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利的朗讀著72年的內部參考消息,駱林都不帶打盹的。

流利的朗讀著72年的內部參考消息,駱林都不帶打盹的。

這下房內兩個女人,可都不說話了。口瞪目呆的看著小臉平靜的駱林。好像這事情,本來就該如此一樣。

如果說,駱林的武功給唐玉鳳震撼的話,那麼,對於一個沒上過學才10歲的小孩,竟然,能夠輕鬆流利的朗讀報紙的話。

給她帶來的就不是震驚了。而是極度的不可思議。

然而,令她們更加恐懼的事情發生了。

「ReferenceNews!LaoPeoplesLiberationArmycapturedtheenemypositionandoldrockAndclosinginPakseLaoPeoplesLiberationArmy……AgenceFrance-Pressereportedonseveralfrontstocombatright-wingmilitary……」

駱林又用英文開始朗讀,讀到一半,還故意那眼睛看著兩個美女,像看怪物一樣的看著他。都翹著蘭花指,顫抖的指著他,半天都沒人說話。

「天才!….天才!…我的天啊!好標準的美式發音啊!…呼!….你爸爸媽媽是做什麼的啊?小駱林?…這個英文是誰教你的?…」

周曼麗臉色異常的紅潤,吐了口幽香,軟夷扶了下自己的光潔額頭,手肘撐在輪椅扶手上,想了半天,說了一句。

「我爸是軍工廠的設計員,我媽是歌舞團的演員…….沒人教我!….我自學的!…」

駱林想撒謊都撒不成啊,你想啊,誰能教他?

那些高級教授,都在那掛著牌子呢!住在牛棚,怎麼教?

他才多大年紀啊。像他這種英文口語,那不是說教,就能說成這樣的。

無語了。周曼麗和唐玉鳳真無語了。

難道他真是生而知之?這樣想還真對了。

可惜她們是不可能相信的。再不信邪的周曼麗的考試下,最後連大學的試題,都拿給他來做。

結果還是一樣。全部滿分。變態啊!

你拿這種落後的掉渣的題目,去考一個未來的人。你這不是搞笑嗎。

「唉!….可惜了!這麼個天才!…不過沒事,你還小!….」

周曼麗都出汗了,臉上泛著艷麗的光彩。

重回八五之團寵是個技術活 她極度的興奮了。能不興奮嗎。

她是XX大學的歷史系的教授。

看到國內,竟然出了個這樣的天才。她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

而駱林只是,小小的顯擺了一下而已。

包括唐玉鳳都服氣了,她想,自己還是個大學生來的。

文化知識,竟然還比不過一個10歲的小孩。可想她有多鬱悶。

「……這場瘋狂的運動!遲早會過去的!畢竟我們國家,再也經不起這樣的事情了!…唉!…只要是人,就會犯錯!….我看過一本書,上面說,一個普通人犯了錯,最多是小範圍的影響,後果也嚴重不到那裡去,要是一個皇帝,犯錯的話,嘿嘿….那可就慘了!…」

駱林看了眼,這個美貌睿智集一身的美女,坐在小靠椅上,再次口出逆天狂言。

這下周曼麗臉色,瞬間就由紅變白了,滿臉的驚恐,看著坐在小背椅上,手裡端著個洋瓷缸的駱林。

連唐玉鳳,都用小手捂著小嘴,一臉的獃痴狀看著他。

整個室內,一片壓抑的寂靜。

在這個年月,敢說這種話的,估計也只有這位少爺了。

敢說真話的人,基本都被打靶了。要不就是個無期的下場。

「小玉,去把門關上!….」

周曼麗深深吸了口氣,看了駱林一眼,眼神那個複雜啊。

抬頭看了眼唐玉鳳,示意她關門。

這話要讓別人聽到了,傳了出去,那就真會出大禍的。

現在老X在全國人們眼中,那就是神啊!

知道啥是神嗎?那就是無所不能,無所不在的存在!

唐玉鳳小臉發白,探頭朝院子裡面看了下,鬆了口氣,還好沒人。

趕緊把門,關嚴實。

「周阿姨!放心,我不會在外面亂說的,我可不想害我父母!….不過,這場運動,至少華夏國的經濟和軍事力量,又要倒退世界其他超級大國幾十年….唉!…可悲,可憐,可恨!….就說唐姐你吧!…我問你,你說,你這紅衛兵小將啊!到底是為了什麼而奮鬥?」

駱林看了眼,神色慢慢恢復不少的周曼麗,笑了下。

輕咳一聲,喝了口水。對唐玉鳳緩緩的說。

周曼麗馬上就露出思索的表情,看著駱林,又抬眼看了下一臉不知所措的唐玉鳳。

強寵契約甜妻 想看下自己的這個侄女怎麼回答。

當然,她的心裡,也在想駱林剛才說的話。

這場文革運動錯了嗎?難道真是他說的,偉大的領袖做錯了嗎?

