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這個語氣是有針對性的,比如在場的兩位最高領導人都是希望主子好,這種語氣用出來才有效果。

當然,這個語氣是有針對性的,比如在場的兩位最高領導人都是希望主子好,這種語氣用出來才有效果。

總之作為一個出色的小廝不是那麼容易的,作為一個紈絝子弟身邊出色的小廝,那更是難上加難。沒看到京都多少紈絝子弟羨慕他主子身邊有個他這樣的小廝!

甚至曾經有個紈絝子弟向他主子出價十萬兩黃金買他,他主子都沒有同意。

他差點就心動了,想把自己賣掉。但是想想賣掉他后的銀子都不在自己手上,賺的是他主子,於是他穩住了。

雖然,他家主子敗家了些,但是也多虧了他主子敗家的性格,他現在的身價已經漲到了二十萬,他有自信隨著時間的流逝他的身價還能往上漲。

要知道,從古至今最高價的花魁贖身銀子也才十萬兩。

作為一個小廝,一個成功的小廝,他覺得自己出色到都可以被記入史冊了。

皇太后、皇帝等人都覺得自己出現幻聽了:「什麼?你說君家的少主同意了!」

得到了結果,眾人一臉恍惚的出了慈寧宮!

皇太后決定召見君明明,看看這個君家少主到底長什麼樣?應該是很很好看的,要不她這個眼高於頂的孫子也不會主動來請旨賜婚。

就是怎麼年紀輕輕就眼睛瞎了,願意嫁給一個紈絝。

明明來的很快,皇太后看著她發現這個女孩子長的出乎意料的讓她喜歡,彷彿每一寸都長在她心坎上。

確認過眼神,是她幻想中最喜歡的長相。

而且,這個君家少主並不像她想的那樣,以為是個不懂事的小女孩,能隨便讓人哄騙了的。

她周身氣質沉穩,跟她孫子比,反而雲墨看著更像是沒長大的樣子。

「哀家還有許多沒娶妻的孫子,如果你覺得這個不好,咱們可以包換的。」皇太后說完,趕緊捂住嘴。看著面色陰沉的雲墨,她覺得自己惹禍了。

明明莞爾,她覺得此刻的皇太后還挺可愛的,一點也不像是從後宮中廝殺出來的霸主!

系統:「太後娘娘多心了,我家少主並不是因為賜婚才同意嫁給雲墨的,而是她未來的夫婿人選是雲墨,才接旨同意婚事的。」

雲墨狠狠地盯著系統,暗暗磨牙:「這個可惡的傢伙,為什麼直呼他的名字,都不會用尊稱嗎?他的地位可是很高的。」

系統的聲音如同珠玉碰撞聲一樣,悅耳動聽!但是他的話其實是非常不敬的,但是在場的人一點反應都沒有,包括最應該生氣的皇太后都沒有一點反應,這讓明明不禁猜測歷代君家主人到底做了些什麼?

瞧把皇室折騰的,一點皇室的威嚴都沒有了。

小廝倒是看到自己主人對著君家小廝惡狠狠的眼神了,要是一般時候為了體現自己的忠心耿耿,他就挺身而出了,但是自家主子和未來夫人誰更有地位,當然是未來夫人了?

更何況,自家夫人身邊的小廝一看就知道有大佬氣質,同樣是小廝,怎麼人和人之間的差距那麼大呢!

皇太後有些疑惑君家少主怎麼不說話,反而是身邊的護衛來答話,難道是不屑和皇室說話嗎?

皇太后想到這裡,面上一沉,心中真的有些不悅了,歷代君家主最囂張的時候也不會這樣無視皇室。

想到這裡,皇太后威嚴道:「君家少主這是……」說著,眼睛在君家少主和她身後的護衛身上來回徘徊。

顯然,皇太后的眼神比雲墨小廝的眼神好多了,沒有把君家的護衛看成是小廝。

系統側身,微微上前一小步,站在明明的身側道:「回太後娘娘的話,我家少主因為天生的啞疾,所以無法說話,都是卑職代替回答。」

「卑職可以清晰的知道少主每時每刻的所思所想!」

之前系統站在明明的身後,身子被明明擋住了大半,加上皇太后的所有注意力都給了明明,所以並沒有注意到系統,但此時系統上前一步,出現在皇太后的視野里,皇太后不由微微一驚,因為她沒有想到一個君家的護衛都長得這麼俊美。

