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還真是不方便,因為江明浩就在她的身邊啊!

現在還真是不方便,因為江明浩就在她的身邊啊!

「你身邊是不是有男人啊?」宋驍一秒識破。

簫玉和平時有些不一樣。

「沒……沒有,你到底有什麼事情啊?」

「你現在在哪裡?」

「今天我們聚餐,然後現在和大家一去去K歌,就在那什麼……」

「夜夜笙歌。」旁邊的江明浩說了一句。

也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

很顯然,江明浩的聲音,被宋驍聽見了。

「在那個夜夜笙歌。」簫玉小心翼翼地說道。

她真的怕宋驍誤會啊!

「好,我知道了。」宋驍說完,便掛了電話。

簫玉的身邊,果然有男人!

宋驍感覺自己放心不下,他從來沒有這樣擔心過簫玉。

一想到簫玉和一幫大老爺們兒去那種地方,他心裡簡直恨得牙痒痒的。

「哎喲,我的祖宗啊!粉絲見面會馬上就要開始了,我們快走吧!」經紀人終於找到了宋驍。

「全部給我推了!我現在沒心情!」宋驍大聲地吼了一聲。

再次溜走了。

簫玉和江明浩他們到了夜夜笙歌,開了一個VIP的包廳。

一群人在裡面瘋狂地唱著歌。

簫玉還真是沒發現,之前一個個在警局裡面,都正兒八經的。

到了這歌廳裡面,變得是那麼的瘋狂。

「簫玉,你喜歡聽什麼歌?要不要我們兩個來合唱一首?」江明浩說道。

「那個……不用了,我不喜歡唱歌。」

「那這樣吧,我唱一首給你聽。」江明浩點了一首歌。

簫玉一看,是知心愛人……

這明擺著不是向她告白嗎?

「江警官,你為什麼要點這首歌啊?是不是心裡有喜歡的人啊?」眾人起鬨。

江明浩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並沒有說破。

不得不說,其實江明浩唱歌的聲音,還是很好聽的。

比小周他們五音不全,全靠吼要好聽很多,不是那麼的刺兒。

小周他們就是粗人,老大爺們兒那樣子的。

江明浩的聲音,還是對得起他這副好皮囊。

這時候,簫玉看見自己的手機亮了。

她一看,是宋驍的微信。

宋驍給她打了好幾個電話,她都沒聽到。

簫玉趕緊收起了手機,便朝外面去了。

宋驍肯定是來了,在微信上面發怒了。

「蕭警官,你去哪裡啊?」小周問道。

「我去上個洗手間。」簫玉說完,便出去了。

誰知道,她剛剛走出了包間,然後便被人拉了過去。

她立馬反應過來,然後反手將來人給擒住了。

「啊……啊……簫玉,你想謀殺我嗎?」宋驍的聲音出來。

「怎麼是你啊?不好意思,職業習慣。」簫玉悻悻地笑了笑。

她還以為有人要襲擊她呢。

「原來你在這啊,讓我好找!」宋驍揉了揉手臂,然後說道。

「你找我什麼事情啊?」

「剛才在車上,是不是有男人啊?」

「男人?你知道的啊?我們警局裡面,就我一個女人,肯定有男人啊!」

「簫玉,你是不是不說實話!」宋驍逼近了她。

簫玉一步步地朝後面退去,「你……你想幹什麼?」

「簫玉,剛才在車上那男人是誰?」

「宋驍,是誰和你有關係嗎?你今天好奇怪啊,怎麼對我的事情那麼上心,以前可沒見你這樣過啊?」

「簫玉,看來你是不說實話了。」宋驍說著,然後單手支撐在牆壁上,將簫玉禁錮在自己懷裡。

簫玉莫名的就臉紅了,這就是傳說中的壁咚嗎?

宋驍這是要在壁咚她?

「宋驍,你走開,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場合!」簫玉趕緊說道。

這多丟臉啊!

她接受的都是比較正派的教育,在這公共場合,她和一個男人……這種姿勢,她特別的受不了。

宋驍望著她,然後臉慢慢地朝簫玉靠近了。

「走開啊!宋驍,你今天是怎麼了?」簫玉雙手拍打著他。

宋驍一把抓住了她的雙手,將她固定在頭頂。

「宋驍,你……」

「簫玉,我想吻你。」 「那你現在說說,那個男人是誰?為什麼會那麼關心你?」宋驍柔聲問道。

「他叫江明浩,是我大學的同學,他今天剛剛調入我們警署裡面,今天晚上大家給他接風洗塵,我們之間……什麼關係都沒有。」

「真的沒有嗎?難道他在大學的時候追過你,現在又來了?」

宋驍能不要那麼聰明嗎?

