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塵的慘叫聲越來越大,葉萱也是生氣無比,拚命的招呼,因為海塵叫她媳婦,這才惹火了葉萱。

海塵的慘叫聲越來越大,葉萱也是生氣無比,拚命的招呼,因為海塵叫她媳婦,這才惹火了葉萱。

現在葉萱狠狠坐著海塵身上,然後不斷打他的臉,把他本來就很肥的臉蛋,然後打得腫成一頭豬一樣了。

「放過我,快放過我。」海塵真的快要崩潰了,真的受不了那種痛苦,葉萱每一巴掌下去,都讓他的臉有種給千刀萬剮的感覺。

「你不是很厲害嗎?你不是說來葉家提親的嗎?你不是來娶媳婦的嗎?現在怎麼像豬一樣慘叫?」葉萱冷笑幾聲,繼續抽打。

夢老頭臉色難看,自已家少主給這般打,他還不能阻止。

「快放過我,放過我,我不娶了,我不娶媳婦了。」海塵大叫道。

「那你可沒有認輸啊。」

葉萱笑著。

「我認輸,我認輸,我什麼都認。」

「那你豬狗不如了……」

「是,是是,我豬狗不如,沒錯,我豬狗不如。」

海塵連連點頭。

「滾,一個豬狗不如的東西還想娶本小姐,你也配嗎?」葉萱十分生氣的喝了一聲,然後就站了起來.把海塵狠狠踢向夢老頭。

「少主啊少主,你也太沒用了。」

夢老頭感覺特么的丟人,有這麼一個膽小傲氣,又喜歡裝比的少主,也真是他的不幸,他感覺這次來錯地方了。 「交出婚書,然後滾出葉家。」

葉天看著狼狽的海塵,平淡的說道,彷彿在敘述一件漫不經心的事情一樣。只要將當初葉海家兩家簽署的婚約拿回來,葉萱就不需要嫁給海家那個廢物大少了。

都是葉重這老不死的亂來,要不然也不會有今天這事。

「不可能!」

夢長老想也不想,斷然否決。如果被葉家強行退婚,那讓他海家的面子往哪放,豈不是要顏面掃地。對於他們這些「有頭有臉」的世家來說,是絕對不允許發生的。

「交不出婚書,你們今天休想離開葉家!」

葉天斷然一聲厲喝,冷眸之中殺機湧現。他已經打定注意,如果今日拿不回婚書,就將兩人徹底留在葉家。反正兩家已經徹底撕破了臉皮,不如再徹底一點。

「夠了!」還不等夢長老出聲,站在一旁的葉重突然站了出來。

「葉天,老祖宗讓你當族長我沒有意見。但我實在看不下你因為一己私慾就將葉家拖入萬劫不復!」

「哦?我怎麼將家族拖入萬劫不復了?」

葉天輕笑一聲,轉過視線側頭看向葉重父子。

之前因為葉南天的原因,葉天才暫時放過了葉重父子,打算留段時間再一起清算,沒想到他現在竟然忍不住自己又跳了出來。

真是自尋死路!

「你企圖撕毀毀約,破壞葉海兩家之間的交情,挑起事端,難道還不夠嗎?老祖宗,我知道葉天治好了你的病,對家族有大貢獻。但是你也不能放任他將葉家置於水火之中啊!」

葉重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如果是不知情的人,只怕還真就被他騙了過去。

葉重心知,這已經是他最後的機會。葉天得到了老祖宗的支持,在葉家的權威只會越來越大。到時候,還有誰會記得他葉重?唯有現在打破僵局,得到海家的支持,他才有可能鹹魚翻身,重登葉家族長的位置。

「如果葉家真的只能依靠聯姻才能維持榮光,那這樣的葉家不要也罷!」葉天斬釘截鐵的說道。

此言一出,葉南天頓覺一股莫名之感湧上心頭,環顧四周。

不錯!如果葉家真的淪落到了那等苟延殘喘的地步,這葉家不要也罷!

