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錚接著擊出了第二指,徑直的點向了岳千蟲的眉心。

洪錚接著擊出了第二指,徑直的點向了岳千蟲的眉心。

啊!

岳千蟲慘叫一聲,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洪錚擊穿了顱骨。龐大的身軀倒在了地面上!

後方,三顱族普嘯的身軀撲殺而來,洪錚手中出現了擂鼓翁金錘,狠狠的砸了下去。

咚!

那力量浩蕩到了極致,他三隻頭顱在一瞬間就被洪錚砸成了碎肉,鮮血濺了洪錚一身。

眾人驚呆的看著洪錚,想不到人龍族居然出現了如此的高手!

兩指擊殺岳千蟲,一招砸碎三顱族普嘯!

這樣的實力,就連文真都不一定能比擬。文真的眸子劇烈的收縮著,心中翻起了滔天大浪。但隨後就反應過來,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緒。

「啪啪啪……不錯。」文真起身,鼓起掌來,非常的高興。這可是一員猛將,要是收攏起來,絕對是一個得力助手。

洪錚看向眾人:「還有誰不服的?」

眾多魔修看著洪錚,皆是不敢說話。這個人龍族的高手打破了種族禁忌,修為可怕到了如此的程度。連普嘯與岳千蟲都是被秒殺了。

「人龍族,從此歸於到我麾下,表現的好,以後全部化為多臂王族。」文真說得。

「人龍族真是走運了,從此就要崛起了,脫離那鹽鹼地了。」

「真的是一步登天。」

「羨慕嫉妒恨。」

隨後就是舉辦盛會,無非就是談一些日後的打算。岳千蟲差不多已經掌控了半個大乘關,只要再經營一番,就能夠將整個大乘關掌控在自己的手中。

他乃是多臂王族中最有野心的年輕至尊,此次出來,帶來了一個通天大境的高手,四五個徹地大境七重天的護衛。

「洪蒙,龍戰,以後多多走動啊。」

「就是,大家都是罪惡關的人,相互結交一下哈。」

南國魔修看待洪錚的目光不同了,帶著敬畏與忌憚。這傢伙一言不合就能秒殺人,不能招惹。

盛會上,文真隨後說道:「接下來讓你們看看一件好東西。」

眾人都是好奇的伸長了頭顱,就連洪錚也是看向文真。多臂王族神秘一笑,拍了拍手掌,隨後,一名徹地大境五重天的修士舉著一口大鼎,走上了大殿。

大鼎中,還蓋著一塊巨大的黑布,封印了裡面的氣息,亦是讓人難以窺視到裡面有什麼。

「這可是美味,王族中的前輩賞賜下來的,我一直留著,現在讓你們嘗嘗。」 帝國玩具 文真說道,這是他拉攏人心的一個好手段。

而後,他揭掉了蓋在上面的封印,露出了鼎內的東西。乃是三顆東荒人族修士的頭顱,被利器齊齊斬斷了!

鮮血淋漓的擺在那裡,披頭散髮,眸子怒睜,都是三四十歲的模樣!

東荒人族!

洪錚眼神陡然間冰冷到了極致,心中翻起了滾滾殺機,就要忍不住出手。

「淡定!」黑夜站在他的旁邊,按住了他的肩膀,輕聲說道。

黃金獅子,玄武眼中亦是殺機迸發。

「人腦,大家都沒吃過吧?」文真得意一笑,「這可是好東西啊。」 第六百二十六章黑夜是誰?

眾多魔修全部炸開了鍋,然後一下子伸長了脖子,看著鼎內的頭顱。

「我族前輩從美食牢籠中抓來的。這三個人族修士,生前都是徹地大境五重天的高手。他們修鍊體系與我們不一樣,腦汁甘甜,腦髓味美,日夜接引天地靈氣,如靈藥一般。」文真手持起一顆頭顱,指甲很是鋒利,手中出現了一口短劍,在哪頭顱的天靈蓋上划動著。

顱骨被剖開,露出了裡面的大腦組織。金光噴薄間,磅礴的天地靈氣擴散出來。那些腦汁就如玉髓一般在流動著。

他再持起一把銀勺子,舀了一勺,放入嘴中,臉上出現了滿足之色:「美味!」

很多南國修士口水嘩啦啦的流了一大片,貪婪而焦急的看著多臂王族。

「來,一人嘗一口,不多。」文真說道,自己抱著頭顱,開始啃食起來。鮮血淋漓的一片,但是他毫不在乎,大快朵頤著。

洪錚閉上了眼睛,靜靜的坐在那裡,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他眼中赤紅一片。

「來,給我一口,不要多吃。」

「果然很好吃,我很期待,殺入到東荒的時候。」

「到處都是美食啊!」

黃金獅子與玄武也是暴怒,黑夜則是按著洪錚的肩膀,告誡他不要輕舉妄動。

「咦,洪蒙,你怎麼不吃啊?」文真終於將那顆頭顱啃食完了,只剩下了骷髏,咚的一聲,扔在了地面上。

洪錚緩緩的站起來,平靜的說道:「我有事要與你相談。」

文真哦了一聲:「什麼事,你說吧。」

洪錚已經壓制不住心中的殺機了,眼眸中赤紅之色非常的旺盛。

文真心中一驚:「你要幹什麼?」

黑夜嘆息一聲:「想殺就去殺吧,別壓制了。」

洪錚看向黑夜,黑夜身穿黑色長裙,非常的淡雅,很是高貴,她亦是眸子亮晶晶的看向了洪錚,微微一笑:「去吧。」

黑夜隨後也站了起來,彈出了一指,擊在了虛空中。頓時,整座的大殿都升起了一道光幕,這處虛空都被截斷了!

