瀟雨他因爲柳英羽的劍所造出的劍風在擂臺上不斷翻滾,他不斷翻滾着,撞到擂臺上的那些剩下的冰人,一點也沒有停下的樣子,

瀟雨他因爲柳英羽的劍所造出的劍風在擂臺上不斷翻滾,他不斷翻滾着,撞到擂臺上的那些剩下的冰人,一點也沒有停下的樣子,

“就這樣子,把那些冰人全都給我撞碎吧…瀟雨…”柳英羽冷冷的說了一聲。

隨之,他繼續用着劍驅發出劍風,就如同操縱木偶那樣子的,驅使着瀟雨的滾動,直至把那些冰人全部碎成冰渣爲止。

擂臺下的人們看的入神,特別是劍小瑤額頭上更因爲擔憂的拽住了自己的衣服,而且也在臉龐上佈滿汗珠。有點急,有點淚的說:“瀟雨哥哥…”

“…果然還是不行的嗎?”滾動着的瀟雨在內心如此說道,並開始發出自己的力量來讓如此滾動着的自己逐漸停了下來。

憑藉自己的力量把這股劍風驅使的滾動而停了下來的瀟雨,靜靜地躺在擂臺上的地上。

柳英羽見到冰人都差不多碎成冰的碎渣了,而且自己也覺得有點累,就不再用劍發動着劍風。

而瀟雨他躺在地上,並沒有立即站起來,而是感嘆了一聲:“陵賓長老他做的那把劍真的很厲害…”

“如果,我做的這些冰人不是因爲有點擔憂可能這招沒用,偷工減料了一點,就這樣在擂臺上滾着撞上去,我可能真的會……”瀟雨在他心中,暗自說道。

“不過,英羽可真狠啊…”瀟雨躺在地上,望着那冰做的通透如鏡的比武房的天花板,感嘆道。

“以前的對決,他可沒有像這樣子過…”瀟雨緩緩地細聲說道,“可能是我用劍得罪了他吧…”

“不過,英羽啊…我用劍也是拼盡全力的去用的…”瀟雨內心像下定決心的那般樣子,暗暗說道。

“認輸吧,瀟雨…論用劍你是不如我的……”柳英羽朝着在他前方,大字躺地上的瀟雨,大聲一道。

“…或者…你不用劍跟我比一次……”柳英羽緩緩地向躺在擂臺上的瀟雨提出了這麼一個建議。

“瀟雨他會不會不用劍去比了?”陵玉殿殿主如此說,“他不用劍跟柳英羽打的話,可以說是很容易就贏了,是吧,瀟天…”


“對的,殿主,如果瀟雨不用劍,用那些冰做的各種各樣的動物或者物品的話…”瀟天說着稍微頓了頓,“…很有可能會贏過柳英羽的…”

“那瀟雨他會不會不用劍去比了?”陵玉殿殿主緩緩說道。

瀟雨聽了柳英羽的這一些話之後,他稍微地苦笑了幾下。

隨之,他一手撐起冰擂臺的地面,慢慢地站立起來,說:“..的確,像我這樣的三腳貓的用劍是不如英羽你,而且用的是冰劍也不是真正的劍,

瀟雨頓了頓,再說道:“不過,我也未必贏不了你……”

“不用劍,你當然能贏我…”柳英羽撫摸着他手中的劍,“因爲我,除了這把劍,一無所有!” “英羽…”瀟雨聽到柳英羽說的這一句話的話,他低着頭,若有所思地往柳英羽相對的另一邊站立着。

“如果你繼續用劍的,下一次就不是這麼簡單……”柳英羽把劍指向瀟雨,並往瀟雨望去。

“我絕不會讓人侮辱這把劍還有師傅所教我的用劍之道的!”柳英羽又鏗鏘有力的說道。

“好吧,英羽…”瀟雨回答道,他從柳英羽說的這些話中明白了,也很清楚柳英羽的重要之物。

“我也不是在侮辱你,我也是在用我的方法與你對戰…”瀟雨隨之又說道。

瀟雨望着柳英羽的劍以及他那冷峻的神色,不由地想起之前柳英羽爲了捕捉冰魄龍所做出的那些殘忍的舉動。

同時,瀟雨他也聯想到柳英羽他手上的其他護獸,比如在鳳欒城那裏給他看的那隻護獸。

那些護獸,是不是都用這麼殘忍的方法捕捉回來的?