「老祖宗。」

葉重聲嘶力竭的叫了一聲,企圖做最後的努力。以他往日的所作所為,一旦失勢,葉天是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他的。

「住口!休要多言!」

葉南天一聲冷喝,對於葉重的態度已然極為不滿。鬼才知道自己當初是怎麼想的才讓這個蠢蛋當上代理族長,要不是礙於情分,他恨不得此刻就將其逐出葉家。

「是,老祖宗。」

葉重面上一片黯然之色,自知徹底失勢,從此以後只能低頭做人,葉家就只剩下葉天一道聲音的存在,再無異議。

「葉天,你不要太過分了!不然海家的怒火可不是那麼好承受的。」?

夢長老強自鎮定的說道。心中早就將葉重罵了八百個來回。要不是葉南天恢復了修為,以他殺徒後期的修為,區區葉家還不是任他肆意縱橫,又怎會受眼前小輩折辱。

「我就問你,交,還是不交!」

葉天一步步向前逼近,殺機四溢,冰冷的殺意如同大江泄流、洶湧澎湃,直欲將人逼得喘不上氣來,整個會客殿的溫度瞬間降了下來。

「夢長老,我不娶了。你快把婚書給他,快給他……」

海塵抱著夢長老的大腿連哭帶嚎的叫喊道。說到底,他只不過是一個被寵壞了的大少爺而已,哪裡見過這樣的場面,早就被嚇破了膽子。

「唉……」

見到自家少爺懦弱的不行,再看看佇立在對面的葉萱,夢長老不由得暗自嘆了一口氣。同樣都是世家子弟,自家少爺與葉家那個小丫頭的差距怎麼就那麼大呢。

「好,我交!」

夢長老顫聲說道,從懷中掏出了葉重當初簽下的婚書。

僅是簡單的一個動作,卻彷彿用盡了這位殺徒後期高手的全身力氣耗盡,整個人的氣息都隨之萎靡了下去。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海塵是不會承擔太大的責任的,而他就成了那個承受海家怒氣的倒霉鬼,他彷彿已經可以預見自己回到家族以後面臨的懲罰了。

葉天接過婚書檢查了一下,確認無誤以後當著眾人的面撕了個細碎。

自此,葉海兩家的婚約徹底作廢。

「好了,萱兒,這會沒有人能再強迫你嫁人了。」

葉天輕輕揉了揉葉萱的腦袋,言語間儘是抹不去的溫柔。

「謝謝哥哥。」

葉萱一把抱住了葉天的手臂,高興不已。

「你們給我等著,海家是絕對不會輕易罷休的。」

夢長老抱起哭喊的海塵向外走去,臨走留下一句威脅。

葉天絲毫不以為意,莫說海家不過明日城一家族而已,就算他是皇族中人,葉天也不會放在心上。

葉家內發生的事情飛快的傳播了出去,轉眼之間便轟動了整座明月城。對於城內的百姓來說,這些大家族之間的八卦無異於是茶餘飯後最好的談資。

「沒想到葉天小小年紀就當上了葉家家主,真是厲害。」

「哎哎,我聽說他是被一位隱居的世外高人收成了徒弟,據說是個殺神。」

「我還聽說,他因為愛戀自己的妹妹,強行撕毀婚約,跟明日城的海家結了仇呢……」

謠言如同風一般的速度,在明月城內飛速傳播著,謠傳越傳越誇張,以至於傳出了幾十個各種各樣的版本。

半個多月的時間轉瞬即逝,葉天醉心修鍊之中,突破到了練氣九段。然而,殺魂還是沒有絲毫出現的意思。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必須想辦法凝聚出殺魂才行。」

葉天眉頭緊皺,殺魂對於武者來說至關重要。如果不能凝聚出殺魂,他就相當於平白比人弱了半籌,而且境界越高,殺魂的作用性就越發重要,許多高深秘技都需要殺魂才能修鍊。

冥思苦想了半天,葉天也沒有想出什麼好辦法,唯一可行的方法就是出城歷練,唯有生死危機才有可能促使自己覺醒殺魂。

這樣的修鍊方式雖然有大機遇,但卻危機重重,一不小心就容易落個身死道消的下場。

「顧不得那麼多了。」

葉天眼神一凝,下定決心。就算前途艱難,充滿危險又如何?他前生還不是一路刀山火海闖過來的。武途漫漫,如果因為這點危險就畏懼不前,那他又何談殺回巔峰,斬盡前世敵!

