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值:3000

生命值:3000

魔力值:350

技能:風之庇護、風刃、急速、野性狂暴

看到這個野狼王的屬性,陸昊蒼眉頭忍不住挑了挑,相對於那些冒險者來說,確實是一個棘手的傢伙,就算沒有周圍那群森林野狼幫襯,也不一定能夠擊敗它。

尤其是那恐怖的體力,高達3000的生命值,不是人類能夠企及的,這大概就是魔物天生的優勢。

而且野狼王還有55的敏捷,能否命中它都是一個問題,它可以利用自身的優勢玩弄五名冒險者與鼓掌之間。

當然,這僅對於冒險者而言很棘手,相比於陸昊蒼,他本身更像是一個人型BOSS,力量和敏捷遠超野狼王,除了體力、生命值相對少一點(也僅限於對比野狼王而言),不過影響並不大。

陸昊蒼心中打起了小算盤,他對這頭森林野狼王肯定是垂涎欲滴的,後者可是有著多達四個技能,吃了它,不僅自身屬性能夠得到巨大的提升,而且有機會獲得數量不等的技能。

陸昊蒼可以這樣名正言順地走出去,接過野狼王,並且將其瀟洒地擊殺,但這樣做的話徹底暴露了自己。

說到底,陸昊蒼是魔王,即便自己身為人類,陣營不同,萬一暴露了身份,恐怕會產生不必要的麻煩。

因此陸昊蒼決定相個辦法引開野狼王,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解決戰鬥,不讓這五名冒險者看到自己真實的實力。

「該死,竟然會在這裡遇到野狼王,我們該怎麼辦?」弓上搭著箭,隨時準備射擊的格雷斯皺著眉頭,看向不遠處站在那裡,氣定神閑的森林野狼王,不無擔憂道。

野狼王的強大,並不是他們五人能夠匹敵的,加上周圍有二十多隻森林野狼騷擾,他們陷入了危境當中。

「既然如此,我和巴克盡量拖住野狼王,你們三人想辦法突圍出去,趕緊離開森林!」身為輕騎士的羅威爾,是這支五人冒險者小隊的隊長,具有極強的正義感,為了保護隊友,他決定留下來拖住野狼王,讓其餘人撤離。

「可是……」白牧師的薇薇安自然不願意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猶豫道。

「不要猶豫,現在情況危急,如果僵持下去,我們很有可能全軍覆沒在這裡,能逃幾個是幾個!」羅威爾低喝道。

「嗷嗚!」

正當五人組商討如何逃離這個困境時,野狼王發出一聲嚎叫,似乎並不打算讓他們輕易離開。

…… 達到BOSS級別的魔物,就算是普通級的,智力已經不亞於普通人類。

野狼王觀察到冒險者小隊的人似乎打算突圍逃跑,於是立刻通過嚎叫讓自己的小弟們展開行動,原本保持警戒狀態的二十幾頭森林野狼立刻動了起來,圍了冒險者小隊轉圈。

「糟糕了!」 攤牌了我開局無限升級技能 羅威爾看到森林野狼開始動起來,暗道一聲不妙,野狼王對他們有所警覺,那麼想要突圍就變得更加困難。

「現在怎麼辦?看來這群傢伙不打算讓我們輕易離開呢。」 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 在側面一直警戒的漢森開口詢問道,他注意到森林野狼們一直徘徊在四周,不給他們能夠輕易突圍的機會。

「既然如此,只能硬著頭皮上了!」羅威爾比較果決,目光一凝,做好了出擊準備,必須要靠他們自己來打開這個局面,「我和巴克盡量拖住野狼王,你們想辦法尋找突破口!」

「巴克,我們上!」羅威爾決定率先出擊,打野狼王一個措手不及,給其他人創造機會。

「……」巴克是個沉默的人,沒有多說什麼,聽到羅威爾的指示,舉起手中巨大的塔盾,沖向野狼王。

「破陣衝擊!」

巴克發動了技能,身體發出光亮,迅速猛然提升,直接撞開了擋在前面的森林野狼,直奔野狼王而去。

那些被巴克技能撞到一邊的森林野狼,陷入了短暫的暈眩狀態,步伐踉蹌。

後面跟進的羅威爾自然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抬起手中的精鋼長劍,連續突刺,同樣發動了技能。

