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生物!

男人,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生物!

吃過晚飯,雲舒的精神有些萎靡不振,窩在副駕駛座上,耷拉著腦袋。

傅南璟俯身,拿過安全帶,溫熱的呼吸噴洒過來,一下子染紅了她的臉蛋——

「唔……你別靠太近……」

雲舒有些躲閃。

傅南璟偏不讓如她的意思,長指扣住了她的下巴,狠狠地親了一口:「別動。」

滴滴滴——

鳴笛聲響起。

傅南璟抬眸,陰鷙的視線望去,只看到一輛黑色賓利停在一旁,車門微微下移,露出了一張刀削劍鑿般的臉。

「傅二爺,你這麼猴急?連回家都等不及,要在這裡上演親密戲碼?」

司空震調侃的聲音落下,帶著幾分譏誚。

雲舒小臉爆紅,下意識推開了他的懷抱:「二哥,我——」

傅南璟將她按入自己懷中,抬眸,鷹隼般的眸裡帶著寒意:「沒想到大少也有心思管閑事?」

司空震呵呵一笑:「我只是不想辣眼睛而已。」

話落,他抬手,立刻有人下車,手裡拿著一張合同:「這是黑沙想要的合同,就當是我送給未來表妹的見面禮。」

「這也算是表姐夫的一番心意。」

雲舒聽到這話,立刻炸毛了,「司空少爺,你和我表姐的事情還八字沒一撇,這份見面禮怕是有點早了。」

「遲早的事。」

司空震也不在意她的怒斥,看了一眼助理。

後者立刻將合同塞進了車廂,轉身離開,不多時黑色賓利宛若一柄利劍,嗖的一下躥了出去,很快就消失在了兩人眼前。

雲舒打開合同,正是黑沙交給他的任務。

原本以為司空震很難對付,但沒想到她這麼容易就簽約了。

這……

傅南璟恢復了一貫的高冷:「既然主動送上門來了,那就留著吧。」

雲舒捏緊了合同,不語。

一個小時之後,雲舒走進家門,迎面遇到了管家。

「小姐,你回來了。」

「我爸媽呢?」

「去宋家了,臨走前交代過了,晚上晚點回來。」

管家溫聲道:「小姐,吃晚飯了嗎?」

「吃了。」

雲舒頷首:「我上樓休息了。」

「好的。」

門外,目送雲舒上樓,看到二樓卧室的燈亮了,黑色賓利這才悄然離開。

半個小時之後,黑沙總部。

男人坐在真皮座椅上,雙手交叉,眸心閃爍著冷意:「司空震已經出現在晉城了,可以按照原計劃進行了。」

「好的。」

沈櫻頷首,臨走前有些不放心的開口:「Ki

g,最近內部事宜諸多,你要保重身體。」

回應她的男人不冷不淡的聲音。

沈櫻挑眉,習慣了他這麼冷漠的樣子。

剛打開辦公室的大門,迎面看到秦固站在門口,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整個人都像是花花公子。

沈櫻厭惡的蹙眉,打算直接離開。

「等等!」

秦固伸手攔住了她的去路:「沈部長,上次的事情,你難道不應該對我說一聲抱歉嘛?」

「等你下次掛在牆上,我可以給你點一炷香。」

秦固的臉唰的一下黑了。

「沈櫻,我告訴你,我不和你打,是我覺得你是個姑娘,別以為我是打不過你!」

「……」

沈櫻壓根就沒把秦固的戰鬥力放在眼裡。

秦固覺得自己被歧視了,冷笑出聲:「我聽說沈部長今年二十八了?」

「關你屁事。」

年紀,一向是女人的禁忌。

哪怕強悍如沈櫻,在提到年紀的時候,也有些惱羞成怒。

秦固卻覺得找到了切入點:「沈部長,我勸你收起那些不該有的心思,別把一腔熱血放在不該放的人身上,我二哥是不可能喜歡你的!」

「我有個朋友,三十齣頭,長相英俊瀟洒,要不我介紹你們認識一下?」

是挺英俊的。

年紀輕輕就沒了頭髮。

沈櫻眼底閃過一絲怒意,說時遲那時快,一把抽出了藏在腰間的匕首,反手將秦固按在了門板上,眼神陰冷。

「秦固,我有沒有和你說過,我最討厭別人插手我的事情!」

「有本事你弄死我,否則——」

秦固在她手裡吃了好幾次虧,早就忍不住了,趁其不備,倏然伸手按住了她的後腦勺,狠狠一壓——

【因為作者是個單身狗,不會寫秀恩愛的戲碼,所以……有點渣更,我改正!我改!痛哭流涕——】 「喂,真田,無我境界可是很消耗體力的呢,不知道你還能堅持多久!

希望你能堅持久一點,畢竟本大爺還沒玩夠呢!

現在該我發球了哦!」

跡部此時嘴角帶笑,好似一切盡在掌握一般!

跡部說完以後再次發球,還是唐懷瑟發球!

就這樣,比賽進入了拉鋸戰。

3-1!

……

3-2!

……

4-2!

….

4-3!

…..

「比賽結束,比分5-3!」

在裁判說完這句話以後,現場的觀眾看着場中都在喘氣的兩人。

目光中帶着震驚!

「真是太精彩了,不愧是雙皇對決誒!」

「加油啊真田副部長!」

「跡部加油,你是最棒的!」

……

雙方依靠發球不斷交換場次,現在比分已經到了5-3!

跡部只要拿下這一局這場單打三就結束了!

球場上

此時的真田汗如雨下,他已經堅持不住了。

他的體力已經到達了極限。

雖然他能熟練地操控無我境界,但是頻繁使出各種絕技的他已經沒有多餘的體力了!

能支撐到現在已經是他強大意志的體現了,他不想輸!

但是結果好像已經註定,對面的跡部雖然也在流汗。

但是很顯然他還很輕鬆,留有餘力!

由於真田的體力已經消耗得差不多了,此時他已經退出了無我境界。

現在是真田的發球局

雖然真田在竭力支撐,但是他現在已經到了動都不能動的地步了!

「真頑強呢,開啟無我境界的真田居然能堅持這麼久」

不二看着場中不斷流汗的真田,目光中帶着欣賞之色

「是啊,真田一直是一個不服輸的人!」

手冢作為真田的假想敵,很清楚真田的執著。

從小學到初中,一直都很了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