雖然葉天現在是葉家名義上的族長,但是一切家族具體事務都是由韓青青在替他打理。他所要的只不過是在葉家決定性的話語權而已,不然每日管理家族之事,他哪還能專心修鍊下去。

傍晚,葉天趁晚上吃飯時間,和韓青青說了一下自己打算出去歷練的想法。

「天兒,你現在就出門歷練,會不會太危險了一點。」韓青青憂心忡忡的說道。

正所謂,兒行千里母擔憂。無論葉天的變化有多大,修為有多強,在韓青青的眼裡始終都是那個沒長大的孩子。

「娘,你放心好了。我就是去城外孤山轉轉,不會有什麼危險的。多說半月,少則幾日,我便回來。」

葉天實際上的目的地乃是明月城外百里處的邱鳴山,妖獸橫行,危機重重。之所以這麼說是為了避免韓青青為他擔憂。

「那好吧。」

韓青青隨即親自為葉天整理行囊,準備好必備之物。

次日一早,趁著天蒙蒙亮,葉天便出了城門,騎著一匹良駒絕塵而去。 邱鳴山。

這是一片寬廣的山脈,常年迷霧籠罩,野獸妖獸橫行,充滿了危機,不過正是武修歷煉的好地方。

葉天來到邱鳴山的山腳處,看到三三兩兩的的武者都在組隊進入邱鳴山脈歷練。

這些隊伍一幫都是冒險者,或者一些世家公子,門派弟子等,進入邱鳴山主要是為了獵殺野獸妖獸,或者尋找一些天才地寶,進入兌換金幣。

「小子,你要不要加入我們啊?我們天地冒險隊就要進入邱鳴山了,看你的實力還差不多吧,至少也有鍊氣九段,實力還算是不錯的。」

葉天剛靠近,就有一個禿頭中年漢子走過來,一臉凶氣的喝道。那種語氣好像是葉天不加入他的什麼天地冒險隊,就會很倒霉一樣。

「什麼意思?你這語氣也算是在邀請人加入嗎?是不是我不加入你們團隊,你就想要我的命啊?」葉天冷冷的笑了起來,身上湧現一股強大的氣勢。

「怎麼?你不打算加入我天地冒險隊嗎?那你一個人進入邱鳴山可是很危險了。」

那中年漢子冷哼了一聲,倒也沒有跟葉天計較那麼多,他天地冒險隊只是一個很小的隊伍,要是在這個地方出什麼風頭,給別的強大傭兵團跟冒險隊的人看到,到時就會引起麻煩的,而且看葉天就像一個強大的世家子弟,在這裡萬萬不能對這種世家子弟動手,但是只要進入邱鳴山,就算斬殺掉葉天這種世家子弟,其身後的世家想要報仇也找不到誰是兇手。

「就憑你也敢威脅我?」

葉天神色冷了下來,他九幽殺神會害怕小小人物的威脅,這個中年漢子其實也只有鍊氣九段,他絲毫就不害怕對方,如果對方真的那麼不對眼,那麼就不要怪他不客氣就成了。

葉天沒有加入任何的傭兵團跟冒險隊,他一個人進入了邱鳴山,他覺得一點必要都沒有,跟這些人在一起,簡直就是在拖他的後腿。

「隊長,那小子好囂張啊,我們跟上他,做掉他,看他還怎麼囂張。」一位天地冒險隊的隊員冷笑道。

「好,我們的隊員也差不多了,進山。」那個禿頂中年男子冷笑一聲,大手一揮,就打算進山了,跟上葉天。

原來那個禿頂中年漢子正是天地冒險隊的隊長,而且也是修為最高的一位,鍊氣九段,這次冒險進入邱鳴山,就是為了尋找天才地寶,然後覺醒殺魂,踏入殺徒境。

一但進入殺徒境,實力大增是肯定的,這是不用懷疑的情況,特別是覺醒殺魂,藉助殺魂戰鬥,戰力至少增強一倍。

「哼,還跟上來了啊,真是好膽啊。」

走在前邊的葉天,很快就發現了身後的幾人,這個冒險隊共有七個人,最強大的就是那個禿頂中年男子,跟他一樣達到了鍊氣九段,至於另外有兩個是鍊氣八段的人,之後全是鍊氣七段,鍊氣六段的人。

