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臣頓了頓,道:「何出此言?」

清臣頓了頓,道:「何出此言?」

輕笑一聲,姝兒搖搖頭,「只是有感而發罷了,哥哥不贊同嗎?」

「或許吧!」他含糊道。

只是,人只要存活於世,哪有乾淨的,尤其還是他們這樣的簪纓世家,皇親國戚。

說骯髒,其實也不假!

……

懷遠侯府內,秦氏來到劉基的房內,將帶來的補品端上。

風雨秘事 「剛熬的,趁熱吃了吧!」她對著炕上,有些百無聊賴地轉著笛子的劉基說道。

看了面前的燕窩粥一眼,劉基放下了笛子,動手嘗了口。

「母親您又費這些身作甚,有丫鬟在,還怕伺候不周么!」

「我聽說你午膳用的不多,想來是那些菜不合口味,總歸也是閑著,給你燉碗粥還是可以的。」

「那就勞您費神了。」

秦氏寵溺地看著他,搖搖頭,「說起來,外頭的事你都清楚了吧?」

「您是說喻老太傅那事吧,兒子聽說了。」

「皇帝此次難以脫責,再加上喻太傅門下學生一同施壓,看來,有夠亂一陣子的了。」

「母親很清楚嘛!」

秦氏目光閃了閃,笑道:「這是自然,與姜家有關,與長樂有關的,為娘可都在盯著。」

「姜家么,」劉基擱下已經空了的碗,擦了擦嘴角,「此事對姜家影響不大,即便皇帝因此事而陷入泥潭,姜家也沒什麼損失。」

「若是想要弄垮他們,還得借他人之手。」

「哦?」

「若是皇帝親自湮滅姜家……」

秦氏眸光大亮,「我兒聰慧,這個法子甚得我意。」

豪門婚色之前夫太野蠻 劉基笑了笑,「我不過是說說罷了,想也不大可能,皇帝可是長樂公主一母同胞的親兄長,靖國公家也並非等閑之輩,而是大權在握的一方勢力,豈是那麼容易說倒就倒的。」

秦氏卻不贊同,「事在人為,再堅固的關係,也抵不住權利。」

別說親兄妹了,就是親父子也能自相殘殺。

這點,她可見的多了。

劉基彎起嘴角,目光游移在笛子上,「說起來,冬日宴快到了吧!」

「是啊,每年四宴可都是最熱鬧的。」

「那麼李家那個姑娘又可以派上用場了啊!」

秦氏挑眉,「那個丫頭么,怎的,你對她上心了?」

【可能這本寫的不好,沒有多少人喜歡,不過還是希望能有人訂閱支持,一直在努力創作,從不言棄。】 房裡,被姜姝兒拖回來的清臣揉著臉頰,生無可戀。

「姝兒,你說哥哥我怕不真是娘撿來的吧?」

「怎麼會,娘這麼疼你。」

姜清臣眼皮跳了跳。

疼?

真的沒用錯詞兒嗎?

姝兒笑了笑,給他擦藥道:「家裡娘最疼的就我跟七哥了。」

最放不下的,只怕就是她了。

邪魅總裁乖乖妻 「哥哥還有傷不?我看你在宮裡與楊玹比試,也傷了不少地方吧?」

姜清臣聞言,倒是沒在意,「那都是小事,現在也差不多好了。」

「哥哥辛苦了,明明贏面極大,卻要輸給他。」

「阿玹也進步了不少。」

「可還是比不得哥哥,不是嗎?」姝兒將藥酒收好,「若不是因為皇上,您也不至於會輸吧!」

她可是知道的,其實自己這個哥哥的性子還是很傲的。

這是屬於姜家兒郎的傲氣。

「相比於太子,皇上更疼愛阿玹,父親他贏了太子,那是長輩與晚輩的切磋,贏了也無傷大雅。可我與阿玹不一樣,若是那場我贏了,只怕會在皇上心裡留下疙瘩。」

姜清臣嘆了口氣,若是不知道姝兒夢裡的那些事,他定會贏了楊玹。

可如今,每走一步都得思慮再三。

真是可笑。

「七哥,皇後娘娘的身子……」

「嗯?」

「翻過年去……只怕就不遠了。」

姜清臣頓了頓,遂道:「我省得了。」

他的聲音低了下去,皇后的死,似乎就是一個開端。

看來,這京城也是風雨欲來啊!

這麼想著的姜清臣這幾日更是努力了,如果能在那之前就讓他謀得一官半職,多少也頂點兒用吧!

