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一手創立藥王谷的人。

當年一手創立藥王谷的人。

這才是他原來的狀態,沒有分裂可言。

就是完完整整的素問心。

現在的劉俊之已經騰不出手來。

所以他最優先成為另外五個怪物的目標。

不過那個蛇頭人剛動,就被一面鏡子束縛住了。

而且這面鏡子立馬變成了七面。

七面鏡子束縛著蛇頭人的身影。

然後七面鏡子之上,發出不同的光芒,立即將這個蛇頭人轟成渣。

既鼠頭人之後,這個蛇頭人也走向了窮途末路。

屍身也找不著了。

天空之上,遮天公子看著下面的畫面。

笑了笑,雖然這群小鬼,他們的攻擊根本就成不了一個整體,各自為政,而且亂七八糟。

但是不得不說,這毫無關聯的攻擊,現在已經有一點形態雛形。

他們的攻擊之間已經有了配合。

不過那個虎頭人。雖然這一劍釘在牆上。

可是也如同沒事人一樣。

因為這種傷害。對於他來說,根本造不成實質性的影響。

而且景浩的劍還在他的手中,所以這個虎頭人。

將他手中的那把斷刀,扔在地上。

拿著景浩的劍。

其實劍武聖,所做的一切都是故意的。

因為他知道,以他的實力來說,和這個虎頭人相距太遠。

所以他只能想一些別的辦法。因為他沒有那麼強大的實力,也沒有強大的聖兵作為支持。

所以他就只能以自己的這柄流光劍作為誘餌。

這個虎頭人揮動流光劍的時候,才發覺自己可能是掉進了一個陷阱裡面。

因為那柄劍。劍光大盛。從這柄劍當中飛出無數條絲帶,將這個虎頭人,嚴嚴實實固定住。

作為劍武聖。景浩對於劍術上的理解,有著自己獨特的方式。

從他劍中飛出的無數條絲帶,是他所有元力的體現。

而且在他的元力籠罩之下,任何武聖二重巔峰的人,除了劍武聖燕秦之外,任誰也沒法逃出他的天攏絲帶。

但是令他驚奇的事情還是發生了,雖然他早有預料,但是他還是沒有想到。

這個虎頭人竟然,竟然掙脫了天攏絲帶。

但是就算掙脫了又如何?

流雲劍,還有一個獨特的功效。

就是這把劍,他兵解之後有一個獨特的功效。

就是能夠短暫的麻痹人的神經。

所以景浩立刻選擇兵解流雲劍。

因為這把聖兵雖然跟隨了他多年。

把這把劍拿自己的親兄弟對待。

可是今天,他選擇兵解流雲劍。

是因為今天這個對手,對於他來說。對於神武大陸來說。

都是一個謎一樣的對手,因為他對於神武大陸的威脅太大了,所以它可以不息犧牲自己的生命。

所以他今天要捨棄他最好的兄弟,聖兵流雲劍。

兵解流雲劍。

造成了那短暫的麻痹,然後景浩將自己的左臂強行的扯了下來。

「神通,血祭劍塵。」景浩的左手臂,被他拋向空中。

然後化作點點星光,密密的血絲如雨一般的降下來。

這是他最大的底牌,但是他不得不用。

因為這個妖怪一旦走了出去,恐怕神武大陸會更亂。

而且這個世間,除了他之外,就沒有武神。

所以他可以肆無忌憚。

那個虎頭人十分輕蔑的看了看天上的血雨。

「你的這個招式不錯,看起來挺唬人的,不過對於我來說,根本沒有用處。」短暫的麻痹,已經過去。

這個虎頭人,立馬一個箭步沖了上來。

掐住了景浩的脖子。不過一把鎚子,打在了他的頭顱之上。

頓時虎頭人的頭顱腦漿迸裂。

「原來這股力量是這麼用的。」李元霸高吼了一聲,他現在終於掌控了這股力量。

這股對於他十分陌生的力量。

可是他現在僅僅是掌控,並不能熟練的運用。

景浩雖然失去了左臂,可是對於他來說,他還能應對虎頭人。

所以他快速的掙脫了虎頭人的手。

李元霸也向後退去。

那個虎頭人的頭立馬恢復原樣。

只不過他的頭剛剛恢復原樣,就被一把槍貫穿了。

這把槍貫穿它的頭顱之後,上面的火焰熊熊的燃燒著,並且迅速的點燃了他的身體。

「你要讓我說多少遍,這種攻擊對我完全是沒有任何效果。」渾身火焰的虎頭人抓住這柄長槍。

然後用手指輕輕一彈,劉郁俊立刻倒飛出去。

劉郁俊就不明白了,為什麼?

