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清凌在死前說出與羽驚鴻勾結的事情,羽驚空雖然隱約察覺到羽驚鴻的野心,卻沒想到她竟會跟魔域之主合作。

玄清凌在死前說出與羽驚鴻勾結的事情,羽驚空雖然隱約察覺到羽驚鴻的野心,卻沒想到她竟會跟魔域之主合作。

神魔勾結,要受天打雷劈,神魂俱滅的重罰,但在羽驚空母后的百般求情下,羽驚鴻被剔除神骨,抹去記憶打入輪迴道,貶成凡人。

也因為羽驚鴻的事情,羽驚空的母后對縱橫無雙盜取九轉青蓮的事情做出讓步,成全了兩人期待多年的婚事。

那場婚禮是三界數十萬年來最隆重的婚禮,宮清影成為了三界至尊的帝后,同時也成為世間最幸福的女子。

羽驚空整日樂不思蜀,除批閱奏摺外,多數時間都是陪伴宮清影和幽小狸,誰知幽小狸就好像天生跟他不對盤,各種跟他使壞。

要罵罵不得,要打又捨不得,羽驚空只差以淚洗面了。

幽小狸看見幽冥燁后,哪有心思去抱小蒼遙,他騎在幽冥燁的肩膀上,兩手把玩著幽冥燁的白色玉冠。

一邊幫他編著小辮子,一邊嫌棄地說道:「爹爹,你是不知道我父皇有多煩人,他整天叫我學習羽族秘術,說以後要我坐他的皇位,我才不稀罕呢,我要的是美人,像娘親那種溫柔可愛的大美人!」

「沒事,等你長大,冥族和狐族的美人隨你挑!」幽冥燁悻悻一笑,不愛江山愛美人,他又何嘗不是?

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幽小狸過生日,不管是神界,還是靈界的親友團都到齊了,來的最慢的要數宮玄紫和音子曜,距離神醫宮府最近,偏偏兩人最慢。

大家抱怨不已,但見到宮玄紫和音子曜的六個孩子后,大家又表示非常理解,畢竟帶孩子真的不容易,尤其是一群孩子。

洪荒十獸中,大多是光棍。

水清植和宮蕾在宮清影參加宮家族試時就有好感,只是因為後來的各種原因而分開。

後來,兩人漸漸熟絡后,也成了一對。

東皇錦隨著玄清凌的神形俱滅,被契約的心魔也隨之死亡。

縱橫無雙施法將原本屬於錦兒魂魄釋放出來,使得錦兒恢復前世異能世界的記憶,只是修為再難和前世比擬,只能從頭修鍊了。

在宮清影認識的人中,最為寂寥的莫過於幽冥燁。

大家想辦法給他介紹美人伴侶,他說什麼都不要,說是只想把幽小狸帶大,等幽小狸長大再說!

幽小狸的生日聚會過後,宮清影拖著疲憊的身體跟隨羽驚空回到雪影殿的寢殿內,她精疲力盡地平躺在床上。

羽驚空則附在她的腹部,靜靜地傾聽著,她不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才懷上一天,你是聽不出來的!」

「影兒,怎麼就聽不出來了?」羽驚空胸有成竹地看著她道:「我敢保證她是個小公主,不信八日後,你就知道了。」

「八日?」宮清影納悶地看著他,倏地想起幽小狸的出生時間。

「嗯,我是八翼神皇,所生子嗣皆是九天神嗣,只要九天孩子就能孕育而生了!」

羽驚空邪笑地看著她道:「所以,你就準備好,給我生孩子的準備吧!」說完,俯首吻住了她的粉唇。

……

所有事情,告一段落。

最讓羽驚空擔憂的事情,莫過於念心魂的下落,他和念心魂有著不可化解的血仇,偏偏縱橫無雙攔著,不讓他再追查念心魂的下落。

念心魂對魅族確實有恩,與宮清影的深情不是魅族能補償的。

他所做的一切全是為了宮清影,而那些錯事又因縱橫無雙和玄清凌的師徒恩怨而起,所以縱橫無雙篤定地給他留了一條生路。

據三界傳聞,念心魂在得知宮清影和羽驚空大婚後,陷入癲狂,整日抱著一副冰棺醉生夢死。

也有傳聞說,念心魂帶著一個名叫冰兒的女子隱世埋名了,據說那名女子長得特別像宮清影,還曾是宮清影的神獸呢。

還有傳聞說,念心魂成為魔族新任之王。

千年之後。

縱使縱橫無雙不讓羽驚空找念心魂的麻煩,但念心魂對宮清影仍舊賊心不死,帶著百萬魔族大軍前來討伐羽翼神朝,最後被羽驚空亂箭殺死在禁忌之海的岸邊。

那天,陰翳的天空下起月白色的雪,念心魂死不瞑目地看著天際那團模糊的烏雲,好像有一道紫色的倩影從上面飄落下來。

他情不自禁地張開血肉模糊的雙手,想要將她抱住,卻再也收不攏手臂,他喃喃地說道:「清影……我愛你!」

(全書完) 傍晚,浦河岸邊;

