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斯白了她一眼,跑到沫沫跟前搖尾巴。

洛斯白了她一眼,跑到沫沫跟前搖尾巴。

「怎麼樣,我實力還可以吧,雖然輸了,但對手過於強橫,你們有一句詞叫什麼,雖敗猶榮……」

洛斯洋洋自得的說着,他看着沫沫,一副求誇獎的樣子。

「還行吧。」

沫沫也是修習武術的人,自然看得出兩人的實力,如果不是他們沒有用心打,想必都能打一晚上了。

這個駱秋霽,也沒有她想像的那麼弱……

廖呈看了眼幾人,對着駱秋霽點點頭,帶着孫世傑去了科研樓。

他現在才反應過來,在這裏看人家打架,是不是不太好……

「趕緊走,安宜在等着我們呢。」

廖呈拉着孫世傑跑了,駱秋霽原本還不生氣,看到他們去找安宜,面色有些不太好看。

這算什麼?所有人都見,就是不見他?

。 五日後。

洛陽城深宮,天穹中一團濃郁的黑霧降臨,所過之處,草木搖晃,席捲長空。

黑霧降臨后,少於,曹操從宮殿中走去,神情陰桀,側目向左右看去,雄渾的聲音說道。

「傳,戲志才,荀彧,賈詡,曹仁四人前來御書房!」

內侍領命離開,曹操雙目睥睨,眺望遠方天際,嘴角上揚,浮現一抹自信的笑意。

一個時候后。

御書房外,戲志才,荀彧,賈詡,曹仁四人到來,闊步進入殿內,抬首看去,見曹操端坐上首位置。

「微臣拜見皇上!」

「四位愛卿不必多禮,朕閉關多時,眼下北魏大軍征討到什麼地方。」

聞聲。

曹仁出列上前,稟拳施禮,道:「回皇上,我軍勢如破竹,百戰百勝,已經成功攻下江都,東吳,北燕,西陳四國過半的城池。」

「不過………..」

「不過什麼,直言!」

曹操見曹仁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冷冽的聲音響起,目光直視着他問道。

「不過楚國已經介入大戰,楚帝相繼派兵前往江都和東吳,並且楚帝親臨祁山,帶來大軍看樣子是朝着皇都來的。」

「唔!」

「楚帝終於出手了!」

「鷸蚌相爭,楚帝打的好算盤,曹仁下令攻打北燕和西陳的大軍馬上撤回,正好藉此機會一舉將楚國吞併!」

曹操淡然輕笑,眸中儘是狡黠之光,戲志才躬身施禮,讚許之聲響起。

「吾皇深謀遠慮,楚帝想趁我皇都兵弱,而襲之,吾皇撤回大軍,正好給他當頭棒喝,將楚軍徹底斬殺一空。」

「然!」

「此番聚強兵而迎之,出奇兵而攻之,楚帝自以為他部署精密,朕就讓他親眼看着楚國基業,一點點傾倒在他面前。」

曹操運籌帷幄,志在必得的樣子,旋即再次開口讓戲志才,荀彧二人傳令許諸,張遼二將帶兵撤出虎牢關,函谷關,馬上前往祁山方向。

北魏帝國百將征戰,曹操信心十足,拂袖騰起身影,抽出腰間佩劍,直指在木案上。

「此戰橫掃五品天下,劍指四品,大世爭鋒即將到來,百國大戰,將是我北魏帝國崛起天下之時!」

霸氣凌天,雄風悍姿,曹操微眯眸子,臉上浮現出剛毅之色,一副執宰天下的王者之勢。

「吾皇功在千秋,必將一統天下,成就無上帝王!」

「三位愛卿平身,賈詡爾前往戰爭學院高階學院去見他們院長,告訴他,合作朕答應了。」

曹操雄渾之聲響起,賈詡輕輕頷首,躬身退出御書房,戲志才,荀彧二人少許,也退出御書房,前往通知許褚,張遼二將。

一時之間。

整個北魏帝國上空,瀰漫起濃烈的肅殺之氣,曹操走出御書房,筆直如劍的身影站在高台上,以俯瞰之姿,睥睨天下,喃喃自語道。

「駕六龍,乘風而行,行四海,路下八邦,九合諸侯,一匡天下。」

………….