為什麼操縱十大聖兵,但是差距就這麼大呢?

為什麼無法撼動這個虎頭人,不管有多少攻擊,都無法讓他受傷。

因為對於他來說,這些人的攻擊都是撓痒痒。

擁有超高速再生的他,根本不懼怕這些攻擊。

只不過地面微微的晃動,讓劉俊之神經一緊。

這種熟悉的感覺,果然,那個東西又將重新出世。

藥王谷之所以被稱為荒古,一個是因為荒古界的原因。

另一個原因是因為,在藥王谷之下,將近幾萬米的深度。

埋藏了一個,埋藏了一件太古時期的兇器。

藥王谷,建立在這個根基之上。

就是為了鎮壓這件兇器。

現在大地震動,這股震動劉俊之曾經親身經歷過一次。

就是那股鎮壓的兇器的封印,再次的鬆動了。

這可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因為那個兇器實在是太危險了,如果再讓這個域外邪魔得到,那就了不得啦。

所以劉俊之還是決定,決定請乾坤夫人出手。

所以他心神一動,溝通了乾坤夫人。

這個龍頭已經來到了劉俊之的身後,然後他用自己的左手輕輕一推劉俊之。

劉俊之雖然知道,這個龍頭在他身後。可是,劉俊之卻無法做出應對。

因為他手中抱著兩個人。

而且這個龍頭一次一次攻擊他的原因,就是他還要想回到周晴的身體之內。

但是劉俊之肯定不能讓他得心如所願,所以劉俊之硬挨了一掌。

但是這一掌,劉俊之認為他挨的比較值。

因為他可以進行轉移,將這股力量,轉移到另一個人的身上。

而他選擇的目標都是那個虎頭人。

這虎頭人正在得意的時候,卻突然間感覺自己的腹部十分的疼痛,然後竟然被彈飛了出去。 那個虎頭人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自己竟然會受到攻擊,而且連攻擊他的人都沒有看清楚。

就不明不白的飛出去了。

對於劉俊之來說,壓制那把兇器才是主要的問題所在。

如果那個域外邪魔獲得了那件兇器,那將是無法想象的問題。

恐怕乾坤夫人和遮天公子雙雙出手都無法攔住他。

藥王谷鎮壓了那東西幾萬年,就算藥王谷覆滅了,那東西都出不來,因為有封印正在哪裡抵擋,可是隨著藥王谷的覆滅,那個封印漸漸的威力變得越來越虛弱,並且也沒有人修復封印陣,所以隨著時間的推移,那把兇器越來越強,隨時有可能衝破封印陣,對於劉俊之來說,不是一個好消息。

所以他要,去封印陣的洞口,一直向下而去,從新在一次的加固封印陣,而且現在這種情況來說,只要乾坤夫人及時的出現,就能扭轉整個戰局。

所以劉俊之也不必擔心,況且,他明白。七神境的威力究竟有多大,恐怕那是唯一一個,能夠媲美乾坤夫人的存在。

所謂一面七鏡,劉俊之知道自始至終都是一個謊言。

它雖然被白家作為世世代代相傳的家傳之寶。

可是它並不是白家人製作的。

因為他們找到了那個人留下的財寶而已。

七神鏡就這個財寶中最重大的部分。

因為這個東西本來就屬於藥王谷,不過後來第十任谷主將他的所有財寶隱藏了起來。

所以七神鏡便消失不見。

不過對那時如日中天的藥王谷來說,少一件聖兵不是什麼大事。

也正是如此,沒有人會在意它的下落而已。

劉俊之決定在自己臨走之前做一件大事。

他當時被域外邪魔,搞的是暈頭轉向。

竟然忘了使用落寶金錢。

隨著劉俊之的心神一動,落寶金錢如流星一般。

迅速的將那個怪物所有分身所持有的兵器,全部的收繳。

面對那突如其來的金色光芒,雖然這個怪物剩下的四個分身,也意識到了,這可能是一次攻擊。

但是沒有想到,在他們的兵器接觸那道金色的光芒的時候。

紛紛的消失不見。

落寶金錢再加上空間袋的效果。

這種配合是絕佳的。

這些兵器瞬間轉移到了劉俊之的空間袋內。

而且等到四個分身反應過來的時候,劉俊之早已消失不見。

「該死。」那個龍頭人口中叫喚道。

可是這也毫無用處,因為他們的兵器已經被收繳了。

而且一個環莫名其妙的出現在周家家族的手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