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炎開口反擊道「你等著,我會把她追到手的!到時候打你的臉!」

火炎開口反擊道「你等著,我會把她追到手的!到時候打你的臉!」

顧墨安向後倒退不斷射出一根根蘊含強大火元力的箭矢,蔡徐坤不斷用光劍抵擋一開始還能劈開,接著就被火箭釘在身上。

顧墨安舉起手中權杖開口道「要麼認輸!要麼我現在就讓你去死!」

蔡徐坤將身上的箭矢拔掉扔在地上,血跡撒在地上,看著顧墨安開口道「小丫頭,我確實小瞧你了,可惜你要知道一點,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說完蔡徐坤身上的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了身上的氣息比之前強了一倍。

顧墨安急忙念出口訣「火焰之神,火焰之靈現於身前,滅我敵人!」

在權杖打到照耀下紅光肆虐,出現了四隻火焰之靈,火焰之靈俗稱火靈通過火元力可以凝聚出來,他們的身體是火紅色的,有虎型的,野豬型的一共四隻,咆哮一聲沖向蔡徐坤。

蔡徐坤擦去額頭的鮮血,對著沾染自己鮮血的手指舔了一下,攻向四隻火靈。

三下五除二,蔡徐坤就把四隻火靈消滅了,這些火靈是為了顧墨安施展大型魔法戰技而做出的準備,蔡徐坤打敗了四隻火靈,顧墨安的魔法也完成了。

顧墨安整個人漂浮在空中,整個人被熾熱的火元力包裹著顯得通紅,顧墨安舉起手中權杖喝道「火焰之力,你代表正義的審判,,出現在我的面前吧!炎神審判!」

一個巨大的虛影出現子顧墨安的身後,這個虛影越來越凝實,呈現的是一個男子,他的手拿著一把紅色打到巨劍,男子將劍舉過頭頂砍向蔡徐坤。

蔡徐坤渾身元力爆發,身體的肌肉逐漸展現,黑色的緊身服已經被撐裂不少,手中的光劍擴大了一倍,火焰男子的巨劍已經落下,蔡徐坤舉起劍抵擋。

蔡徐坤被震退,火焰男子消退。蔡徐坤被震退後倒退了幾步,撲騰一聲倒在地上,手中的光劍掉在一旁,身上很多處已經骨折。

裁判走上前看著蔡徐坤,站起身宣佈道「這場比賽焚音谷蔡徐坤無法戰鬥,丹塔顧墨安勝出!」

顧墨安落在地上大口的喘息著,聽到自己勝利后離開比武台,走過蔡徐坤身旁停頓了一下開口道「一炷香的功夫,剛好!」

蔡徐坤笑了一聲就被專門治療傷勢的弟子抬走了,顧墨安離開場地。

裁判宣佈道「第三場,天劍門紫涵對戰御獸門孔維兒,雙方出場!」

未完待續。

小木偶在這裡祝大家,新年快樂,萬事如意,身體健康。帥哥們找得到漂亮老婆,美女們找得到帥氣老公,情侶們開開心心。 姜雲卿成了大長公主的義女,算起來便和元成帝是同輩,就算是那幾個皇子,見到她也要叫一聲姑姑。

