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警戒!”頭髮話了。

“注意警戒!”頭髮話了。

“好的,頭!”費爾此時更加不正常了,眼睛突然變成火紅色,在黑夜中無比明顯,開始認真地尋找一切可疑的地方。萊特收起了遊戲機,扶正自己的眼鏡,手上閃過一絲亮光。艾斯還是冷冷的,一個人走入了黑暗的森林中。

“溫蒂,你感受一下!”


溫蒂靜靜的站着,雙眼微閉,森林中突然颳起一陣陣微風,溫蒂身上的衣服也隨風輕舞着,一滴眼淚從眼角滑出,滴落在衣領上。

“好悲傷呀!這裏有種莫名的悲傷,除了我們,似乎還有一個人!斯多爾!”溫蒂,用手感受着眼角的溼潤,有中有種莫名的衝動,想哭。

“嗯!我也感覺到了一點,是有點奇怪,我們去報告上說的地點察看一下!雖然只有一個人,但不要大意!”斯多爾用手按在地上,似乎也感受到了這裏的不同。

“我覺得,好悲傷啊!植物會受到人的情緒影響,我總覺得,這片森林散發出的情緒,是那麼的悲哀,那麼的無助,讓我有一種想哭的感覺。”溫蒂雙手環抱,臉色不是很好,情緒即將失控,似乎想要大哭一場。

“嗨,我們這是在工作,你知道規矩的!”斯多爾把手搭在溫蒂的肩上,其實斯多爾自己也不好過,他的能力能讓他和大地溝通,他也能感受到生長在大地上的植物情感,今天的它們似乎特別悲傷呢。植物只能與能感受到自己的人交換情緒,所以並不是所有人都能感受到這種悲哀。

“我知道了,斯多爾,我會控制住自己的情緒,我們走吧!”溫蒂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和斯多爾向目的地走去。

兩人誰都沒有再說話,夜晚又恢復了寧靜,月亮終於不再害羞,園園的掛在空中,森林中的光線更加明亮了,只是依然寒冷。

“快到了,嗯?空氣中有燃燒過的氣味,小心點,溫蒂。”

“好的,我們直接向目標接近,你掩護我!”

“好的,但是,記住不要飛太高,目標太大,很容易受到攻擊的!”

“好的!”說完溫蒂已經緩緩飄了起來,雙腳離開了地面,高速向目標飛去。斯多爾也用不慢的速度滑行在溫蒂身後。

兩人很快來到了目的地,此時的別墅已經完全燒燬坍塌了,只有房子外圍的牆壁還有部分殘留,似乎想要證明自己的存在。

“好像有人躺在那裏,我去看看!”溫蒂加快了飛行速度,身後的一路落葉紛飛。

“別衝動,等等,也許是陷阱!”斯多爾也只能慌忙跟上,可是他的速度還是慢了很多。

溫蒂突然停住了身形,靜靜地飄在廢墟之上,斯多爾也很快到達了溫蒂的身邊。 “怎麼啦?溫蒂”斯多爾走到溫蒂身邊,奇怪的看着眼光呆滯的溫蒂,不見溫蒂回答,他便順着溫蒂的目光看去,也呆住了,一切再度恢復了寧靜,除了微微的風聲,和搖擺的樹葉。

月光下,一個全身**的美麗少女靜靜的躺在地上,那絕美的面容,完美的身軀,在月光下那麼的令人窒息,如絲般的黑色秀髮掩蓋住了身體重要部位,而少女的胸前掛有一個奇怪的飾物,在月光下沒有任何光芒反射,不知是什麼金屬。

“這就是傳說中誤入人間的天使嗎?斯多爾?”

“不··不知道,你把我的外衣給她穿上!我在周圍查探一下!”斯多爾很快清醒過來,脫下自己的外套遞給溫蒂,自覺的轉身四處察看起來。

溫蒂接過外套後,飄向了少女,意念一動,月光下的少女輕輕從地上飄了起來,溫蒂趕緊把衣服圍了上去,少女的皮膚是那麼的細緻,白嫩,冰涼,似乎已經死亡多時了,只是那微微上下起伏的胸腔,才能證明少女依然還活着。

“好了,斯多爾!”溫蒂抱着少女走向斯多爾。

“嗯,我這邊也沒什麼發現,雨水沖走了一切,我們需要通知後勤人員來做進一步調查,我們先回去報告吧!”斯多爾看着似乎出於熟睡中的少女,心裏滿是疑惑,她是誰?爲什麼會在這裏?這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她怎麼辦?”溫蒂看着少女精緻的面孔,心裏的疑問也不少。

“先帶她回基地再說!” 牧神九歌 ,倆人再次高速離去,月光下只剩下空檔的廢墟。

“費爾,艾斯,萊特!你們那邊有什麼發現?”溫蒂通過隨身通訊器詢問道。

“沒有!”

