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秦一銘的臉色此時可以說是陰到了極致,聶小柔自覺做錯了事,只能忽閃著眼睛可憐兮兮希望博得他的原諒。

然而秦一銘的臉色此時可以說是陰到了極致,聶小柔自覺做錯了事,只能忽閃著眼睛可憐兮兮希望博得他的原諒。

包間內….

陳總一拋剛才的不悅,興緻勃勃地說了起來,「我這個人吧就喜歡設計個小禮裙。」

這樣說好像又不太對,又解釋道,「你不要誤會啊,我可不是變態,我們那時候啊過著苦日子,經常看見我母親在這種有漂亮小禮裙的窗口站著,後來我長大了能給母親買了,母親卻穿不上了…」

掃去眼裡的遺憾,「母親說沒關係,她看見這些漂亮的裙子就高興,於是我就開始學著設計禮裙。」

「你別說,你們女孩子的禮裙還真講究,慢慢地我就覺得還挺有意思。」

「就想看著自己的作品被別人穿在身上閃閃發光,那種感覺很好。」

「不過這麼多年我沒有遇見過多少能撐得住我的設計的,我都懷疑是不是我真的設計的不好。」

但是!你真是把我的作品詮釋的很完美!!」陳總眼睛里欣賞的神色毫不掩飾。

「陳總謙虛了,您設計的禮裙很有新意很漂亮。」

陳總眼裡的欣賞更明顯了,「那,有沒有興趣成為模特,我可以為你建一個公司,只包裝你!」

「…….」笙歌汗,現在有錢都這麼任性的嗎。

「陳總說笑了,我有工作。」

「什麼工作,辭了辭了通通辭了。」

「陳總當著我家老闆的面挖人是不是不太好。」笙歌輕笑。

陳總這才意識到旁邊這個氣場冷峻的人是她上司…剛才太激動了都沒注意看,現在仔細一看,薄宸…

他沒有見過真人,但是這響亮的名號還是聽過的。

畢竟當年薄宸一人兩年內撿起薄氏,幾乎無人匹敵的新聞一出來,他就感嘆後生可畏啊。

「陳總你好,我是薄氏集團總裁薄宸。」薄宸禮貌的伸出手。

陳總立馬握上,氣氛忽然…有些尷尬。

自家大總裁還真是冷場王。

「不過陳總,除了辭職以外的要求我可以考慮一下。」

也是哈,跟著薄宸誰願意跳槽啊…「那,我設計一個衣服你就穿上拍套寫真怎麼樣?」

「哦~這樣啊~也不是不行,陳總要是願意給我們點時間聽聽接下來的東西,我樂意至極。」

陳總一愣,多少年沒人在他面前討價還價了,「哈哈哈哈,真是個鬼機靈,行,說吧。」

笙歌立馬拿出了項目企劃和合同,進入工作狀態。

神醫嫡女:腹黑太子妃 笙歌向陳總介紹這個項目,可行性報告分析,風險評估,利弊等等說的面面俱到,陳總倒是挺驚訝,沒想到這個小姑娘專業能力也這麼好。

不過一想畢竟是薄宸身邊的人,能是什麼「善茬」,隨即釋然了。

這一通下來,合作也敲定了,陳總沒有撈到特別大的好處,不過利潤也不少,關鍵是他自己樂意。

「陳總,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陳總和薄宸、笙歌分別握了手,很是滿意。

「現在行了吧,能答應我了吧。」

「當然,榮幸之至。」

「行,那你回頭把地址給我助理,我讓人寄過去。」

「好的~」笙歌俏皮的笑笑。

「真是個機靈丫頭,行了你們年輕人去玩吧,我還有個會議,下次再聊吧。」陳總看了一眼表,可惜的說道。

「陳總再見~」

「再見。」

……..

