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世三大聖地太上宮、九劍門以及太虛無極觀。神州大陸上唯一的三個九品宗門。能與其抗衡的只有當世人皇、妖聖宮以及龜縮在無盡虛空的弒皇一脈的後人。

當世三大聖地太上宮、九劍門以及太虛無極觀。神州大陸上唯一的三個九品宗門。能與其抗衡的只有當世人皇、妖聖宮以及龜縮在無盡虛空的弒皇一脈的後人。

三大聖地矛盾不斷,這也是一個原因。若三方連手,則天下無敵。

不過,人皇並不樂意見三家結盟。

況且這三家都是心高氣傲之輩,互相制約,也不可能走到一起。

當世三大聖地天才無數。三大聖地年輕一代只有三人達到侯爵境。三個王命侯。其於的都在武侯境界徘徊。

就算是這樣,三大聖地也將天下九成天才收入囊中。

……

渤海候府是袞州最大的勢力之一。因為隸屬於人皇座下。渤海候又是武宗六重的強者。曾開八府,昔日是實打實的地火命候。所以袞州武者都稱渤海侯為渤海地命侯。

列侯開兩府,聖侯開四府,王命侯開六府,地命侯開八府,天命候開十府,

當世除了人皇開十二府,震古爍今。就算天賦卓越妖皇,太虛無為觀觀主水齊華,武神謝家第一人,當代謝家神子謝喬。也只開十府。

開十二府存在於傳說之中,在神物大陸的等級劃分中,開十府則能修鍊到武神境界,但是這些開十府的強者,除了少數人飛升界上界以外,其餘的人都永遠的留在了神武大陸。畢竟神武大陸的天地界域之力,留下了許多天才的性命,那些飛升界上界的,才有資格衝擊武神。

人皇開十二府只能說明,他飛升界上界之時,危險不會很大。要被開十府的強者,容易得多。

開八府,也算是天才之人。除了開八府的渤海侯之外,不算上在袞州十三天候,其他的袞州王座下的侯爺基本上都是在開六府和開七府之間。

渤海候府實力比五品宗門不差,據說如果動用自家的暗勢力。則能達到六品宗門的實力。

渤海候幼子,武狂六重。有自己練制的凡兵冰玄槍。

此槍為玄玉打造,通體結白。是渤海候幼子石冠一錘一錘打造成形,其中混入了他的血液,乃是他一人的凡兵,並且會跟著其實力的增強而增強。

凡兵,屬於最低級的兵器。本命凡兵可以進階。

由其他人打造的兵器雖然可以進階,不過限制太多,太難。

「按理說我候府不該管此事,可萬獸山莊與西北劍派皆有事情。只得渤海候府來做這個裁決。根據人皇與當世三大宗門的協定。門派之間的戰爭。無非文武之斗。紅楓派人數稀少。只得文斗。兩個宗門之間各選五人。勝三場者為蠃,可吞併敗者宗門。」石冠冷冷的說道。

他和冷天殊同是渤海郡的天才少年。兩人也能玩在一塊,是朋友。

石冠和金劍門嘯天君雖然同在袞州天才榜,也交過手。可是不是一類人,石冠便沒有和他結交。

石冠知道這次雖然是來玩的,不過在關鍵時他會給紅楓派一些援手,畢竟這些年金劍門做得過了些,無視渤海侯的政令,胡作非為,但事後又毀滅證據,很是難以查找。沒有證據,渤海侯也不能強行對付金劍門。

既然父親對金劍門早已有剿滅之心,何況冷天殊與他事先溝通過,石冠也要顧慮一下這個朋友的感受,順便也教訓一下金劍門,讓他們知道渤海侯府不是吃素的。如果在這裡能留下金劍門最好,也算是為渤海郡除了一大害,到時候怎麼說,還不是憑著自己一張嘴。