“今晚的月光很美!”

“······”

“你們先回車上,我們馬上就到,我們立刻離開這裏!”

“哦耶~~!”

“嗯!溫蒂,等下有空嗎?一起宵夜如何?”

“······”

“費爾,你閉嘴!”溫蒂無奈的搖了搖頭,一臉的無奈。

“嘿嘿!”

“······”

“······”

幾分鐘後,斯多爾先一步來到了車旁。

“費爾你做到副駕駛位去,萊特,你到後面和艾斯坐一起。” 異甲重兵之戰星河 ,只是有點疑惑,但依然按照斯多爾的要求做到了自己新位置上。

隨後,溫蒂抱少女也鑽進了車中,做到了第二排上,斯多爾立即發動汽車,加速離開。


“哇,你們從哪裏找來的極品蘿莉?”萊特驚訝的看着溫蒂懷中的少女,眼鏡滑到了鼻樑中部。

“······”

“美女啊!頭!你們從哪裏找到的?那麼好運氣?”費爾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

“都給我閉嘴,先通知後勤人員來做進一步調查!我們先回基地再說。”斯多爾更本不想多話,而溫蒂則一臉就知道會這樣的表情。

“哦,對了,我們還需要衣服,大量合適的衣服!當然還有內衣!”溫蒂紅着臉,看着懷中的少女。

“衣服我有!全新的!”萊特扶正自己的眼鏡,怪異的笑容令人不安。

“你那是什麼表情?沒想到你居然對未成年少女感興趣!”費爾一臉的鄙夷。

“要你管!”萊特沒有說太多,開始認真地打量溫蒂懷中的少女。

“那麼,萊特,衣服什麼的你去辦,不準亂來!”斯多爾也沒辦法,溫蒂必須照看着少女,走不開,正好有人自願做這些,就先將就吧。

萊特在市中心先行下車,其他人則先回基地。

“怎麼樣?有什麼發現麼?”斯多爾站在玻璃窗面前,看着治療室內忙碌的醫生們。

“暫時一切情況正常,她的身體沒問題,只是······”一個戴面罩的醫生翻看着手中的各項化驗報告,一面回答斯多爾的提問。

“只是什麼?”

“只是,我們對她進行檢查時,發現她沒有腦波反應,就像一個植物人。”醫生放下了手中的報告,透過玻璃,看着病牀上的少女,惋惜的搖着頭。

“辛苦你了,詹姆士!”

“沒什麼,這是我們的工作!我先去休息了,其他的化驗結果要到明天才知道,到時候我們再說吧!”說完轉身走出了房間。

“她是那麼的完美,就如同墜入人間的天使!斯多爾!真不知道她怎麼會出現在森林中,要不是我們,也許······我不敢想象!”溫蒂手放在玻璃上,靜靜地看着少女。

“誰知道呢?!森林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她又是誰?這報告要怎麼寫?”

“等她醒過來,我們就知道答案了!”

“也許吧!”

“頭!我回來啦!她怎麼樣?醒了嗎?”萊特不知什麼時候也站在了玻璃窗前。

“還在昏迷中,你說的衣服呢?”溫蒂想要事先確認一下。

都市全能至尊 我辦事,你放心,等我推進來!”萊特說完,轉身跑了出去,很快,他拉着一個小拖車進來了,拖車上面堆滿了各式各樣的包裝箱和紙袋,足足有一人高。

“······”衆人一陣無語。

“看看,這件哥特式連衣裙不錯吧?這件是新款蕾絲花邊的公主裙,R國流行的水手裙也有,看看這個,據說是天使裙······”萊特自顧自的打開紙箱,一件一件向衆人介紹着。

“你個變態!從哪裏搞來的這些不倫不類的東西?”費爾從椅子上跳起,指着萊特破口大罵。

“不懂就問,沒知識不是你的錯,可是你不懂還不學就是你的錯,一邊去!”萊特用手扶了扶自己的眼睛,一股寒光射向費爾。

“好了,不要吵了,費爾,萊特,艾斯你們先去休息吧!我和溫蒂照看輪流照看着個女孩!”斯多爾用手捂着頭,一臉的無奈。


“哦,一定要讓她穿穿看,這些可都是高檔貨,很貴的!”萊特不捨的看着自己買來的衣服。

“走啦,變態!真是的!”費爾拉住萊特走了出去,而艾斯,則跟在他們身後,最後看了一眼少女,也離開了。 夜晚是漫長的,特別是等待中的夜晚,斯多爾整晚都沒有閤眼,他坐在病牀前,呆呆的看着沉睡中的少女,少女胸前的掛飾吸引了他的目光,這把鑰匙最大的特點莫過於其頂部伸展開的一對羽翅,左邊猶如天使的翅膀,右邊如同惡魔的翅膀,而它的匙口則是由三個面帶有不同的齒口組成,這三個面構成了一個完美的等邊三角形,然而,這似乎不是一種他所熟悉的金屬材質,沒有一絲金屬光澤,但這絕對是一種金屬,白色中帶有銀色,又或許是黑色,總之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似乎它一直在不停的變幻着。