笙歌長吁了一口氣,「哇~我們真是太幸運了吧~」

「是你優秀。」薄宸也輕鬆了許多,笑意漸濃。

那可不是她優秀嘛,企劃大部分都是她寫的,裙子是她選的,合作還是她談的…

自己一個大總裁,完全沒有用武之地呀。

「走吧,出去吧。」笙歌可是惦記著那些好看的小蛋糕呢。

「好。」

薄宸端了一杯香檳出去,立馬就有人迎上來了。

他見笙歌眼睛瞥了糕點好幾眼,低頭輕聲說,「你可以自由活動一下,接下來沒什麼事了。」

「好的!」表面風平浪靜,其實開心的要飛起了。

笙歌走到旁邊端起一小塊拿破崙蛋糕,很是細緻地品嘗著。

她好想不顧形象地放開吃,但是不可以,要保持淑女形象。

連續吃了幾個漂亮的小蛋糕的笙歌心情很是美麗。

吃著甜甜的蛋糕真是幸福,要是薄宸也能吃到就好了,但是他太忙了,想著就下意識地朝他的方向看了一眼。

此時的薄宸已經和很多人寒暄了,有些不耐煩。

大概都看出了他的煩躁便沒人再上前了,然而…

有些大小姐以為他終於忙完工作了,自己的機會來了,便湊上前去了…

笙歌一轉頭正好看見薄宸身邊圍著幾個女的…

毒妃輕輕撩:王爺請上座 於是華麗地轉身,去了花園。

她無聊地坐在鞦韆上,呼吸著有些冷的空氣。

旁邊一個中年男子引起了她的注意,一直在慌張地走著,東張西望,想開口又欲言又止的樣子。

「您好,需要幫忙嗎?」

「啊鬧,泥昊,請問…」對方說著一口不普通的普通話。

「啊鬧?日本人嗎?」笙歌通過口頭詞迅速的判斷出了對方是日本人,並用一口流利的日語詢問。

「啊~你會說日語嗎,真是幫大忙了。」男人終於鬆了口氣。

「您是遇到什麼問題了嗎?」

「啊,是這樣的,我跟老闆來中國談生意,結果出來以後迷路了…」

跟老闆?是助理嗎?出國帶的助理居然不會說本地的話?

「那您的包間號是多少,我帶您過去。」

「這個….我不記得…」

「……..」

「還有跟您一起來的助理嗎?打個電話?」

「沒有了。」

「………」

「那不然我帶您挨個找一下?」

男人猶豫著…這樣會給別人添麻煩吧。

遠遠地傳來聲音,「啊~社長~終於找到您了。」 進入到暴走狀態的趙信,身體各方面提升數倍,雖說境界並沒有增長,趙信的境界也不會再增長了,但也正是因為這樣,每提升一點對趙信來說都是至關重要的。

銀灰色的眸子閃爍著精芒,趙信的身體像是現在冬天潑出了一盆熱水一樣,散發著濃濃的熱氣,這是趙信的精氣。

蓬勃的精氣充斥在康熙的空間之內,原本堅不可摧的空間,也像是冰塊一樣,寸寸開裂。兩個人雖說都是界主,但是界主和界主也是有區別的,各界靈氣的接受量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增加,這不僅僅能夠為界主提供用之不竭的力量,關鍵的是還能淬鍊界主的身體,強化晉陞的混沌血脈。沒有錯,每一個界主的血脈都是混沌血脈,萬物之初皆為混沌,當初的三皇五帝也是如此。

「咔咔……」

崩裂的聲音刺人耳膜,在趙信的全力之下,康熙的空間開始崩塌,以趙信為中心,蒸發精氣覆蓋的面積越來越大。少頃,整個空間都像是上了一層霜一樣,灰濛濛的一片看不清裡面的情況。

這個時間說短不短,說長不長,在趙信努力的去掙脫的時候,康熙也沒閑著,也在忙活自己的事情,這一次他好像要做一個大的陣法,不然的話不可能讓他一個界主費這麼大的事,可見他也知道自己的這個空間肯定控制不住趙信,所以已經在做第二手準備了。

「轟……」

這個空間僅僅堅持住了一刻鐘的時間,就被趙信沖了出來,強勁的精氣如同打開了閘口一樣,砰然揮灑而出,兩個界主的力量就這樣毫無遮攔的爆開,其中的威力可想而知。在那一瞬間,整片海域像是被反倒了一樣,海水轟然炸開,飛高千丈,整個水平面都下降了至少三分之一,除了海水之外,剩下的所有生物都被摧為了粉末。

「這一次讓你感受一下我康氏的陣法……」剛剛從空間中逃出來的趙信還沒等緩過來氣,抬頭就看見一隻巨大的手掌朝自己的頭頂拍了過來,時間不多不少正好,好像經過了精密的計算了一樣。

「大爺……」趙信咒罵了一句,趙信的話音未落,人就已經被那隻大手掌拍中,像是趕蒼蠅一般,將趙信的身體瞬間拍飛,重重地摔在了剛剛平靜的海面上。頓時,浪花翻卷,如同海嘯了一樣,整片海面都翻了過來,好久才漸漸平息了下去。

「封……」

康熙身體輕鬆地落在海面上,單掌拍下,瞬時空間都隨之變化,之前還晴空萬里的天空眨眼間劇變得風捲雲涌,仿如一場暴雨就要傾盆來襲一樣,陰森的黑雲籠罩整片海域,在黑雲中間一抹詭異的紅色,猶如一隻血色的眼眸一樣,看著在海水中掙紮起身的趙信。

「又想幹什麼?」天空的變化趙信也發現了,心中有點無奈,這個時候自己有點後悔自己當初做下的決定了,現在的自己惹怒康熙可能真的不是一件好事,但是眼下的情況根本就不給他思考的機會,康熙這是要殺了自己,所以可沒有時間在這裡墨跡,先出了海中緩口氣再說。

咔咔咔咔!

