滄海現在滿腦子都是葉凡的劍道,這麼給力的劍道讓他眼饞不已,他現在恨不得立馬就將這樣強大給力的劍道學到手。

滄海現在滿腦子都是葉凡的劍道,這麼給力的劍道讓他眼饞不已,他現在恨不得立馬就將這樣強大給力的劍道學到手。

葉凡沒有理會滄海,而是看向蘭特思,他的臉上浮現冷笑。

蘭特思的臉色很是蒼白,強大的亂葬門一瞬間就被葉凡屠殺乾淨,入骨要對付他,簡直就跟玩一樣。

「我……我……」

蘭特思很想辯解什麼,但是非常可惜,他跟葉凡真的很不熟,現在的情況很明顯,那就是他跟亂葬門的人勾結,這事大家都看在眼中,誰叫黑袍殭屍當眾說出來。蘭特思很想說自己並不是針對葉凡,他只是出賣了自己的師弟跟師妹,只是這話他根本說不出口,這倒不是他臉皮薄,或者什麼良心發現,而是就算是說也沒什麼卵用,因為亂葬門殺過來絕對是要將所有人都幹掉,這樣才能做到殺人滅口。

葉凡也懶得廢話,飛劍電射而出,閃電間就將蘭特思的腦袋砍下來,他的劍非常恐怖,擁有可怕對方屬性劍意,能夠給死者造成能難以想象的傷害,就算是神將要恢復也需要時間。一劍要將蘭特思幹掉自然非常困難,不過葉凡有的是時間,同樣也不用擔心這傢伙會跑掉,所以他的劍再度閃電間飛射而出。

葉凡對三神七位還是很有研究,他的劍再度殺出時完全就是沖著蘭特思的神晶,這絕對是要將這傢伙幹掉的節奏。

神晶絕對是神靈最堅固的一個地方,可是葉凡祭出的乃是半步神王劍,幾乎就在一瞬間,神劍就將蘭特思的神晶切開。

「啊!」

慘叫,神晶對於神靈來說太重要了,現在被葉凡一劍切開神晶,可以說蘭特思的修為有可能直接從神靈境界跌落下來。當然了,如果蘭特思能夠儘快重組修為,說不定還能重新凝聚神晶,或許實力會嚴重下跌,但是還能維持初級神靈的水平。

神將裂開,蘭特思的三神七位徹底暴露出來,那一刻葉凡的眼睛射出客票卡的寒芒,飛劍再度激射而出,閃電間就刺中蘭特思的身體。

「轟!」

七位中的一位被直接絞碎,那一刻蘭特思如遭雷擊,一張臉蒼白到極點。

這只是一個開始,三神七位,僅僅擊碎一位是不足以將蘭特思幹掉,所以葉凡還需要再接再厲。飛劍在舞動,屬於葉凡的劍意將蘭特思籠罩,那一刻這傢伙的一切都在他的感知中,閃電間飛劍穿透蘭特思的心臟。

蘭特思死了!

眾目睽睽下,葉凡還是將蘭特思幹掉了,這不是他第一個幹掉的神靈,自然也不會是最後一個,所以他還是非常淡定的。相比較起來看,那些因為蘭特思才組團的死者跟生者臉色我都不好看。

不過這些人不會傻到替掛掉的蘭特思說什麼,不管從哪一個角度來說都是合理的,就算他的同門對他的死也要拍手稱慶。

「你有什麼打算?」

葉凡看著有些茫然的李嫣然,他顯得很是平靜,殺人對他來說不會有任何心理壓力,這一切他都可以輕鬆面對,根本犯不著替自己去背負什麼。

李嫣然是真的非常茫然,這次是跟著蘭特思進入死亡原地。雖說師兄不懷疑好意,但是如今已經深陷死亡原地,她不可能提前出去,所以只能跟著葉凡一道冒險。

「前輩,今後我可以跟著你嗎?」

李嫣然根本沒有選擇,現在身處死亡原地,不久前又得罪了亂葬門,現在只要跟著的葉凡才行,要不然說不定一轉眼就會死掉。

葉凡上下將李嫣然打量,他微微皺眉道:「你們跟著倒是無所謂,不過我們接下來要面對的可能都非常可怕,你們的實力只能算是一般,如果跟著我,這個生命很暗獲得保障。」

李嫣然咬牙道:「這個我自然知道,可現在對 葉凡精神一振,飛劍的殺傷力非常不錯,這是他樂意看到的,自然要發揚光大,最好今後被他一件斬首什麼的就再難復原。?????·

