爛臉有些不情願的,他磨蹭的站了起來跟著煞墨紅走出地籠。

爛臉有些不情願的,他磨蹭的站了起來跟著煞墨紅走出地籠。

外面的陽光有些刺眼,恍惚了一下后,他來到一處陰涼地,他看到了自己那個弟弟,此刻那小子六神無主,一副沒有了魂的樣子。

爛臉對這個弟弟沒什麼感情,雖然談不上厭惡,但是距離感是少不了的。對比這個弟弟,他更想看到姍姍,只是他張望了半天沒有看見姍姍,甚至連水殤都不曾看到。

爛臉蹲在弟弟面前,此刻才正經的看著他,才發現田貝身上有上,渾身髒兮兮的「喂,你認識我嗎?」爛臉問道。

田貝沒有說話,依然獃滯。

「我是你哥,田康」爛臉見對方不說話,只能自己說了。

這句話似乎很有效果,田貝抬起頭看向爛臉,然後哇的一聲哭了起來,哭的是那樣的傷心。

爛臉一臉鬱悶「你哭個啥,能男人點嗎?」

田貝哭著說「哥,爹…爹他死了…」

爛臉一下愣住了「你胡說什麼啊,他那麼怕死的人也會死?」

「爹是為了救我才死的」田貝哭的更傷心了。

爛臉有些恍惚,他是很恨這個父親,但是他沒有想過讓他死,此刻聽到父親死了,他迷茫了,愛恨參半,怎麼會想到是這樣一個結果。

「他是怎麼死的?」

「他是為了救我……」

「我問的是具體過程」

「一群黑衣人突然出現襲擊了我們,我們這些弟子不是對手,爹一個人勉強支撐局面,可以有個人說哥你在他們手裡,讓爹放棄反抗還拿出了你的玉佩,爹一下失神,然後我也被人抓住了,爹放棄反抗了」接著田貝激動起來「那群…那群…混蛋不講信用,爹被偷襲,死了」

「那你怎麼活下來的,你說你怎麼活下來的」爛臉一下火了。

「他們不屑殺我,……我……我不甘心……我沒本事」田貝又哇哇的哭了起來。

「整個紫霄山的長老一輩幾乎都被殺了」煞墨紅的聲音出現在爛臉背後「死的人不止是你父親,你父親,我師父,冰谷,花谷的谷主現在已經戰死,朱赤閣,雪墨閣閣主皆重傷不醒,就算醒了修為也都廢了,蕭青閣宋長老和爐穀穀主下落不明」。

「你告訴我這些幹什麼?」爛臉聲音很是冰冷。

「合作!」煞墨紅的回答很簡潔。

「我有什麼價值!」爛臉冷笑道。

「我們需要一個陣法大師」

「我不是陣法大師」爛臉拒絕了。

「你改了地籠的陣法」

「那又如何」

「那你就是大師」

爛臉愣了一下,他知道那個陣法不簡單,卻沒有想到卻是他暴露能力的破綻。

「你考慮吧」

「你不怕我跑了?」

「我更好奇你為什麼不跑」

「好我答應你,但是我要見姍姍」

「什麼?」

「你不是傻子,我就為這個留下的」

「在來到這個莫名其妙的地方時,我們就沒有見到她」

「什麼?」爛臉臉色瞬間難看起來「你們怎麼照看孩子的」



山谷的一個地方,那是蕭冰曾經見過的石碑,一個白衣的大人帶著一個小女孩站在那裡。靜靜的讀著石碑上的文字,大人一字一字的念,時不時的告訴小女孩,這個字念什麼?是什麼意思。

師父在上 小女孩歪著頭,有些不乖的樣子「我要我媽媽」

「我不知道你媽媽在那啊?」

「可是我想我媽媽了。」

「要不我們按照石碑的試試吧,說不定你就能馬上回家了」

「好啊」 ?那天煞墨紅沒有再說話,只是轉身就走了。她的身影略顯蕭索。

三年時光,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痛苦,煞墨紅目光偶然恍惚了一下,他想起了宋張的臉。

那天爐谷弟子被困,宋張去救援,走的時候,都一大把年紀了還在裝瀟洒。

集結地宋張坐鎮了三年,也是煞墨紅離他最近的三年,他總是大大咧咧的,一切都不拘小節,結果光腳臭就熏的風谷弟子不敢上前一步,於是乎,煞墨紅就成了宋張和風谷弟子溝通的橋樑。