不過,瀟雨他心中亦明白這一切都是柳英羽他用劍以及他那急切於復仇的心態所驅使的。

柳英羽爲了陵賓被殺死而想向那個兇手復仇,而瀟雨因爲雪茫村的不明紅色物質想搞明白真相。

處於與柳英羽同一處境,差不多目的的瀟雨,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做,因爲瀟雨他也不能保證他如果發現了雪茫村的真相是人爲的,比如是那些有最大嫌疑的‘蝶’,他不知道會不會像柳英羽那樣做同樣的事情。

隨之,瀟雨望向柳英羽,被柳英羽那種表情弄得有點緊張,緩緩地吞了吞口水,說道:“…英羽,看來我也要試試那一招了……”

“那一招?哪一招啊?”劍小瑤在擂臺下望着,聽着瀟雨的話,不時把頭一側,“記得瀟雨哥哥只用過剛剛的那一招…在跟我練習的時候…”


“難道瀟雨哥哥他……還有新招?”劍小瑤驚訝。

“瀟雨…”雪伊子輕聲說道,“就讓我看看你還有什麼招…”

“對啊…讓我們看看,你有什麼招…”擂臺下的人羣,特別是在雪伊子周圍的人羣,跟着雪伊子所說的這一句話起鬨着。

瀟雨聽着這些聲音,不時望了望周圍,但沒有說任何話語迴應着。

“瀟雨,不管你用什麼招,我,還有這把劍都不會讓你贏的。”柳英羽惡狠狠的說道,依然冷峻盯着瀟雨。

瀟雨望見柳英羽那神色,回想起之前柳英羽在鳳欒城那裏表現出的那種笑容,這麼一對比起來,他不由地哆嗦地打了個寒戰。

隨之,瀟雨把頭轉向擂臺下的劍小瑤所站的那方,大聲說:“小瑤,拿把劍給我…就之前我跟你訓練的那把…”

“哦,瀟雨終於要用真劍了?”陵玉殿殿主聽了瀟雨說的這一句後,表現的有些興奮與詫異。

“瀟雨,我倒想看看你這個臭小子會怎麼用劍來破除那把劍,陵賓他做的那把劍…”瀟天抱着手臂望着瀟雨的臉龐,緩緩一說。

瀟天頓了頓後,繼續說道:“……就連我,也很難將用那把劍的陵賓打倒…”

“這麼說,瀟天你曾經打倒用那把劍的陵賓了嗎?”陵玉殿殿主聽了瀟天的這麼一些話後,順勢問道。

“我跟陵賓比過很多次,不過,當他拿那把劍的時候,都幾乎使得我奄奄一息…”瀟天說,“雖然,最後我還是贏了…”

“…可他,用其他劍的時候,倒沒有這麼難打……”瀟天又繼續說道。

“這樣子嗎?陵賓所做的那把劍……”陵玉殿殿主緩緩一說,

隨後,陵玉殿殿主頓了頓,說道:“有點意思…”

“師父,你破不了不代表我破不了…”瀟雨接過劍小瑤幫他取來的那把訓練時用的劍,微笑着,對瀟天說道。

“瀟雨哥哥,木劍真的可以嗎?”劍小瑤略顯擔憂,她不由地問道。

“那小子,竟然用木劍…”瀟天看到瀟雨從劍小瑤手中接過的木劍,表現的有點無奈。

“是聽了我的話故意較勁嗎?”瀟天不時自語。

“不是的,瀟天,”陵玉殿殿主笑着說道,“…可能是瀟雨他有什麼打算吧?”

“好吧,瀟雨,就讓我看看,你用木劍能怎麼打敗拿着陵賓那把劍的柳英羽…”陵玉殿殿主說道。

“不過,不認真的話,可能會輸的哦…”陵玉殿殿主又稍帶俏皮的說了一聲。

“竟然用木劍…”

“瀟雨他瘋了嗎?”

“木劍怎麼可能會贏了…”

同時,聚在擂臺周圍的人們也一樣的把視線注視到劍小瑤遞給瀟雨,他現在拿在手中的那把木劍,不時發出這麼一些聲音。

瀟雨聽了這樣的聲音,沒有任何表示,只是把這把用木做出來的劍從頭到尾的望了一遍。

“…與其用不熟悉的劍,不如用把用慣了的劍比較好……”隨之,瀟雨他對聚在擂臺周圍的這些人輕聲的說了一聲。

“對,沒錯,武器這些東西,還是用自己用習慣的比較好…”雪伊子望着瀟雨,與瀟雨的眼神接觸交匯,微微笑着。

“雪伊子,沒想到你也會這樣子笑的…”瀟雨看着雪伊子所表現出來的笑容,“是不是遇到了什麼好事…”

雪伊子聽了這句話之後,就沒有繼續正面的面對瀟雨,與他眼神交匯,緩緩說道:“有笑嗎?是你看錯了吧…”