葉天根本不把這些人看在眼中,不夠他秒殺的,不長眼就直接殺掉算了。

葉天越走越深入,不過現在都是邱鳴山的外圍,很多的野獸妖獸都已經給一些武修給獵殺光了,他們想要獵殺到野獸妖獸,就要越來越深入深山內。

越往山下走,葉天就感覺人煙越稀少了起來。

「哼,小子,你別跑。」

後邊的人終於忍不住要動手了,圍上了葉天。

「什麼意思?」葉天裝成一副很害怕的表情,心中已經給這幾人判了死刑。

「哼哼哼,小子,你不是很牛比嗎?你倒是再跑啊,剛才那麼囂張的跟我們隊長說話,你活得不耐煩了是不是?」

一個尖瘦男朝葉天冷冷的吼道,兩眼綻放凶光,好像嗜血的野獸。

「對,剛才你憑什麼跟我們隊長囂張?你小子算個屁,看起來最多只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世家公子,還敢來邱鳴山找死。」又一位男子喝道。

「小子,你倒是再跟老子囂張個看看啊?」那個禿頂中年男子冷冷的掃了葉天一眼,眼中全是得意之色。

「你,你你……你你們想要做些什麼?」葉天再次裝成很害怕的樣子,身子不斷的後退。

「哈哈哈,我們要做什麼?當然是殺人奪寶了,不然你以為你還能活著逃出去嗎?真是可笑之極。」

又一位天地冒險隊成員嘲諷起來,手中的長刀已經亮耀不已,緩緩走向葉天,想要結束了葉天小命。

「哦,這麼說你們非要我的小命了?那我也不跟你們客氣了。」葉天渾身真氣沸騰,剛才的懦弱形象瞬間就消失了,反而綻放出一股強大的氣機,一拳轟向走過來的男子。

「去死吧,一位鍊氣八段的垃圾也敢來冒犯我。」

「不好,阿刀,快滾開。」禿頂中年男子看到葉天突然爆發,就知道不好,想要出手,可是那裡還來得及,那怕那個男子揮著長刀抵擋。

「砰。」

長刀震飛,一拳就轟得那個男子倒飛,渾身經脈瞬間就斷完,身子軟倒在地,沒過幾秒就已經斷氣了。

「真垃圾,一拳都接不下,要不要太差勁啊。」

葉天嘲諷了一句,現在達到鍊氣九段后,已經可以施展百步神拳,各種強大武技,戰力磅礴無盡,這些普通的武修想要冒犯他,他又豈會輕饒他們。

「殺,殺了他為阿刀報仇。」禿頂中年男子神情瞬間就沉重了起來,他早看出葉天的修為跟他一樣,只不過他卻沒有想到對方如此強大,一拳就轟殺了一位鍊氣八段武修,就算換他,他也沒有那麼厲害的戰力,能一拳轟殺一位鍊氣八段的武修。

「全給我去死,跟你們這些垃圾浪費時間幹什麼啊。」

葉天踏步上去,拳腳齊出,真氣激蕩,瞬間就轟殺了三個,連剛才那個男子,現在已經四個了,而另外兩個也重傷倒地,失去了戰鬥力,只有隊長禿頂中年男子還站在,不過他現在臉色蒼白,知道自已踢到鐵板了。

「哼,給我死。」葉天速度如飛,來到禿頂中年男子身邊,狠狠捏著他的脖子,吊了起來,一臉的冷笑。

他真不懂,這樣的垃圾也來招惹自已,有個什麼意思。

「好漢饒命啊,饒命。」

禿頂中年男子嚇得臉如土灰,快要尿了。

「哦?你想要活?那麼你用什麼東西能換你的命?」葉天戲謔的問道,一臉不在意,像這種垃圾殺掉也只是瞬間的問題,要是能問出一點有用的東西也是好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