「站住,別跑,凌天你跑不掉了」;

四五個壯漢拚命的追著一個年輕的男子,男子一臉蒼白,渾身上下被開了好幾個口子,滋滋的滲血。

「呼…呼…」;

「不行了,沒勁了,這下完了」,凌天心裡苦笑。

「哈哈,到了岸邊了,看你這下往哪跑。」壯漢們發出的得意的笑聲,像看著獵物一樣兩眼發光。

凌天的腳跟已經碰到了岸邊的石頭,再退就會掉入河中。望著一片黑漆漆的河水,凌天咬了咬嘴唇。

「哼哼,跑不了吧,乖乖的跟我們回去,你可別怪我們手恨,要怪就怪你知道的太多了。」;

凌天是醉天酒吧的一名調酒師,一手調酒技術出神入化,在國際上都赫赫有名。但在再一次調酒過程中,無意間聽到當地黑社會之間的毒品交易計劃,因此被黑社會老大發出了追殺令,「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我,我真的什麼也不知道。」凌天一臉無辜。

「那可由不得你了,為了保險,你必須跟我們回去,嘎嘎嘎嘎。說實話,你調的酒確實是極品,可惜以後再也喝不到了……」為首壯漢陰陰的笑道。

「真是倒八輩子血霉,我還年輕,沒享受夠呢,我還沒調出最棒的雞尾酒,我還沒追上小莉呢,我還……..」凌天心裡感慨道。不行,不能落到他們手裡,那樣我會被折磨死,不能跟他們走。隱約知道些黑社會處理這種事的內幕,凌雲十分清楚他的下場。看了看後面的浦河,廣闊而又深沉。凌天咬咬牙,一扭身便墜入無盡浦河中。

「噗通!」

「老..老大,那小子跳河了!!!」一個壯漢滿臉吃驚的指著河面;

「快快快,別讓他跑了!」為首壯漢惡狠狠的喊道。

一群壯漢趕快來到岸邊,看著水面緩緩消散的波紋,為首的壯漢滿臉陰沉,「再等等,我必須要見到他的屍體了才行」;

過了十幾分鐘后,浦江依然十分寂靜,沒有一絲波瀾,像為首壯漢臉一樣陰沉,「撤,這小子已經死了,可惜沒能見到屍體。」 邪尊霸愛:冷妃狠猖狂 為首的壯漢一揮手,眾人便抱有一絲遺憾的轉身離開。

浦河中,凌天正一點點的下沉,「好….好冷,這就是死亡的感覺嗎,呵…再見了世界」.凌天慢慢閉上了眼…..卻不見,這時河底突然顯出一道柔和的光,神秘而又朦朧,如果有人認真聽的話,還會聽見光中傳來一聲若隱若無的嘆息,「唉……」

「唔,好疼。」一縷陽光照到凌天臉上,暖暖的,凌天緩緩睜開眼,映入眼帘的是木質屋頂,一個木椅,一盞漁燈,還有……一個女人,一個漂亮的不像話的女人。

「你醒了。」女子緩緩開口。好聽,女子的聲音猶如黃鸝初啼,婉轉動人。

「唔,想必是姑娘救了我,多謝姑娘救命之恩,額…我這是在哪。」凌天看著身邊的陌生環境,左手撐起身體,右手扶著床板,想要坐起來。

「不必謝我,救你的另有其人。這是我家,你昨天被人發現躺在河邊,就送到我這來了。」女子微微一笑,「我叫顏玉煙,會一點醫術,你身體已無大礙,休息就好」說著女子便扶著凌天坐了起來。

「等等,我沒死,」意識到自己逃過一劫,忍不住的欣喜湧上心頭「哈哈哈哈哈,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哼,我一定要將這個黑社會一窩端」凌天放聲大笑了起來。

「額,不好意思,我有點興奮。」看著眼前這個女的用看怪物一樣的眼神看自己,凌天才意識到有些失禮,連忙道歉。

「沒事,習慣就好。」顏玉煙笑道。

「煙姐,煙姐,你看你看,明天盛天宗要來咱們村選人了…」這時,一個年紀與凌天相仿的小伙滿臉興奮推門進來。

「咦,你醒了。」那年輕男子沖凌天笑了笑,漏出雪白的牙齒。

「唔,就是他救了你,他叫顏青。」顏玉煙為凌天介紹道。

「啊,真是太感謝你了。」凌天連忙謝道。

「沒事沒事,舉手之勞」顏青撓撓頭傻笑道。

「唉,小青,你說招人是怎麼回事?」顏玉煙問到。

「明天是盛天宗招收新人的日子,凡二十五歲以下的人都可報名。煙姐,機不可失啊,你已經到達四星了,不去太可惜了。」顏青滿臉激動的說道。

「嗯…….我會去的。」顏玉煙答應道。

「四星,什麼四星,盛天宗又是什麼,飯店嗎?」凌天滿臉好奇的問到;