「好,就依小候爺所說。」一名老者說道。他所說的小侯爺只是尊稱,並非境界。

此人身著一襲青色的道袍,背背六柄金色的長劍,閃閃發光。此人正是金劍門門主賀六生。

賀六生自始至終都是站在金劍門副門主蒼天鶴之後。蒼天鶴坐在椅子之上也不說話。嘯天君與師妹冷雲裳立於蒼天鶴之後。在他們不遠處,還站著一個女孩,一襲青色長衫,正是那日被稱嘯天君稱為青檸的女孩,後面還跟著一群金劍門弟子。

與蒼天鶴相鄰而坐的是天鬼宗宗主聶玉安。聶玉安身後站著天鬼宗兩位長老和一眾弟子。

聶玉安對面坐著的是玄鬼宗宗主冷雲。冷雲身後站著的是冷天殊和一眾弟子。

石冠坐在冷雲身旁。大管家張放站在石冠身後。張放身後站著渤海候府一眾家將。

大殿的主位上坐著紅楓派的大師姐雲航。紅楓派其他弟子分列兩旁。

「好,我紅楓派接下了金劍門的挑戰。」雲航左手清拂著手中的劍穗。 噓,讓我獨享你的寵 心中不知道在想什麼。

劉俊之混在天鬼宗弟子中,雙眼盯著紅楓派一眾弟子。仔細的看看他們的資質。

紅楓派大弟子云航,根骨八,悟性七,幸運六,心志十,總潛力三十一點。武者八重。推薦方案:主修水系武技,劍法天賦高。

這是空間袋反饋他的信息。

紅楓派二弟子云落,根骨六,悟性七,幸運六,心志九,總潛力二十八點。武者六重,推薦方案:主修冰系武技。擁有遠古血脈,若是獲得遠古傳承,血脈可覺醒。

紅楓派四弟子云聶,武者七重。根骨七,悟性五,幸運十,心志八,總潛力三十點。推薦方案:主修雷系武技。

紅楓派五弟子葉君,武徒九重。根骨三,悟性九,幸運九,心志九,總潛力三十點。推薦方案:主修火系武技。

紅楓派六弟子葉肖,武者七重。根骨五,悟性七,幸運一,心志七,總潛力二十點。身具上古大修士血脈。若血脈被喚醒。則可以獲得本命傳承。推薦方案:主修火系武技。

紅楓派七弟子柳雲瞳,武徒八重。根骨五,悟性五,幸運五,心志十,總潛力二十五點。推薦方案:主修水系武技。

紅楓派八弟子柳雲天,武者六重。根骨七,悟性七,幸運十,心志六,總潛力三十點。推薦方案:主修風系武技。

紅楓派九弟子六六,武者六重根骨九,悟性七,幸運五,心志五。總潛力二十六點。推薦方案:主修雷系武技。

紅楓派十弟子周影雪,武者七重。根骨十,悟性十,幸運一,心志七。總潛力二十八點。推薦方案:主修木系武技。

紅楓派九個弟子中。有四人資質總和過三十點。雲航資質三十一點,與劉俊之相同。雲聶、葉君、柳雲天資質都是三十點。

紅楓派共有十個弟子。以雲航、雲聶、葉肖、周影雪的修為最高。還有一個三弟子,回家探親未歸。

劉俊之聽著空間袋反饋的信息,心中暗道:這是要逆天呀,這那裡是一品宗門,就算七品宗門也沒有這麼好的資源。

劉俊只想見見這位便宜師姐,看看她究竟是什麼人,竟能收到十個有資質的年輕人,雖然不清楚三十的資質怎麼樣,但從最低的二十點資質來看,師姐看走眼的機率很小。

劉俊之並不知道老婆們的資質,因為空間袋的元靈,那個小胖子並不想給他。順帶著連雕爺的資質也不給他。

「第一場,柳雲列,師父便交給你了。」賀六生漫不精心的說道。隨著雲航接下挑戰,賀六生也不再客氣,紅楓派他必須要得到,一切都是為了金劍門。

「他交給我。」葉肖知道,這第一場必須拿下。

一是鼓舞士氣,二是他想試試自己新練的武技。武者七重對武者六重,絕對是手到擒來,沒有任何懸念。

