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拿到醒魔丹之後,他冷眼一凝道:「好了,你們已都統統失去了價值,終於可以送你們上路了,哈哈…..」

然而,拿到醒魔丹之後,他冷眼一凝道:「好了,你們已都統統失去了價值,終於可以送你們上路了,哈哈…..」

絕品魔帝冷然開口道。

同時,它一拂袖,便把丹器大殿之門關上了,封絕出口,讓他們一個人也都逃不了。

眾丹器仙帝,一個個臉色大變。

果然,一切都如丹老和鐵老所言,丹成之日,便是他們的死亡之時。

這一瞬間,這一群丹器仙帝,心中不由得生出無窮的怨恨和憤怒之氣。

「大人,你是何意?」

「你不是說過,我們煉製出醒魔丹,便放我們離開么?」

丹老和鐵老臉色一變,開口質問道。

然而,絕品魔帝及他的四個手下隨從,都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真是一群傻叉啊,這話竟然也信?」

「魔頭之言,你們也真信,這智商,嘖嘖……」

「實話實話吧,你們沒有了利用價值,那就只有能為我們的食物了。」

最後,絕品魔帝森然地開口道。

此時,絕品魔帝及他四名魔頭隨從的目光,看著丹老和鐵老一行人,如在看著獵物。

重生校園之商女 「好了,廢話少說,送你們上路了。」

絕品魔帝說罷,便帶著四個魔頭隨意撲殺向丹老和鐵老一行人。

他乃是絕品魔帝,在他眼中,這些最強才是頂級仙帝的丹器師,簡直就是不堪一擊的存在。

可以,隨意之間吃掉他們。

眼看著絕品魔帝殺到,而丹老和鐵老他們,根本無一人可以抵擋絕品魔帝的攻擊。

「該上路的,恐怕是你們。」

然而,就在這時候,一道聲,毫無徵兆的出現。

同時,一道身影,無聲無息,出現在他身邊。

「不好,有偷襲者!」

絕品魔帝不由得臉色大變起來。

同時,感到了生死的危險。

他只怕做夢都沒有想到,這裡竟然還有人隱身埋伏?

轟!

絕品魔帝正欲反應。

然而,他剛剛的注意力和攻擊之道,都是針對丹老和鐵老他們。

此時,想要反應過來,對付突然從空殺出的江寂塵,根本已經來不及了。

一拳!

絕品魔帝直接被打飛出一邊。

但是,這只是剛剛開始,江寂塵如影隨形,手握太初,跟了上去。

絕品魔帝受這一拳,只感到他強悍的魔軀,竟然幾乎要爆開。

好恐怖的肉身力量!

絕品魔帝心中震驚,生出了恐懼絕望之意。

它沒有想到,偷襲者竟然如此的強大恐怖。

他全身,竟然無法凝聚魔力。

然而,這個時候,江寂塵已手握太初,一劍斬來。

「不!」

絕品魔帝絕望的大吼。

但是,一切都是徒勞,而且,江寂塵在出手那一瞬間,已經在這片空間,布下了隔絕禁制,何況大殿之門還是關著的,所以,這裡的動靜。根本傳不出去。

絕品魔帝絕望的大喊,但一切都是徒勞。

江寂塵手握太初,攻擊之道,何等驚世?

何況,這還是偷襲一擊。

縱然強如絕品魔帝,也都難逃一死。

噗!

太初劍光掠過,血光衝天,絕品魔帝的巨大頭顱,直接被斬落下來。

而且,煉魂幡衝出,吸收魔魂,壯大自己。

江寂塵則隨手伸出,接住了醒魔丹。

另一邊,丹老和鐵老一行人,早已出手,撲殺向四名魔頭隨從。

這四名魔頭只是頂級魔帝境,沒有絕品魔帝在,它們根本不敵丹老一行丹器仙帝。

何況,絕品魔帝被瞬殺於當場,他們就已經被震撼當場,心神大亂了。

於是,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便已經被無數的毒丹和法器淹沒。

要知道,他們面對的可是一群丹器仙帝。

丹器之道,何等驚人?

在這樣一通亂砸下,他們簡直就是屍骨無存。

於是,戰鬥很快結束!

這幾乎是瞬息之間的事。

大殿之門緊關著,所以,外面也根本不知道,這裡發生了何事?

「徒兒,接下來,我們怎麼做?」

鐵老問江寂塵。

其實,這一刻,眾丹器仙帝,都還處於深深的震撼之中,震撼於江寂塵的強大!

