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寂塵此時才反應過來! ??皇甫小鳥!

江寂塵此時才反應過來! ??皇甫小鳥!

這麼污的外號,葉山身為大聖人境,他叫也就罷了。

畢竟,他們同為大聖人境,哪怕走出賭場,那也是誰也不懼誰。

但現在,一個靈嬰境的修士,竟然也這麼叫?

所有的人,發愣!

甚至,因為今天的賭約不同凡響,這間玉石房間中的一切,都被投影出來了,整個賭場的人皆可以看到。

現在,他們自然聽到了江寂塵剛才喊皇甫小鳥了。

「這靈嬰境小子什麼來頭?他竟然敢當面喊大聖人的外號,他找死呀!」

「嗯,賭桌雖不論修為,但一旦走出賭場,那小子只怕要被當場拍滅!」

「啊,那小子,似乎就是拐走葉柔女神的江寂塵啊,他與葉山大聖人一起,這」

「不會吧,這就碉堡了」

最終,很多人都認出了江寂塵。

畢竟,因在槍道上擊敗了葉柔女神,再加上葉女神又邀他上門等等。

江寂塵,已經成為了人皇城的名人,為年輕一輩眾多人所知悉。

何況,一名靈嬰境修士,一把贏了十萬枚的一品聖靈石,這已成為了奇談,為眾多賭徒所津津樂道。

此時,在玉石房間中,皇甫小泥臉色陰沉地盯著江寂塵,若不是這玉石房間神秘無比,壓制了皇甫小泥的修為,江寂塵現在只怕有難。

江寂塵無懼,與之對視。

對他而言,話已說出來,自然不可能再收回了。

何況,這裡不論修為,只拼賭技,他怕個鳥?

就算出去,還有葉山大聖人給頂著。

江寂塵豁出去了。

既然得罪,那就得罪到底;

既然裝逼,那就要裝最好的逼!

此時,皇甫小泥的目光之中,充滿了無窮的殺意。

他現在當著所有賭場人之面,竟然被一個靈嬰境修士叫他那最憎惡的外號?

要知道,他這個外號,也只有有數的幾名與他不和的大聖人敢叫,其餘的人誰敢?

「我知道你,你是江寂塵,奪我孫兒融靈石的那個小子!」

皇甫小泥壓抑著殺意、憤怒,聲音漠然地開口道。

皇甫小泥是皇甫世家的太上長老,更是皇甫星空的爺爺。

江寂塵只覺得人生何處不相逢?真是太巧了。

又一次碉堡!

他冷笑道:「搶?皇甫小鳥,請你不要誹謗一個正義的人,不過,你非要這麼說,那也沒有辦法了。」

「今天,賭場之上,不論修為,只拼賭技,你若贏,我的至高融靈石給你便是,但若輸了,一百萬一品聖靈石,還有再履行剛才所說,脫光衣服走出賭場的賭約!」

「皇甫小鳥,你敢不敢與我一賭!」

江寂塵聲音朗朗,從玉石房間中傳盪出去,響遍整個賭場。

這一刻的江寂塵,氣勢無雙,霸道驚人。

一旁的葉山大聖人看得目瞪口呆,心中的崇拜之意油然而生。

寂塵小兄弟,他絕對是一個賭神!

葉山心中敬佩地想道。

此時,皇甫小泥已經騎虎難下,沒有了退路。

「有何不敢?開局!」

他不能弱了氣勢,與江寂塵、葉山開賭。

賭局其實很簡單,就是搖玉石骰子,一至無窮點,比大小!

總裁:我許你天生傲骨 而搖出的點數越大,說明賭技越高。

此時,在玉石房間中,眾人的修為都被壓制,如普通凡人一般。

所以,根本無法以秘法作弊。

更何況,這些玉骰子刻畫有神秘禁法,不受靈力控制、侵襲。

且骰子是無面的,可根據搖動,生出無窮變化,最後可以搖出不出的點數。

總之,靠的是賭技,與修為高低無關。

「一顆玉石骰子,點數大者勝!」

皇甫小泥開口說道,定下了規則。

「我沒意見!」

「但本公子不想這麼麻煩,要一局定所有的人勝負,我們這裡六人,一人搖一次,只要你們任何一人的數點能夠超過我們兩人都算我們數輸,如何?」

江寂塵傲然地開口,睥睨著眾人。

聽到江寂塵的狂妄自大之言,很多人已經開始不屑,在外面嘲諷。

便是皇甫小泥幾人,被江寂塵如此看輕,心中也是怒意衝天。

女總裁的桃運兵王 但葉山急了,傳音道:「寂塵小兄弟,他們有六人,這樣對我們不妙呀,而且他們四人都是人皇城聖人級別中,賭技最精湛者,曾搖出過超萬點之數!」

「哼,他強由他強,清風拂山岡,這是無雙賭術第三式,敵人如何強猛、如何兇惡,盡可當他是清風拂山,影響不了我分毫,動搖不了我必勝的信念。」

江寂塵傲然的向葉山傳授賭技道。

葉山身體一震,驀然之間,有一種大徹大悟的感覺。

「原來如此,原來,這就是無雙賭術的真義,無論對手再強,與我何關?我只要比任何人強,便可永勝不敗,這是賭之勝念!」

葉山激動的向江寂傳音。

聽到葉山的傳音,江寂塵其實還是愣了一下。

他倒沒有想過這些,他剛才之言雖說也有一些道理,但更多的卻是忽悠之言。

但不想,葉山竟然總結、領悟出如此的賭之勝念!