殺得興起,葉凡心念操控飛劍,閃電間就將所有的怪獸肢解,虐殺不是他的目的,提煉自己的飛劍殺傷力就是他現在要做的。

真正給鱗甲怪獸完成恐怖殺傷力的自然是葉凡的屬性劍意。這東西並非是人的意志,而是屬於劍之神道的屬性力量,在它跟蕭戰的劍意融合后這才有這恐怖的殺傷性。

要想提升劍意強度,要從兩個方面入手,第一個自然是自己的意志,第二個也是劍道屬性力量。兩者唯有同時進步,殺傷力這才能夠得到保障。

個人意志好練,劍道屬性就麻煩一點了,葉凡這段時間都在琢磨這件事兒,他尋思要真正快速提升自己的劍道屬性力量最好進入魔域的傳承魔殿跟劍巢內,這兩者的力量足夠幫助他磨鍊自己的劍道屬性力量。

這些暫時還不急,葉凡打算離開死神天域之後在做打算,現在首要任務就是將神之源弄到手。

飛劍非常恐怖,葉凡沒有動用自己的本命神劍,這東西的強度可沒有手中飛劍了得,要是用來對付鱗甲怪獸,對自己的本命神劍損害很大。

葉凡覺得自己的本命神劍雖然需要戰鬥,但是他認為戰鬥不一定需要親自去硬碰硬,僅僅劍道法的戰鬥就代表是劍在戰鬥。葉凡的劍是不同的,他的劍乃是有劍之神道法凝聚而成,劍之神道法的磨鍊,就是對劍的磨鍊,所以雖然葉凡沒有動用神劍戰鬥,但是劍還是得到了真正的磨鍊。

飛劍非常給力,所有的鱗甲怪獸都被肢解,它們的軀體四分五裂,再難凝聚。葉凡沒有將這些鱗甲怪獸收走,他感覺這東西對自己的用處並不大,不像死神那樣可以製造成打手。

當然了,葉凡沒有選擇最大的原因還是這些傢伙太丑了,要是放在身邊充當護衛什麼的實在是太影響心情了。

扔下掙扎的鱗甲怪獸,葉凡朝著先前鬼神逃離的方向趕過去,腳踩飛劍,他的速度快到極致,幾乎數個呼吸的時間在劍光閃爍間就已來到一座湖泊前。??·

「這是什麼地方?」

葉凡詢問的自然是傳承塔,他看出來的了,湖泊中的水非常特殊,對於神魂擁有著滋養作用,這樣的湖泊肯定非常特殊,先前那些逃亡的鬼神肯定就是沖著這座湖泊而來。

「這是一座孕養死靈的特殊湖泊,不過水流應當都是遠處那座地泉湧出來,這並不是我們要找的神之源。」

「到底是什麼……」

葉凡剛想詢問到底是什麼迫使那些鬼神逃命,就看到有東西從湖泊中激射而出。葉凡的眼睛瞬間就眯起來,這是出手,可看上去就像一桿恐怖的標槍,閃電間就已經來到面前,那個速度一般的神將都別想反應過來。

不過葉凡並不是一般的神將,雖然不是神將,但是他的劍道可是非常特殊的,心念一動,腳下飛劍就載著他從原地消失,閃電間的功夫就出現在湖泊的另一方。

出手一擊未果,並未就此放棄,幾乎閃電間就朝著葉凡追殺過來,速度似乎更快了。只是僅憑這樣還是很難追上葉凡,飛劍載著他閃動,跟出手一追一逃,彼此根本沒有碰到。

葉凡的眼睛微微眯著,觸手的強度非常可怕,絕對是神將級別的體質,就算動用半步神王劍都不一定能夠對觸手形成傷害。一瞬間葉凡就有了判斷,他直接將半步神王劍收起,而是直接祭出神王劍,心念閃動,幾乎閃念的功夫神王劍電射而出,直接跟激射而來的觸手撞在一起。

「碰!」

斷了!