突然,他發現那一把金屬鑰匙瞬間變大了,顏色轉變爲鮮紅色,紅得就像那新鮮的血液。就在這時,鑰匙突然變成的鋒利無比,慢慢向他逼近,而他自己卻無法移動半分,能力似乎也被封鎖住了,完全無法使用。鑰匙不斷的逼近,尖端已經碰到了他的胸空,那冰冷的金屬感,讓他一陣哆嗦。鑰匙還在向前推進,鑰匙尖端已經突破了他的襯衫,以及胸前的肌膚,一陣刺痛從胸前傳來,他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鑰匙不斷的插入他的胸腔,鮮血順着傷口涌出,冰冷以及無法忍受的疼痛,不斷地敲打他的神經,可是卻無法叫喊,聲音似乎被堵住了,一切是那麼的安靜,他甚至可以聽到肌肉被穿破、切開和撕裂的聲音,滾燙的鮮血不斷的涌出,浸溼了它的襯衫,他的西褲,他的皮鞋。

最終,鑰匙穿透了他的胸腔,然而,這一切並沒有結束,鑰匙開始慢慢轉動,劇烈的肌肉撕裂讓他只想自殺,但他卻不可能這樣做,他甚至不能昏過去,這一切就像一個可怕噩夢,只是自己似乎永遠也無法醒來。

“斯多爾,昨晚的分析報告出來了!”詹姆士博士把手放斯多爾肩上,想要搖醒靠在椅子上睡着他。

“啊~~~~~~~~!”斯多爾突然驚醒過來,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手在胸前尋找着什麼,汗水已經把他的襯衫浸溼了。

“嘿?怎麼回事?斯多爾?你怎麼啦?不舒服嗎?”詹姆士看着臉色蒼白,滿頭大汗的斯多爾,關心的詢問原因。


“哦,詹姆士博士,我剛做了個噩夢,現在沒事了!謝謝!”斯多爾已經完全清醒過來,站起身舒展了一下痠痛的脊背。

“你最後一次去做心理輔導是多久的事?”

“半年前吧?怎麼啦?”

“我想你最好抽空再去一次,這樣對你有好處!”

“好的,詹姆士,對了,報告怎麼說?”

“一切正常,除了······我們無法得知致使她持續昏迷的原因!她的血壓正常,心率也正常,DNA檢測也沒有奇怪的地方,身體各個器官也工作良好······總的來說,就是一切正常!”

“你的意思是,她完全沒事,只是睡着了?”

“是的,就像睡着了,只是沒有做夢!沒有任何大腦運轉的痕跡!也就是說沒有腦波!”


“那,我們是否可以從外界刺激她,讓她醒來呢?”

“這個······我不敢保證一定有效!我讓人把這裏先清理一下,留下腦波儀繼續工作,嗯,由於她不能進食,所以需要注射營養液,還有需要做導尿!其它就要看她自己了!這就是我能做到的一切了!祝她好運吧!”

“謝謝你,詹姆士!”

“關於她,你有向上面報告麼?”

“不,還沒有,我想等她醒來,弄清楚一些事以後再報告。”

“好的,聖誕快樂!”

“聖誕快樂,詹姆士!”

“哦~~~~!斯多爾,博士怎麼說?”坐在牀另一側的溫蒂甦醒過來,雙手向上伸展,小嘴張開,身體向後盡力伸展着,衣服被拉高而露出了可愛的肚臍,上面掛着一個漂亮的小鑽石墜子。

“吵到你了嗎?對不起!”

“沒事,她沒事吧?”

“詹姆士說她的身體非常健康,沒有任何病症,就好像睡着了,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醒來。”

“她真可憐!這就是所謂的天妒紅顏嗎?”

“你去吃點東西吧!我看着她,順便幫我帶兩個牛肉餡的巨無霸,一杯咖啡,別忘了放番茄醬!謝謝!”

“好的!我會很快回來的!”溫蒂正要開門出去,門卻被人從外面打開了。

“頭?噢,溫蒂,怎麼樣了?醒了嗎?我弄來的衣服合適嗎?”萊特胖胖的腦袋從門外伸了進來,臉色微紅。

“噢!萊特,早啊!我正要去吃東西,你要一起去麼?”溫蒂收拾了一下,正準備開門出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