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吸一口氣,季柚將魂器收起來,打算直接掛到星網上去賣,但忽然想到給程煜老師發過去的消息,還沒收到回復。

深吸一口氣,季柚將魂器收起來,打算直接掛到星網上去賣,但忽然想到給程煜老師發過去的消息,還沒收到回復。

季柚瞬間停下手,有過巨虧的不美妙經歷,她實在不想再發生這樣的意外,所以,還是詢問一下程煜老師,看看這些東西,大概值什麼價位吧。

想到就做。

季柚當即進入星網。

一進入,眼前閃過無數的小紙人,每一隻都代表了一封信件。這是互相添加了好友后,才有的功能,季柚抬手抓了一隻。

一看署名,發現是程煜老師。

「終於回復了。」季柚嘴角微揚,當即打開信件,霎時間,一道宛如豬嚎的男聲,穿透了季柚的耳膜,季柚抬手,捂住了耳朵。

【大師……您快回來,我一個人承受不來……】

【我錯了……我不該睡覺,我真不該睡覺……】

【大師……請原諒阿大的疏忽,阿大決定幾天幾夜不合眼,全程二十四小時盯着收件箱,只要您一給我發消息,我立馬給您回復,我再也再也再也不要錯過大師的信息了。】

……

一聲聲。

一句句。

一字字。

宛如被拋棄的怨婦的悲鳴,實在叫季柚無語極了,且,她還知道對方的真實身份,這就更尷尬了,季柚不由思考:要不要直接告訴程煜老師自己的真實身份呢?

這個念頭一起,季柚立馬把腦袋搖得如撥浪鼓。

不行。

太可怕了。

不說阿大這傢伙對『大師』的熱情,這些日子對『大師』發的那些肉麻兮兮的話,就單單說他的真實身份,以後自己再去上他的課,那多尷尬啊?

不止自己尷尬,估摸著程煜老師也會尷尬得要死吧?

季柚決定捂死馬甲,絕不透露。

然後——

她馬上回復一個字:【在?】

這邊。

程煜沒精打採的縮在學校給教職工提供的單人宿舍里,整個人懶洋洋的,提不起一點精神。

只要一想到自己錯過了青釉大師的消息,程煜心間頓時生出一股生無可戀之感,期間,他同父異母的弟弟程坤又發了幾次信息過來挑釁他,程煜都沒心思理會。

忽地——

一聲特殊的消息提示音,一下子驚得程煜一蹦而起:「大師?」

沒錯了。

犯過錯失大師的消息這種錯誤后,程煜已經把青釉大師設為特別關注,且為了能第一時間收到大師的消息,他還給青釉大師設置了一道特殊的提示音。

這個聲音一響,程煜差點喜極而泣,他想也沒想,一溜煙兒登上了星網,張嘴,幾乎是帶着喜悅的哭腔,大吼道:【大師……您的小甜甜上線了。】

季柚:「……」

季柚嘴角一抽,很想說『我沒有你這樣的小甜甜。』但——

身為學生,要尊師重道啊。

算了。

算了。

算了。

季柚保持着高冷人設,也不耽擱,開門江山,道:【我這裏有幾個魂器,想委託你幫忙鑒定一下,當然,我會付你鑒定費。】

啊?

程煜萬萬沒想到,大師找自己竟然是這種好事!

程煜眉開眼笑,恨不得立馬點頭同意,但他還是小小的留了個心眼兒,抓住時機就給自己謀求福利:【大師,不用鑒定了,只要是您製作的魂器,我全包了,隨您開價。】

季柚嘴角一抽:

好傢夥!

這阿大,該不會想去做二道販子吧?

程煜這話一出,也想起來這茬,立馬搖頭,趕緊澄清,補充:【我不做二道販子,我全留着自己用,大師製作的魂器,怎麼能轉手賣給別人呢?不行!絕對不行!】

季柚回:【全是低級魂器,你用不上。】

嗯?

程煜一愣。

全是低級魂器?對自己的作用的確不大,但也並非無用,青釉大師製作的魂器,比別的大師製作的效果好上幾倍,程煜相信只要使用量足夠大,哪怕全部用低級魂器,最後肯定也會量變引起質變的。

還有——

大師主動說低級魂器,意思是說,以後會用中級魂器,甚至高級魂器嗎?

