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過多久,火鳥就徹底消失了。

沒過多久,火鳥就徹底消失了。

但是僅僅是這一隻火鳥就消滅了三十餘只蜘蛛。

看到這裡,冬妮婭等人都是震驚不已。

真是恐怖的法術,冬妮婭估計這隻火鳥的威力已經無限接近二級了。

難道李奧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一階巔峰?

事實上李奧還沒有達到一階巔峰,只是有著幽冥之炎的加成,它比普通的法術威力要增強五成左右。

離婚契約:蜜愛總裁妻 這個時候,又是一隻火鳥在李奧的手中成形,然後飛向了蛛群之中。

蛛群之中一陣慌亂,在死亡的威脅之下,它們紛紛向後逃去。

火鳥緊追不捨,蜘蛛們只顧逃命,沒有全力反杭,因此死的更多,一路之上至少有四十隻以上的蜘蛛化為飛灰。

「李奧,我第一次發現你竟然這麼厲害。」

西蒙兩眼放光地說道。

薩姆和羅伊都是一臉的贊同,李奧的法術太可怕了,根本不是他們可以抵擋的。

「一般而已。」

李奧淡淡地說道。

「李奧,你有沒有興趣加入城主府。」

冬妮婭說道。

李奧搖了搖頭,「沒有。」

對於這個答案冬妮婭沒有感到奇怪,現在巫師大戰一觸即發,如果李奧搶著加入冰雪之城那才叫有問題。

「最近我想成立自已的一支親衛隊,你有沒有興趣加入我的親衛隊。這支衛隊不屬於冰雪之城,只需聽我一人的命令,而且冰雪之城的部分資源可以對你開放。」

冬妮婭繼續說道。

聽到這裡,李奧有些心動了。

如果成了這個丫頭的親衛隊長,那麼自然可以進入城主府,他就可以親自探查神格碎片的下落了。

亞伯他們的效率太低了,指望他們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

重生嫡女之葯妃天下 「我不喜歡簽訂什麼契約,我喜歡自由,什麼時候想走就走。」

李奧嘗試著提出了自己的條件。

冬妮婭又喜又怒。

喜的是李奧終於動心了,但是條件卻太過苛刻。如果不簽訂契約,你是黑巫師派來的間諜怎麼辦。

「不過我可以向你保證,原則上我在黑白巫師之間嚴守中立,在適當的時機可以有所傾斜。」

李奧非常巧妙地說道。

聽到這裡,冬妮婭才容顏稍霽。

她以為李奧說的有所傾斜是向白巫師傾斜,卻不知李奧是在為自己反水埋下伏筆。

冬妮婭心中已經有了計劃,那就是派李奧殺幾名黑巫師,讓他們結下死仇,李奧就不得不為她效力了。

「不簽訂契約不可能。我們可以簽訂一個寬鬆的契約,你有什麼要求可以提出來。」

冬妮婭說道。

李奧想了想,最後答應了下來,契約精神早已根深蒂固入巫師的靈魂之中。

如果不簽訂契約的話,冬妮婭恐怕不會相信他,他也只能在契約上做手腳了。

「那麼好吧。」

看到李奧答應了,冬妮婭不由大喜,於是接下來雙方開始討價還價。

「如果我要派你殺黑巫師,你不能拒絕。」

豪門長媳,總裁的替身前妻 「沒有問題,但是過於危險的命令我可以拒絕。在外人面前我是你的手下,但是事實上我們是平等的。我是在為你個人效力,不是為冰雪之城。」

李奧說道。

對於最後一句話,冬妮婭非常喜歡,誰不喜歡屬於自己的私人力量。

「最重要的是我想走時,我可以提出來,契約立刻中止。」

「這點不能再談談一下嗎?」

「不能。」

兩人不停地商討著,最後商討出一個雙方都可以接受的協議。

冬妮婭是一個急性子的人,不想放過李奧這麼一個高手,因此當場就拿出一個捲軸將剛才說的內容寫了下來。

看著這個有些漏洞的契約,西蒙眼中精光一閃,但是什麼也沒說,大概也只有冬妮婭這個大小姐沒有看出來。

雙方簽訂之後,都是十分歡喜,李奧覺得自己距離神格碎片更近了一步。

「歡迎你的加入,李奧。」

西蒙微笑著說道,看不出絲毫嫉妒。

經過冬妮婭的再次介紹,李奧才知道他們是冬妮婭親衛隊的成員,西蒙其實是親衛隊的隊長,只是一直沒有公開。

「走吧,李奧。」

招攬了李奧這麼一個高手,冬妮婭的心情大好,愉快地說道。

「遵命,冬妮婭小姐。」

李奧將手放到胸前,彎著腰微笑道。

「嘻嘻!」

大概是將李奧當成了自已人,冬妮婭露出了自己的真性情。

五人來到巫師塔前,準備對巫師塔進行最後的探索,每個人都知道巫師塔里的收穫才是真正的盛宴。

雖然已經見過不少巫師塔,但是李奧不得不承認,塞繆爾的巫師塔絕對是所有巫師塔最複雜之一。

李奧仔細看著大門的封禁,然後在大門上書寫起來。

沒過多久,巫師塔的大門就被他破開。

