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即,權杖一揮,躍身上前。

當即,權杖一揮,躍身上前。

「心意怒放!」

揮灑的星空之力沛然而至。

心意與星空之力的結合是圖蘭心意技能的秘密。

此時圖蘭已是毫無保留的展開攻擊了。

暈船效應已結束。

夏洛奇針對性的物相攻擊沒有了效果,現在以第二級心意實力對抗圖蘭的第四級心意獵人的「一統」技能。

夏洛奇剛剛獲得一絲驚喜就被海濤般的星光淹沒了。

「我這是要失去意識了么?」

在逐漸粘稠而窒息的星光合圍下,夏洛奇無法動彈了。

「星光覆蓋」加「星光割裂」兩技能疊加,其中包含了心意秩序的邏輯之力,嚴謹合縫的絞殺發動。

血脈寸斷!

心意黯然!

夏洛奇的情緒低落到了極點。

在那醇厚不可撼動的星光之力的封鎖中,夏洛奇感覺到了窒息的無情。

「生有何歡,死又何苦?」

夏洛奇的意識里莫名其妙的悲觀的想到了這個念頭。

「嘿嘿,居然哀而不死?」

圖蘭得意的看著夏洛奇在重重星空之力的封鎖與心意秩序的絞殺下心意忽明忽滅,不禁得意。

但也對夏洛奇心意與生命力的韌性感到驚訝。

換做別的心意使者,這樣的殺招下絕對扛不住一秒就完蛋。

可夏洛奇已經挺過去一分鐘了。

這一分鐘對於他們這樣的高等級文明修鍊者來說,簡直是太長了。

這說明了夏洛奇的心意根本還沒有徹底喪失生機。

圖蘭心一橫,從懷中抽出一把小巧的木劍。

口中念念有詞,不一會兒,木劍光芒大漲。

「大天使之劍!」

夏洛奇眼光瞟過,一個極其微弱的念頭意識到圖蘭要對自己下狠手了。

這「大天使之劍」若刺中靈台,那封印之力能抵擋得住么?

夏洛奇此時也無可奈何,渾身已無法動彈。

坐以待斃的感覺實在令夏洛奇感覺恥辱。

臉色通紅,銀牙已快咬碎。

苦苦抗爭之下的夏洛奇真的被逼到絕境。

想起黛麗斯,想起那些溫言嬉鬧,想起那些期盼與渴望,夏洛奇在臨死前不禁痴了。

這摩蘇雅還真是手段厲害,居然弄出這麼多分身來考驗自己的忠誠。

可愛了又怎麼辦呢?

摩蘇雅對自己也是情深義重,夏洛奇的生命之光隨時都可能熄滅。

可心意中滿滿的都是對摩蘇雅的歉意以及對黛麗斯等人的追思。

甚至庄顏,對,這庄顏也是一筆情債,還不知道怎麼還。

心意闌珊中,這些情感竟然支撐著夏洛奇的生命火光斷而不絕,在絲絲縷縷中熄滅了又忽而閃亮。

再熄滅再閃亮。

「好強的意志!」

天刑者828此時已經察覺到了夏洛奇使用了心意使者的第二技能。

由於在圖蘭夢境內,他也無法干預,天刑者828內心閃過一絲猶豫。

該不該救呢?