君璟墨說道:「言郡王府和別家不同,他們不會拿你出去討好元成帝,而大長公主和言雍也算是言而有信之人。」

「花一百萬兩銀子,和一條水路商道,便能買你從此往後身份再無隱患,我覺得很值。」

姜雲卿聽著君璟墨的話,緊緊皺著眉頭,她知道君璟墨的意思,也知道他心中顧慮,可是……

「這未免也太多了些,大長公主他們簡直就是趁火打劫……」

她就不相信,言郡王府不是知道了君璟墨的顧慮,才獅子大開口的。

否則單是百萬兩銀子,怕是就足夠讓他們動心了。

君璟墨聽著她的嘟囔聲忍不住笑起來:「你放心吧,你什麼時候見我吃過虧?」

姜雲卿愣了愣,看他:「你做了什麼?」

君璟墨眼底帶著壞笑:「也沒什麼,就是那條商道原本在陳王手中,每年都會給皇室送上幾十萬兩銀子,因為和都運司那邊牽扯不清,所以我一直都還沒有讓人清理。」

「如今言郡王不知道從哪兒得知我手裡有這麼一條商道,他既然想要,我便直接給了他,對外只說是我迎娶言郡王府新收的義女時候給的聘禮。」

姜雲卿愣了片刻,等明白了君璟墨的意思之後,心中那點子不甘瞬間消散一空,差點笑出聲來。

言郡王府於她,只是表面上的關係,他們只不過是看在錢財的份上,才讓大長公主入京來保她,順便替她和君璟墨做媒。

說白了,這交易就是一鎚子買賣。

大長公主露個面,借個名聲給姜雲卿,替她全了這次的事情,就得那百萬銀兩,只要錯過了這一次,言郡王府是言郡王府,她是她,言郡王府的人不會管她死活。

可是如今卻不同。

一旦言郡王府的人收了君璟墨的「聘禮」,到時候想要動用那條水路商道,就必定會跟都運司的人對上,也就意味著元成帝那邊一定會知曉。

他們先是收了她當義女,又拿了君璟墨的好處,落在元成帝眼中,那就是言郡王已經徹底靠攏了璟王和太子這一方。

言郡王府想要得利又不出力,趁火打劫獅子大開口,卻不知道自己一腳踩進了坑裡,等他們察覺到不對之時,怕是已經回不了頭了,到時候哪怕他們說破了嘴也撇不幹凈。

姜雲卿忍不住笑出聲道:「你這人心眼真壞,要是讓言郡王和大長公主知道,怕是恨不得扒了你的皮。」

君璟墨蹭了蹭他頭頂:「這怎麼能怪我?」

「我之前只準備了五十萬兩銀子,想著足夠讓言家鬆口讓他們保你這一次,可誰知道那言雍知道我得了陳王手中的東西之後,不僅一口要價一百萬兩,還非要打那些商道的主意。」

「我也勸過他了,跟他說的很清楚,那商道還有麻煩沒有處理乾淨,不如換個要求,是他自己非要這個的,我有什麼辦法?」

君璟墨滿臉無辜:「言郡王府的人不識好人心,我也是很委屈的。」 第五十七章,孔維兒和紫涵。

紫涵站起身道「兄弟們,我走了,如果我掛了剩下的就交給你們了。」

龍羽拍著紫涵的肩膀意味深長的笑了笑道「別死了,維兒是不會手下留情的。」

紫涵看向孔維兒,孔維兒歪著頭沖著自己笑了笑。紫涵站起身摸了摸身旁的佩劍上台了,孔維兒跟在他的身後。

紫涵一身紫紅色衣服,整個人看上去有點緊張,紫涵咽了口唾沫。 總裁假正經 孔維兒一臉輕鬆臉上還帶著一絲微笑。

孔維兒拔出天虹劍開口道「紫涵,別緊張當成普普通通的比試就可以了。」