江都帝國。

南部。

白起,岳飛,冉閔三將帶領二十萬大軍與曹洪,陳慶之交戰,一連十天過去,楚軍所向披靡,接連奪回江都城池。

此時。

蘭都城下。

三將帶領大軍抵達,這將是江都落入北魏手中最後一座城池,得之,失地盡收。

白起,岳飛,冉閔三將志在北魏,臨行之前諸葛亮告知,他們三人敗北魏敵兵,一路長驅直入,穿過南闕,直逼洛陽。

蘭都城上。

曹洪,陳慶之二將見楚軍兵臨城下,皆是面色凝重,一個月的沙場成果,就這樣短短十天全部楚軍收回,曹洪剛心有不甘,決計在蘭都城下和楚軍一決雌雄。

旌旗招展,冷風獵獵,刀槍劍戟,寒光照天,北魏眾將觀之,神色凝重,視之為大敵。

「曹將軍,城外楚軍主將乃名聲遠播的殺神白起,其他兩名將領分別是岳武穆岳飛,武悼天王冉閔,這三人可都是楚軍中最強悍的存在,麾下士兵皆是熊羆之士,強行擊之,非明智之舉。」

陳慶之出言說道,曹洪不以為然,厲喝道:「那又如何,難道陳將軍甘願將這一個月的努力全部拱手讓給楚軍?」

「曹將軍,接連三場交戰,我軍皆以失敗告終,士氣一落千丈,已不足和楚軍交戰,某傳戰報回京,相信三日內皇上自有定奪,你我二人倚城而守,十日內楚軍決不能奪下,待皇上詔令抵達,再從長計議如何!」

陳慶之苦言相勸,面露擔憂,怕曹洪意氣用事,而枉送十萬大軍性命。

可曹洪卻不這樣認為,他總覺得非大軍分佈在各城中,如果在旗鼓相當的情況下,他根本不用畏懼楚軍。

「三日,最多三日!」

「要是三日後,皇上詔令未至,本將定要出城和楚軍一較高下!」

曹洪堅定之聲響起,面帶憤怒,注視着城外不斷逼近的楚軍,陳慶之輕輕頷首,側目向一旁看去。

「眾將士聽令,楚軍攻城將不惜餘力擊殺,若是他們撤退,不用理會,只要我們守住蘭都城,楚軍就無計可施。」

陳慶之和曹洪各有打算,可他們卻忽略了沙場風雲,變幻莫測,白起,岳飛,冉閔三將非庸碌之人,他們豈會讓蘭都城阻止他們前行的步伐。

「楊再興,高寵二將聽令,上前叫陣,敵將如果不出城迎戰,你二人撤回就是!」

「高將軍,麴將軍聽令,命你二人時刻準備攻城,從兩翼率領麾下士兵登上城池。」

白起下令,岳飛,冉閔二將紛紛頷首,目光停留在蘭都城上,這將是江都帝國最後一役,三人知道新的征程將從此處開始。

此刻。

江都帝國的將領皆是閉口不言,這十日時間他們完全恍恍惚惚,沉浸在楚軍帶來的震撼中,楚軍兵行神速,如烈火吞噬蒼穹,所遇之戰,皆是勇往無前,毫不退縮,好似一柄鋒利的鋼刀,無堅不摧,無往不勝。

楊再興,高寵二將拍馬叫陣,蘭都城上北魏大軍聞之,不敢應聲,更沒有人出城迎戰。

城池上。

陳慶之雙手強行壓制着曹洪,此時他神情猙獰恐怖,緊握手中兵戈,非陳慶之阻止,怕是早已出城和楚軍交戰在一起。

楊再興,高寵勒馬立於城下,白起,岳飛,冉閔三將觀之,紛紛高舉手中兵戈,雄渾震天的巨吼聲響起。

「攻!」

「攻!」

「攻!」

聲震於天,隨風而動。

……………..