這夏君可是對自己有恩,夏君後人落在己手,大可還了這筆恩情。

這些心意修鍊者最怕欠人債。

心意不平,對精進有很大妨礙。

可沒法救。

圖蘭可是四級獵人,他也不過五級而已。

雖然高一級有天壤之別,但畢竟這夢境中太過縹緲。

圖蘭的一個念頭閃過,夢境就挪移不見。

無法把握,因此也無法施以援手。

「哎,看機緣了。」天刑者828緩緩的搖了下頭。

高達與若照兩人有些不知所謂。

夏洛奇盤膝而坐,圖蘭亦凝立不動。

雖然時間僅一兩秒,可這忽然靜止的狀態讓兩人感覺到詫異。

下一刻,圖蘭一口鮮血狂噴而出,跟絕唱一般,萎頓在地。

兩人眼眸中均失去了之前的光彩。

心意被鎖,或者說心意被褫奪了。

「不好!」 高達被哪吒法寶壓制,實力僅能發揮三成。

憋屈,憤懣。

被一個小孩殺的連連倒退。

若照見此間大陸竟然有法寶優勢,心下也不禁惴惴。

正憂心間,一條黑色的惡狗猛然從后竄上咬他屁股。

哮天犬到了,三目郎君楊戩大槍也殺到了面門。

四位侍女早被夏洛奇收為女奴,心意掌控十分厲害。

若照因天刑者828在場,一直強忍憤懣。

直到圖蘭與絕唱被夏洛奇擊敗后才覺得心裡稍微平衡了些。

其實,若照心裡早就想逃了。

見夏洛奇這心意使者十分難纏,來到王者大陸沒遇見過好事。

只不過礙於面子,實在做不出這等沒臉皮的事情。

惡狗咬臀,大槍戳頭,若照也是氣怯了。

「哦,二郎神,你也來了?」

夏洛奇見自己的幫手越來越多,不禁心裡一寬。

天刑者828眉頭一皺,這等事竟然會如此麻煩。

「夏君,對不住了。」

天刑者828終於要出手了。

根源心意之力在天刑者828手中赫然化為一柄利劍。

長三尺,寬一寸。

劍光如水,如夢如幻。

生的初始,死的歸宿……

在劍鋒顫動的凜冽殺氣中昭然若揭。

「滅!」

一劍直奔夏洛奇心口靈台而來。

夏洛奇此時自然無力抵抗,可他有幫手。

「嘿嘿,要動我們國師,先問問我答不答應!」

土行孫與鄧玉蟬兩人一前一後殺到。

土行孫「唰」出捆仙繩朝天刑者828脖子上纏來,鄧玉蟬手裡的五色飛石偷襲上中下三路。

捆仙繩具有極強的束縛神力,與領域技能相似。

五色飛石彼此遮掩,隱去聲音,隱去形狀。

十分適於偷襲。

天刑者828大怒,左手猛然捉住土行孫的捆仙繩,右腳狂風橫掃將土行孫的老婆鄧玉蟬的五色飛石給踢飛。

土行孫一頭栽進土裡,從天刑者828褲襠里冒出來。

雙手叉住天刑者的雙腿,往上就掀。

天刑者大吃一驚,這廝怎麼能這麼利索的鑽進土裡,又這麼快的從土裡冒出來?

愣神間,被土行孫一把掀翻。

捆仙繩立刻隨身而上,將天刑者捆得是結結實實。

鄧玉蟬上前踏上一腳,雙手一叉。

那意思是:

「讓你踢我的飛石!」

「我就將你踩倒在地!」

天刑者828氣急而笑。

「哪裡來的潑皮二貨?」

心意一動,捆仙繩自然脫落。身形如水,飄流而散,凝形而成,當即一掌劈中鄧玉蟬的後背。

第五級心意之力,在射電星域中算中等高手了。

一掌攻心!

身穿白色衣裙的鄧玉蟬噴出一口鮮血,倒地不起。

再飄然欺進土行孫身邊,對準其頭顱一掌劈下。

眼見是要取土行孫性命。

土行孫暗道一聲不好,就地一滾,抱起鄧玉蟬,「嗖」的一下鑽進土裡。

哪知天刑者828料知土行孫的土遁之法,雙腳一頓,大地瞬間變成鐵板,根本無法穿行。

「哎呀!」

土行孫一頭撞在鋼板上,頭冒金星,受傷嚴重了。

無奈之下,亂轉一氣,沒發現可以逃遁的出口,只好施法鑽出來。

天刑者828拿著土行孫的捆仙繩,心意之力發動,捆仙繩當即失去了與土行孫的聯繫。

一把按住兩人,牢牢捆住。

「夏洛奇,這兩人個你還要不要?」

「不要我可就殺了!」

說完,天刑者828舉起手掌意欲劈落。

「等等!」

「休得傷人!」

夏洛奇知道天刑者828的意思。

當即將圖蘭與絕唱兩人的心意掌控之力給撤了。

恢復了兩人的自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