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玥聳了聳肩說,

王玥聳了聳肩說,

「不過既然你什麼都不知道,我也不打算為難你,我們要在日之本建立一個妖靈會館,也就是妖精們互助互利的地方。」

「所以以後還煩請不要隨便對妖精動手,同樣的我們也會處理好妖精對這裏的影響,畢竟還是要在這生活的。」

「請問有什麼異議么?」

說是來商量,但實際上王玥完全沒有商量的意思,更像是來通知他的而已。

放在平時,小日太郎也許還會直接拒絕,哪怕自己身死也不能讓王玥得逞,首相本就是個高危職業,他早就做好了為這份事業奮鬥終身的覺悟。

但王玥似乎早就研究明白了他,所以在一開始就拿出了一份讓他懷疑里會的文件。

這讓小日太郎瞬間有點不明白王玥到底是敵是友。

沉默了一下后看着王玥問,

「這樣做對你們有什麼好處?」

「不是所有事情都是圖一個好處的。」

王玥聳了聳肩說,

「硬要說的話那隻能說。。。我高興?」

看着沉默不語的小日太郎,王玥揚了揚手上的資料繼續說,

「當然我也不會讓你太難做,想要處理掉里會這麼大一塊肉明顯不是那麼輕鬆的,所以我在這準備了一個大禮物,以及。。。」

說着王玥讓了讓身把身後的墨村正守讓出來,

「一個你可以勉強信任的中間人。」

小日太郎看着墨村正守一會,才張口說,

「我知道你,墨村家的長子,夜行的首領。」

「能讓您記住實在是有些受寵若驚。」

墨村正守對着小日太郎微微鞠躬,然後對着小日太郎認真的說,

「里會已經不適合現在的日之本了,首相閣下,日之本真的需要改革。」

「和妖怪完全敵對是無異議的,如果等強大的妖怪行動起來,只會造成日之本的再次崩壞,比百年前那次更加崩壞。」

墨村正守是個好說客,相比給予小日太郎巨大壓力的王玥,墨村正守的話可以說是正好戳中了小日太郎最大的痛腳。

因為正如墨村正守說的,如果真的完全敵對,日之本到底會是什麼結果真的難說,而最大的例子也正活生生的站在眼前。

王玥,就是這麼多年來日之本面對的最危險的存在,而這個存在,就是個妖精(妖怪)。

沉思了一會後,小日太郎看着王玥說,

「我可以代表日之本認同會館的建立,並且原因為接下來人類和妖怪的和平共存努力。」

「明智的決定。」

王玥微微一笑毫不意外的點了點頭。

「但是我需要你們能着手處理掉里會的領導,因為我沒有那種實力來做到這件事。」

小日太郎掃了一眼面無表情拖着西裝男又出來的河城凌取說,

「只要你們能做到這一點,我願意支持你們。」

看着認真的小日太郎,王玥突然嘆了口氣說,

「說真的,我們剛剛的交涉明明挺成功的,你何必要自作聰明給自己加戲呢?」

然後走到了小日太郎面前同樣認真的看着他說,

「不是你支持我們,而是我們支持你,明白么?不要動那些讓他們先打的我到時候再來撿便宜這種奇奇怪怪小心思。」

然後微笑的幫小日太郎整理了一下衣服說,

「你如果不做,我就換一個人選,說實話就我個人而言對你或者你們都並沒有多少好感,所以不要考驗我的智力和耐心。」

然後猛地掐住他的脖子把他提了起來,

「因為我的耐心其實並沒有看上去那麼好。」

說完就把小日太郎丟在了地上,順帶把資料輕輕的放在了捂著喉嚨咳嗽的小日太郎身旁笑着說,

「你應該慶幸會館還是那種喜歡和人交涉的組織,而我暫時是會館臨時工,所以我不會隨意的殺你。」

「不過也不要把會館的善意當成可以利用的東西,所以,我等你的好消息哦~首相大人。」 胡天把這一群小混混都收拾完后,然後緩步朝這個大哥走了過來。

這個大哥,見胡天在不到一分鐘時間裏,干倒了十多個小弟,他心裏徹底慌了。

這個時候,他對車裏剩下的那些小混混吼道:「你們還愣著幹什麼,不知道來幫忙嗎?」

聽到大哥這麼說,留在幾輛車上的小混混,才趕緊拿着傢伙過來支援了。

剩下的小混混也不多,大概也就六七個人的樣子。

大哥見身邊又站了幾個人,他才稍微的穩了穩神。

「你,你別亂來啊!」大哥有些結巴的說道。

胡天淡淡的說道:「我說過了,要麼在我揍你們之前,你們乖乖放人。」

「要麼我把你們揍個半死,我再把人帶走。」

「只可惜啊,你們選擇了後者。」

說着,胡天就又要開始動手了。

這個時候,大哥趕緊說道:「等,等一下。」

「怎麼?怕我不小心把你揍死了,想說兩句遺言?」胡天有些驚訝的說道。

大哥擦了擦臉上的汗,說道:「不是的,你肯定誤會了,我們抓她是有原因的。」

「什麼原因?」胡天問道。

「那女人賣毒蜂蜜,讓我老爸中毒了,我們這是請她過去向我老爸道歉的。」

大哥自知打架是打不過胡天了,於是他嘗試着說理了。

胡天冷冷的說道:「你當我是傻子嗎?你要是真想請她過去給你老爸道歉,用得着叫這麼多人過來嗎?」

「我看你們不是來請人的,而是來拆廠子的!」