紫涵閉上眼,運轉全身元力是自己的情緒得到壓制全身心投入到比試之中。

紫涵呼出一口氣,睜開雙眸開口道「來吧!」紫涵的眼眸中透露出強烈的戰意,此刻的紫涵放佛回到了當初還在古墓之中戰鬥的樣子渾身戰意昂然。

孔維兒嘴角的一絲笑容此刻已經蕩然無存,眼眸之中多了一份認真,手中天虹劍散發著紅色的元力波動泛起層層漣漪。

紫涵手中的紫雲劍是他的父親,紫雲峰峰主紫山給他的,為了讓紫涵更好的提升實力,增加生存能力將自己的佩劍給了紫涵。

孔維兒揮起手中天虹劍斬向紫涵,孔維兒的每一劍都蘊含著強大的劍魂,還有這一絲劍意的力量。

紫涵迅速揮舞手中紫雲劍,孔維兒每揮出一劍,紫涵就會計算好怎麼應對這一劍。

紫涵加快速度,體內元力不斷附加在紫雲劍內,紫光閃閃,時不時有一絲雷屬性被激活和紫涵的元力應和著。

紫涵剛出生的時候體內有兩股強大的力量,分別是雷和火,紫涵的父親怕紫涵承受不了強大的力量就將雷封印了起來,最近紫涵的實力得到了提示,紫涵的父親才告訴他。

雷屬性的特點是狂暴,破壞力強大,速度快。

孔維兒的是風屬性元力,特點不同,時而柔和的風可以在一瞬間轉變為可以摧毀一切的驟風。

孔維兒念出口訣「天虹劍,滅字劍訣!滅絕!」

柔和的風在這一刻變得具有攻擊性,孔維兒的氣勢變得強大,暴動。

紫涵開口道「終於認真了!接招!紫雲軒逸!」

紫涵體內的雷元力爆發了出來,強大而具有破壞性的雷元力配合著火元力迸發出來。雷元力和火元力混合在一起更強大打到破壞力迸發了,紫涵手中紫雲劍不斷打向孔維兒。

孔維兒手中的天虹劍不但沒有被壓制反而愈戰愈勇,強烈的紅光從天虹劍內發了出來,風可助火。

霸道的滅字劍訣在孔維兒的手中體現出了十分強大的力量,紫涵的力量不斷被壓制,緊接著就要敗下陣來了。

紫涵怒喝一聲,跺地一腳身上的力量增強了一絲,孔維兒被紫涵的力量向後推了一步,很快滅字訣的強大就體現了出來,孔維兒再次壓制了紫涵。

紫涵向後一跳,孔維兒的攻擊隨之而打過去,擊中了結界,結界有了一絲震蕩,紫涵開口道「我的元力不多了,來吧,一擊決定勝負!」

孔維兒點了點頭,身上的氣勢再次猶如泉涌一樣爆發了出來沖向紫涵。

紫涵將全身上下所有的力量集中在了紫雲劍中,雷蛇圍繞著紫雲劍和紫涵。

孔維兒一劍當空落下,紫涵將紫雲劍劍尖放在地面上向上提去。紫涵由下而上的斬擊打向孔維兒。

孔維兒強大的滅字訣地擋住了這一擊,紫涵力竭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開口道「認輸,沒元力了!」

孔維兒眼眸中的戰意已經消失,天虹劍回到了劍鞘之中。裁判走到紫涵身邊將一絲元力打入紫涵體內開口道「自己站起來。」

裁判伸出一隻手,紫涵拉住裁判的手站了起來,裁判宣佈道「這一場御獸門,孔維兒勝利,下一場青雲門佩樂對戰焚音谷段殤!雙方做好準備現在散會下午開始!」

刻畫和紫涵來到了出口處,龍羽見到兩人伸出了肩膀,紫涵看到這一幕撲了上去結果撲了個空,龍羽抱住了孔維兒,關心道「累不累?紫涵有沒有傷害到你?要不要我把他收拾一遍?」