神王劍的鋒芒超乎想象,觸手閃電劍就被斬斷,幾乎瞬間射出的神王劍調整方向,朝著觸手繼續電射過去,那個速度快得不可思議。

操控飛劍完全能夠將劍的速度發揮到極致,這樣的速度能夠遠超神靈本身能夠達到的極限。所以神王劍電射時,觸手閃電間就被再度斬斷,那可怕的鋒芒終於讓觸手意識到對手的可怕,所以閃電間它開始撤退,朝著湖泊回縮。

葉凡眼中閃爍著可怕的寒芒,神王劍緊追不捨,閃念間就追上回縮的觸手,再度斬斷一切。

「吼!」

帶著痛苦的怒吼從湖泊中傳來,葉凡先後三次斬斷觸手還是將觸手的主人激怒了,這讓他它憤怒異常。

「嘩!」

幾乎是瞬息間琥珀的水都衝天而起,那一刻數十條觸手朝著葉凡電射過來,幾乎閃電間這些觸手在虛空中化作一座觸手牢籠,根本不給他任何躲避的可能。

葉凡的臉上浮現冷笑,神王劍在他的操控下在虛空划動,速度雖然沒有提上去,但是卻將激射而來的數十條觸手全都斬斷,速度之快讓這些觸手的主人顯然也沒有預料到。葉凡從來都不害怕群毆,所以觸手不管有多少,對他來說都沒有多少用處。將所有的觸手絞碎,葉凡閃電間操控神王劍朝著湖泊激射過去。

神王劍鋒芒太盛了,這一刻劍光激昂這方天地都照得通亮。

葉凡懸浮在天空,他的心念跟神王劍互為一體,劍意跟神王劍相融,劍到哪裡,他感覺就是自己親臨一樣,讓他可是隨意操控神劍,想怎樣就能怎樣,感覺非常的爽。

神王劍的速度快到極致,閃電間就一頭扎進湖泊中,那一刻葉凡的視線中彷彿看到一座龐然大物,無數的處說,漆黑的鱗甲,一切都顯得是猙獰可怕。

這尊恐怖的怪物顯然知道神王劍的可怕,如果真的硬碰硬,絕對會被神王劍虐得死去活來。一瞬間這尊恐怖的怪物祭出無數的觸手,瘋一樣的朝著神王劍絞殺過去。

「轟!」

觸手跟神王劍撞在一起,那一刻所有的觸手根本擋不住神王劍的恐怖鋒芒,直接被絞碎。不過接下來的發生的事情還是讓葉凡驚訝了,因為原本紮根於湖底的怪物居然開始逃跑,這傢伙巫術的觸手化為它的腳,瘋一樣開始向著遠方急掠。

葉凡冷笑一聲,閃電間一口半步神王劍激射而出,閃電間就藉助這尊怪物。既然已經動手了,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碰!」

半步神王劍被一條觸手擊飛,那一瞬間這尊怪物發出咆哮聲,兇狠的目光瞪著懸浮遠方的葉凡,要不是彼此還有距離,要不是背後的神王劍太恐怖,他一定要衝上去將葉凡戳出無數的窟窿。

雖然將半步神王劍擊飛,但是這尊怪物的逃跑速度還是受阻,神王劍絞碎阻擋的觸手,閃電間追上來,那恐怖的鋒芒讓這尊怪物根本無法無視。

無數的觸手再度祭出,這尊怪物的觸手似乎斷了之後很快就能長出來。

「碰!」

神王劍的殺傷力非常恐怖,觸手雖然很多,但還是一個照面就被絞碎,本來這尊怪物想要藉助觸手的阻擋逃跑,但是它失算了。

「唰!」

半步神王劍已經殺至,可怕的劍光編織成網,直接將這尊怪物逃跑的方向封鎖,讓它難以順利藉助阻擋神王劍的契機逃脫。

怒!