「這……」大哥有點說不出話了。

還真被胡天給說中了,他們還真是過來打算拆廠子的。

只不過後面臨時起意,想把劉小瑤抓去舒服一下,再拍點照片,威脅她拿一筆錢出來。

不過這個計劃,還只是進行到了一半,就被胡天給打斷了。

其實也沒有進行到一半,這才剛開始呢,沒想到自己都快要完蛋了。

胡天說道:「你確定你爸是服用了蜂蜜,才病重的嗎?」

「是啊,不然我是不會無緣無故的鬧事的。」這個大哥笑着說道。

「你鬧事還有理了?」胡天冷冷的說道。

「我這不是鬧事,我這也是為了討回一個公道嘛。」大哥說道。

「馬上放人,然後帶着你的這些人滾蛋,別讓我再看見你們。」胡天淡淡的說道。

「那我老爸怎麼辦呀?他也是受害者呀,難道就讓他白白受這個委屈啊?」大哥有點不願意的說道。

「你不說我還忘了,你先去跟劉小瑤道歉,你爸的事我們待會再說。」胡天說道。

這個大哥聽到胡天讓他去給劉小瑤道歉,他心裏立馬不爽了。

「不可能,我是不會去跟那個蛇蠍女人道歉的,她生產毒蜂蜜害了我爸,我沒有揍她就是好的了。」這個大哥有些不情願的說道。

「行啊,如果你不去給劉小瑤道歉的話,那我就揍你。」胡天冷冷的說道。

「那你揍死我吧,反正我是不會去給她道歉的,因為我沒什麼錯。」這個大哥有些瘋狂的說道。

但是這個大哥的話剛說完,他整個人就被胡天給提起來了。

「你確定你沒錯嗎?」胡天語氣冰冷的說道。

這個大哥被胡天輕輕的提在手裏,他感覺自己的心臟都快要跳出來了。

因為他感覺,自己彷彿被一個魔鬼給控制住了。

如果不按照這個傢伙的意思辦,那自己很有可能就會完蛋的。

他趕緊說道:「我,我願意,我願意道歉的。」

「那你剛才怎麼不願意,我看你還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胡天說道。

說着,胡天就用另一隻手,在這個大哥的腦袋上拍了一巴掌。

胡天的這一巴掌下去,這個大哥感覺自己的腦袋都快要炸開了。

他趕緊求饒道:「對,對不起,是我被豬油蒙了心,我不該帶人鬧事抓人的,我有罪……」

「那你還愣著幹什麼,趕緊把人放了,然後道歉。」胡天冷冷的說道。

「好的好的。」大哥小雞啄米似的點了點頭。

他對旁邊的小弟說道:「你們別像個傻比一樣的站着了,難道要眼睜睜的看着我被揍死啊!」

於是這些小弟趕緊去車上放劉小瑤了。

他們把劉小瑤身上的繩子解開,然後很客氣的請她過來了。

劉小瑤過來后,她看到了胡天。

「哎,胡天,你怎麼來了?」劉小瑤很驚喜的說道。

胡天笑着說道:「我今天過來看看你,沒想到遇到了這種事。」

這個時候,劉小瑤的臉色有點紅了,因為她知道,這些小混子抓自己是為了什麼。

但是劉小瑤心裏更多的是感動,因為胡天竟然敢攔車救自己。

而且他一個人,把這麼多小混混都給揍了一遍,這也太帥了吧!

一時間,劉小瑤的內心如同小鹿亂撞一樣,砰砰直跳。

大哥見劉小瑤跟胡天是熟人,他心裏也算明白了。

早知道劉小瑤還有這麼厲害的朋友,他也絕對不敢帶小混混過來鬧事呀。

他趕緊跑到了劉小瑤面前,然後撲通一聲,跪在了劉小瑤前面。

「劉總,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您大人有大量,原諒我吧。」大哥非常誠懇的說道。

劉小瑤有些生氣的說道:「你們抓我的時候,怎麼沒想過後果啊?」

大哥心想,暈了,後果自己確實想好了啊,但是沒想到,半路上會遇到這麼一個煞星呀!

「對,對不起。」這個大哥跪在了劉小瑤面前,低着頭說道。

看着對自己低聲下氣的社會大哥,劉小瑤心裏的氣也散的差不多了。

她說道:「你就是那位,服用了我家的蜂蜜后,生了重病的老人的兒子?」

「是啊,我爸病的太嚴重了,不然我是不會帶人來堵你的。」大哥說道。

「我家的蜂蜜都是純天然的,不可能存在毒素。」劉小瑤很確定的說道。

大哥有些委屈的說道:「可我爸確實是服用了你們家的蜂蜜,才病成這樣的啊!」

「等官方的檢測結果吧,你也不能不分青紅皂白的誣陷我和我的產品。」劉小瑤說道。

「我……」

本來說話很囂張的大哥,這個時候在劉小瑤面前跟一個小孩子一樣了。 「李工,你就不要叫我凌小姐了。你叫我凌雅,或者小雅就好!」

凌雅接過安全帽往頭上帶了上去。

「對,蘭姨說了,今天家裏做了很多的飯,想邀請你們一起去吃!」

「啊,這不太好吧?我們這工程隊都有規矩的。」李工猶豫了一下。

「這有啥不好意思的,你是來幫我們蓋房子的,我們作為主人盡一盡地主之誼也是應該的。再說了,以張玄跟歐總的關係,想必歐總那邊也不會多說什麼的!」

李工考慮了一會,笑道:「那行,只是我們是粗人,到時候難免會給你們添麻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