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她打開手機,順手拍了兩張席子上擺放的琳琅滿目的食品,以及「不經意間」拍到的安意,發到了他們之前加的那個何興奮建的LM戰隊群里。

然後她打開手機,順手拍了兩張席子上擺放的琳琅滿目的食品,以及「不經意間」拍到的安意,發到了他們之前加的那個何興奮建的LM戰隊群里。

不消片刻,手機就震了好幾下。

葉茗悠悠點開。

群里,先發言的是魏晉,隨後除了顧寒,其餘兩人也都說話了。

大姑父:晚上吃這麼多,不怕發福?

哥其實是王者:晚上吃這麼多,不怕撐死?!

五連絕世:(委屈)也想吃……

葉茗手機震的同時,其餘三人的手機也震了,畢竟都在一個群裡面。

但幾人都沒有管。

也不是她們不想看,實在是吃的滿手油膩,沒法看啊…… 葉茗看著何興奮那句語氣惡劣的話,以及他加重語氣的雙重符號,笑彎了眼睛。

果然果然,這貨果然是對安意有點意思了呢!

正想著是由他們兩個慢慢發展好呢,還是她推波助瀾一把好呢,手機又一震,是顧寒的私信。

顧寒:晚上不要吃太多。

丫環升職記 葉茗:怎麼?怕我胖了不好看?

葉茗看著手機屏幕,心裡冷哼。 神算嬌妻:病弱世子還挺甜 呵,男人!

就算他心裡這麼想,但只要是他敢發個「嗯」過來,她肯定會要懲罰他的!雖然她吃不胖……

正在心裡放著話,手機又一震。

顧寒:只要是你,怎樣都好看。

葉茗:「……」

這話說的可真甜,她信了!

顧寒:晚上吃太多,容易積食,明天早上起來胃該不舒服了。

葉茗看著這句話,唇角動了動,忽然意識到自己這是在宿舍,不由得暗罵自己蠢。

她笑著打字道:「好,不吃了。」

發出去之後,她又打字:你忙完也早點休息吧。

顧寒:嗯,你也早點休息。

葉茗和顧寒聊完之後,隨手戳了下魏晉。

片刻,魏晉回戳。

葉茗打字:喂喂,現在何興奮什麼反應?

……

男生宿舍,魏晉收到葉茗消息的時候,睥了何興奮一眼。

何興奮此刻彷彿在生著悶氣,遊戲也不打,也不擠過來和他聊天說笑。

魏晉似笑非笑地收回目光,看向手機屏幕,單手打字:貌似在生氣。

片刻后,葉茗:行了我知道了,就這樣。

就這樣嗎?NoNoNo!

魏晉唇角勾起抹笑容,輕輕按動屏幕:「葉學妹是針對安意和何興奮有什麼計劃么?」

葉茗:目前沒有。

葉茗:只是確定一下何興奮的心思。

葉茗:現在確定了……

葉茗接連三條消息發過來,魏晉看著這些消息,嘴角挑了挑。

他打斷她的美好的想象:喂喂,他生氣可不代表他喜歡上安意了。

葉茗:怎麼不見得?

魏晉挑眉笑了笑,打字:你是憑藉他晚上回來時的反應,還是憑藉他現在生氣的反應?

魏晉:不管你憑藉的是哪樣,我都覺得我都可以給你分析一下的。

魏晉這句發出去,又立馬編輯下一句:吶,晚上回來時他的反應,說不定只是因為他習慣了出場時看著安意撲過去圍著他轉,今天晚上突然沒見到安意,有點不適應而已。

魏晉:現在生氣的反應,說不定只是因為一向眼裡只有他的安意不去看他比賽,也不去接他,卻一個人窩在宿舍里開心地大吃大喝,所以才不開心的。

魏晉又道:他只是習慣了安意對他的好,安意突然間不對他好了,他能開心起來才怪!

魏晉發完所以的消息之後,葉茗那邊頓了會兒,才發了消息過來:「也是……」

又發:聽你這麼一說,突然感覺何興奮這個傻缺好賤哦,不喜歡我家安意,還想讓安意對他好。

魏晉瞥了眼何興奮的方向,摸了摸鼻子,尷尬地笑著打字:人嘛,就是這樣。

葉茗:反正看安意那樣子,是非拿下他不可了!等考完試,我得琢磨琢磨,怎麼樣才幫襯安意一把,將這個小白臉納入安意的後宮! 女生宿舍,葉茗看了眼安意,又打字發過去:你有什麼高招,記得支一下哈,事成之後,安意肯定重謝!