「等等。」張放從手中變出一物。向場中一扔。這是一方黑色小印。小印在地上不斷變大。顏色也從黑色變成無色透明。

「此印叫封辟寶印,內有獨自空間。比武將在寶印進行。比武失敗的人,此印只能保人性命。修為被廢只能自認倒霉。進個封辟寶印只限二人。」

柳雲列將背後的雙手大劍抽了出來。拿在手中。

「柳雲天。你給我出來。今天我要廢了你,給我阿爸報仇。」柳雲列高聲大喊,我沒有理會葉肖

「給柳絕那個老畜牲報仇,我只是廢了他,卻不殺他。我就是要讓他受盡天下間四大罡風中九幽陰風的折磨。你父親當年為了族長之位。將我們一門七百五十三人三誅殺。若無我師父庇佑。我和我大哥柳雲瞳早就死了。你要戰,我便戰。 豪門擄婚 何況我也想知道是你的九氣真雷身可抵的過四大罡風。」

「九氣真雷身,九幽陰風,有意思。二個不入流的小門派。竟然出現四大罡風和十大小神體。」劉俊之在腦中高速的思考著。九氣真雷身難得,這種神體,出現在新生兒身上的概率極低。

九幽陰風也不是很好得到,不過,對柳雲天是十點的幸運之王。撿個九幽陰風太簡單了。

……

《逍遙真經》記載,神武大陸世間分別有十大神體。十大靈體。不過這十大靈體只是最常見的。其實靈體共有二十八種。神體也真的只有十種,但不是這十種小神體:

幻水靈體,可以操控世間所有的水,包括五大真水。

火祖臨世,修鍊火系道法神速,可抵世間萬火,包括八大神火。

九氣真雷身,統御六方神雷。

九陽靈體,陽中之極。可抵世間任何魔道武技。

九陰靈體,陰中之極。能剋制水火兩系的武技。

沐浴春風,可將木系和風系武技發揮到極致。

焚陽之體,可燃燒任何火系武技。

絕陰之體,能剋制世間任何陽系的武技。

幻木之體,善於種植靈藥。

陰陽靈體,陰陽平衡,天地無極。

神武大陸流傳著一種說法:

一神二聖三靈樹,四風五水六神雷,七金八火九冥土十大神體十小神體二十八靈體。

但是神體和靈體的區分太亂,沒有統一的說法。

九幽陰風。

乃四大神風之一。雖不比無間罡風暴虐、又比不過無相神風威力具大、更不如滅世之風含滅世之力。但它是四大神風中最難纏的存在。一旦中招,便猶如一條長蛇一般附在中招者體內。久久不能驅散。

「進入封辟寶印之後,我會廢了你的修為。」柳雲列進入封辟寶印后,發現這裡除了能看見外面的景象,其它和外面完全是不相通的。

柳雲天也跟著進入封辟寶印。他將左手的扇子展開。這個扇子的扇面是白色的絹面。很普通、很普通的一把扇子。甚至有一些普通的過了頭。

「一把破扇子,這就是你的依仗。」柳雲列到現在也沒想明白。武者九重的父親,未何會被武者六重的柳雲天重傷。

「現在開始個第一場較量。」張放說道,隨著他的一聲令下,金劍門和紅楓派的門派之爭正式開始。

柳雲列將雙手大劍指著柳雲天「你是武者六重,但是對於武者六重的我來說,你完全沒有希望。知道我為什麼第一個出場嗎?我的實力在嘯天君之上。」柳雲列自豪的說道,他的實力早已超過金劍門天才第一人嘯天君。

「這傢伙又開始炫耀了。」嘯天君呵呵一笑。在笑臉之上隱藏著極其陰沉的一張臉。

「哈哈哈,我所忌憚的是九氣真雷身。不是你。」柳雲天揮動了一下扇子,一股陰風從扇子中飛去。他並不懼怕武者六重的柳雲列,因為二人的實力處在一個水準,他所忌憚的只有九氣真雷身,對於這種所謂的小神體,他了解的並不多,所以要小心謹慎,畢竟這是第一場交鋒。