對於她們這些,從艱苦樸素時代過來的人。思想是極其單純的。而不會像後世的人,有那麼多的想法。

說穿了,主要還是見識問題。

這個年代都封關鎖國了。能有啥見識?

這和清朝那時候,沒啥區別,區別就是,沒有八國聯軍過來入侵。 強大的吸力,吞吐天地,一張黑色的大口張開,大片的死海之水還有那成群的噬仙魚開始瘋狂的朝著那黑色的大口席捲而去。

灰色的漩渦出現在了洛天等人的視線當中,同時那股強大的吸力也是作用在了洛天幾人的身上。

鯨身鵬翅,龐大的身軀如同一座萬丈的大山一般,從死海的海水之中飛起,強大的壓力,讓洛天等人臉色狂變。

「這是神獸鯤鵬!」姜幻天臉色蒼白,抵擋著那強大的吸力,目光看向那龐然大物。

「鯤鵬!」洛天雙眼也是微微一縮,目光看向那不斷的吞噬著噬仙魚的龐然大物。

「向天明前輩!」洛天瞬間便是認出了這鯤鵬是誰,正是當年天元大陸的北海之主,向天明。

「吼……」龐大的鯤鵬飛出了水面,發出陣陣的低吼,無形的波動,將方圓萬里籠罩。

灰色的大眼睛盯著洛天等人,當那目光掃到洛天等人的時候,灰色的雙眼露出疑惑,不過還是低吼一聲,那吸力更加強大,讓洛天等人有些支撐不住。

「這是堪比仙王的鯤鵬,我們必死無疑了!」姜幻天大吼,聲音之中帶著絕望。

「向天明前輩!」洛天大喊,衣衫獵獵作響,身軀開始不受控制的朝著鯤鵬的大口飛去。

「怎麼變成了這樣!」洛天看著鯤鵬眼中那滾滾的灰氣,心中疑惑,同時雙手掐訣,天人道法施展,將眾人籠罩。

「這是……」姜幻天和司馬飛鷹兩人心神震動,剛他們眼看著就要堅持不住,但是現在卻是感覺那吸力小了許多,很明顯是因為洛天的關係。

「肯定是出了問題,向天明前輩,不可能不認識我!」洛天看著那龐大的鯤鵬,心中自語。

「你認識這隻鯤鵬?」姜幻天和司馬飛鷹看著臉色難看的洛天,開口詢問,若是洛天認識這鯤鵬,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認識,但是他不認識我了!」洛天確定眼前這個鯤鵬肯定是向天明,因為向天明的本體之上,有著一道傷痕,在翅膀之上。

「他好像被什麼東西侵蝕了神智!」洛天感覺到了向天明神魂的不一樣,眼中露出思索之色。

「我得去看看!」洛天雙眼閃動,沖著姜幻天等人開口,他不可能看著向天明這沒有神智的樣子。

「去吧!」姜幻天沖著洛天開口,眼下他們也堅持不了多久,若是洛天認識鯤鵬,幫鯤鵬恢復,是他們唯一的機會。

洛天再次加固了一下天人道法,隨後自己飛身而起,朝著那黑色的漩渦沖了過去。

黃泉步開啟,加上那狂暴的吸力,洛天幾乎一瞬間,便是來到了鯤鵬的大嘴跟前,沒有絲毫的猶豫,衝進了大嘴之中,彷彿被鯤鵬吞噬了一般。

「看他能不能出來,若是能出來,我們就還有希望,若是沒有出來,我們也會跟著進去!」姜幻天輕聲嘆息,看著洛天消失在他們的視線當中。「嘩啦啦……」洛天跟著那狂暴的死海之水,進入到了鯤鵬的身體之中,黑暗之下,並不影響洛天的視力,洛天一進入鯤鵬的大口之中,並沒有跟著亂竄,洛天要找到鯤鵬的識海,那裡才是向天明神魂的棲息

地,出問題一定也是那裡。

雖然洛天的心是好的,但是進入到凶獸的肚子里,肯定不是那麼安全的,否則那些噬仙魚也不能那麼害怕。

就在洛天想倒轉,朝著鯤鵬的識海衝去的時候,一股無法抗拒的力量頓時在作用在了洛天的身上,彷彿一隻無形的大手,將洛天攥住一樣,直接拉扯著洛天朝著一個方向,同死海的海水衝去。