海面以康熙的手掌為中心,結成了一層薄薄的冰,結冰的速度非常的快,幾乎在趙信翻了身的時間,自己就被封在了冰下。

「天地玄黃,黑雲蓋頂,冰封千里,陣鎖乾坤,輪迴無盡……」康熙做完這一切后,開始自言自語的說起了極為拗口難以理解的話語,但是隨著他的話一字一句的念出來,天空的那隻血色的眼睛也發生著變化,升起了一卷旋風,卷襲著黑雲,如同即將要展開異世界的大門一樣。

一開始只是天空隨著旋轉,可是很快就變成了空氣,海水甚至連天地都一樣,被吸附了過去,隨之開始旋轉,當然趙信是最主要的那個,畢竟這個陣法就是為他準備的。

「妄想……」雖然在水中,趙信還是能看到外面的一切,特別是在天地中搖曳的趙小小,雖然康熙並沒有想對付趙小小,加上趙信用精氣進行保護,所以暫時不會發生什麼事情,但是這件事還是自己託大了,自己要趁著還能控制局面的時候把趙小小收起來,不然的話萬一真的發生了什麼,自己是追悔莫及的。

「給我開……」暴吼一聲,趙信一拳打在了冰面上,聯動著所有的冰面一陣狂震,但是不管怎麼震動,結果是一樣的,那就是這個像是牢籠一樣的地方,徹底的將自己的困在這裡了。這一場架趙信可以說打得很憋屈,從頭到尾,自己連真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一直都被壓制著,好像自己天生就被對方克制了一樣。

「咚咚咚」

趙信的鐵拳連續打在冰面上,但是那看起來薄如蟬翼的冰面卻毫髮無傷,不僅如此,趙信還感覺到自己對外界的感知和自己從大荒界得到的靈氣正在漸漸減弱,這對趙信來說可是非常不好的勢頭。

「拼了……」趙信一咬牙,這才剛剛開始,康熙就把自己逼到了這一境地,實屬可悲,現在只能搏命了,因為趙信怕這樣下去,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自己實在是不能承受任何意外發生了。

洪荒血脈極速運轉,靈氣和精氣相互交織,一個巨大的圓球在趙信的身前不斷地凝結,圓球中熒光流閃,如同水晶一般,眨眼間就已經有磨盤大小了,並且還在以這個趨勢不斷地增大。

「這就想要拚命了嗎?」康熙也看到了趙信要做什麼了,說話的語氣十分平淡,但是可以看出來他似乎有點失望的樣子,不知道是不滿於趙信的戰鬥力太低自己不盡興,還是對自己的陣法不確定不知道能不能抵擋住趙信的反擊。

圓球越來越大,在康熙還在加強自己陣法牢固,並且催動天上的漩渦加快旋轉的時候,圓球已經有鯨魚大小了,甚至於都不到趙信的存在了。

盛世玄凰 這一次我要把這天界都毀掉,這是趙信心中唯一的想法,不管怎麼說自己是一界之主,雖然在底蘊上要差很多,可是趙信本身的能量強大是毋庸置疑的,待到就連趙信都覺得自己有些乏力的時候,終於才停止了能量的輸入。

特種奶爸俏老婆 「這一次來個大的吧」趙信冷冷地一笑,一掌拍在了那個碩大的圓球上,圓球猶如水面一樣,顫動了一下,在短暫的停歇後,一道白光自水中炸開。 「啊,山田,太慢了…」

「啊毛~社長才是,為什麼去完衛生間就找不到人了…」

一個身形嬌小的男人著急地說。

「我只是出來透透氣,結果….」

「毛~我們都急死了。」

笙歌這才理順,原來那個中年男子是社長啊,是怕丟臉才說是助理的嘛。

她輕笑,社長有些尷尬地回頭「這位女士非常感謝您。」

「不必介意。」

「松下先生,合作愉快。接下來如果您有時間的話,能允許我帶您逛一下。」

「榮幸至極。」

說著一行人便準備離開。

順著聲音看去,倒是發現個熟悉的身影,笙歌沖他微微一笑。

男人低聲和身邊的人說了幾句話,便向她走了過來。

「夜先生,好久不見。」

「恩,聶小姐。」頓了一下,夜子淮又說,「什麼時候回來的?」

「一個多月了吧。」

「還習慣嗎?」

「恩,挺好的。」

「工作解決了嗎?看你日語不錯,要不要來我公司?」

「哈哈哈,多謝夜兄好意呀,不過我現在在薄宸的公司。」

「薄宸?沒關係,只要你想來,我隨時歡迎。」

恩?今天怎麼回事?

「哈哈哈,這麼挖你兄弟牆角真的好嗎。」

「哈哈哈哈~」看著笙歌對自己完全沒有陌生人的尷尬,夜子淮的眼神也柔和了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