江寂塵竟然一劍襲殺了絕品魔帝。

要知道,這一尊絕品魔帝,乃是堪比中等仙界十大仙帝的存在。

「丹老、鐵老,沒想到,你們的徒弟,竟然恐怖至斯。」

「如此實力,稱霸中等仙界,也是指日可待啊。」

「我們這一群老傢伙,都願追隨你們,不知,能否收留?」

這時候,反應過來的這一群丹器仙帝,表示要追隨江寂塵。

實是,江寂塵表現出了無窮的潛力。

江寂塵倒沒想到,自己露了一手,這些丹器仙帝,竟然都欲追隨自己。、

「徒兒,這一群丹器仙帝,非常不凡,將來,帶領他們,足可輕易殺入丹器宗。」

「是呀,徒兒,這是一股不凡的力量,將來對你一統中等仙界,甚至進入上等仙界,都有幫助。」

丹老和鐵老,暗中傳音對江寂塵道。

江寂塵最終點點頭道:「好,諸位跟著我,我自會庇護你們周全。」

「不過,以後,我若不在,你們當需以我二位師父為首。」

眾丹器仙帝聽到江寂塵答應了,一個個極是驚喜地應道:「自當如此!」

江寂塵點點頭道:「好,那我就說說接下來怎麼做!」

「你們,都要站在一起,我的時空之道,可以籠罩一百米範圍,如此,我們便可以無聲無息的,離開魔宮。」

江寂塵說話之間,已經運轉永恆之力,降下時空之道,把眾人籠罩其中。

這一群丹器仙帝,共有一百多人。

此時,江寂塵帶著他們,潛行出魔宮。

(本章完) 魔宮之中,守衛森嚴。

好在,江寂塵的時空之道,可以無息的帶這百多人離開。

不過,江寂塵也需要萬分的小心、謹慎,稍有不慎,便會被發現。

沒有多久,江寂塵一行人,出現在魔宮出口大門處。

然而,前方乃是黑焰絕地,要帶一百多人通過,絕非易事。

「太初,顯化!」

「混沌防禦光幕,現!」

江寂塵不得不召喚出太初,開啟出最強的防禦狀態,籠罩眾人,如此便可抵擋黑焰。

此時,江寂塵在前,帶領眾人,走入黑焰魔地中。

「呼,這黑焰,好恐怖。」

「隔著守護光幕,都能感受到炙熱。」

「幸好有江主,若不然,我們就算出得魔宮,也過不了黑焰之地,依舊是死路一條啊。」

眾人心中驚嘆,對江寂塵充滿了無窮的感激之意。

這一次,他們能活著出來,真的是靠江寂塵。

所以,江寂塵完全可以說是他們的救命恩人。

沒有多久,江寂塵帶著他們出了魔焰之地。

眾人驚喜,有一種死裡逃生的喜悅。

然而,就在他們準備繼續前行之際,虛空突然一顫,然後,他們看到一具巨大的魔軀,從魔宮之中,一步一步走出,踏入黑焰魔地,冷視著江寂塵一行人。

「想走,問過我么?」

魔軀冷酷的開口問道。

「不好,這必是魔尊的意識分身。」

「它真身不能醒來,但分身可以。」

「它,竟然發現了我們。」

丹老和鐵老,神色同時大變。

眼前這一尊魔軀,太過強大驚人了,完全就是超品魔帝的存在。

江寂塵也神色凝重起來!

從這一尊魔軀身上,他已感到了威脅之意。

「你們,先退,沿著這個方向直走到魔滅之地外圍,到時,自會有人接應你們。」

「這裡,就交給我來斷後吧!」

江寂塵開口說道。

「徒兒,這魔軀太過強大,你一個…….」

丹老和鐵老有些擔心地道。

江寂塵微微一笑道:「無妨,我還有它要找的東西在手,他暫時奈何不了我。」

江寂塵所說的,自然就是醒魔丹了。

沒有醒魔丹,對方的真身,也即是魔尊,根本無法醒來。

所以,江寂塵之所以敢留下斷後,自然也是因為有憑仗在手了。

「好,徒兒,那你保重了。」

最終丹老和鐵老帶著一行丹器仙帝,極速離開這裡。

他們知道,以他們的修為,留在這時,只會成為累贅,所以,離開,讓江寂塵無後顧之憂,才是對江寂塵最大的幫助。

「想走,哪有這麼容易!」

然而,魔軀怒然大吼,直接一掌拍出。

只見,一隻遮天魔掌,蓋壓而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