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冷哼一聲:「陸家主母邀請你們,呵呵,你們想太多了吧?沒有請帖,就不能踏入度假山莊,還請離開,不要在這裡妨礙他人。」

男子冷哼一聲:「陸家主母邀請你們,呵呵,你們想太多了吧?沒有請帖,就不能踏入度假山莊,還請離開,不要在這裡妨礙他人。」

王秀芝道:「要不,我打個電話給玉蘭?」

她顯然是在詢問林凡等人。

「呵呵,這種混吃混喝的人我見得多了。」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傳來:「行了,少在這裡丟人現眼,這裡,是王家,知道王家嗎,淮海三大家族之一,並不是你們能夠混吃混喝的地方。」

「沒有請帖還想進去?」

「真是不知死活。」

「還認識陸家主母,真是可笑。」

林凡等人的後方,走來一群青年男女。

此刻,正充滿鄙夷的看著林凡等人。

這些青年男女,個個穿得人模狗同樣的,顯然,皆是身份地位不俗之輩。

嫁入豪門:我做主 那守門的兩名男子臉上立即浮現出了諂媚的笑容:「江少,徐少,陸小姐,諸位,裡面請!」

幾人徑直踏入了度假山莊,看都沒有再看林凡一家一眼。

彷彿,在他們的眼中,林凡一家人就是小丑,不值一提。

周圍的人對著林凡一家人指指點點。

這讓王秀芝的眼睛一下子就紅了,格外的委屈。

林正川也是牙齒緊咬。

如果不是王玉蘭打電話讓他們過來,他們又何必來這裡受這份屈辱?

林輕語也是紅著眼睛,輕聲道:「哥,要不,我們走吧?」

連門都不讓進。

他們來這裡做什麼?

找氣受嗎?

小丫頭也很委屈。

就在此時,一道有些詫異的聲音在林凡的身後響起:「林先生?」

林凡轉身,看到一名身穿抹胸晚禮服的女孩子,正徐徐走來。

在她的身前,有數名中年男子。

其中一人,身穿藍色長袍,其他幾人,隱隱以他為中心,讓他走在了前面。

有時候,走路,也能看出一個人的身份地位。

身穿長袍的男子一路走來,可謂是眼高於頂,一副天下唯我獨尊的模樣。

至於那說話之人,不是江欣雨又是誰?