思及此,程煜的心,瞬間火熱起來,這回,他斟酌了下語氣,才回:【我聽大師的,大師說什麼就是什麼,我永遠是大師的小甜甜呀。】

季柚:「……」

妙書屋 面對劍心的詢問,或者說是質問,

王玥有些沉默,

他到底出與什麼想法才考慮帶小智代走?

因為覺得她可憐?

就算是因為了解她的身世同情她的未來,

但自己真的已經做好了覺悟了?

自己真的能一直保持着信念去照顧她么?

她真的跟自己走了以後就會更好么?

所有問題都在不斷的質問著王玥,

在那一瞬間,王玥確實有些退縮了,

因為他似乎確實沒有考慮很多東西。

他也確實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照顧好智代,

因為有些事,似乎不是有信念和覺悟就能做好的。

但裏屋內突然傳來的小智代的笑鬧聲讓王玥愣了愣神,

又看了看外面的雪,

王玥似乎想通了什麼,

認真的看向劍心說,

「認真來講,我其實有很多問題。」

「我沒有認真的照顧過小孩,不知道她跟着我是不是會很好,不曉得這是否是她想要的。」

說到這,王玥有些低成,

劍心也沒有打斷王玥的意思,

因為王玥說的都是實話。

王玥稍微頓了頓收拾了一下心情繼續說,

「確實這些東西我都沒有真正的準備好,但至少我確實是抱着想要好好照顧她的心,雖然我不能告訴你為什麼我會抱有這個想法,但我的信念和覺悟是沒有作假的。」

「同樣我也不喜歡所謂的『做的事情都是為你好』這種說法,這種做法從各種意義上都充滿了自私的意味,所謂別人為你好,也許是真的,但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在自己身上沒有實現才會用這種方法把自己的夢想寄托在孩子身上。」

劍心已經聽出了王玥的意思,

嘴角微微上揚,但還是刨根問底的問道,

「那你最後的決定是?」

「讓她自己來抉擇。」

王玥認真的看着劍心,

「我沒有資格去幫她做決定,哪怕我真的想對她好,哪怕我真的有覺悟和信念,那也不是她的決定。」

「所以我會在離開前詢問她的決定,並且給她足夠的時間去考慮。」

「當然就算她不跟我走,我也會那個人渣那處理掉一些可能會造成問題的問題。」

面對王玥的回答,

劍心沒有發表自己的評價,

只是笑了笑,

「是么,聽起來不錯,王玥先生,您真是一個不可思議的『人』呢。。。」

「要不是知道你,我會以為你在罵我。」

王玥也笑了,笑的很開心。

有些事情就是這麼回事,

既然目的上是為了她好,

那麼只要達成這個結果其實沒有那麼多需要考慮的,

不管她做哪種決定,

王玥都可以讓小智代的未來不像他所知道的那個故事一樣那麼悲催。

因為他有這個能力做這件事了,

和以前不一樣,

不需要所有事情都瞻前顧後,

不,或者說哪怕是以前也太瞻前顧後了才對,

這種事情,不管王玥是什麼,

都照樣可以做的。

想通后王玥似乎變得更加灑脫,

站起來伸了個懶腰說,

「行了,該說的都說了,我要去看看他們佈置的小房間了,我挺好奇的那麼幾個大糰子他們要怎麼放,你去看看么?」

「在下再坐坐好了,明天還想再跟您打一次呢,年紀大了總要花更多的時間來休息休息才能恢復到巔峰啊。」

劍心笑着調侃了一下自己,

而王玥也不以為意,

「年紀大了確實要多休息休息,那明天不打了後天再說~」

說完也不給劍心再說話的機會,直接走了進去。

不一會,裏屋就傳染吵鬧的聲音,

「喲?這粉色系有點亮瞎我的眼啊,這就是傳說中的少女閨房么?」

「啊拉,王玥先生,您這樣闖進少女的閨房是很失禮的啊,需要受罰。」

「師傅要受罰!我要騎馬!」

「嘖,不講江湖道義啊,行吧行吧,給你騎,來吧我的小騎士~」

「哈哈哈哈哈,大馬!大馬!」

「小心點別摔到了,王玥先生你也真是這樣慣着智代可不是好長輩的樣子。」

「放心,我可是很穩的,就算這樣和彌彥先生打一架都沒問題。」

「哦是么?那我不客氣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