「嗯,做什麼?」文真背後出現了一尊通天大境的高手,猛然沖了過來,通天大境的氣息擴散。

黑夜眯起了眼睛,眼中寒光爆射。她玉手發光,彈出了一指。一道只有筷子粗細,但卻長有百丈的光芒從她指端上激射出來。

噗!

那尊通天大境的高手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就被黑夜擊殺,顱骨被洞穿!

洪錚深深的看了一眼黑夜,眯起了眼睛,黃金獅子與玄武對視一眼,均是看到了地方眼中的驚色。

黑夜什麼時候這麼強了,彈指間,擊殺通天大境的高手?那麼她當初為何還被抓到了鵬聖關?

「殺吧,我不會壓制你的理想。」黑夜眼中出現了複雜之色,但目光非常柔和的看著洪錚,「有什麼事情,我兜著。」

她只是輕輕踮起了腳尖,踩在地面上。頓時,那幾尊通天大境七重天的修士全部爆碎而亡!

「幹什麼,洪蒙,你要幹什麼?」文真大驚失色,想不到黑夜強大到了這個程度!

「洪蒙,文真乃是王族子嗣,你就不怕嗎?」

「洪蒙,你想造反嗎?」

「殺吧。」洪錚猛然咆哮了一聲,一下子推演出了逆向大陣。

黃金獅子一下子化為本體,但渾身呈漆黑色,咆哮一聲:「老子吃了你們,你們剛才不是吃的很開心么?」

他張開大嘴,瘋狂的吞噬著。

咔擦一聲,他一口吞下了一名魔族,狠狠的咀嚼著,鮮血四濺。玄武也化為了本體,全身布滿了骨刺,探出了頭顱,凶戾無比,一口開始了殺戮。

文真狂吼一聲,四隻手臂發光,口中吐出了一道匹練,那是一口神劍,徑直的釘向了洪錚的眉心。但被洪錚一掌擊開!

他身軀迅速變幻著,一下子逼近了文真,將他掐在了手中:「轉世血池呢,在哪?」

「你想做什麼,你到底想做什麼?」文真被洪錚掐在了虛空中,眼中出現了驚恐之色。

洪錚臉上露出了殘忍的笑意,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不說?好。」

而後,他唇齒髮光,發出了一聲大道天音:「龍!」

靈智規則一下子轟入到了文真的眉心中,文真慘叫著,七竅都流出了鮮血,本能的反抗著。洪錚面色蒼白了一分,這種靈智規則施展的對象,要麼極度的虛弱,要麼沒有反抗之力。一旦反抗與排斥,對他的傷害也很大。

「還敢反抗?」洪錚一拳打在了他的腦袋上,將他的半邊頭顱都打的塌陷了下去。

「剛才不是吃的很爽嗎?」

「接著吃啊?」

他一拳又一拳砸在了他的身上與頭顱上,將文真最後打的奄奄一息。最後,洪錚再次吼出了靈智規則,貫穿到了他的腦海中。

剎那間,文真的靈智被篡改了。

「以我為尊,尊人龍族為主,將大乘關罪惡關內的修士,全部轉化為人龍族!」洪錚不斷的在他的記憶中布下了靈智規則。

重生之貴門嫡女 文真眼中先是出現了迷茫之色,然後一陣的清明,跪在了地上,對洪錚恭敬的行禮。

「轉世血池在哪?」洪錚入俯視螻蟻一般的看著文真。

「主人,就在我的身上,我這就去安排。」文真恭敬的說道。

「嗯,回到多臂王族后,不要露出馬腳,儘快的將你掌控的力量,將你們的族人慢慢的化為人龍族,聽到了沒有?」洪錚吩咐。

「是。」文真姿態無比的恭敬,像是變了一個人。

洪錚轉過身子,不再去看他,看向大殿中。一個又一個修士被黃金獅子與玄武屠殺,半刻鐘后,這場屠殺才停止了,已經沒有一個活口了。

黃金獅子匍匐在地上,虎目中熱淚滾滾:「今生如果有機會,一定要大破南國!」

玄武也是在流淚,想起了之前三顆頭顱,隨後對洪錚說道:「洪先生,我們破掉美食牢籠,將族人全部救出來吧。」

洪錚道:「好,給我五年的時間,一定攻下美食牢籠!」

洪錚踱步在滿地的屍體間,向黑夜走去,盯著她:「你到底是誰?」 第六百二十七章南國女帝

黑夜淺笑嫣然,道:「我是黑夜,黑夜的黑,黑夜的夜。」

「你撒謊!」洪錚聲音無比的冰冷,冷冷的盯著她。一道指光擊殺了通天大境的高手,會是普通人?