那天爐谷被困,宋張那天的神情不對,他很急躁。

朕的皇后誰敢動 煞墨紅聽說過宋張的事,知道爐穀穀主紅子蓮,也就是那個人稱炎姬的師叔曾差點嫁給宋張。

那天煞墨紅就那麼看著宋張,她不希望他去,她不清楚是自己的直覺讓自己不想他去還是自己的嫉妒不想讓他去。

她沒有耍什麼心機留他,因為她不屑做那樣的事。她就是那麼的看著他,而他猶豫了很久,只問了煞墨紅一句話,「你能守住這裡嗎?」

煞墨紅看著宋張,猶豫了一下,「你能回來嗎?」

宋張愣了一下,「肯定能了。」

「能就去吧,我不想看到你後悔。」

宋張愣了愣,有些玩味的抽抽嘴,「你能守住嗎?」

「你能回來,我就能守住。」

「我會回來的。」

可是他沒有回來,他離開不到一盞茶的時間,爐谷方向就爆發出巨大的震蕩,狂風卷著巨樹飛過耳畔,遠處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陣法。那一刻傻子都知道爐谷出事只是陷阱,宋張回不來了。

陽光迷茫了眼睛,風吹來了片刻的清醒,煞墨紅在回憶里醒了。

過來一天聚合地點又來了一些受傷的弟子,是蕭青閣的弟子。

據這些蕭青閣的弟子說。

一群黑衣襲擊眾蕭青閣弟子,劉大廚子被意外抓走了,那些人沒有傷害他們,甚至放話告訴他們一件事,「宋張和炎姬被困,說若有本事來救啊」。

爛臉站在樹梢上遠遠的看著巨大的大陣,陣中有一棵比旁的樹大數百倍的巨樹,那樹顯然是靠術法催出來的,此刻顯的格外顯眼。

先是這棵樹就把爛臉嚇個半死,這是需要多麼強大的修為才能催生出這麼巨大的樹,就算自己的父親術法可以且全力催動估摸也不過這樹的一半。顯然敵人的強大出乎自己的想象。

再低頭看向那法陣。

這陣法,爛臉的臉色有些震驚,他一下子懵逼了,這法陣看不出強弱,因為這陣法的布置顯然用了隱逸手段,不破解這手段擺明了看不到這法陣的虛實。

「怎麼樣?」煞墨紅突然出現在爛臉身邊。

爛臉道「不好破,這陣被藏的很好」

大陣之中巨樹中,劉大廚子火急火燎的跑了出去,大樹下有塊巨石,巨石高高凸起,對應高度的大樹樹身上鑲嵌著一個消瘦的人,劉大廚子仔細看過去竟然哭了起來,因為那個人就是宋張。

整個大樹就是鎮壓宋張的傑作,宋張的修為被抽離用來催生這棵巨樹了。

葉面人不知時宜的出現在劉大廚子背後,淡淡道「多麼難得的土系修士,多麼適合種樹啊」 ?「你個混蛋…」

劉大廚子憤怒至極,手間突兀的出現了一把刀,廚子是蕭青閣唯一用刀的,這把刀上刻著火龍紋,此刻刀身上火龍紋燃燒起來,整個刀身顫抖起來,裡面隱約能聽到野獸的咆哮。

火焰瞬間吞噬了兩個人,但是下一刻火焰盡熄,葉面人一隻手提著劉大廚子的脖子,「你師傅我都拿來種樹了,你也敢叫囂?」

說著一甩手劉大廚子被扔了出去,「照顧好你師傅,好不容易住上樹屋,我捨不得他死。對了你師傅背後有個他用術法維持的樹洞,裡面好像是你師娘,不過已經被我變成石像了,你師傅真可笑為了塊石頭,困的如此下場」

