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氏聽著有些動容,不由得點了下頭,看得洪燕一陣心驚。李小芸畢竟是在太後娘娘身邊伺候過的人,本是了解這群人的性子,萬一王氏改了主意,替死的豈不成了自己。她忍不住插話,哭訴道:「女官大人,奴婢也沒聽說過罌粟殼是個什麼東西啊。」

王氏聽著有些動容,不由得點了下頭,看得洪燕一陣心驚。李小芸畢竟是在太後娘娘身邊伺候過的人,本是了解這群人的性子,萬一王氏改了主意,替死的豈不成了自己。她忍不住插話,哭訴道:「女官大人,奴婢也沒聽說過罌粟殼是個什麼東西啊。」

羅韻一怔,王氏也沉默下來。

李小花見狀立刻揚聲質問道:「洪燕姑娘,我們誰也沒提過是罌粟殼呀,你怎麼知道罌粟殼。莫不是這東西是你放的嗎?」

羅韻眯著眼睛,心裡暗道洪燕真是個傻子,太不淡定了。

洪燕張著嘴巴,臉頰通紅,良久,反駁道:「不是你告訴我的嗎?你說你為了重新獲得太後娘娘的喜歡,總是要讓她有個念想。所以給藥茶里放了罌粟殼。怎麼,李小花,你倒是挺會含血噴人誘我說錯話。你好心機呀。」

李小花眯著眼睛,諷刺道:「呵呵,好一個沒聽說過罌粟殼。你口口聲聲說不知道罌粟殼是什麼,現在卻似乎知道她的作用嘍?」

洪燕愣了下,又道:「什麼作用不作用,用腦子想想也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

李小花揚起下巴,看向王氏,說:「女官大人,但凡涉及太後娘娘身體安慰都應該是大事兒,奴婢懇請女官徹查此事兒!罌粟殼若不是大家常知道的東西,那麼市場上定不會非常流通。這東西到底如何進的宮,走了什麼流程,定是有漏洞的。我伺候太後娘娘一段時日,心裡對娘娘十分感恩,絕對不敢有半分隱瞞……」

王氏扶額,道:「好了。」

李小花話音未落就感覺嘴巴處泛起火辣辣的疼。原來是羅韻聽到王氏說好了的時候,示意宮女讓她閉嘴。她想反駁,卻感到有人揪著她的頭髮和耳朵,疼的要死。

王氏深吸口氣,說:「我如何查不需要你來告訴我。不管怎麼說,居然讓太後娘娘喝到了有問題的藥茶,若不問責難壓眾怒。每個人給我打三十大板,其餘小廚房的人連坐十五個板子。」

羅韻沒想到事情鬧得這般大,她猶豫的看向王氏,終是在那道銳利的目光下,吩咐下去。

這下李小花和洪燕可成了整個廚房的罪人。從小沒挨過打的李小花這次也感覺沒了半條命。好在她心底有恨,竟是沒咽了氣。洪燕可就不如她了,第二天發燒,連著發了五六天燒,竟是沒了性命。

李小花最初感嘆一聲世事無常,事後又覺得怕是她知道的太多了,被有心人借口除掉了吧。

羅韻……她認定此事同她有關係。只是怕對方也沒想到會她敢於將實情鬧騰的這麼大吧。最主要的是,王氏竟是留下她的性命,沒有杖責致死。若說宮裡的前輩們,因為對貴人們伺候不周丟掉性命的主兒多了去了,她竟然完好無損,不過是受了皮肉傷。

難道說太後娘娘當真惦記她曾經伺候過的情分嗎?