「什麼,你還是不是裂天大陸的人了,竟然連盛天宗都不知道,飯店,我的天啊,你是人嗎?還問我四星是什麼?」顏青滿臉吃驚的看著凌天。

「四星是說四星星級戰士,共分十星,星級越高,越為強大,我就是四星而顏青達到了兩星。」顏玉煙緩緩的給凌天解釋道。

「裂天大陸!!!四星級戰士!!!這……」凌天空感一陣頭疼,「我,我這是來到了什麼地方…」 清晨。

『』走了,走了,煙姐。『』顏青滿臉興奮的拉著顏玉煙的手往門外走。

『』真是個小孩子,好啦好啦,凌天,你好好休息,我們先走了。『』顏玉煙不忘扭頭沖凌天囑咐道。

『』嗯好,我知道了『』。凌天微笑的回答。看著姐弟倆急急忙忙的樣子,凌天不由的感到一絲,一絲失落。他想起來小時候和姐姐一起打鬧的時光,那樣的美好。真是有些羨慕啊,『』可沒想到我竟然穿越了。老姐他們一定會很難過吧,說不定現在正在舉辦我的喪禮呢。。。。唉,只是沒有機會手刃了這群黑社會,為民除害,此乃大憾啊。。。『』凌天十分痛心的捂著胸口感慨道。

『』唉。。。。『』正當凌天感慨時,突然感到一陣頭疼,與此同時,一大股信息湧入腦海。『』生死輪迴,陰陽兩間,亘古之變,剎那永生。。。。『』『』唔,好疼『』,凌天揉著脹痛的腦袋,』『咦,永恆輪迴訣,這。。。『』凌天不可思議的看著腦袋中突然出現的這些文字。許久,『』哈哈哈哈哈『』,凌天一陣狂笑,『』天無絕人之路,這永恆輪迴訣簡直就是為我而設計的啊,使用者必須經歷生死輪迴,這世上誰還能滿足這個條件,哈哈哈,很好,那就用這一世來彌補缺憾,除惡揚善。『』凌天握了握拳頭,狠狠立下誓言。

『』那麼就先開始吧,抱守歸一,穩住心神。。。第一轉,開啟。『』渾厚的星力從凌天體內湧出,逐漸流入四肢經絡,幾分鐘后,凌天緩緩睜開眼睛,一到精芒閃過,三星到了嗎?這訣不普通啊,顏姑娘四星就好像在這很厲害的樣子,我竟然這麼快就到三星了。這就是屬於這個世界的力量嗎,感覺體內磅礴的力量,凌天感覺到陣陣欣喜,我感覺能和四星的顏姑娘對抗了,凌天暗暗得意。

『』小子,這就讓你驕傲了嗎?『』一到陌生的聲音從凌天腦子中傳出。

『』誰,誰在說話,『』凌天從床上跳下來,四處尋找,可周圍空無一人。

『』別找了,小子,我在你的神海里。『』那道聲音再次響起。

『』你是?『』凌天發現自己腦海里多了一尊。。。仙風道骨的老頭。

『』你可以叫我劉老。 重生之混吃等死 『』那個老頭笑眯眯的看著凌天。

『』劉老?你為什麼會出現在我的腦海里。『』凌天十分疑惑的問道。

『』我被人封印在這永恆輪迴訣中,連同記憶,至於為什麼,我不知道。『』沉思了一會,劉老緩緩開口。

『』什麼,被人封印,那豈不是說你。。。『』凌天滿臉吃驚的問道。

『』是的,我可以說是死了,我被人毀了肉體,保留了靈魂。『』劉老絲毫不在意的說道;

『』那,那得是多厲害的人物才能做到這點。『』凌天長大了嘴感慨道。

『』呵呵,這就不是你考慮的問題了,不過你要是修鍊好這永恆輪迴訣,我相信你一定能達到那種高度。『』劉老捋了捋鬍子,笑呵呵的告訴凌天。

『』真的嗎,那我一定要做最強的。『』凌天此時內心充滿了憧憬以及鬥志。

『』小子試試這其中的一套劍訣,修羅劍訣。『』劉老扔來一個玉簡。

凌天趕忙接住,『』修羅劍決嗎,『』凌天握著玉簡,立刻打坐浸入其中,如果仔細觀察,你會發現極其微弱的波紋在他周圍展開,在空間中蕩漾。

『』不一會兒,凌天便睜開了眼,嘴邊掛著一絲邪笑。『』

『』這小子,倒是有點意思,『』劉老也為凌天這極快的感悟速度小小的吃驚了一下。『』小子,只第一層步入小成而已,別驕傲,不過以你現在的能力,去參加那個什麼宗的招人是足夠了『』。劉老提醒了下凌天。