和君家少主並排站在一起彷彿一對璧人般,天造地設的一對。

系統等了半天,聽到皇太后問了一個不相關的話題:「你會武功嗎?」

繞是系統也不由微微一愣,才回答:「會。」

雲墨的小廝站在一旁,心痛了痛,同樣是小廝怎麼差距這麼大。別以為他沒看見,皇太后滿心滿眼對系統的喜歡,這樣的喜歡可是他費勁千辛萬苦才得來的。

而且,別人的小廝都會武功了,而他什麼都不會,果然,選對主人很重要,小廝的雙眼赤紅,心中無聲的咆哮:

「雲墨,你毀我一生!」

小廝現在跟他的主人一樣,對系統充滿了不待見。 這對主僕不待見系統的原因各不相同,但戰線是統一了。

一個是因為聽到他的聲音,就覺得上輩子被他坑過,另一個是因為,他輕易達成了他費勁心思才達成的成就。

但是小廝和雲墨最大的不同是,雲墨身份高貴,喜怒哀樂都表現在臉上,而小廝喜歡不動聲色的接近讓他有危險的人,然後超越他。

皇太后雖然有些可惜君明明不能說話,但更多的是對於君家侍衛能每時每刻知道主子的心思覺得好奇。

她剛剛可是看到了,她問話的時候,君家少主可是連眼珠都沒有動一下,這個君家侍衛是怎麼知道他家主人的心思的?

想到這兒,她決定做一個實驗。讓人抬來兩個屏風,將兩人隔開,她坐在上首問話,然後讓兩人將自己的回答寫出來。

君家少主怎麼想的直接怎麼回答就好了,至於君家侍衛的話就是寫君明明的想法了。

一個人怎麼可能完完全全的知道另一個人的想法了。

皇太后看了一眼自己身邊的嬤嬤,這個嬤嬤是她從小的時候就跟在自己身邊伺候的,到了現在她很大一部分能猜出自己的一些心思,但大多數都要自己給一些提示。

君家少主此時不過十幾歲,就算這個君家侍衛在君家少主剛出生的時候就跟在她身邊,也不過才十幾年,還能厲害的過跟在自己身邊大半輩子的嬤嬤?

皇太後手里捏著團扇,微微遮住唇角,漫不經心的一笑而過,沒有把這個可笑的想法放在心上。

但是打臉來的如此之快,她沒有想到兩人的答案居然一模一樣,甚至連兩人都習慣在答題前寫的序號都一樣,不同的恐怕就只有兩人的字體了。

要不是兩人提筆寫字都在她的眼皮底下發生的,恐怕她怎麼都不會相信。

她看著君家侍衛忍不住更欣賞了一些,年紀大了就喜歡這樣的長相好又努力的年輕人。

要不是她的孫輩中沒有沒出嫁的孫女,她都想把這個君家侍衛招來當駙馬。

皇太后她對著君家侍衛和藹的笑笑:「你叫什麼名兒?」

「卑職名叫系統。」

「好名字!」皇太后看著他的眼睛里滿是歡喜。

一旁的小廝撇了撇嘴。

君明明和系統出了皇宮,她下了軟嬌,身姿挺直,微微蜷縮的手指卻帶著倦意,曾經在任務世界時,無比想要現在這樣的悠閑時光,現在擁有了,卻不知道下一步怎麼走了。

想到這裡,她還有點羨慕歷代的君家人,經歷那麼多還能在這個世界這麼活潑,看看這些皇室對待君家的態度,可不就是他們折騰出來的。

一點都不懂安享晚年的安逸。

跟歷代君家人一比,她彷彿就是一個遲暮的老人一般,垂垂朽以。

只能看著窗外的潮起潮落!