紫涵怒道「哼,龍羽有異性沒人性!」紫涵走到龍辰身旁看著兩人。

龍羽和孔維兒走到火炎身旁看著龍辰,龍辰看了左右兩邊問道「都跟著我幹什麼?我又不是老大,這裡趙晴做主!」說完龍辰指向趙晴。

趙晴開口道「我和我的師弟師妹們還有約定,就不陪著你們了,你們去吃點東西吧!不用等我了下午見。」

龍辰轉身離開道「我回去煉製一些丹藥,我沒有庫存了,拜拜,不送。」龍辰伸出一隻手和眾人道別。沐雨萱跟在身後和龍辰離開了。

沙啟天開口道「還是去吃飯吧,我肚子餓了。」火炎點頭道同意兩人離開了。

剩下的就是龍羽和孔維兒,以及紫涵。

龍辰回到了房間內,來刀庭院中一個空曠的地方,拿出一個三足兩二的鼎爐,手中拿著一本書,書上寫滿了丹藥的製作方法,過程,以及成丹,丹藥的質量等等。

龍辰看著丹書不斷的往鼎爐之中投藥念道「二品回元丹所需草藥,凝元花一株,凝元草一根,龍舌蘭一株,苦心花一株,地龍根一根,二級木屬性原核……」

龍辰往鼎爐中放了數十種藥材,放完后,手中燃起當初得到的青蓮火妖妖火。

龍辰看著青蓮妖火笑道「當初得到你,只用了一次,現在繼續展現你的強大吧!」

龍辰的元力不斷注入到青蓮火妖內,青光強大了不少,火焰也開始旺盛。龍辰的手微微傾斜,青火滑倒鼎爐下開始燃燒。

青火在鼎爐之下燃燒,龍辰的神識仔細控制著鼎爐內的藥材,稍有不慎就會糊掉。這些藥材很珍貴,龍辰不敢肆意妄為的浪費。

用掉一份那就少一份,在需要用的話就需要龍辰自己去購買或者種植這些草藥,才能供應未來的消耗。

龍辰強大的神識控制著火候和鼎爐內的藥材不然他們出一絲差錯,否則這一罐藥材就打水漂了。

正在龍辰專心致志的煉丹時,葉青雲過來了,葉青雲走到龍辰身後看著龍辰一動不動瞪著鼎爐的樣子用腳輕輕碰了龍辰一下開口道「小子,幹嘛呢?那麼專心?」

這一踢不要緊,要緊的是鼎爐內的藥材!葉青雲的一腳讓這裡面的藥品藥性相衝,炸爐了!

砰!龍辰被炸的臉上一片漆黑,鼎爐倒在一旁。葉青雲看著龍辰的樣子嘲笑道「怎麼了?小子沒想到你還是個煉丹師!哈哈哈哈!炸爐了吧!」

龍辰拍去臉上的灰塵,撿起鼎爐倒出來了裡面打到藥渣,扭頭看向葉青雲憤怒道「師傅,你要是以後還想喝酒老實點!」

葉青雲剛想開口反駁,就老老實實的閉上了嘴離開了,龍辰的火神訣想要蒸干酒壺內的酒是輕而易舉的事情,為了不讓自己喝不到酒,老老實實的離開了,以免打擾了龍辰

說完龍辰又拿出一份藥材一株一株的往裡面放,每當一株藥材煉化成粉,龍辰就會放入下一株,以免藥性互相排斥造成炸爐的現象。

一炷香的時間過去了,現在就剩下最後的融合了,兩種藥粉融合在一起,但是藥性互相排斥會產生炸爐的現象。龍辰拿起煉丹書去看,但是這上面並沒有寫怎麼調和,龍辰不斷的試驗。

做后通過數十次的失敗龍辰知道怎麼做了,那就是直接融合,大不了再炸一次!

龍辰催動青火,兩種藥性互相排斥的藥粉融合在了一起,龍辰拿起身旁的瓶子。瓶子中放的是藥液,藥粉和藥液融合在了一起,元力柔和,成丹!

