傀儡紙第一次靠近月見草的時候,那飛蟲沒有出現呢?

難道說……

洛川猛地瞪大了雙眼,然後毫不猶豫地從懷中又掏出了一具傀儡紙!

這也就是他家底豐厚,雖然傀儡紙價格不菲,但憑藉洛川在大逃殺中的驚艷表現,宗門還是獎勵了他不少的,再加上之前諸如冬雪小比等雜七雜八的獎賞加起來,單輪貢獻值的話,恐怕整個凌劍宗連內門弟子都比不了。

當然了,這些都並不是洛川如此財大氣粗的根本原因,更重要的是……

他有一個好師姐啊!

大逃殺一役,莫有雪,不,應該說是整個東峰都欠了洛川一個大人情,雖然洛川本身就算是東峰的人,但就算是禮尚往來,莫有雪怎麼也得表示表示才行。

以洛川這等高風亮節,做好事不留名,視金錢如糞土的人,當然是毫不猶豫地就拉著莫有雪去勛祿堂了。

然後光是傀儡紙,洛川就準備了十具!

這不,現在就正好派上大用場了!

第二隻傀儡人剛一出現,就與之前大不一樣,並沒有再小心翼翼地前行,而是以極快的度朝月見草所在的方向急掠而去,一伸手就碰到了月見草那嬌柔脆弱的草莖,看起來竟是想要將其一把連根拔起。

然而,傀儡人的度快,黑氣的度卻比它更快,甚至這一次來得更加兇猛了一些,不等傀儡人拔出月見草,就已經將其半個身體都染成了焦黑色。

下一刻,傀儡人並沒有強行去摘月見草,而是毫不猶豫地轉身就跑,卻是提前防備到了那隻死人手的出現,剛等對方探出一根手指,傀儡人便在洛川的心神控制下二度折返靠近黑色祭台。

果不其然,又是兩隻紅色飛蟲如約而至。

但這一次洛川有了經驗,哪裡肯讓那飛蟲靠近,而是主動令傀儡人後退,狠狠地撞到了那死人手上面。

死人手毫不客氣地一把抓向傀儡人的腦袋,然後用力一擰!

「嗤……」

傀儡人就此身分離。

如果是一個活生生的人的話,失去了腦袋當然是必死無疑,但傀儡人不是人,所以仍舊能夠活蹦亂跳。

因此接下來,傀儡人直接伸出雙手雙腳,死死地抱住了那死人手的手臂!

死人手再可怕,它也只是一隻手,正常情況下,一個人的手掌有可能抓到同一隻手的手臂嗎?

當然不可能……

所以一時間,那死人手開始如無頭蒼蠅般在半空中掙紮起來,卻怎麼也無法將傀儡人從手臂上甩下來,然後,那縷黑線也跟著纏到了那死人手的手臂上。

這下子,不僅傀儡人受到了極其嚴重的腐蝕,就連死人手也無可倖免!

這還不是洛川的最終目的。

因為很快,那兩隻不知道是什麼物種的飛蟲也到了。

下一刻,整隻死人手,加上那縷黑色氣線,以及傀儡人,都在一瞬之間被飛蟲點燃了,熊熊火光立刻照亮了方圓十數丈的夜色,就像是突然爆開了一簇煙花。

死人手和傀儡人一齊被燒成了灰燼,黑色氣線也就此消散於無形,再也看不到了。

見狀,洛川心中大喜,卻仍舊保持了足夠的冷靜,並沒有急著上前摘取月見草,而是拿出了第三具傀儡紙!

「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那飛蟲根本就不是沖著傀儡紙來的,而是被那死人手給引誘出來的,現在沒了死人手,飛蟲應該不會出現了吧……」

念及此處,洛川心中頓時變得無比緊張了起來,能不能拿到月見草,就看現在了!

只見第三具傀儡紙在離開了洛川的手掌后便一路朝著月見草狂奔而去,待來到祭台腳下后卻猛地停住了腳步,然後小心翼翼將胳膊觸碰到了月見草的草葉上。

什麼事都沒有生。

沒有黑氣,也沒有死人手,更沒有那恐怖的飛蟲。

彷彿之前所生的一切都只是洛川的幻覺一般。

見狀,洛川不禁猛地握緊了雙拳,沉聲道:「成了!」 洛川的嘗試成功了,他只用了兩具傀儡紙,便將月見草前的三重阻攔盡數化解。????

接下來,就是見證奇迹的時刻……

呃,不,是見證採摘月見草的時刻。

傀儡紙雖然是人形法寶,但畢竟不是人,雖然有手,但沒有手指。

所以洛川便控制著傀儡紙用兩隻手輕輕夾住了月見草的草莖,然後小心翼翼地向旁側一折,一聲脆響出,隨即一株月見草就這麼被傀儡紙摘到了手中。

畢竟不是自己親自動手,洛川心中還是有些沒底,也沒敢多摘,便趕緊指揮著傀儡紙回到了自己身邊。

月見草落在洛川手中,還閃爍著瑩白色的光芒,只不過看起來黯淡了很多,但那濃郁的生命氣息還是讓洛川喜上眉梢。

有戲!

下一刻,洛川的一番手,將這株好不容易拿到的月見草裝進了特質的玉匣當中,為的便是儘可能地鎖住其中的藥力。

待做完這一切之後,洛川心中的石頭才徹底落了地。

果然是機遇與危機並存啊!

要不是他心思機敏,恐怕就真的只能望洋興嘆了。

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洛川一次次指揮著那傀儡紙人,將祭台腳下的所有月見草全部一掃而空,一根也沒留下。

如果說得自私一點,至此,洛川這次進入月影秘境最大的一個任務已經完成了!

至於那神秘莫測的黑色祭台……

洛川恨不得離它越遠越好。

這還沒到祭台呢,就有這麼多幺蛾子,要真的爬上去了,別的不說,單是那些恐怖無比的飛蟲就得要了他的老命!

想到這裡,洛川便準備拍拍屁股走了,畢竟接下來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當然就是與莫有雪等人匯合。

可還不等洛川收回地上的傀儡紙,便突然眼角一閃,猛地看到了一件東西。

之前洛川沒能看到它,是因為這件東西被藏在了一叢月見草的後面,遮擋了洛川的視線,但現在月見草都被洛川給采了個精光,自然就露出其真面目了。

真要說起來,其實洛川也沒能看得多麼真切,因為這件東西只有一部分露在了外面,而另外一部分,則盡數沒進了黑色祭台的基座!

暴露在空氣中的那部分,是一個圓柱形的鐵柄。

這是……

一把劍?

洛川心中一熱,眼中立刻閃過一絲精芒。

誠然,現如今的他已經有一把好劍了,便是從寒潭中被釣起來的輓歌,但既是凌劍宗弟子,又哪有嫌好劍多的道理?

「要不要試著,拔出來?」

洛川輕輕搓了搓手掌,並沒有太久的猶豫,趕緊就指揮傀儡紙向祭台折返而去。

有寶在前而不取,這絕對不是洛川的風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