從扇子里扇出的這股陰風,竟然滲著封辟寶印溢出,使封辟寶印之外的溫度,急速下降,讓在場的眾人都感到不寒而慄。

「似乎有些冷。」劉俊之喃喃的說道,這九幽陰風有點兒意思,讓他感覺有點兒冷,證明這九幽陰風確實是好東西,不過這點程度,根本傷及不到先天靈火,看來以後培養柳雲天,多半是要著落在這個九幽陰風身上。

「那是五階凡兵。」張放壓低了聲音對石冠說道。「五階凡兵」石冠一愣。那一把平白無奇的扇子竟然是一件凡兵,石冠剛剛才稍微有些走神,溫度的突然下降,他有一點不適應,不過在調整過後,他漸漸熟悉了個溫度。

石冠看著柳雲天的那把平白無奇其的扇子,這把扇子是五級凡兵,也就是說柳雲天藉助這把扇子,實力可以達到武者八重。

柳雲列頂著無盡的九幽陰風。身上的雷光若隱若現。

柳雲列正面承受著九幽陰風,雖有九氣真雷身護體,但還是感覺到一股陰冷。穿透身心的冷。

「難怪父親會慘敗。」柳雲列在心中暗道。這天下四大罡風果然非同小可。位於四大神風之末的九幽陰風,竟然能輕易的穿透九氣真雷身這個小神體。那麼一般的體質自然受不住。

柳雲列將自身的九氣真雷身發揮到極致。身體被雷光罩住。左手的劍沖柳雲天的肩膀襲來。

柳雲天只是輕輕的一措身。躲過柳雲列的劍。手中的摺扇輕鬆的一扇。又一股九陰幽風拍向柳雲列。

柳雲列撤劍。又一次催動九氣真雷身。兩次將九氣真雷身推動到極致。讓柳雲列倍感壓力。

這九幽陰風穿透靈魂的陰冷,就算是擁有九氣真雷身的柳雲列也處處小心。

柳雲列以金劍十三式的前八式對戰柳雲天。柳雲列在雙劍上附著著雷光。只要他接觸到了柳雲天。就能靠劍上的雷電之力麻痹他,使柳雲天動作變得緩慢。

抓住他,廢了他的修為。這是柳雲列的想法。

不過,願望是美好的,現實太殘酷。剛才兩個人還在僵持著,形勢突然倒向一邊。柳雲天只露了一手武技。立刻就讓柳雲列倍感壓力。

九幽陰風,讓柳雲列頭疼不已。還有那個配合九幽陰風的武技。而且柳雲天這種武技很簡單,叫風雲掌,但配合九幽陰風卻妙用非凡。這個武技是風系武技。只是推動雙掌,狂起無盡的狂風。

運用武技和九幽陰風結合。讓柳雲天消耗極大,應付柳雲列有些費力,加上柳雲列那不死不休的打法。好幾次都讓他著了柳雲列的道。

「這個人不錯。雖是武者六重,但實戰實力無限接近武者八重,將武者六重的柳雲列逼迫到連底都用上了。這個人我要了。」天鬼宗宗主聶玉安說道。在他看來紅楓派已經是囊中之物。於是他便向賀六生索要柳雲天。

「第九式,第九式。」嘯天君反覆叨嘮著這句話。沒想到柳雲列竟然先自己一步領悟了金劍十三式第九式。嘯天君心中默默盤算道。看來自己要對柳雲列提前動手。

「柳雲列,該結束了。」柳雲天將扇子一合,又打開。白白的扇面顯示出一幅畫,有山有水。柳雲天對著柳雲列扇了幾下。幾股凌厲的陰風從不同方位向柳雲列襲去。

封辟寶印自動判定柳雲列失敗,將他送出封辟寶印。

柳雲天自始至終沒有動用紅楓劍法。只憑一把扇子,一門武技,外加九幽陰風將擁有九氣真雷身的柳雲列打敗。

柳雲列雖然被送出封辟寶印,身上卻沒有半點傷痕,只有破損的衣袍證明他剛才與別人交手。

「雲列,乾的不錯,沒丟為師的臉。」金劍門門主賀六生誇讚道。金劍門的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露出茫然的表情,這輸了,怎麼還得到門主的誇讚。