萬神祖師 李小花躺在床上的時候一直在琢磨這點事情。若不是心底的一口氣,她怕是早在其他宮女的冷眼相待下一命嗚呼。

她不能死……

太後娘娘的屋子裡,王氏戰戰兢兢的站在一旁,不敢大聲說話。

太後娘娘為了可以順利見到李桓煜,決定演一場戲。同時為了弱化李桓煜的存在感,這次的主角是歐陽燦。

因為此次進京實際上帶著俘虜的是歐陽穆的隊伍。六皇子和歐陽燦不過是幌子,他們的存在是省的被人將目光盯在歐陽穆身上。再加上這功勞本是要給六皇子助漲聲勢的。

待歐陽穆進京的時候,六皇子便會和她匯合,共同進京,造就六皇子獻俘的假象。

歐陽燦和李桓煜需要繼續留在京郊做掩護,吸引西涼國細作的目光。實則俘虜已經跟隨六皇子和歐陽穆進京了……

歐陽燦和李桓煜在京郊都待得不耐煩,聽說後宮貴人們要去東華山,作為表面上唯一在京郊的靖遠侯府嫡孫,歐陽燦有義務前去拜訪貴人們。至少要見太後娘娘還有她嫡親的姑奶奶,皇後娘娘歐陽雪。

於是便有了後面的故事。

太後娘娘會見歐陽燦和李桓煜的時候,發現點意外,然後讓桓煜機智救主……

這真是說不上多高明的計策。可是太後娘娘身份高貴,若是折騰出刺客的事情必然會鬧得京城人心慌慌。需要徹查。前幾日太後娘娘不過是抿了口有問題的藥茶,小廚房都徹底換了一批人。

隨著即將見到侄孫兒的日子的臨近,太後娘娘就跟個老小孩似的脾氣陰陽不定,折騰的身邊人誰都不敢亂說話。李小花一案,源於她畢竟同李桓煜同村,王氏命人留著她一條性命,包不起日後太後娘娘用她,她不能拿不出人。

果然,今個太後娘娘就同她問起李小花,說:「王氏,你說我到底穿哪件衣裳好呢?不然你叫小花來,再同我說說阿娣的性子。」

一夢天下 「娘娘,如今李少爺叫做李桓煜……」王氏謹慎的提醒主子,別聊著聊著叫出阿娣來,才露陷了。

太後娘娘板著臉,說:「我知道,不用你說。」

……

「那個李小花呢?」太後娘娘問起。

王氏猶豫道:「她還在床上躺著呢。挨了三十大板。」

太後娘娘果然又犯了脾氣,說:「你什麼時候責罰她不好,偏要這幾天嗎?」她像個要不得糖果的小姑娘似的嘟囔著。

王氏真心想喊冤,明明是太後娘娘那日自個說的,要重罰。這都是什麼心思的女孩。王氏尷尬的認罪,終是不敢提起當時的對話。

太後娘娘犯起愁,連午睡都沒有。她身邊只有王氏知道內情,於是王氏又被拎來陪太後娘娘說話。

「明日見了李桓煜,我該如何對他才算好呢?」

王氏抿著唇角,道:「娘娘,小主人身份低微,您就……像是對待我們這般對待他便是。過好的話被傳出去惹人猜忌。」

太後娘娘冷哼一聲,說:「猜忌又如何,現在我那『好』兒子還指望我幫他對付靖遠侯呢。兩面三刀的小崽子……」

「咳咳……」王氏越發無語,昨日太後娘娘還叮囑她不要對李桓煜有任何示好,要保護李桓煜的身份背景呢。太後娘娘莫非真是人老多忘事,怎麼感覺近來脾氣越發古怪。

「真是發愁,到底怎麼表現比較好……」太後娘娘又開始嘮叨了。

王氏有些無語的看著眼前這位統領過兩朝後宮,甚至一度比皇帝權勢還大的老人。

二十年的靜心禮佛生活讓李氏變得清心寡欲。興許是覺得到了知天命的年齡,多活一日便是賺了一日,所以才會對李家這唯一的子孫如此看重吧。

鎮南侯一脈結局慘烈,緣由又是太後娘娘,這份愧疚之情在她胸口擠壓數年,便隱隱有幾分想討好李桓煜的心情。世人常言打斷骨頭連著筋,明天來的這男孩也是太後娘娘在這世上僅存的血緣至親。