「是我!」林凡回應了一聲。

昨晚江欣雨沒有來酒店,估計是將他忘記了。

江明輝的腳步停了下來,有些疑惑的看了林凡一眼,隨後問江欣雨:「欣雨,你認識這位先生?」

江欣雨有些尷尬。

林凡,是她找來幫江家度過難關的。

不過現在看這樣子,是用不著了。

畢竟,有了許大師在,哪裡還用得著林凡。

許大師,那可是實打實的超級高手。

她親眼看到對方一巴掌將一個石獅子拍得粉碎。

就連爺爺都說,有許大師在,他們江家這一次,或許能在武道大會上奪得一個好名次。

「是我朋友!」江欣雨說道。

「既然是你朋友,那就一起進去吧!」江明輝也沒有在意。

想來,是江欣雨在外面認識的一些普通人。

許大師從林凡等人身邊經過。

兩名中年男子見到江明輝等人,連忙大聲道:「江家家主到。」

這聲音一出來,頓時吸引了度假山莊內的大部分目光。

這可是江家家主。

淮海的巨擘之一。

「明輝兄,別來無恙!」一名身姿挺拔的男子迎了出來。

他身穿西裝,自有一股強大的氣場。

踏步間,可謂是龍行虎步,給人一種雷厲風行的感覺。

這人,便是王家當代家主,王坤。

「哈哈,王老弟。」

兩人寒暄了一番。

「大哥!」這個時候,王秀芝不由輕輕的喊了一聲。

王坤的腳步一頓。

接著,他轉身,看向了林凡一家。

當看到王秀芝的剎那。

他的臉上閃過一抹激動。

不過,那一抹激動很好的被他掩飾了下去。

「那個,明輝兄,你先進去,招待不周之處,還請多多見諒哈!」

「無妨無妨,王老弟你忙你的。」

江明輝也沒有多想,帶著許大師等人,踏入了獨家山莊的大廳。

接著,王坤走到了王秀芝的面前,輕聲道:「跟我來!」

他不動聲色的朝前方走去。

王秀芝連忙跟上。

惡魔總裁的復仇工具 江欣雨走到了林凡的身邊:「昨晚的事情不好意思了林先生,我爸爸他們請了許大師,所以……」

「所以不用我幫忙了?」林凡反問道。

江欣雨有些尷尬,終究還是點點頭,隨後又有些好奇的問道:「你們來王家是?」

「我媽跟王家有些關係,所以,特地過來一趟。」

「哦,那好,我先進去了,你們先玩著。」

江欣雨說著,加快腳步,踏入了度假山莊的大廳。

如果是富家公子的話,江欣雨或許會有幾分興趣跟林凡交談下去。

只可惜。

在她的眼中。

林凡,就是個能打架的普通人而已。

要家世沒家世,要能力沒能力,這種人,不值得她深交。

林凡搖了搖頭。

此刻,老媽已經跟王坤離開了,也不知道去說些什麼。

林凡對王家,可謂是沒有半分好感。

如果不是怕老媽傷心,他估計都懶得過來。

畢竟,王家好歹也是大族之一,難道還怕了那陸家不成?

不多時,王秀芝就回來了,臉上帶著欣喜之色。

「正川,大哥說了,一會兒我們盡量不要說話,他會先安撫好老爺子再說,之後,會想辦法,讓老爺子承認我們一家。」

林正川臉色一喜。

他知道。

王秀芝最大的心愿,就是王家能夠重新接納她。

看樣子,如今有戲了。

林凡什麼也沒有說。

一行人,朝度假山莊內走去。

此刻,整個大廳內,早已經是人滿為患。

不遠處的高台上,有著一個大大的壽字。

高台上,則是擺放著許多壽桃,周圍,布置得也很喜慶。 宴會正式開始,老爺子在王坤等人的攙扶下走向了高台。

他精神矍鑠,手中杵著龍頭拐杖,靜靜的站在高台中央。

原本嘈雜無比的大廳,安靜了下來。

「老朽王海峰,感謝大家今日的捧場!」

「老爺子客氣了。」

有人回應。

王海峰微微一笑,接著說道:「好了,話不多說,大家既然來了,就是給我王海峰面子,吃好喝好,若有招待不周之處,還請多多見諒。」

說完,就坐在一旁的太師椅上,接下來,就是送禮物的環節了。

這個時候,一名少女走上了高台,手中拿著一個禮盒,高聲道:「恭祝外公壽比南山,福如東海!」

這少女穿著一套定製的晚禮服,身材高挑,肌膚如玉,給人一種溫文爾雅,落落大方的感覺。

見到這少女。

王海峰很是高興,大笑道:「雪兒有心了!」

鳳凰指天 而此時,下方已經議論紛紛起來。

因為,這少女,乃是陸家的小公主,陸承雪。

也是陸家當代家主之女,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天之嬌女。

更重要的是,小丫頭畢業於斯坦福大學,如今更是幾家的公司的董事長,在整個淮海,可以說是明珠一般的人物。

陸承雪將禮物放在一旁后,退了下去。

接著,陸續有人送上了禮物。

大部分價值都不菲,最差的,也是上百萬了。

「玉蘭好像沒有過來!」下方的王秀芝微微皺眉。

按理說。

老爺子的九十大壽,王玉蘭應該早早到了才是。

然而,她在老爺子的身邊,根本就沒有看到王玉蘭,不僅如此,陸蒼雄也沒有在。

很快的,大部分人禮物都送了。

王秀芝緊張了起來。

她買的是一個幾十萬的禮物,根本就拿不出手啊!

更何況,她還是老爺子的親生女兒。

真要拿出來,估計要被嘲笑一番了。

……

台上。

王坤走到了老爺子的身旁,在老爺子的耳旁說道:「秀芝來了,就在下面,過去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無論怎麼說,她也是我妹妹,您的女兒。」

聞言,老爺子神色一僵。

接著,目光陡然間射向了下方。

當他看到王秀芝時,臉色有些複雜。 南衍喜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