魏晉:嗯……

和魏晉聊完安意的終身大事後,葉茗擱下手機,準備再吃幾口,結果只看到一席的骨頭殘渣,以及毫無形象打著嗝的林心悅、摸著肚子的安意。

葉茗吼道:「我靠!你們特么的是牲口吧!」

三人都看向她。

「茶葉你別那麼大聲,咱們學校的隔音板不太好。」林心悅打著嗝道。

安意毫無形象地靠在牆上,伸長胳膊從桌上紙簍里抽了張紙,擦了把嘴,笑道:「對對,小點聲。」

慕木看了眼安意和林心悅,又看了眼葉茗明媚的小臉,猶豫再猶豫,將自己的碗遞過去,「我碗里還有點,你要吃嗎?」

葉茗:「……」

葉茗看了眼慕木碗里的殘羹剩飯,又看了眼慕木認真的表情,無語地笑著道:「算了,我也不餓,就是看不慣這兩貨,也不怕撐死!」

「這麼好吃的東西,撐死也樂意啊……」安意拍了拍圓滾滾的肚皮,笑的很是熨貼。

林心悅點頭附和:「就是就是!」

葉茗:「……」這兩娃是貧困山區來的嗎?沒見過世面也沒吃過美食嗎?

慕木見兩人吃的滿足,扒拉著碗里的殘羹剩飯,笑的也很開心。

她腮幫子撐得鼓鼓的,笑的柔柔軟軟:「你們喜歡吃什麼,以後我每天都可以帶你們去吃。」

「真的嗎真的嗎?!」林心悅兩眼放光,跳起來直往慕木懷裡撲。

安意也目光亮了一下。

別說,這價格高的飯,還真是好吃!

葉茗一把擋住林心悅,嫌棄出聲:「你這滿手的油,可別蹭木木一身。」

雖然被葉茗擋住,林心悅卻還是偏過頭去,雙眼放光的看向慕木。

慕木看著林心悅那興奮樣,笑著重重地點了下頭,「嗯,真的!」在我餘下的時光里……

幾個人又閑聊了會兒,隨後收拾了那些殘羹剩飯,各自洗漱。

洗完出來,安意吸著宿舍的空氣,一臉嫌棄,「呃,怎麼這麼大味道,小葉小葉快過去開下窗。」

葉茗剛洗漱完出來,就聽到安意的話,葉茗吸了吸鼻子。

嗯,宿舍味道的確挺大的。

她一邊往臉上拍水,一邊走到陽台開了下窗戶。

等葉茗轉過來的時候,安意已經拿了瓶香水在那兒噴。

葉茗一邊拍水,一邊往自己的座位上走,「嗯?安意你用的這是啥香水,聞著味道好香好好聞啊……」

安意轉著圈圈一邊四處亂噴,一邊回道:「我也不知道是啥香水,就從你桌面那排化妝品里隨便抽的一瓶。」

安意說著使勁兒嗅了嗅,「嗯,是挺好聞的……」

聽安意說是從自己那兒拿的,葉茗拍水的手一頓,走到自己桌邊一看。

男神總裁太霸道 看到「失蹤」的是哪一瓶之後,葉茗頓時無語:「停停停,安意你可真會挑……」

「別這麼小氣嘛,我看你那兒香水那麼多,也沒見你用過,不如貢獻出來。」安意沒理會葉茗的喊停,依舊死不悔改的噴著,一邊噴一邊笑。 「怎麼,該不會是我眼光太好,挑到了你最喜歡的?」安意挑了挑眉,笑道。

「你眼光的確好……」葉茗盯著安意瀟洒肆意的身影,閑閑道:「喜歡的談不上,不過是最貴的。」

果然,一說到錢,安意的手一頓,停下了正在噴的動作,低頭看了眼很是小巧精緻的瓶身,試探著開口:「這麼小一瓶,再貴三四千撐死吧?」

葉茗笑的淺淡:「你的錢挺好用呀?來,標誌還在,再拍到網上查查?」

聽著葉茗那調笑的語調,再想到上次兩萬多的裙子,安意不由得吞了口唾沫,「一……一萬還是兩,兩萬?」

葉茗含笑搖了搖頭。

安意鬆了口氣,笑道:「我就說嘛,這麼一瓶香水,怎麼會上萬呢!」

葉茗:「……」這話說的,我該怎麼接呢?