白若蘭雖也是李家後人,卻畢竟是個女孩,無法傳宗接代。

太後娘娘寵著她,卻從未想過讓她如何,此時卻滿腦子希望李桓煜覺得她是個慈祥的老人……她迫切的希望李桓煜快快長大,看著他成親生子,重振鎮南侯府的門楣。

作者有話要說:紅包應該都收到了吧。如果有遺漏,私信我哦。

… ?京郊,一處別園內。

歐陽燦熬不過李桓煜整日的磨啊磨,私下派人去京城易府問了消息,得知李小芸竟是也在京郊東華山腳下。

他不敢將這個消息告訴李桓煜,害怕這傢伙衝動下就跑過去,到時候耽誤了六皇子的大事兒。

畢竟歐陽穆這兩日才抵京,若是讓人察覺出俘虜根本沒跟著他們這車隊,便會去查歐陽穆。反而給大哥平添麻煩。

於是,歐陽燦聽說了姑奶奶入住東華山半山腰的皇家別墅,便琢磨給一行人停留在京郊留下理由。所以大張旗鼓的張羅去拜見貴人們的事情。

李桓煜對什麼貴人完全沒興趣。他見歐陽燦進了屋子,便拉住他道:「小芸有消息了嗎?」

歐陽燦猶豫片刻,說:「有。你們家小芸真不錯,聽說在京城綉紡中一戰成名啊。不但被貴人們召見,還讓很多綉紡互相爭搶,想請她做綉娘子呢。」

李桓煜愣了一下,攥拳的右手用力一揮,目光明亮的說:「那是自然,小芸一直很都很棒的。」他說完話,忽的想起什麼,唇角飛揚,追加了一句:「我們家的……」

歐陽燦無語的看著她。腦海里浮現出初次同李小芸見面的畫面。他們坐在房頂上,遠處就來了兩個人,其中的李小芸簡直是比右邊男人形體的兩倍還要胖呢。然而他身邊俊美異常的李桓煜好像一隻發情的貓,溫柔自傲的告訴他:「我的小芸來了!」

我去……歐陽燦發誓,這輩子就算是沒女人了他也無法接受去娶那個胖子……

李桓煜盯著他,用力拍了下他的肩膀,說:「還有其他消息嗎?你去易府了嗎?我聽說那房子還是李記商行幫小芸買的?你幫我打聽過了沒有,二狗子那小子現在到底幹什麼的!」

歐陽燦連忙點頭,道:「嗯,去易府了。不過小芸姑娘和她師父不在京城。」

「什麼!」李桓煜胸口一堵,眼眶瞬間就紅了,他自從知曉可以隨歐陽燦護送俘虜進京后就拼了命的好好做事兒,就為了有機會見小芸。可是現在他老實等了這些時日,歐陽燦告訴他小芸不在京城。他們又錯過了嗎?

