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川都要懷疑,這麼有錢,還去偷東西,是真缺錢還是偷習慣了。

江小川都要懷疑,這麼有錢,還去偷東西,是真缺錢還是偷習慣了。

秦老頭看到他的表情,猜到了他的意思,氣的臉都青了。「不信的話你拿這幾塊東西去換錢試試,20塊錢賣給你,賣多少都算你的。」

江小川看對方的精神頭,一度懷疑,這老小子是真病還是假病?

江小川還想著自己今天能碰到電視里放的情節呢。

難道不應該是,自己抓到小偷,結果小偷是為了生命垂危的爺爺,才被逼無奈的出去偷東西,然後被自己無意發現發現,自己心一軟,然後救了爺爺,於是虎軀一震,收了一個忠心耿耿的小弟?

說好的生命垂危呢?

說好的救人呢?

說好的小弟呢?

麻蛋……

都是被後世那些小說和電視給荼毒了。

秦老爺子被江小川傻笑的表情,給弄的沒頭沒腦。

這小子不是腦子有病吧。

江小川被秦老頭鄙視的表情,看的不好意思了。

尷尬的說道,「行…那這些就給我了…那20塊錢就是你的了。」

秦老頭見對方居然真的收下那些玉佩。也是一臉的複雜。

這些玉都是好玉,而且雕工也是很好。放在以後肯定很值錢,但是這個年代真的不值錢。

這個時代還是能留下黃金最好了。

這些玉,以後花錢還是能買到的!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花木蘭的聲音,帶著清冷氣息,淡淡道:「不必,是我家先生派我來救你的。」

唰!

倪金雨頓時一愣!

「敢問……尊姓大名?」

「秦!」

s唰~!

聽到這個姓氏時,倪金雨的面色,驟然一變。

『秦?』

放眼整個江南,還有哪個姓『秦』之人?

他幾乎第一刻,就猜到了那位人的身份。

當年,他穹頂集團的掌門人,秦蒼穹!

秦董!

這一刻的倪金雨,面色前所未有之複雜,帶著一絲愧疚。

沒想到。

當年,他被逼背叛了秦董。

投靠白若霜。

結果最後,落得如此下場。被白若霜派人暗殺。z

最終,還要靠秦董出面,替他化解危機。

倪金雨面色複雜,羞愧難當。

他突然對著花木蘭,單膝跪下,行禮。

「秦董之大恩大德,我倪某人,此生難謝!」

「倪某人,有一請求。能否,見秦董一面?!」倪金雨跪倒在地上,聲音凝重,帶著一絲懇求,道。

當年的錯,當年的罪,而今,他應該償還了!

可花木蘭卻淡淡掃了他一眼。

「你不配。」

說完,她黑衣勁裝,嬌軀倏然轉身,離去。

只留下倪金雨一人,獃滯的跪在原地。

乃后容賒十年死,定應全廢一生詩。

根柯直待如銅石,始是參天溜雨時。

他倪金雨悔啊。

恨啊。

悔當年,不敢出頭。

恨當年,背叛秦董。

只可惜,一切,都已過去。

已發生的,不可能更改。

從今以後。

江南再無穹頂集團。

也無了當年那個『秦董』。

……

翌日。

清晨。

白氏集團。

董事會議現場。

白若霜一大早的就趕到集團,原本,她正準備,等待看著手下發布訃告……公示『倪金雨』的死訊時……

結果卻看到,倪驚雨正完好無損的……穿著黑色西裝,走進了董事會議室內。

唰~!

見到這一幕,白若霜的俏臉,倏然一呆?

這??

他怎麼可能,還活著??

昨夜,自己不是派出殺手,前往刺殺了嗎?

這?

怎麼可能,還活著?!

而此時,走進會議室的倪金雨,面色複雜,扭頭,看著白若霜一眼。

兩人的目光,對視。

空氣中,帶著一絲莫名的氣氛。

「倪經理,你參加董事會,遲到了。」白若霜站在會議桌現場,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開口說道。

「抱歉。」倪金雨歉意點點頭,他並未揭穿和當面質問,昨晚的刺殺。

他也只能裝作不知道的樣子,連連坐到了會議桌前。

開始進行會議。

這一場會議,白若霜幾乎沒有什麼心情。

匆匆開完會,便踩著高跟鞋,疾步起身離開了。

回到辦公室,白若霜坐在椅子上,俏臉複雜冷厲。

她已經漸漸感覺,事情有些失控。

一切發展,正在朝著她難以控制的方向走。

暗殺倪金雨失敗。

這?

只有一個可能。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 林圭莉打發走自己父親,趕往江南區驛三洞,主要是為了參加一個LG集團與來自中國江蘇政府團隊的合資談判,這是LG能源部門即將與江蘇連雲港市合作的計劃投資達10億美元級別的煉化項目。

煉化和鋼鐵一樣,屬於現代工業的基礎產業之一,不止提供各類成品油料,還能產出現代社會必須的烯烴類化工原料和瀝青等工程原料。

可以說,一個國家想要完成工業化,煉化產能和鋼鐵產能一樣,至關重要。

以西蒙對中國經濟未來的判斷,當下也正是進入這一基礎工業領域的最好時機,乃至最後時機,再晚一些,當中國經濟進一步發展,自有資本逐漸寬裕,外資想要進入,門檻會越來越高。

另一方面,後來人對LG更多的印象或許是電子產業,實際上,LG是做化工起家的,在能源和化工領域有着很深的積累,包括與中國的合作,早在1988年,LG就在中國合資建造了第一座煉化工廠。

維斯特洛體系這次對LG的拆解重組,其中很重要一項,還是產業轉移。

將LG集團旗下積累深厚但在韓國成本優勢越來越不明顯的能源化工產業轉向低成本且市場需求快速擴張的中國,是西蒙親自敲定的一項重要策略。

林圭莉目前確實沒有什麼實權,之所以被很多人重視,主要也是她有機會接觸到陳晴乃至西蒙·維斯特洛的緣故。這天下午的談判,林圭莉更多也只是旁聽並記錄。

當然,也不會有人因此就輕視她。

那句話怎麼說,爬上一張正確的床,能抵得上別人奮鬥一輩子,無論男女,都是如此。很多人看來,林圭莉明顯就屬於已經爬上了一張正確大床的那種。而以西蒙·維斯特洛的財富和權勢,這女人如果能稍稍幫忙吹一下枕頭風,或許也足夠抵得上很多人奮鬥一輩子。

林圭莉當然清楚自己的定位。

那次在墨西哥聖盧卡斯,她表現的很主動,也上了某人的床,但距離陳晴那樣修成正果,還差了太遠。

因此還需努力。

林圭莉也確實非常努力,特別是逐漸感受到因為傍上某個男人或者被人認為傍上某個男人而獲得的那種眾星捧月般大權在握的感覺,就像她父親因為她的緣故竟然轉眼成為青瓦台的高官,這種體會,沾染多了,就難免欲罷不能。

權力從來都讓人沉迷。

同樣無論男女。

參與過下午的談判,林圭莉又馬不停蹄地處理其他很多瑣事,直到晚上八點多鐘才返回西蒙位於首爾東南郊外山間的莊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