“可是我明明看到你笑了啊…”站在雪伊子旁邊的人這麼說道。

“是你看錯了吧……”雪伊子表現的有點尷尬。

在擂臺周圍的人們,特別是雪伊子周圍的人們,不時圍繞着雪伊子是不是笑了展開議論,因爲在這些人心中,雪伊子是一個很少,幾乎沒有發出過笑容的冷峻的女人。


瀟雨看着那表現的有點尷尬的雪伊子,以及聽着周圍的這一些聲音,他沒有繼續湊合,把身子轉過去,背對着劍小瑤,同時也面對着柳英羽。

瀟雨把身子轉了過去面對着柳英羽,只見柳英羽他怒意滿滿地看着瀟雨,特別是他手中拿着的那把劍,那把木劍。

瀟雨爲其表現出的那種怒意感到有點驚了,但同時也可以理解,因爲他用劍,以及用的更是木劍,柳英羽會這麼生氣會理所當然的。

但是,瀟雨他雙手持着木劍的劍柄,用它指向那怒意沖沖的柳英羽,說道:“讓你久等了,英羽。” 瀟雨他雙手持着木劍的劍柄,緩緩地閉起雙眼,靜靜地從周圍的環境中吸收着萬境之力。

“玄極師父,你說的那種……是不是就是這樣了…”瀟雨內心回憶起玄極老人當初在茂木林所對他的教誨。

“對,玄極師父,就是這樣,就是你說的那種感到充實的感覺……”瀟雨閉着雙眼,內心如此說道。

同時, 一寵成婚:妖孽總裁別太壞

www¸ ttKan¸ c o

這種光芒也把聚集在周圍正在討論雪伊子是不是笑了的人們給重新把目光放在了擂臺上方,以及瀟雨的那把劍。

陵玉殿殿主還有他身邊的那幾名老者看着木劍發起的這些耀眼光芒,微微的點了點頭。

“這個樣子,看起來你用木劍……”柳英羽看着瀟雨手中的劍,額上流下了一滴又一滴汗珠。

柳英羽他頓了頓後,又說道:“不過瀟雨,你知道嗎?”

“實戰是不會給你那麼多時間放出強招的……”說罷,柳英羽用一隻手使勁地把他的那把龐大的劍給舉了起來。

然後,他縱身一躍,往上方跳起。用另一隻手跟持着劍柄的那一隻手重合,兩隻手一同握起劍柄。

隨之,他的目光觸及瀟雨所站的那方,望着瀟雨所站的那方迫近,然後大力地把劍砍落下來。

瀟雨見勢,立馬往後躍起,躲過了柳英羽的這一波攻擊,深深地呼了一口氣,道:“好險,不過還差一點點就……”

柳英羽他絲毫沒有給瀟雨任何休息的時間,他接連揮劍,一連好幾個動作往着瀟雨他攻迫去。

瀟雨也只是覺得好無奈,也沒任何辦法,只好在這個擂臺到處地跳前,跳後,以躲避柳英羽的這一些攻擊。

同時,瀟雨他用一隻手往上舉着木劍繼續往周圍吸收萬境之力。

另一隻手則做出冰劍,來應對柳英羽的這些持續不斷的攻擊。

“陵賓的那把劍非常重,但是英羽他還能揮灑自如,逼得瀟雨節節後退…”陵玉殿殿主如此評價到,“不過瀟雨的動作也非常輕盈,很輕易的就避開英羽的動作…

“…兩個都不錯…”陵玉殿殿主又把頭點了點頭,‘嗯’了幾聲。

“…不過,這樣的窘境…我很好奇,瀟雨會怎麼用出他那把發光的木劍,聚集着萬境之力的木劍…”瀟天頗有興致地說。

“剛一用劍,就會把萬境之力向劍上聚集,瀟雨挺厲害的…”林梅看着說道。

“不過,我教的雪伊子,她用的劍可是不會聚集如此多的萬境之力的…”林梅又說道。

“林梅,我懂你是什麼意思…”瀟天聽了林梅的話,說道,“因爲,那樣子需要耗費很多時間去聚集萬境之力,而且像雪伊子用劍的那種身手,根本不需要這樣浪費時間…”

“但是,對付陵賓的那把劍,以及只會亂用,毫無章法,只靠一股蠻力攻擊的柳英羽,這樣的方法是最有效的…”瀟天又說道。

“怎麼辦了?”瀟雨一邊應對着柳英羽,一邊吸收着萬境之力,“這樣子,真的很難用出那招…”

“可惡…”柳英羽拿着劍不斷地往瀟雨砍去,“我…竟然沒有一次碰到他的身體……”

“…我到底是有多弱啊————”柳英羽他有點氣喘吁吁,有點憤慨的吼道。

“英羽…”瀟雨看着柳英羽他力不從心,不斷喘氣。說道。

“……不過也差不多了吧,是時候了…”瀟雨心想。

“玄極師父,雖然你說過,對付…暗裂…往劍上這類的武器,吸收足夠多的萬境之力,用出強力的一招或許能成…”瀟雨內心回想着玄極老人說的話,不時在心中說道,“但我想,以那個叫暗裂的那種力量,那種招數,可能是不行的…不對,是沒有任何成功的機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