歐陽燦不由得嘆氣,說:「煜哥兒。男兒有淚不輕彈,你能不能別一提起李小芸,整個人就變成個吃奶的孩子。」

李桓煜整個人都不好了起來,道:「她何時走的,我去追她。我想小芸了……」

歐陽燦猶豫片刻,道:「我已經派人去追查他們的下落。據說是並未回漠北,好像就在河北呢。反正我若是打探到了新的消息就告訴你。」

「沒回漠北?」蔫了吧唧的李桓煜頓時又活了,他目光灼灼的看著歐陽燦,認真道:「你一定幫我打聽到小芸的住處。我就看她一眼就走,絕對不耽誤事兒。」

「一眼有什麼可看的?」歐陽燦實在無法理解李桓煜對於李小芸那種模樣的痴迷程度。

「你不懂,一眼就夠了。」李桓煜好像是大人似的教育歐陽燦,還不忘記安慰他,道:「等你有喜歡你的人的時候,就懂了。」

噗,歐陽燦差點噴出一口血。喜歡他的人很多好不好!再說,明明是李桓煜單相思,他可沒看出李小芸對李桓煜有什麼歪心思……

「煜哥兒,你想的太多了。」他一手攬住李桓煜的肩膀,拍了拍他,說:「好兄弟,在此之前咱們還有個任務。」

「什麼任務?」李桓煜揚眉,同時叮囑他:「李小芸的事兒你幫我辦了,什麼任務我都接。」

「李小芸三個字可真好使。」 邪王傲妃謀天下 歐陽燦撇了撇唇角,說:「你可真見色忘友的。」不過李小芸這種色……

李桓煜臉上一紅,嚴肅臉道:「說過的,你還小,不懂。」

……歐陽燦不想和他繼續糾結這個答案淺而易見,某人卻忽略不見的問題。他直言道:「我明個上山見姑奶奶,你要和我一起去。」

「哦,你姑奶奶也在京城那?」

「嗯,就在山上。咱倆一起。」歐陽燦隨口道。

李桓煜覺得不是什麼大事兒,爽快道:「好!」隨後他又開始拉著歐陽燦企圖同他談心事,說:「你覺得我這一年高沒高。」

歐陽燦一愣,歪著頭上下看了他幾遍,說:「感覺瘦了。所以是高了。」

「結實么?」李桓煜擼起袖子,亮肌肉給歐陽燦看了一眼。

「不錯么,煜哥兒。這幾日又加練啦。」

李桓煜點了下頭,說:「我小時候身子弱,五六歲了看起來還不如村口三歲的皮蛋。然後小芸就嫌棄我了。」

……歐陽燦有些鬱悶了,可不可以不要三局話兩句話是小芸。

「對了!」李桓煜突然揚聲,說:「李記商行的事情是怎麼回事兒!他們家那個少主子據說就是我們村二狗子?這一路來我看這商行名頭還蠻大么。想當初二狗子在村裡就是個……反正小花都看不上他的人。」李桓煜揚起下巴,不經意的露出幾分酸勁兒。

歐陽燦實話實說,道:「二狗子就是李旻晟吧。他爹攀上了鎮國公府李氏。李氏子孫沒幾個好的,但是他們家閨女是李貴妃,還生了個五皇子頗受皇上喜歡,所以目前看么,風光無限。日後看么,死無葬身之地。」

「就是說,二狗子的背景是靖遠侯府的死對頭。」

歐陽燦用力的點了下頭,說:「但是現在是他們的好時光,所以李旻晟在京城風頭正盛,好多人家都看上他做乘龍快婿。可是據說他人品不錯,也沒聽說過逛樓子出事兒的。也有人傳說,他心有所屬,是你們村的女孩。」

李桓煜心裡咯噔一下,頓時覺得壓力有些大,躊躇道:「他可能喜歡小芸。」

噗……歐陽燦真要吐血了。他不可置信的搖搖頭,說:「不可能吧。」

「怎麼就不可能!」李桓煜受不了每次一提起李小芸,歐陽燦就仿若是看不起的樣子。

歐陽燦知道李小芸是李桓煜的心頭肉,說不得罵不得,於是閉上嘴巴。

「反正我這次一定要趕緊見到李蘭,讓她給我和小芸做主定下婚事兒。不能便宜了二狗子。」

歐陽燦沒應聲,暗搓搓的想著,這世上怕也就是李桓煜覺得李小芸這媳婦需要搶吧……李桓煜見歐陽燦如此幫他跑腿打探消息,心裡十分感謝這兄弟。於是次日清晨,他起個大早,很配合的穿上一身乾淨的衣裳,還梳了頭,準備陪著歐陽燦去拜見長輩。