劉大廚子顯然被摔傷了,他連滾帶爬的來的宋張身邊「師傅,師傅…你還好嗎?…師傅」

接著一個虛弱的聲音「叫什麼叫,叫魂了?我還沒死呢」

「師傅你沒事吧」

「你怎麼在這?」

「我被抓過來的,蕭影也被抓了。」

「蕭影?他會被抓?被騙過了的吧。」

「師傅,不說這個了,你怎麼樣了,徒弟這就救你」,說著拿刀就砍。

結果宋張瞬間臉蒼白起來,樹上砍壞的傷口迅速復原,宋張豆大的汗流了出來「別砍,我會因為這個提前掛」

劉大廚子「師傅,我不知道…」

「去,去我背後看看你炎師叔怎麼樣了」,說著宋張的臉瞬間更加蒼白,他的背後開出一個勉強一人進去的洞。

劉大廚子鑽進樹洞發現裡面是黑漆漆的,他發動熒光術,整個樹洞里瞬間飛滿了熒光微粒。

熒光微粒像雪一樣的飄蕩飛舞,照亮了整個樹洞,樹洞里是一座倒著的石像,石像刻著一個娟秀的女子,石像刻畫的非常細緻,能看到頭髮最細微的發梢,能看到衣服的輕微褶皺,石像女子肅穆的容顏,她似乎在直面可怕的敵人。手捏成了拳頭。

不過一切嚴肅的氛圍配上倒在地上的石像就不怎麼嚴肅了,顯然石像曾經是站著的,現在是狗吃屎的狀態。

葉面人話還在耳畔,劉大廚子自然知道這就是紅子蓮,炎姬炎師叔。

劉大廚子腦門流了些許的汗,師傅還真是糙人一個,就把炎師叔這麼橫著放著不管了,難怪人家不嫁他。

「師叔對不住啊,我師傅粗心了點,別在意啊」。

說著劉大廚子小心把石像扶起來,嘴裡念念叨叨的道歉,其實劉大廚子不在乎炎姬能不能聽到,他覺得炎姬變成石頭了,和死了沒什麼區別,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敬死去的人。

「夠了」…一個虛無的聲音出現在耳畔,劉大廚子還疑惑,隨口道,「夠什麼夠」…

突然他臉色難看起來,這裡樹洞里沒有別人只有他自己。不由的汗水流了下來。

「小聲點,那人以為我徹底變成石像了,可惜還差一點,現在我只是肉身變成石頭,僅剩的靈力保住了我的魂魄。」

「師叔?師叔,你還活著?」

「還死了差不多了。」

「我去告訴我師傅去。」

「別去!」

「啊?為什麼?」

「你告訴他我已經死了徹底變成石頭了。」

「為什麼?你不會是想讓師傅放棄你吧。」

「那我問你,死一個好,還是死絕了好。」

「可是師叔。」

石像不說話了,很安靜,無聲便是明確的意思。

當劉大廚子進了樹洞后,葉面人便不見了。

一個不知名的黑暗洞穴里,他站在洞口,「對著石壁說,你要我做的都做到了,可以告訴我,如何給我自由了嗎?」

幽暗的山洞裡傳來了幽幽的聲音,彷彿一個剛睡醒的聲音「做到了?蕭冰你確定你解決了。」

「他不可能活著了,我用了最大劑量的石化粉,他不可能活。」

「你的願望很簡單,只要你能感動蕭影讓他流淚,他的淚水就能實現你的願望。」

「不能折磨他流淚嗎?」葉面人反問道。

「你想死的話可以試試,他發瘋起來可是相當恐怖的。」 ?那天夜裡葉面人站在樹洞外的樹枝上,透過樹洞里的篝火,他靜靜的看著蕭影,讓蕭影哭,不知道為什麼,他感覺這件事有些荒唐。

那個洞穴里藏著的人,告訴了他一個秘密,關於蕭影的。

數十萬年前,那時候的蕭影叫做魄,俗名白交雲,是一個非常強大的人。

那年白交雲道,「我願封天封地,我願封神封心,化作無形,一生無心…」

在葉面人回憶那個故事的時候,蕭影傻傻的睡著,嘴裡還不停的嘟嘟,篝火的光照在他的臉上很溫柔,顯然今天他的夢做的很好。

數十萬年前…

一場大戰

大族鬼幽女族長,舉族攻打萬獸山莊。

大戰百年,鬼幽族毀滅,無一生還。

大戰最後,女族長在萬千屍體間看到一隻藍色鳳凰。

那隻鳳凰遠遠的看著她,眼睛一眨一眨,像個單純的孩子,可以看的出來它喜歡這個女人。

她跑了過去抓住藍色鳳凰,大聲的呼喊。

「都怪你,你為什麼要封印自己,如果你不封印自己,我的族人怎麼會死。」

「你趕緊醒過來,你趕緊復活他們。」

蜜寵嬌妻:總裁老公別亂來 藍色鳳凰有些驚慌,它眼睛里滿是疑惑和害怕,它掙扎的飛走了。只留下女族長一個人在那裡瘋狂。

硝煙過後,這個空氣里都是屍體的腐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