有了目的,訓練之狠就連同樣有著目的的韓瑜也為之咋舌。

儘管不善言辭,他還是問了對方,「這麼拚命,你是為了什麼?」

單刀直入。

姜清臣笑了笑,累極了的他躺倒在地,喘息道:「我說為了功名利祿,你信嗎?」

韓瑜面無表情,「哦!」

姜清臣泄氣,「你就不能多問一句?」

聞言,韓瑜想了想,問道:「真的嗎?」

「唉……」算了,不能與他計較,姜清臣捂住臉,聲音低沉,「我的確是為了功名利祿,因為權勢真的是個好東西,有了它,就可以為所欲為,不是嗎!」

韓瑜動了動眸子,大抵是認同了他的話,眼中微光浮動。

「起來吧,想要功名利祿,就得有能打敗旁人的足夠力量,而你,還不夠。」

「如此說來也是呢,阿瑜還真是不會安慰人。」

「那真是對不住!」

韓瑜話音落下,畫戟就朝著地上的人劈去,若非對方躲得快,這一下可就受傷了。

這樣的情況,放在從前姜清臣也許會嚷嚷大叫,但是現在,他只會越挫越勇。

似是感受到了他的決心,韓瑜嘴角微微上揚了些許。

很難想象,這樣一個整日陰沉沉,冷漠的人,笑起來會是個什麼模樣。

且只有一瞬,就連清臣也未看清過。

十二月里,京城各處隱隱傳來梅香,這樣傲人的東西,每年皆引得無數人為之折腰。

連沉迷畫本子的姜永晴也忍不住想要出府去折幾枝回來慢慢觀賞。

可惜姜姝兒沒多少興趣,姜秀臣也忙著做女紅。

見著兩人都不理會自己,姜永晴便打算出府相邀旁的姊妹一塊兒。

得知她這麼打算,姜姝兒到底還是不放心拉著姜秀臣跟了出去。

贏了一回,姜永晴可是長了臉,坐在馬車裡也止不住的笑。

「我就說你們怎會閑的住,往日里都是你們拖著我出府,這回也輪到我了。」

「若不是瞧你一人,不放心,我跟五姐才懶得出來,又冷又麻煩的。」

姝兒翻了個白眼。

姜永晴也不計較,「梅花初放不放,正值好時候,怎能錯過呢!」

「人家都喜看綻放的梅花,就你愛看這樣的。」

「你懂什麼,都與旁人一樣,不就曉得太過庸俗了么!我呀,就是不走尋常路。」

「嘁,摔不死你。」

聽著兩人鬥嘴,姜秀臣好笑道:「你們可別吵了,再嚷嚷下去,外頭都能聽見了。」

兩人消停下來,見此,姜秀臣掀開窗帘看了眼外頭。

已經過了橋頭,看來梅庄也應該快了。

路上瞧見不少馬車行人,看來這會兒去觀賞的人不少。

莫不都是與永晴一般,喜愛那半開不開的姿態?

想到這裡,她彎了彎唇放下帘子。

到了梅庄,幾人下車,因著身上穿著斗篷,倒也不覺著多冷。

姜姝兒抱著手爐,看向兩人,「先說好,進去折幾支就回府,我可不想在這兒閑逛。」

「知道了知道了,」姜永晴帶頭進去,「就你嘮叨。」

姝兒瞪了她一眼,帶著兜帽的小臉氣鼓鼓的,在兜帽的毛邊襯托下,更顯得可愛了。

姜秀臣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臉頰,「咱們也走吧,早去早回,順便也應個景折幾支。」

聞言,身後的丫鬟們忙托著瓶子跟上。

姜永晴到了梅林里,簡直就如嘰嘰喳喳的麻雀,瞧瞧這裡,看看那裡,一路說個不停。

還拿看過的畫本子說事兒。

惹得姜秀臣直搖頭,「若是真有梅林女妖,那指不定第一個就吃了你。」

「才不會,梅妖是個可憐的女子所化,一生只是追尋喜愛她的情郎罷了,才不會傷人。」

姜永晴頭也不回地說道,動手摺了幾枝半開的梅枝放到了丫鬟帶來的賞瓶里。

姜秀臣見此,也動手摺了幾枝遞給身後的丫鬟。

要說多好看,還真沒有。

都是花苞,就比光禿禿的好那麼一點兒。

看中了稍稍高些的梅枝,姜秀臣踮起腳,正準備折下,卻被對面不遠處的人吸引了目光。

投過枝幹的間隙,她看到了一張不算熟悉的臉,硬要說的話,只是見過一回。

在那個屋檐下,抱著貓兒的少年。

似乎也是注意到了她,少年回以一笑。

姜秀臣眨了眨眼,笑道:「那隻貓兒怎樣了?」

少年愣了愣,遂道:「它長大了些,比那會兒漂亮多了。」

「是么,看來你照顧的很好呢!」

「只是儘力罷了。」

少年抬眼看了下上頭的梅枝,「你是想要這枝嗎?」

說著,不等她回答,便抬手摺了下來,穿過枝椏遞到她跟前。

「給……」

【有人說書里名字太難記了,咳咳,大概因為女主這一家名字是我奶奶和舅公他們的名字,所以我覺得很好記也很好聽哈哈】 楊玹突然意識到了什麼,猛地轉過頭一看,頓時焉了。

苦著臉,「姝兒,我平日里待你不好嗎?為何不告訴他就在我身後?」

姜姝兒無辜,「其實我是想提醒來著,可你說的太快了……」

楊玹泄氣,小心翼翼地看著雙手環胸,靠在百寶架上陰沉沉地盯著他的韓瑜。

「阿瑜,那個……我都是胡謅的……」

「呵,我都聽見了。」

「別啊,真的是胡謅的還不行么?」

「阿瑜,我看吶不若拖出去揍一頓,誰讓他說你記仇呢,是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