這尊怪物憤怒到極點,葉凡躲得遠遠的,根本不跟它近身,這樣的戰鬥讓它很是憋屈。不過這尊怪物也不能怪葉凡,它自己也是遠程攻擊手段,現在碰到葉凡,只能說它自己自找的,要不是它攻擊葉凡,葉凡絕不會一上來就祭出神王劍。

這尊怪物很清楚,自己就算擋住半步神王劍的攻擊,也會被身後的神王劍追上,那樣就真的死定了。這尊怪物智商還是很高的,它非常清楚自己的肉身雖然強悍,但還是擋不住神王劍的殺傷力,所以硬碰硬根本不是最好的選擇。

閃!

這是這尊怪物的選擇,它第一時間就朝著另外一個方向逃竄,試圖給自己爭取一線生機。只是這尊怪物這次註定要倒霉,葉凡手中的神劍可是非常多的,別說神王劍,就算是神皇劍、神尊劍都有,誰叫他手中有劍巢。

帝龍劍被葉凡祭出,那一刻它恐怖的鋒芒要比先前的神王劍還要恐怖。

這尊怪物如果有臉,當場肯定已經綠了,似乎葉凡就在挖坑等著它跳。

「吼!」

恐怖的吼聲暴起,恐怖的死亡神力怒盪,朝著電射而至的帝龍劍撞去。

「轟!」

爆了!

非常的可惜,這尊怪物的實力的確強悍,但是它選擇跟帝龍劍硬碰硬那就是找死。現如今隨著葉凡的實力越來越強,尤其領悟劍魂境界,他對於帝龍劍的駕馭已經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雖然只有媲美三星神將的力量,但是卻能讓帝龍劍爆發出恐怖的鋒芒。

帝龍劍直接將這尊怪物的身體洞穿,那一刻凄厲的慘叫似乎傳遍整個死亡原地。

逃!

這一刻這尊怪物哪還敢跟葉凡戰鬥,兩口神王劍絕對是要它老命之物。 一劍洞穿怪物,凄厲的慘叫傳遍整個死亡原地,不過這尊恐怖的怪物並未死亡,它竟然藉助自己重傷之機選擇遠遁。

這一幕出乎了葉凡的預料,更加不可思議的就是怪物的速度一下子提升到極致,眨眼道功夫就衝出三口神劍的封鎖。

……

說什麼,不管從哪一個角度來說都是合理的,就算他的同門對他的死也要拍手稱慶。

「你有什麼打算?」

葉凡看著有些茫然的李嫣然,他顯得很是平靜,殺人對他來說不會有任何心理壓力,這一切他都可以輕鬆面對,根本犯不著替自己去背負什麼。

邪王霸寵:逆天六小姐 李嫣然是真的非常茫然,這次是跟著蘭特思進入死亡原地。雖說師兄不懷疑好意,但是如今已經深陷死亡原地,她不可能提前出去,所以只能跟著葉凡一道冒險。

「前輩,今後我可以跟著你嗎?」

李嫣然根本沒有選擇,現在身處死亡原地,不久前又得罪了亂葬門,現在只要跟著的葉凡才行,要不然說不定一轉眼就會死掉。

葉凡上下將李嫣然打量,他微微皺眉道:「你們跟著倒是無所謂,不過我們接下來要面對的可能都非常可怕,你們的實力只能算是一般,如果跟著我,這個生命很暗獲得保障。」

李嫣然咬牙道:「這個我自然知道,可現在對於我們來說如果沒有強者可以依附,對於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場災難,嫣然希望前輩能夠答應。」

葉凡微微笑道:「既然你要跟那就跟著吧。」

「多謝前輩!」

李嫣然大喜過望。

葉凡沒有拒絕,自然是看在囡囡的面上,再則就是他不認為這些人能夠成為自己的累贅,如果真有人背叛我,那一定是我違背自己信仰的時候。

休整很快結束了,葉凡重新開拔,發生了不久前的事情,整個團隊沒有人敢反對,他的意見就是一切。

……

「大家再努力一點,前面就是亡者之泉所在。如果我們能夠進去其中,定能獲得洗禮,那時修為定能更進一步。」

一個鬼神大聲疾呼,作為魂修,亡者之泉的誘惑很大,這群來自數大鬼宗的第一們一個個都群情激奮,拋頭顱,灑熱血在所不惜。雖然作為死者,血已冷,但是這並不能影響他們的熱情。