只有賀六生知道,柳雲列是在示弱,來迷惑嘯天君。顯然已經取得應有的成果。武者六重敗於同等級武者。會讓嘯天君覺得柳雲烈根基不穩。

賀六生沒想到柳雲天竟然有五階凡兵。也知道柳雲列這一戰有多難,九氣真雷身被九幽陰風死死的剋制住。

雷,天生克制鬼魅之物,正好可以剋制冥海之中的產物。但九幽陰風佔了個風字。風,天生克雷。於是柳雲列悲劇了。

賀六生的一段話,讓本不想打第二場的嘯天君改變了主意。門主對柳雲列清睞有加,會使柳雲列在聲望上高過自己。自己是金劍門大弟子,也是東堂大弟子。這個地位他不允許任何人染指。

「師叔,下一場交給我吧,我會贏得漂漂亮亮。」嘯天君將背後的金劍拔了出來。進了封辟寶印。

沒有經過門主允許,擅自下場,嘯天君早就不把賀六生放在眼裡了。

自己的師父雖已仙逝,可是嘯天君在金劍門中如日中天。賀六生武者九重的實力,在有一件一階寶兵的嘯天君面前不值一提。 ?「這第二場由我玄鬼宗替紅楓派接下,我曾受過紅楓派掌門妙華之恩。既然是武者和武者較量。天殊,你下場。」冷雲說道。他們是給紅楓派來助拳的,所以很早的就來到了紅楓派,與雲航進行了商議,只要嘯天君下場,對付他的人一定是冷天殊。

這兩個人實力對等,誰輸誰贏,都是未知的事情,但是冷雲知道,以冷天殊真正的實力,雖不說能全面碾壓嘯天君,如果不出現什麼問題,贏嘯天君只是時間的問題。

武者八重,冷天殊在渤海郡中也是個有名的天才。

雖天賦才情比不過哪些大宗門與世家弟子,但是他這種年齡,早早的晉級武者八重,證明他有著不弱的天賦。

只要晉級到武者八重則可以正式拜入袞州練武堂。

神武大陸,除了一些大宗門收徒以外,人皇座下人皇殿之下九個練武堂也收弟子。這些人有些可能直接進入人皇殿。這些人只要達到侯爵境,通過測試便可以封候。

而且練武堂的收人標準也不是很嚴苛,只要你宗門掌門的未來繼承人,練武堂就會來者不拒,但是只要你一旦封侯,就得面臨著兩種選擇,一是讓自己出身的宗門成為人皇麾下的宗門,脫離三大聖地的控制。第二個是徹底的叛出宗門,從此和這個宗門再無瓜葛。

所以很多弱小的門派,選擇通過這個方式,來進入人皇座下,成為人皇麾下的宗門。

神武大陸,一二品的宗門比比皆是,雖然名義上歸三大聖地管,但是三大聖地根本不管這些宗門的死活,只要牢牢控制住五品以上的宗門。

未成侯爵境而封侯,那是天大的榮耀。

像石毅和石昊這種未到侯爵境便封侯情況,從太古到現在只出現過四次。

太古第一位人皇太皇。十歲證侯爵境,成為歷史上最小的侯爵境武者。二十三歲成為武聖,三十歲成為天下人族共主,稱人皇,三百歲成為武神。第一個締造重瞳傳說的男人。也是武神境界傳說的由來。太皇,七歲封侯,成為天下美談。

那時還並沒有什麼人皇,神武大陸之上存在著無數個國家。太皇出生在一個實力弱小的國家,偏偏他又是這個國家的皇族血脈,為了這個國家的安定,他不停的爭戰,最後統一了大陸上所有的種族。

在他逝世后,依附人族的妖族,在龍族首領龍貫的帶領下,發動叛亂,一舉侵入九海,脫離人族。

中古時秦皇座下玄王冷雲雪。十八歲修習道法。三十三歲一夜突破侯爵境,從毫無修為到武聖八重。一生三次推脫人皇之位,成為當時的一段佳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