他不做警察,真是太可惜了。

「可是我不喜歡他啊,我心裡只有你,你是知道的。」

「那還差不多。」

「現在,你問完了,該我問你了,最近我看那個娛樂報道,說你和那個名模……」

「都是假的,我怎麼可能瞧得上其她的女人。」

簫玉輕輕地笑了笑。

現在的感覺真好。

宋驍真的成為了她男朋友了,她真高興!

隨後,宋驍將簫玉送回了蕭家。

「好了,我說了我自己回去,你非要來,你不是很忙嗎?你丟下你的經紀人,他現在肯定滿世界的找你。」

「你是我的女人啊?我不送你回來,我送誰回來?」

「你忘記了嗎?我是警察,誰敢動我啊!」

「你白天是警察,晚上還是個女人啊!」

宋驍說著,然後在簫玉的腰間捏了一下。

「好了,我到了。」簫玉下車。

兩人站在蕭家大宅門口。

宋驍摟著簫玉,然後輕輕地在她額頭上親了一口。

簫玉羞澀地低著頭。

「簫玉?」這時候,楊紅玲的聲音響起了。

「媽,你……你怎麼會在這裡啊?」簫玉吃驚地問道。

剛才她和宋驍……難道都被楊紅玲給看見了嗎?

「哎呀,這不是宋驍嗎?你們兩個……怎麼在這裡站著啊?快進去啊!」楊紅玲興奮地說道。

剛才她可是都看見了,宋驍親吻了簫玉。

之前都在傳聞,說他們兩個之間,不是真愛,只是簫玉拿宋驍當擋箭牌而已。

但是現在看來,都是謠言,他們兩個明明很相愛啊!

「媽……」

「簫玉,你還真是的,人家宋驍站在門口,都不讓人家進去坐坐,走走走,一起進去。」楊紅玲熱情地拉著宋驍。

「那……那好吧。」宋驍望著簫玉,無奈地說道。

最近因為妙妙和那孩子的事情,搞得楊紅玲一天到晚都心情不好的。

現在好不容易看到宋驍,高興一會兒,她當然要拉回去,讓大家都看看。

她的女婿多好啊!她自己多有面子啊!

我家主播又跨界 現在不算晚,連老太太都還沒有睡。

老太太正在逗妙妙的孩子簫梓銘。

雖然孩子的母親讓人憎恨,但這孩子,畢竟是蕭家的血脈,而且還是蕭家第四代的第一個長孫,老太太還是挺喜歡的。

「媽,宋驍來了,這孩子,將我們簫玉送到門口,也不進來。」楊紅玲人還沒走到大廳呢,這笑聲已經傳來了。

「宋驍來啊?快請坐,宋驍也好久沒來我們家裡了。」老太太說道。

「奶奶。」 渺渺煙雨任平生 宋驍禮貌地打了一聲招呼。

「來人,將梓銘抱下去吧。」老太太對下人說道。

「那孩子是誰的啊?」宋驍笑聲地問道。

「那是我哥的孩子,以後再給你解釋。」簫玉說道。

「哎呀,簫玉,你們兩個不要說悄悄話,還真是恩愛的不顧場面。」楊紅玲取笑地說道。

王蘭的臉色非常的難看。

她的兒子還躺在醫院裡面,哪裡開心得起來。

這宋驍來,也是給她添堵的,看著楊紅玲那高興的樣子,她心裡便不好受。

尤其想到宋驍和賀明的對比,簡直讓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顧言馨聽到消息,也出來了。

她果然看到了宋驍,沒想到這宋驍,真的來了蕭家了。

看來他和簫玉的感情,也更近了一步。

宋驍對顧言馨笑了笑,兩人算是打過照面了。

「嫂子,怎麼沒看見哥啊!」簫玉對顧言馨問道。

「最近蕭逸楓住院了,公司所有的事情,全部落到了他的身上,他自然也要忙一點了。」

「哼!這還不是怪你,都是你這個禍害!害了我的兒子!」王蘭冷哼一聲。

經過這件事情以後,她對顧言馨的恨,更加的深了。

顧言馨沒有說話,王蘭說得對,都是她害了蕭逸楓。

不管她怎麼恨她,怎麼說她,都是她應該承受的。

宋驍見顧言馨被欺負了,然後緊緊地皺著眉頭。

「這是怎麼回事啊?」宋驍問簫玉。

簫玉一時半會兒也說不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