「弧光連刺!」

羅威爾手中的長劍瞬間化作六道弧光,朝著陷入暈眩狀態的森林野狼刺去,攻擊的部位都是眼睛、咽喉等要害部位。

羅威爾的攻擊速度很快,而森林野狼也處於暈眩,紛紛被鋒利的長劍刺中。

「-120!」「-118!」……

那六頭被擊中的森林野狼頭上出現鮮紅的扣血數字,血條瞬間減少了一半多(森林野狼的生命值為250),痛叫著向後退去,拉開與羅威爾的距離。

突破森林野狼的包圍圈,巴克徑直朝野狼王衝去,身上不時亮起光芒,有自己發動的防禦技能,也有遠處白牧師薇薇安給他加持的祝福,能夠一定程度上提升屬性。

「怒吼!」

來到野狼王面前,巴克立即使用了重裝戰士的經典技能——怒吼,強制3米範圍內的敵人攻擊自己,也就是所謂的「群嘲」。

重裝戰士的職責就是拉住敵人的仇恨,確保敵人不會攻擊己方的輸出手。

「MISS!」

出乎巴克意料的是,原本十拿九穩的怒吼技能,竟然在野狼王身上出現了未命中,一時間他有些蒙圈。

野狼王嘴角勾起一抹嘲諷之意,表情與人類一般無二,畢竟它那55點敏捷不是擺著看的。

巴克在愣神的時候,野狼王可沒有,它看準時機,瞬間繞過前者,向後方的漢森、薇薇安以及格雷斯發動進攻,先解決DPS和奶媽,剩下的肉盾就可以慢慢玩死。

「嗖!」

就在野狼王繞過巴克的瞬間,一道全身泛著金色光芒的身影擋在了去路上,正是旁邊補位過來的羅威爾。

「聖光庇佑!」

羅威爾反應迅速,在發現野狼王的意圖后,立刻補位過來,並且發動了騎士特有的技能——聖光庇佑,能夠在短時間內提升各項屬性,並大幅提高防禦力。

野狼王看到擋在自己面前的羅威爾,毫不猶豫地抬起狼爪,狠狠地拍在後者身上。

「-167!」

羅威爾直接被拍飛出去,頭上冒出「-167」的恐怖數字,在聖光庇佑的加持下依然掉那麼多血,這是觸發了暴擊效果。

「盾擊!」

「怒吼!」

這時候巴克終於回過神來,反身利用盾擊技能拉近與野狼王的距離,再次釋放怒吼,這一次沒有MISS,成功將野狼王的仇恨控制在自己身上,強制後者攻擊自己。

「+100!」

在羅威爾頭上,降下一道溫暖的金光,冒出「+100」的數值,旁邊的薇薇安發動了光愈術的技能,為隊友恢復生命值。

「不行!必須要想辦法才行,不然我們都在被困在這裡!」射出一箭,命中一頭森林野狼的眼睛,格雷斯看到已經開始朝他們這邊進攻的野狼群,皺眉道。

「巴克不在身邊,我們很難抵擋狼群的進攻!」一直警戒周圍的漢森也是頗為苦惱,他們現在處於森林野狼群的圍攻,羅威爾和巴克都是牽制野狼王了,他們沒有了保護的屏障。

「請不要放棄,一定會有辦法的!」薇薇安一邊給遠處牽制野狼王的巴克恢復生命值,一邊鼓舞同伴不要氣餒。

「-57!」「-104!」

巴克舉著塔盾,不停承受著野狼王的攻擊,身體上承受著巨大的痛苦,鮮紅的數字一直在頭上冒出來,偶爾觸發幾次暴擊,讓人擔心他會頂不住而倒下。

好在有薇薇安在旁邊釋放光愈術,讓巴克的血量一直保持在健康水準之上,不至於被瞬間擊殺。

游弋在野狼王旁邊的羅威爾尋找機會,不時出劍攻擊野狼王。

「MISS!」「-22!」「MISS!」

只可惜因為野狼王超高的敏捷,又有風之庇護(提升自身基礎敏捷10%,並增加20%的閃避幾率)這個被動技能的存在,羅威爾的攻擊很多時候都是未命中。

即便擊中了,也僅僅扣除20點上下的血量,對於一個擁有3000生命值的野狼王來說,那不過是撓痒痒,BOSS級的魔物都擁有極強的自愈能力,扣掉的血量很快就會恢復上來。