黑夜依舊笑著,而後緩緩的撕開臉上的面具,露出了驚艷的面龐:「我沒騙你,我是黑夜。」

洪錚手指著她:「你是南國修士,魅魔族的人?」

黑夜靜靜的點頭:「嗯。」

洪錚冷笑起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他蹬蹬退後幾步,臉色凄厲的看著黑夜:「為了你,我九死一生,我耗盡了帝道甘霖,在仙淚宮中,我無法捨棄你,現在你告訴我,你是南國人?」

黑夜的臉上出現了悲傷之色,眼眸中積蓄出了水霧:「種族真的有那麼重要嗎?就因為我是南國人……你就對我這樣?」

「三顆頭顱,你看到了嗎?」洪錚發出了咆哮,有些難以接受。要說他對黑夜沒有一絲的感情,那是不可能的。

放逐區中,相濡以沫那麼久,早就認可了她。

但……洪錚無法容忍,她是南國人!

「你真的那麼恨我?」黑夜驚心動魄的臉上悲傷越來越濃,亮晶晶的眸子流出了眼淚,滴落在了地上,將地面都是擊穿。

洪錚看著她的眼淚,再次笑了起來。他指著那被擊穿的地面:「這個時候,你還在欺瞞我?」

「從毫無修為到一指擊殺通天大境的修士,從虛弱期,到完全的轉化為人龍族高手,一滴淚都能擊穿地面……黑夜,我的南國女帝!」

洪錚聲音如雷,在大殿上炸裂。

黃金獅子一聽,渾身的毛髮都炸裂了。玄武更是無比的驚悚,黑夜居然是南國的女帝?

洪錚斜睨著她,冷笑了起來。他之前就聽贏昭說過,南國出現了一名女帝,已經衝擊帝位成功。但未來的十年內,她都會處於虛弱期。

難怪自己在衝擊成功主宰巨壁的時候,黑夜的眼中出現了殺機,出現了複雜之色。這一切都是因為,洪錚對南國有大威脅!

若是黑夜一直隱藏下去,洪錚也猜不到黑夜的身份。但是黑夜的表現,太令人震驚了。

總裁的專屬甜心 黑夜依舊怔怔的看著洪錚,抹了抹臉上的淚痕:「是,我是南國女帝,我正處於虛弱期,在無盡虛空中,跌落到了無盡海,被當成人族抓了回來,然後被你所救。我跟你說我是東荒人氏,這個我確實欺騙了你。但是,放逐區中,我確實虛弱無比。」

洪錚看著她,眼眸中漸漸的出現殺機,這是一個女帝!

若是衝到了東荒,絕對能夠屠盡整個東荒!

「還有什麼想要問的嗎?」黑夜恢復了平靜,看著洪錚。她內心悲傷無比,原本她待在洪錚的身邊,希望能感化洪錚,通過感情來束縛他。

但是她發現,洪錚固執無比。內心對南國的恨,早就不可調和。

「想殺我,對嗎?」黑夜走到洪錚的身前,收斂全身的氣息,就如同一個凡人一般。

「殺吧,現在就動手,為東荒除去一個禍患,提著我的頭顱回去,送到東荒圖騰殿,送到白帝宮,送到青帝宮,你跟人說,你擊殺了南國的女帝。從此以後,你就一飛衝天。三大神宮會為你報仇,會幫你擊殺超度王英擊,會幫你殺天域神祗,會不惜一切代價培養你。」黑夜逼近了洪錚,眼中再次出現了水霧。

洪錚猛然掐住了她的脖子,將她掐在虛空中,眼眸一片的冰冷。她白皙的頸項上出現了指痕,但是她絲毫不反抗,任由洪錚掐著自己。

「動手吧,我現在依舊是虛弱期,你很容易成功的。」黑夜輕聲說道,柔和的看著洪錚。

錦鯉王妃有空間 她的瞳孔是明亮的,但是洪錚卻能夠看出,她身上溢出了淡淡的死氣。

那是道症!

她的虛弱期是真的,她患上了道症也是真的!

也許,她將是唯一一個患上了道症的大帝。

黃金獅子,龍戰,玄武,龍躍的臉上都出現了複雜之色。黑夜終究對洪錚並沒有什麼壞心思,一切都為了洪錚著想。

洪錚依舊冰冷的看著她,而後緩緩鬆開了手臂,將黑夜放了下來。他像是用盡了全身力氣一般,聲音很是嘶啞:「你走吧,回到你的魅魔族,我不想再看見你。」

說罷,他大步的向大殿外走去,頓了頓,他停下了腳步:「黑夜,希望未來通天骨路一戰,你我不是敵人。不過沒事,反正你也活不了多久了,患上道症,又是虛弱期,能不能活到那一天都是問題。」

旋即,他帶著幾人,踏出了大殿。

文真一動不動,像是木偶一般,站在那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