歐陽燦模樣也很英俊,不過是比李桓煜黑了一些。李桓煜在京郊養了數日,皮膚又好像白了一些。

歐陽燦看著他高挑的身影,嘖嘖的調侃道:「煜哥兒,你皮膚天生這般好嗎?曬都曬不黑啊。這才幾日,竟是又白了。我明明記得剛到京郊的時候你比我黑。」

李桓煜從來不認為皮膚白是個好事兒,高冷淡淡的回應,道:「我挺羨慕你和歐陽大哥的古銅色膚色。怎麼曬都不變色……」

這是誇獎么?歐陽燦一陣無語。

兩個俊朗的少年郎騎著高頭大馬上了山,被在山中央侯著多時的太監迎著先去見了皇后。原本是要先去見李太後娘娘,可是臨了太後娘娘又緊張了,怕自己精神狀態不好,決定睡個小覺補補眠……

眾人只當是太後娘娘不樂意給皇後娘娘的面子,故意冷落歐陽燦。

李桓煜此時才意識到,歐陽燦說的姑奶奶,豈不是皇後娘娘歐陽雪嗎?他覺得自個完全是被騙來的……

歐陽燦怕他臨時走人,急忙討好道:「桓煜,我姑奶奶可是皇上的媳婦。六宮之主哦。權利很大,你當年在漠北犯下的那點事兒都能擺平。」

珠玉之名 李桓煜聽到此處,琢磨片刻,說:「那燦哥兒,我若是求皇後娘娘賜婚呢。」

「什麼?」

「賜婚!」李桓煜臉上一紅,道:「我義父那裡我寫過信,想娶小芸的,他知道我對小芸的心意。可是小芸爹娘對她不好,可以說是反目成仇的狀態,我怕我義父若是提親的話,他爹娘會反對。書上不是常說,貴人賜婚什麼的……」

歐陽燦猶豫片刻,說:「你真是如此想的嗎?你確定這輩子不娶其他人就娶小芸了嗎?賜婚這個雖然不具備律法效力,可是畢竟是貴人們的面子,到時候你想休了李小芸都沒辦法。」

李桓煜瞪大眼睛,看著歐陽燦道:「休了李小芸,我幹嘛休了小芸啊。」

歐陽燦頓時也不知曉該如何解釋給他說清楚。

「你姑奶奶性子如何,好說話嗎?」李桓煜期許的看著歐陽燦。

歐陽燦尷尬的笑了一聲,說:「實不相瞞,我也是第一次見姑奶奶……」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青山有柴灌溉營養液和離索的霸王票……

ps:我是剛剛知道營養液是幹嘛用的。科普下:這是大家看正版免費獲得的哦。我以前不知道自己收到過營養液,所以在此感謝下以前給我營養液的同學們。感謝晚了,不好意思!~^_^

讀者「一葉輕舟可知否」,灌溉營養液2014-07-2315:37:51

讀者「婧」,灌溉營養液2014-07-1801:25:39

讀者「水若寒瀟」,灌溉營養液2014-07-1719:34:25

讀者「舊人不覆」,灌溉營養液2014-07-1619:44:28

讀者「李萱」,灌溉營養液2014-07-1619:06:58

讀者「123」,灌溉營養液2014-07-1614:43:57

讀者「丹」,灌溉營養液2014-07-1613:46:01

讀者「丹」,灌溉營養液2014-07-1613:45:54

讀者「lby」,灌溉營養液2014-07-1612:34:36

讀者「lby」,灌溉營養液2014-07-1612:34:36

霸王票那麼貴,營養液是免費的。希望大家可以給我灌溉點營養液。

如果有願意把手裡營養液灌溉給胖妞的同學們……

胖妞眨著日漸變大的大眼睛,期許的看著你們,愉悅的扭著小肥腰,說:「快澆吧……」o(n_n)o哈哈哈~

順便預告下:

如果大家要看小芸和桓煜膩味是在周五更新的那一章。見面的話是周四見面。

… ?因為是別院,所以庭院間各個月亮拱門,林蔭小路的修繕比不得宮裡豪華。唯有身邊沒走幾步便出現的身著盔甲的侍衛,以及一位位分外漂亮端莊,訓練有素的宮女們,彰顯出這座別院的與眾不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