這樣當也維持著一個平衡,雙方陷入僵局。

「嗷嗚!」

野狼王再次仰天長嘯,似乎厭煩了這種你砍一刀,我來一爪的遊戲,打算儘快解決眼前這五名人類。

趁著巴克的怒吼進入冷卻,野狼王后跳拉開距離,隨後身上泛起綠芒,周圍形成了數道肉眼可見的綠色風刃。

「嗖!嗖!」

野狼王一抬頭,風刃急速飛出,朝著冒險者小隊的五人而來。

「-34!」「-42!」「-27!」

一大串鮮紅的數字在五人頭上不斷冒出來,巴克此時已經發動另外一個群體防護的技能,否則此時身後三名沒有多少防禦力的皮、布甲職業已經倒下了。

但情況依然不樂觀,五人的血量一直在減少,而風刃還在繼續,用不了多久,五人將會逐一倒下。

「呼!」「啪嗒!」

就在五名冒險者絕望,野狼王露出勝利者的笑容時,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從森林深處飛了出來,正好砸在野狼王的左眼上。

…… 「-123!」

邪鳳逆天:瘋狂召喚師 一個鮮紅的數字從野狼王頭頂冒出來。

「吼!」左眼被擊中,野狼王發出慘烈的嚎叫,眼球是非常脆弱的部位,即便是魔物也不例外。

相對的,野狼王周身的風刃也是後繼無力,紛紛消失,五名冒險者也是逃過一劫,此時他們頭頂的血條已經見底,哪怕只要多承受一兩個風刃,也會倒地身亡。

而生命值見底,那就是真正的死亡,這不是遊戲,是艾特蘭斯,是一個真實的世界,即便被創世神數據化,該死亡的,還是會死亡,除非擁有某種復活技能或是復活道具。

劫後餘生,微微率先反應過來,低頭詠唱,隨後高舉法杖,柔和的綠色光幕落下,籠罩在五名冒險者身上。

「+33!」「+33!」

每隔1秒,五名冒險者頭上都會冒出綠色的數字,他們的生命值正在不斷恢復。

這是白牧師群加技能——生命甘霖,經過短暫的詠唱,降下一片綠色的甘霖,恢復範圍內所有友方單位的生命值,期間不能移動,一旦被打斷,效果消失。

當然,這五名冒險者也根本沒有注意那一塊石頭對野狼王造成了多少傷害,如果知道後者因為一塊石頭掉了123點生命值,他們臉上肯定會露出震驚的表情。

扔出這塊石頭的,自然就是一直隱藏在暗處的陸昊蒼。

他抓住機會,在野狼王精神鬆懈的那一刻,精準地將石頭扔向後者的左眼,好歹自己可是有著高達91的基礎攻擊力,就算是拿著石頭扔,傷害也相當可觀,而且還命中眼睛這要害部位,致命一擊效果觸發。

至於為什麼會選擇這個時間點出手,主要還是看到五名冒險者已經支撐不住,萬一全死了,就沒辦法詢問更多的消息。

另外,陸昊蒼對於死掉一兩個冒險者倒是無所謂,能活下一個都沒問題,他沒有拯救這五名冒險者的義務,也不會聖母心泛濫,畢竟他是魔王,未來說不定會與人類成為敵人。

「你們趕緊離開這裡,我來引開它!」陸昊蒼從遠處現出身來,並且朝著五名冒險者道。

「嗷嗚!」野狼王甩了甩腦袋,左眼帶來的疼痛感逐漸消失,看到陸昊蒼的出現,認定這個傢伙就是膽敢朝自己扔石頭,不知死活的人類,仰天咆哮。

野狼王的仇恨成功被吸引,陸昊蒼轉身就朝森林的另一邊跑去,打算帶走前者,然後在五名冒險者看不到的地方解決戰鬥。

看到陸昊蒼拔腿就跑,野狼王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可恨的人類,命令自己的手下繼續圍攻冒險者,自己則追上陸昊蒼,發誓要將其撕成碎片。

「啊!你是……」在野狼王風刃下倖存的羅威爾,看到突然出現的陸昊蒼,心中充滿了疑惑,能夠確定的是剛才出手救了他們一命,不過聽到陸昊蒼想要引開野狼王,羅威爾想要阻止卻已經來不及了。