亡者之泉很是特殊,它只對鬼神有效,所以這裡吸引了數量驚人的鬼神搶奪。雖說這次很多大勢力都因神泉將要出世而開,但是並不是所有的修者都對這個感興趣。神泉的確是好東西,可這東西搶奪的絕對都是大勢力,一般的死者根本染指不了。

亡者之泉對很多鬼神來說就是他們的神泉,這可是實打實的好處,可要比那神泉實在多了。

死神天域的匯聚地,這裡聚集了三界的所有死者,可以說人死後,只要不是魂飛魄散都會進入死神天域。

萬年只爭朝夕 集體的力量總是強大的,無數的鬼神投入,擋住大家前進道路上的荊棘都被踢開,一座鬼氣森森的湖泊出現在一眾鬼神的面前

所有鬼神的眼中都射出興奮跟激動的光芒,他們迫不及待的想要殺進湖中,去享受亡者之泉帶來的好處。

亡者之泉?

眼前巨大的湖泊似乎跟泉水二字不搭界,那是傳說有誤?

都不是,湖泊乃是有亡者之泉的泉水匯聚而成,在湖泊洗禮效果一樣。

亡者之泉就在眼前,對於鬼神來說這就是他們享受成果的時候了,所以根本不用人招呼,所有的鬼神都行動起來,朝著面前的湖泊衝去。

「太棒了! 商先生今天也想公開 真不愧是亡者之泉,我的鬼體更加凝練了,這樣下去要晉陞上位神不遠了!」

「這東西太神奇了,我很久沒有動靜的修為終於有了動靜,中級神靈啊雖然不強,但這次死亡原地算是沒有白來。」

一個個鬼神都激動不已,亡者之泉帶來的好處太大了,讓他們激動的情緒根本壓不住,恨不得永遠待在湖泊中,最好不要出來了。

湖泊很大,不過這次到來的鬼神實在有些多,不多是整個湖泊都被這些鬼神霸佔。

忽然!

一股可怕的力量波動出現,那一瞬間整個湖泊震動,閃念的功夫一股恐怖的吞噬力產生。

「啊!」

慘叫不絕於耳,一瞬間整個湖泊出現一個巨大的漩渦,足足三分之一的鬼神被直接吞噬。

這一幕驚呆了沒有下水的鬼神們,恐怖的吞噬力形成驚人的漩渦,將更多的鬼神拉扯下去。這股吸力異常的恐怖,原本鬼神都是能夠飛行的,但是現在居然就連上位神都難以掙脫,他們逐漸被吸進那恐怖的漩渦。

恐慌的情緒出現,原本安編輯驚呆的古神們立時驚慌逃竄,都想要逃離這個恐怖的地方。

「啊!」

慘叫不絕於耳,數萬的鬼神瞬間就被吞噬掉,真正能夠幸免於難的也只有那些實力強大的神將,他們此時臉上全都是驚恐,面對這恐怖的吞噬已經慌了神。

「吼!」

一條巨大的觸手從湖泊中衝出來,閃電間朝著飛逃的鬼神衝去。觸手的速度如電,就算神將速度很快,一尊神將級別的鬼神就被觸手抓住。作為神將,實力自然不是蓋的,這尊鬼神怒吼出聲,恐怖的古神之力在身體中怒震,恐怖的波紋如同巨浪一樣試圖將纏住的觸手撕裂。

然而觸手非常的恐怖,這尊鬼神體內怒震的神力波居然跟瘙癢一樣作用觸手上,以至於當場就被觸手捲住,朝著湖泊的方向拽過去,不管他怒吼連連,觸手的力量只會越來越強,甚至就連他身上的甲胄都要承受不住變形,想要掙脫根本不可能。

按道理來說鬼神都是沒有肉身的,他們可以化虛,用來逃脫觸手的抓攝,奈何被觸手抓住時,鬼神的力量根本用不了,就這樣直接被拽進湖泊中,很快就沒了動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