看到這裡,冬妮婭慶幸不已,還好李奧的水平夠高,否則就只能入寶山空手而回。

進入巫師塔后,他們仔細搜索起來,生怕遺漏了什麼好東西。

其中最為輕鬆的還是李奧,只要冥王之眼一開,有什麼好東西基本是一目了然,基本上不會有什麼遺漏。

眾人搜索了一陣,沒有找到什麼好東西。

但是眾人並不泄氣,他們知道真正的好東西都在上層,那裡才是塞繆爾居住的地方。

「第二層一般是實驗區和守衛區,大家小心一點。」

冬妮婭說道。 眾人心中瞭然,雖然塞繆爾已經死了很長時間,按理說有什麼守衛都應該死光了。

但是那些蜘蛛卻告訴他們並不是這樣,也許這裡有一個隱秘的通道通向外邊。

打開一個房門,裡邊是一個巨大的房間,一股難聞的氣味傳了出來。

裡邊有著大量的牢籠,上邊銘刻著複雜的符文。

由於時間的久遠,地上鋪滿了厚厚的灰塵。

「這是獨角兔之角。」

冬妮婭從牢籠里拿出一支有螺紋的角說道,牢籠里這種角還有很多。

獨角兔是一種一級魔化生命,性子平和,但是性子再平和,那也是一級魔化生命,實力是毋庸置疑的。

而且獨角兔之角是用來製作魔化物品的上好材料,價格不菲,這麼多角運到外邊就是一大筆魔石。

這裡應該是實驗品關押區,打開了一個個房間,李奧他們很快發現了越多越多的實驗遺留物。

億萬新娘:總裁的囚愛玩偶 這其中不僅有一級魔化生命,還有二級和三級魔化生命。

眾人無不驚喜之極,難怪人們都說探索遺迹是一夜暴富的最佳途徑,此言果然不虛。

當他們打開又一間大門時,李奧忽然感到一陣心神不寧。

「小心。」

無數的陰影從房間中沖了出來,向最前邊的西蒙揮舞著手中的匕首。

釘釘之聲不絕於耳,雖然西蒙早有準備,但是他不知道受了多少攻擊。

轉眼之間,他身上的兩層護盾就被攻破,然後重傷。

幸運的是,這時候一支漆黑的大手擋在了他的面前,為他擋住了門裡面所有的攻擊。

「我擋不住多久,快將他拉回來。」

李奧說道。

這是一個配合相當默契的團隊,不需要李奧的吩咐,薩姆就拉起西蒙放到了後邊。

大量的幽冥之炎出現在李奧的手中,然後變成了一隻火鳥。

薩姆的眼睛變得通紅,一瓶瓶藥劑出現在他手中,然後向前拋去。

看到這些藥劑,李奧的臉色一白,這個傢伙真是瘋了。

守護的另一隻大手將他和西蒙保護在一起,同時李奧將能加的防護都加了上去。

一個骨盾術出現在李奧的身前,除此之外還有一個乳白色的光罩。

好像想到了什麼,李奧將一瓶藥劑喂到了西蒙的嘴裡。

羅伊臉色陰沉,一支燃燒的手掌向前抓去。

冬妮婭臉色發冷,她極為真重地拿出一支藥劑,然後打開了它。

一團白色的濃霧從水晶瓶中飛了出來,緩緩向前飛去。

濃霧中有著一些閃爍的冰晶,雖然那支大手距離冰晶還有相當一段距離,但是李奧卻從上邊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脅。

這團濃霧絕對有著二級法術的威力,李奧發誓。

當濃霧就要撞在大手的時候,李奧抱起西蒙,迅速向遠處跑去。

轟!

一陣驚天動的爆炸聲響起,強大至極的衝擊波四處肆虐著。

「噗!」

李奧狠狠地吐了一口血,然後不知道翻了多少個跟頭,狠狠地撞到牆壁上。

他懷裡的西蒙狀態更差,已經氣若遊絲,如果不是他給餵了一瓶救命的藥劑,說不定剛才就死了。

「我說你們平時都這麼暴力嗎?你們到底是在殺敵人,還是在殺自已。」

李奧苦笑著說道。

「剛才有點激動了,抱謙……」

薩姆掙扎著站起來說道。

這時候他就像是乞丐一樣,渾身上下都是一片漆黑,就連衣服都破了好幾處。

羅伊也好不到哪裡,趴在地上半天起不來。

「我們是不是能先上五樓接受傳承,即使是二樓也太危險了。只要接受了傳承,我甚至可以控制這個遺迹。」

這時候冬妮婭說道。

李奧想了想答應下來,冬妮婭現在是主子,不得不聽她的命令。

西蒙等人也沒有異議,以他們的能力探索這個遺迹實在是太危險了。

為了避免發生意外,他們將自己恢復到最好的狀態才上去。

來到五層之後,冬妮婭拿出一個令牌,打開了一個房間的大門,然後獨自進去。

據西蒙他們講,傳承有著很多苛刻的條件,首先必須是陰影之匕的成員,光這一條就將他們全部排除在外了。

事實上陰影之匕對成員的要求非常高,可不是什麼流浪巫師都能加入的。

安格斯還是看在李奧是煉金大師的份上,不然怎麼可能邀請他加入陰影之匕。

***

***

一個月後,李奧等人回到了冰雪之城。

冬妮婭順利地完成了塞繆爾的傳承,並且掌控了整個遺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