「隊長,現在不是關心別人的時候,我們應該先想辦法擊退這些野狼!」正在搭弓射箭的格雷斯看清楚現在的狀況,提醒道。

羅威爾看了一眼周圍的情況,在野狼王離開之前,看來給這群野狼下了指令,依然保持著之前包圍之態,隨時準備發動攻擊。

「看來我們先要解決這些傢伙,再去救他!」羅威爾認清了狀況,緊了緊手中的長劍,堅定道。

其他四人也是紛紛點頭,現在他們的生命值已經差不多恢復完畢,是時候與狼群進行大戰了。

另一邊,陸昊蒼正在全力奔跑,引開野狼王。

「嘭!」「咚!」

森林裡的樹木被拋飛,凡是擋在野狼王前進道路上的,通通掀翻。

因為此時的野狼王有點生氣,明明只是一個人類,但逃跑的速度卻相當快,每次眼看要追上,對方就像一條滑溜的泥鰍,瞬間拉開距離,恨得牙根痒痒。

陸昊蒼這麼做,當然是故意的,他那113點敏捷可不是擺著看的,若是全力奔跑,恐怕會讓野狼王丟失視野,隨後脫離仇恨範圍,萬一回去找冒險者小隊,一切都將前功盡棄。

於是陸昊蒼故意放慢速度,與野狼王若即若離,保持一個安全距離,俗稱「遛狗」。

「嗷!」野狼王動了真怒,一開始它有些小看陸昊蒼,認為一個全身沒有像樣裝備的人類,根本不可能是它的對手,現在卻把它耍得團團轉,赤果果地挑釁它作為BOSS的威嚴。

野狼王四條腿上亮起綠芒,發動了技能——急速,通過灌注風之力,大幅提升自身的移動速度。

得到急速技能的加持后,野狼王的速度得到了巨大的飆升,眨眼間拉近了與陸昊蒼的距離,身後留下一串殘影。

陸昊蒼就在眼前,野狼王毫不猶豫地張開血盆大口,打算用自己鋒利的獠牙將其咬成兩半。

「咔嚓!」

「嗖!」

當野狼王的嘴巴閉合時,卻感到了異樣,它沒有感受到血肉在自己嘴裡綻放,只有上牙與下牙碰撞在一起的疼痛感,它咬到了空氣。

陸昊蒼的身影出現在一旁,當他感受到野狼王的速度得到提升時,早有戒備,當後者靠近時,猛然提速,成功閃避了野狼王的咬合。

野狼王一雙狼目盯著陸昊蒼,後者能夠躲避自己的攻擊,引起了它的警覺,不能視作手無寸鐵的普通人類。

「到這裡應該差不多了。」陸昊蒼沒有第一時間看野狼王,而是觀察四周,並且心算自己大概跑了多遠的距離。

「雖然只是普通級,不過好歹也是一頭BOSS,終於要展開第一場BOSS戰了!」陸昊蒼活動手腳,滿懷期待道,在他眼裡,野狼王不僅僅是經驗提供者,更是自己菜單上的一道美食,雖然野狼肉不咋滴,但勝在屬性出眾啊!

要對付野狼王,陸昊蒼目前只能依靠自己的屬性,因為沒有可以主動釋放的攻擊型技能。

好在陸昊蒼的力量和敏捷相當出眾,即便手上沒有好的武器,靠著一把普通的小刀也能慢慢磨死野狼王。

…… 「嗚!」

野狼王身體前傾,喉嚨里發出低吟聲,狼目中充滿了戒備之色,一個人類竟然可以避過自己急速加持后的攻擊,絕非善茬。

擁有普通人類智慧的野狼王意識到自己可能碰到了一個棘手的對手,不過好歹自己也是一個BOSS,是這片區域的王者,驕傲使它不會輕易退縮。

陸昊蒼可沒有野狼王那麼多想法,現在他想儘快解決後者,萬一那五名冒險者對付不了狼群,一切豈不是白忙活了?

「嗖!」

足下一點,陸昊蒼拿著小刀就朝野狼王殺去,全憑自己超高的敏捷,很快接近了後者。

「!」野狼王大吃一驚,沒想到陸昊蒼會直愣愣地沖向自己,這簡直有些不可思議,它遇到過許許多多人類,有商人,也有冒險者,基本上都被它玩弄於鼓掌之間,最算自己打不過,憑藉速度優勢還能逃跑。

但陸昊蒼的戰鬥方式完全出乎野狼王的意料,一個身上沒有穿任何防具,手中僅有一把小刀的人類竟然跟正面硬剛它這個BOSS級別的魔物,真懷疑陸昊蒼是不是腦子秀逗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