「補天石!」洛天伸手一揮,赤紅色的石頭出現在了洛天的手中,無形的波動,作用在了洛天的身上,讓洛天瞬間落在了赤紅色的大地之上。

「主人……你膽子真的大!」補天石聲音之中帶著凝重,散發著陣陣的紅芒同那股波動對抗,但是洛天還是晚了一步,紅色的石頭飛速的流動,瞬間便是來到了一處龐大的空間。

「咕嘟嘟……」灰色的液體不斷的翻騰著,一條條噬仙魚落進那灰色的液體之中,轉眼間便是化成陣陣的黑煙消失在洛天的視線當中。

終於在補天石即將掉進那灰色的液體中的時候,停止了下來,讓洛天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若是真的掉進去,補天石應該沒什麼事,但是他肯定會屍骨無存。

「以後對我好點!」 若年少不曾動情 補天石有些疲憊的聲音響起,顯然那股力量即使是補天石想要對抗,都有些困難。

「肯定,肯定!」洛天連忙開口,補天石不只一次救過他的命,洛天自然不會虧待補天石。

「走吧,去他的識海看看!」洛天沖著補天石開口,紅色的石頭,從鯤鵬的胃裡飛出,在龐大的身軀之中遊盪起來。

補天石不愧是天地第一奇石,竟然很快就找到樂向天明的識海,若是洛天自己找,說不定要找很久。

灰色的空間中,泛起陣陣的灰色的水浪,識海的上方,一道身影盤坐在那裡,身上纏著八條灰色的鎖鏈,灰氣在身影的周身遊盪,而那灰色的身影,正是向天明的模樣。

洛天從補天石上飛了出來,看著那裡的向天明,眼中露出凝重,身為鎮魂師,洛天自然能夠感覺到向天明神魂的虛弱,那灰色的鎖鏈彷彿無時無刻不在抽取著向天明的神魂之力。

洛天飛身而動,同時雙手飛動,灰色的魂刀從洛天的頭頂之上飛出,朝著那灰色的鎖鏈斬了過去。

「咔嚓……」脆響之聲響起,無往不利的魂刀在觸碰到灰色的鎖鏈之後卻並沒有斬斷,而是直接被彈開。

不過魂刀雖然被彈開,但是卻也是讓那鎖鏈鬆動了一下,讓向天明睜開了雙眼。

「洛……天……」向天明睜開雙眼,看著那再次祭出的魂刀洛天,眼中露出一絲喜色,虛弱的開口。

「向前輩,怎麼回事?」洛天開口,魂刀再次祭出,朝著那鎖鏈斬了過去。

「你快走!」向天明開口,聲音之中帶著虛弱,他雖然不知道洛天怎麼到這裡來的,但是向天明卻知道他現在是什麼情況。

當初仙路崩塌,向天名便是掉到了死海之中,變成了本體,發現他能夠吸收死海之中的能量修鍊,而且,吞噬死海之中的生物,也能夠提升他的修為。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向天明卻是發現自己的神智越來越模糊,直到他感覺自己越來越強,強大的到了一個可怕的層次,向天明原本金色的識海卻是變成了灰色,更有那八道鎖鏈,從識海之中飛出,將他