『』是這樣嗎,多謝劉老提醒。『』凌天眼睛微眯,心道,盛天宗,我凌天來了。 「嚯嚯,原來這個世界是這個樣子。「出了門,凌天發現這個村落竟有些像中國少數游牧民族的蒙古包,翠碧青布,牛皮繩相接,底邊裹白布鑲藍紫色鎏金邊,倒是不俗。

」哈哈,這是內蒙古嗎?「凌天看著眼前的景象,不禁想到那時遊玩去的內蒙古,至今回味無窮。」盛天宗,盛天宗。。。。哈哈,應該在這邊「,沒走多遠,凌天發現一大堆人都在往一個地方趕去,」想必這就是去往盛天宗的路了。「凌天便加快腳步向那個方向趕去。

盛天宗。

」哈哈,老李你也來了?今年能達到兩星了吧?「」老胡,你這一年也進步不少啊,看來今年可是有對手了。「眾人互相寒暄,相互問好。其中不少青年武者都躍躍欲試,想在這招人大比上大展風采,更想藉此機會進入盛天宗,從此鯉魚躍龍門,改變人生。

」各位「,一道渾厚的聲音凸的響起,大家便安靜下來。

放眼瞧去,一位氣度不凡,鶴髮童顏的修士登上首座。

」吾乃盛天宗宗主,盛天。在這裡,歡迎各位來到吾宗,吾也希望各位能加入到盛天宗,為盛天宗注入新的血液,將傳承延傳下去。吾宣布,招人大比,正式開始。「

啪啪啪,人群中響起了震天的鼓掌聲。

」煙姐,你看到了嗎,那就是宗主大人哎,據說早已到達十星頂峰了哦,是咱們這附近第一高手呢。「顏青激動的看著前面的盛天宗主。」快快,開始報名了,咱們趕緊去吧。「說著,便拉著顏玉煙往前跑。

」慢點,慢點,你這孩子「,顏玉煙不禁嬌嗔到,眼中卻也泛出興奮的光。

。。。。。。

」來,來。一個一個來,別著急。45號,李龍升。。。。89號,福聯華。。。115號,祁連。。。。「

「呼呼,總算沒了,一千五百人,今年人是不少,想來競爭也是十分激烈的。花村花無情,李村李天,九村九晟,都是不簡單的角色,還有顏村的小姐顏玉煙好像也來了。「一個負責登記的盛天宗子弟滿臉期待的給同伴描述道。

」是嗎,我看也沒人報名了,那咱們趕緊準備準備去看比賽吧,嗯。。等等還有人來。「正當那名子弟準備收拾東西走人時。發現竟然還有人來。

這個人正是匆匆趕來的凌天,」你。。。好,我想報名。我叫凌天。’凌天氣喘吁吁的拍著桌子。

「額,算你幸運,小子。你是751號,拿好你的身份牌。」那名盛天宗子弟滿臉無奈的只好扔給凌天一塊身份牌。

「多謝。凌天拿到了一塊玉做的令牌。」這玉牌好像是歷史書上那個大臣上朝用的那個,哈哈。「凌天十分有趣的打量這個玉牌。

」小子,注入神魂之力試試。’劉老開口提醒。

「哦,神魂之力。。。滴,只見玉牌上多出來幾行字。

參賽者:凌天,751號,當前積分:0。

「哦哈哈,這真有意思。」凌天對著玉牌十分感興趣。

「這是一般的記錄牌,用神魂之力就可以查看。」劉老捋了捋鬍子。

「哦哦,原來是這樣…….哇,好厲害啊。「不知不覺凌天來到了盛天宗比賽場,原石搭建的擂台,盤旋的觀眾坐席,五六個足球場大小的場地,這在地球上絕對是一個世界級的比賽場。凌天咂咂嘴。

‘哦,那不是顏姑娘嗎,真巧。只見顏玉煙身著一襲黃袍武裙,扎著馬尾辮,英姿颯爽,引來許多男武者的青眯。

正當凌天準備上前打招呼時,盛天宗主從首座上緩緩站起,眾人便安靜下,似乎等待著什麼。

要開始了嗎?凌天停下腳步,露出一絲邪笑。 」下面,進行第一關,資質測試。「盛天宗主宣布到。

資質測試可謂是最狠的一個測試。因為一個人的資質是與生俱來的,好就是好,壞就是壞。所以資質測試很是無情,很多人就在這一關被淘汰掉。

一號,吳慶國。一個絡腮鬍子的壯漢登上前台。

」把你的手放到測試石上。「一個盛天宗的長老說到。

滴,黃級下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