這一爐丹藥一共有五顆丹藥,一共有兩顆一品回元丹,三顆二品回元丹。濃郁的葯香散發出了香味,龍辰拿出一顆二品回元丹嘗試藥性,煉丹的消耗很大,半柱香的功夫龍辰的元力回復了大半。

龍辰有了第一次的經歷,接著又煉製出了三爐回元丹,只有四顆是一品回元丹其他的都是二品回元丹。

龍辰將二品回元丹和一品回元丹放進八個瓶子分別放入其中。

龍辰又在煉丹書內找到了淬體丹的丹方,再次鼎爐之下燃起青火。龍辰看著丹書念道「淬體花兩株煉製成藥粉留下備用,煉體花的根,枝,葉一直煉製,煉心草全部放入其中開始煉製最後和融合成丹,期間需要小火反覆煉製。」

龍辰控制著火候,不斷放入藥材使之融合,成丹。臉蛋最難的一步往往是成丹的最後一步,對於不同的人,難度也不同。有的人是成丹上面沒有天賦有的人是控制不住火候容易炸爐。

龍辰體內的北斗星自行的運轉讓龍辰的注意力高度集中不容易被打擾,除非本體向葉青雲那樣向龍辰踹了一腳。

龍辰的元力準確的控制著青火和鼎爐內的藥粉,兩人藥粉不斷融合,相衝的藥性不斷排斥彼此,但是在龍辰的堅持不懈下兩種不相同的藥粉終於融合在了一起最後成丹。

絕色美女的超級狂兵 龍辰的成丹一共三顆二品淬體丹,龍辰吃下一刻試了試藥性。龍辰體內的雜質都被洗刷了一遍,變得通暢了許多,元力的運轉速度加快了不少。半柱香後龍辰的肚子咕嚕嚕的響了起來,龍辰跑到了廁所。

龍辰在煉丹書,二品淬體丹的副作用下寫了兩個字。

腹瀉!

未完待續。

新年快樂!新年快樂!新年快樂!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是是是,你最委屈了。」

「那是,我這人這麼善良,怎麼可能故意坑他們,是他們千方百計求去的,出了什麼問題又怎能怪我?」

姜雲卿被君璟墨的無恥逗的笑倒在他懷裡,幾乎可以想到,等言郡王知道自己想方設法非要求來的不過是個燙手山芋,為了一百萬兩銀子,就把整個言郡王府和言氏一族都搭了進去時,會氣成什麼樣子。

到時候怕是暴跳如雷都不足以形容他的心情。

知道了君璟墨的打算后,姜雲卿覺得那一百萬兩銀子半點都不虧。

不僅不虧,還賺大了!

……

兩人說笑了一會兒,馬車就停在了孟家門外,君璟墨扶著姜雲卿下了馬車走進去后,等在裡面的孟老爺子,還有聽到消息趕回來的孟祈幾乎是同時變了臉色。

「雲卿,你受傷了?」孟祈急聲道。

徐氏和孟少寧臉上也是染上急色,上前就想要扶著姜雲卿,卻被君璟墨隔了開來。

「小舅,二舅母,雲卿手臂骨頭有些裂了,身上也有傷,你們先別碰她,有什麼話進去后再說。」

徐氏和孟祈聞言頓時著急,催促著君璟墨扶著姜雲卿進去。

孟少寧卻是被那聲「小舅」叫的僵了一瞬,有些呆愣的看了君璟墨片刻,才臉色有些泛黑的抿了抿嘴唇,跟著幾人走了進去。

等進到房間里后,君璟墨也沒假手他人,直接扶著姜雲卿坐下,將她的右手臂小心放在引枕上。

姜雲卿見他小心的模樣忍不住開口:「你別這麼小心翼翼的,嚇著外公他們了。」

「不是我小心,你這是上了骨頭,若不養好,會影響以後的。」

君璟墨認真說了一句后,就又取了軟墊過來,放在姜雲卿身後讓她靠著,免得碰到了脊背上的傷。

旁邊的孟天碩見到君璟墨的樣子,沉聲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傷的很重嗎?」

徐氏也是眼睛發紅,聲音裡帶著急切:「是啊,雲卿不是進宮赴宴嗎,怎麼好端端的就帶了一身傷回來?到底是誰這麼大的膽子,居然敢在宮裡傷你,還有,雲卿的傷到底嚴不嚴重,要不要我去請個大夫回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