洛陽城。

皇宮中。

來自蘭都城的傳信兵在內侍的帶領下,行色匆忙的朝着御書房方向而去。

少頃。

一道尖細的聲音響起,道:「稟皇上,蘭都城八百里加急軍報!」

「進來!」

雄渾的聲音傳出,士兵來不及整理鎧甲,內侍推開殿門后,他疾步進入其中。 狗命?

這個女人等了?居然敢罵自己是狗?

「你活膩了?」卿莫離話落暗器就已經捏在手中對準了余長安的腦袋。

余長安則嗤笑着拍落卿莫離的手,一副不耐煩的口氣:「別煩,好狗不擋道。」

「你!」

余長安瞪了一眼卿莫離:「閉嘴,聽我說完謝謝。」隨後她走向桌邊,兩手捋順頭髮就挽了起來,隨手拿了發簪固定,這才坐下來。

卿莫離氣的早就不願正要瞧她,索性背對着她不動了。

余長安又是一記白眼翻起,她只道:「我也懶得跟你兜圈子。那幾個轎夫是白蘭蘭殺的,逃走的那個被我救了,但是他老婆孩子被白蘭蘭抓走了。」

「所以呢。」

「我要你幫我把他老婆孩子救出來。」

「救不了。」

卿莫離態度堅定,余長安本想說什麼突然想到今早的事情,思量片刻豁然開朗。

她喝了一口茶,慢悠悠道:「原來今早杖斃那個村婦不是為了她當眾羞辱我啊?」

說着余長安靜靜觀察卿莫離舉動,話剛說完卿莫離就驀的側了側臉,余長安心裏便有了數。

「你早知道白蘭蘭是兇手了吧,從成親當天她的所作所為,你都清楚的很吧?」余長安繼續喝茶,茶水冰涼,入口苦澀極了。

卿莫離一言不發,余長安又說:「杖斃村婦是怕我繼續追查導致村婦供出白蘭蘭對不對?不過我很不明白,你既然這麼護着她,為什麼給她送下了毒的蒸羊羔?」

余長安後半句話一出口卿莫離當即轉身,他一臉狐疑盯着她:「你說什麼?」

「我不喜歡被人明知故問。」余長安態度極差。

誰知卿莫離張口就變了話鋒:「你可知追查到底是什麼後果?」

「你想包庇她跟我沒有任何關係我也管不著,我只要用你幫我救人你懂嗎?」余長安不耐煩道。

見狀卿莫離只得語重心長解釋:「你以為她一個未出閣的姑娘住我府上真的是因為無依無靠?她背後不止皇后一個人。」

聽着卿莫離嘰嘰歪歪,余長安只認為他鐵了心幫襯白蘭蘭,心中窩火不已:「與我無關,我也不想知道。人你救不救?」

「救。但不是現在,我只能派人暗中保護那對母子。」卿莫離說完停了一會兒又道:「夫人,我身上真的有太多雙眼睛盯着了。」

聽了這話余長安忍無可忍:「打住,只有咱倆時你不用演戲,我還是覺得你叫我名字更有真實感。」

然而卿莫離肉眼可見的呆了幾秒,方才那句「夫人」,是他不經意間脫口而出的……

發獃之時,余長安喋喋不休起來:「你最好派人把那對母子保護好,什麼時候救出來我就什麼時候給你解毒。還有你跟夜生香聯合起來給我下蠱的事,我記着了,但你要告訴他被我發現了,我就把你下毒的事情告訴白蘭蘭。」

卿莫離只連連點頭,此時此刻的他乖巧無比。余長安心中滋味難言,如果沒有那些事,她一定會當真。

。 第2355章我也可以

王夢欣道,「好了,什麼都不要說了,只要知道你還活着我們就很開心了。」

凌墨晴點了點頭,擦了擦眼角的淚花,「對,你活着比什麼都重要。」

李茹菲也朝着林天成走了過來,只是默默的看着林天成,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林天成知道她們都對自己有很多話要講,但是此時無聲勝有聲。

林天成懂她們的心思,而她們也懂林天成的心思。

雷焰焰看到林天成的三個女朋友出現了,心中難免有些吃醋。

但是,林天成在答應她做他女朋友的時候就告訴過她,他有很多女朋友。

結果,雷焰焰還是選擇了跟着林天成,那她現在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裏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