的神魂纏繞起來,開始吸收他的神魂之力。

「放心!」洛天開口,眼中露出一抹冷意,雙手飛動,這一次足足八把魂刀從洛天的頭頂之上飛出,朝著那八條鎖鏈斬了過去。

碰撞之音在龐大的識海之中升起,洛天臉色蒼白,八條灰色的鎖鏈劇烈的晃動起來,滾滾的灰氣從鎖鏈之上升起,席捲而出。

「洛天,你快走,這裡很危險!」隨著鎖鏈的震動,向天明的神魂恢復了一絲清明,沖著洛天大吼。

「嘩啦啦……」就在向天明的話音剛剛落下,識海翻騰,一道道灰氣從灰色的海洋之中升起,化成灰色的鎖鏈朝著洛天的放向飛了過來,足足十幾道。

「滾……」洛天終於發現了問題所在,就發生在向天明的識海之中,這識海明顯是被什麼東西侵佔了。

「侵蝕?我倒要看看你強,還是黃泉水和彼岸花強!」洛天臉上帶著冷漠,龍淵摘下,煞氣滔天,同那十幾道灰色的鎖鏈碰撞,黃泉步開啟,消失在了原地。

同時洛天的手中多了一個葫蘆,當初酒劍仙江太白的葫蘆,洛天想都沒想,直接將手中的葫蘆往下一倒,黃色的泉水從葫蘆之中流淌出來。

嘩啦啦……

黃泉水滴落到那灰色的識海中,瞬間朝著四周擴散,極致的凈化之力,凈化出了陣陣的灰氣。

洛天伸手揮,一朵白色的小花從洛天的手中飛出,正是彼岸花,潔白的彼岸花緩緩的飛出,落在了黃泉之上。

異像橫生,那滾滾的灰氣竟然朝著變化匯聚而去,隨著彼岸花和黃泉水的融入,灰色的識海開始慢慢的變了顏色。

「吼……」嘶吼之聲傳出,那纏繞在向天明身上的灰色鎖鏈,開始碎裂起來,灰氣翻滾,凝聚出了一道虛幻的人影,不過依然抵抵擋不住那彼岸花的吸力,朝著彼岸花的方向吸收著。

向天明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沒想到洛天竟然這麼強悍,那讓他生不如死的東西,竟然被洛天如此簡單的收拾了。

而且那朵小花還是在吸收凈化著那之前侵蝕自己的東西,從開始到現在,向天明都不知道那侵蝕自己的東西長什麼樣,就被對方給算計了。「小子,你保下我啊,那小花對我也有作用!」向天明看著站在彼岸花旁邊的洛天,灰色的身軀劇烈的搖動起來,沖著洛天開口。 「…哼!….我們紅衛兵,就是偉大領袖的利劍!我們破四舊!橫掃一切牛鬼蛇神!…革命無罪,造反有理!….我們都是無產階級鬥士!…」

唐玉鳳看著駱林一臉不屑的神情,就來了脾氣。

雖然她今天殺了人,哦!應該是幫凶!

但也不能因為這個,而顛覆了自己的理想吧。

那肯定得反駁駱林這大逆不道的話了。

竟敢說,偉大領袖最英明,最高的指示是錯誤的?

真是狗膽包天了都。要不是看他救了自己,直接就抓人了都。

「哈!…屁!…什麼叫破四舊?什麼四舊?那四舊?還橫掃一切牛鬼蛇神呢?破除幾千年來,一切剝削階級,所造成的毒害人民的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太好笑了!…虧你還是大學生!…一點腦子都沒有!別人叫你去吃屎,你也去吃嗎?….真是不知所謂!….」

駱林真是感到這些人,腦子是不是壞掉了。

搖著頭,喝了口水,對唐玉鳳的話嗤之以鼻。

周曼麗也呆了,心說,怎麼這小傢伙,這麼鄙視偉大領袖開展的這場文革啊!為什麼?腦子一片混亂。

當然,她也想看這小傢伙,到底能說出什麼道道。

唐玉鳳更是氣得,粉面殷紅,直喘粗氣。

「這樣說吧!…唐姐!你也是個大學生!有知識吧!我們就不說這場可笑之極的啥文革運動!現在我們先說說經濟!懂嗎!什麼叫經濟你應該懂吧!…現在國內搞得是計劃經濟!雖然人人有工作,人人有飯吃,但是如果這樣下去,國家就會完蛋!….這不是我危言聳聽!計劃經濟既然這麼好,那麼強大的M國等超級大國,怎麼不搞這個?嗯?

...你肯定會說M國,是只紙老虎吧!哈!….要不是M國當年二戰,丟了小日本兩顆原子彈!抗戰會那麼快結束嗎?肯定不會!稍有點腦子的人,都知道這個道理!…所以,M國並不是你那位偉大領袖口中的紙老虎!而是非常強大的國家!人不能,老活在自我陶醉的世界裡面!…別的國家天天在進步,在發展!

..呼!而你們這些所謂的紅色小將呢?破四舊?…你知道嗎?你們破的那些所謂四舊,全是華夏國的國寶,文化精髓!….那就是上千年的文化沉澱!無知啊!….就被你們這些無知的紅衛兵小將毀了!而你們就是華夏國的千古罪人!你們還有啥好得意的?告訴你吧!你知道我為什麼今天要那麼做嗎?...

...我在救你,你個笨蛋!…跟著紅衛兵混,絕對沒有好下場!…結果你肯定能看到的!….不會超過三,四年!知道共XX最會幹什麼嗎?那就是秋後算賬!…你們被人利用了還不自知! 天才萌寶:總裁爹地霸道寵 被人賣了還給人點錢!….本來我是來給你小姨媽看病的!既然說到這了,我就說說,自己的看法,信不信在你,好了!太晚了,我要回家了!我媽會著急的!我明天,來幫周阿姨看病吧!…」

駱林說完,把洋瓷缸放在桌上。

打開門,轉身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