看來,葉山還是一個天才啊。

只是,他缺少的是一種守運之念,所以才逢賭必輸。

江寂塵心中雖然這樣想,但臉上不動聲色,一副絕世高手范,向葉山傳音:「不錯,但這還只是賭道的小成之境,賭之一道,博大精深,浩瀚無窮,強中自有強中手,高處自更高處,心懷必勝念,卻需平常心!」

就在江寂塵與葉山交流賭經時,那邊的皇甫小泥已經冷冷地道:「無知、狂妄、不知死活,那便讓你見識見識我等的驚天賭術吧!」

然後對三位中聖道:「你們三人先搖!」

三名中聖,賭技也是無比驚人,只在皇甫小泥之下,此時萬分自信,舉起骰盅搖動。

他們三人的手法很玄妙,同時閉眼,靜聽骰子聲音,判斷點數。

這需要靠搖動手法、聽覺,且是在沒有修為的情況下。

只見,骰盅如紛飛蝶舞在三名中聖手間,以不同的方式搖動,讓人看得眼花繚亂。

但有眼力的人,卻看得出這手法內藏一種大道神韻,很不凡。

很快,三人搖盅結束。

一人先揭開,淡金色的點數之光耀眼,剎那通過陣法,浮現空中! ?♂

一般來說,點數之光可分為灰、青、銀、金、紫五色。

而越往上的顏色,就說明點數就越大。

此時,不看具體點數,便看出現的是淡金色點數之光,便已說明位中聖搖的點數很高,已跨入了金色行列。

「看點數,天哪,一萬點,難怪點數之光可以顯淡金色!」

「嗯,一般而言,灰十,青百,銀千,金萬,此時剛剛好可以踏入金色萬點!」

「如此精湛的賭術,江寂塵必輸呀,何況,還加了一個逢賭必輸的葉山大聖人!」

…….

當看到陣法上顯化的點數,眾人驚嘆、議論。

已然覺得江寂塵他們必敗無疑,沒有一絲的勝算。

「嘿,這次葉山大聖人,還有江寂塵恐怕要光著身子跑出賭場了,這將會成為人皇城今年最大的笑料了。」

有人冷笑著開口。

特別是那些對江寂塵有恨意的人。

他們覺得,江寂塵若是要光著身子跑出賭場,他們就將這一幕以影像石錄製下來。

而江寂塵受到如此羞辱,葉柔女神又怎麼可能再會看上他?

絕大多數人,都想看到江寂塵受辱。

而玉石房間中,第一個揭開骰盅的中聖冷笑道:「小子,乳臭未乾,也敢囂張!」

江寂塵沉默,神色淡然。

這時,第二個中聖揭開了骰盅!

下一刻,淡金色衝天,閃耀四方。

「是一萬兩千點!」

已經有人驚叫,報出了點數。

點數更高!

這名中聖不屑地看了一眼江寂塵和葉山道:「葉山大聖人,我真不知你怎麼有勇氣來,我聽說,你還搖出過一點,這真是不敢想象的恐怖之事!」

極盡嘲諷之言!

若是以往,葉山會暴跳如雷。

但現在,那怕對方極盡嘲諷,他依舊神色淡然,只是平靜地回了一句:「一是極數,難道你沒有聽說過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么?無知不是你的錯,但拿出來顯擺,就不好了!」

剎那,全場靜了下來。

只因葉山大聖人的這一句話。

便是江寂塵,也驚為天人。

行啊,葉山這傢伙平時不顯山水,但突然一句話,逼格就如此超然。

無知不是你的錯,但拿出來顯擺,就不好了!

得到自己忽悠的無雙賭技三式,葉山大聖人簡直就像是變了一個人般。

冷宮裡的冷皇妃 彷彿在賭道一途已大徹大悟。

難道真的有百年沉淪,一朝悟道之說?

江寂塵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葉山大聖人。

其他的人,也看著如同換了一個人般的葉山大聖人,如同見鬼了。

那名中聖,自然也臉色變了一變,想不到自己的點數不僅沒有震懾到他,反而被對方輕飄飄的一句話打擊到。

「到時,脫光了衣服,希望你還能這般囂張!」

這名中聖恨聲說道。

而這時第三名中聖也終於揭開了骰盅。

毫無疑問,是金色之光,而且顏色很深,光芒很強烈,有點刺眼。

「是中金色,一萬八千點,天吶,這點數太驚人了,超越他們以往的最高水準!」

看到這裡,已經有驚呼,報出了點數。

三名中聖,一人比一人高,驚到四方人。

如此精湛賭術,當真驚人!

「現在,輪你們這邊一人先搖了,我倒要看看你如何三生萬物!」

這名中聖淡淡地開口,充滿嘲諷之意。

他現在很得意,因為他超越了以往,賭術發揮到了極致,打破了自己以前的記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