看著安意開始繼續噴,葉茗嘆了口氣閑閑開口:「不是一萬兩萬,不代表不是三萬四萬甚至五萬哦!」

葉茗一開口,安意的動作頓住了,她僵硬的轉過頭來,看向葉茗,看完又僵硬地低下頭去看手裡的香水。

「三……四……五萬?」安意感覺她舌頭都捋不直了。

見向來自以為牛逼哄哄的安意這幅目瞪口呆的模樣,葉茗不禁彎了唇,「嗯,五萬八呢,老哥送的送的成人禮呢,我一直捨不得用呢,就噴過一次……」

「啥……啥子?」安意吞了口口水,乾笑道:「小葉我幻聽了對不對?」

「幻聽?怎會呢?」葉茗壓著笑意,一臉惋惜地道:「唉,這次可不是洗洗就可以的了呢?」

安意聽著葉茗的話,身子一軟,靠的後面的床咚地一響。

看著瓶子里剩的不多的香水,安意吞了口唾沫,敢情她就這麼把差不多三四萬塊錢給噴出去了?

再嗅著空氣里的好聞的香味,安意只恨不得把它們重新塞進香水瓶里!

「小葉……我沒錢……」安意看向葉茗,笑的比哭還難看:「我把我自己賣給你抵債行嗎?」

葉茗嫌棄的看了眼安意:「你?!」

安意:「……」

葉茗又開口:「要你幹嘛?顏值都沒寒寒高,也沒我自己高,連最基本的賞心悅目都做不到,你就說要你幹嘛?」

安意:「……」要誇自己就誇嘛,幹嘛損人?

「喂喂你這話說的,我有個本事你肯定是沒有的!」安意哼道,「打架你會嗎?」

葉茗詫異地看了眼安意:「像我這麼美的人,需要打架嗎?有事直接刷臉就好了!再不濟,還有寒寒呢,我們倆一塊刷,在絕世美顏面前,誰低不下頭?」

安意:「……」這想法可以,服了服了……

「那你要我拿什麼賠?」安意攤開雙手,苦著一張臉道:「現在我還只是個苦逼大學生,賠不起的……」

葉茗笑:「我這麼美的人,怎麼會逼一個窮逼大學生負債呢?」

安意聞言目光一亮,笑呵呵地張開雙臂沖葉茗走去,「小葉我就知道你是個好人……」

走到葉茗身畔,安意又頓住,「你剛剛那話,是我理解的意思吧?」

葉茗:「……」 葉茗無語的翻了個白眼,「當然呢,不然還能有哪種意思?」

安意頓時笑出了聲,她又伸手向前,想去拍葉茗,「嘿嘿,那就好那就好……」

「看在你噴了我三四萬的份上,幫我一個小忙唄!」葉茗抬起胳膊,制止了安意的動作,笑眯眯地開口。

安意收勢站好,斜睥著葉茗,「就知道你不會這麼輕易放過我,說吧,揍誰?」

「……」葉茗無辜地摸了摸鼻子,她看起來像喜歡打架滋事的人嗎?

她明明是個乖寶寶好伐!

葉茗無語地開口:「我記得你之前說過……你是本地人吧?」

「嗯,是啊……」安意點頭。

葉茗露了絲絲笑意,「能幫我們找套大一點的房子嗎?」

「找房子?幹嘛?」安意說著,霍然間靈光一閃,「你要和顧神同居了是不是?」

葉茗快被一口唾沫嗆死。

臉不知道是咳的,還是羞的,都紅到了耳朵根,「神特么的同居……」

「不同居,找房子幹嘛,擺著看?」安意把手裡的香水瓶拍到葉茗手裡。

「說的對,也算是同居,不過除了我和寒寒,還有何興奮……」

不等葉茗說完,安意便痛心疾首的指責葉茗,「我靠!小葉你個渣渣,你想對興奮做什麼?!你明明都已經有顧神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