回到了府里,丫鬟們忙端上桂圓湯,她端起呷了兩口。

正想著,系統要不要嘗嘗,呆在房間的那一邊的系統就回:「不用了。」

明明:……說實話,這種自己想什麼,別人都能知道的事情,還挺不好受的。

她邁過屏風,看到系統坐在一堆箱子上,「你在做什麼?」

想法剛剛劃過腦海,系統就已經風清雲淡的瞥了她一眼:「我在準備你結婚用的錢!」

說著,拿起幾個狀元幾第的小金錁子給她看。

「這種作騎馬戴金花狀元及第的形狀,你結婚用這個不合適,去掉。不過,這裡面有幾種吉祥圖案還挺適合的。」

系統說著,便把他手裡的「流雲百蝠」、「事事如意」、「歲歲平安」等圖案給她看。

「流雲百蝠」是用雲彩和蝙蝠構成,表示幸福的眾多。

「事事如意」,是用雙柿和如意構成。

「歲歲平安」上面是用谷穗、瓶子、鵪鶉構成。

還有筆、銀錠、「如意」為「必定如意」。

玉蘭、海棠、牡丹為「玉堂富貴」

雜樣花卉為「八寶聯春」多半是諧音的祝頌詞句。

明明一頭黑線:「我結婚要這麼多金錠做什麼?」

系統豪氣的道:「這些圖案一樣準備兩箱,一份用來當街撒,一份用來婚禮當日打賞下人。」

明明滿頭黑線:「別人家有喜事的都是撒銅錢,你撒金銀,也不怕把人給砸出一個好歹?」

這個時候的系統堪比她肚子里的蛔蟲,她剛這樣想。

系統倒是沒有這個顧及:「撒錢的時候我親自來,絕對不會讓意外事件發生。我看過歷代君家人成親,排場都是不小的,咱們不能被比下去了!」

明明看著系統一副風清雲淡的仙人之姿,卻做著暴發戶的事,真是有種說不出的違和,

幸好裡面有不少是不適合的,比如松、竹、梅為「歲寒三友」,「雲龍捧壽」是用雲龍和「壽」字作圖案等等一些,都被系統棄用了。

否則,按照系統這個敗家的性子,君家歷代儲存下來的小金庫可能就會被一敗而空。

但是自己家的系統能怎麼辦? 情深入骨:邪惡總裁請快點 只能慣著,而且看多了系統謙謙君子,陌上如玉的模樣,看到他現在這個樣子還挺有趣的。

君家府邸里,眾人都知道系統侍衛喜歡吃新鮮的東西,最好是能剛從地底挖出來的。

這天剛挖出來的竹筍,莊子里的人孝敬了一批上來,本來還有點擔心主人家嫌棄,沒想到做出來后不管是煲湯還是裹著辣醬切細絲,拌著吃都好吃。鮮的都想把舌頭給吞下去。

古代雖然有諸多不方便的地方,但是食材是真的沒話說,不用擔心裏面有的沒的添加劑,也不用擔心地溝油吃了胃難受。

加上君府裡面的很多設施都很現代化,歷代君家能人不少,看看這些冬暖夏涼的措施,連偌大的園子都顧及到了。

現代人都沒幾個有這麼豪的,裡面的一些設施,連後世的21世紀都沒有君府裡面方便。

想到這些,明明又覺得自己能在這樣一個地方養老,還挺不錯的!

住的舒服,吃的開心!

明明接了聖旨, ?第一篇東山鬼婆

第一章荒村雙鬼

引子

這一個兵荒馬亂的年代,這裡又是一個很閉塞的地方,但是這裡卻不是什麼世外桃源,因為這裡所生的事情往往比外界更可恥。

「張老實,哈哈,在家的吧……」聽到這一聲戲虐的叫聲,正在自家小菜園裡幹活的張老實不由得一哆嗦,他知道來的是誰,更知道自己安靜的生活又會被打斷了。

農門旺女正當嫁 果然,只見土院子外邊晃晃悠悠的走進來幾個歪戴帽子,斜瞪眼的傢伙,為首的正是方圓幾個村裡的一霸,痞子頭子,王老痞,後邊跟著的正是他的手下混子。

一個混子走進院子里,看見張老實還愣在那小菜園子里,瞪著眼叫道;「哎,我說張老實,沒看見王大爺來了嗎? 豪門奪愛:冷梟總裁替代妻 還不快點叫你那媳婦出來侍候著。」

張老實的媳婦是不久之前,他上山外集上趕集的時候拾來的,很好看很好看,本來別人並不知道,但不巧被一個愛多嘴的女人看到了,就一下子弄的所有人都知道了,但是當大家知道張老實屋裡有一個好看的女人的時候,張老實的噩夢就來了。

那個王痞子聽說張老實屋裡有一個好看女人,已來了幾次了,每一次都占夠了便宜。次數一多,這就好像是成了他的習慣一樣。

而村子里的人們竟然也都不知道出於什麼心理,竟然沒有一個覺得張老實是苦主的,好像是張老實天生就該被欺負一樣,更有好些女人說,張老實拾回來就一個狐狸精。

張老實的女人躲在屋裡不敢出來,張老實也被兩個混子從那小菜園子里拉了出來,張老實苦著臉,一臉的慌張,哀求道;「王大爺,王大爺,你放了小的兩個吧,放了小的兩個吧……」

王痞子一口水吐到張老實的臉上,罵道;「你看你的苦瓜臉,就你這樣的怎麼也能有那樣好的運氣?那麼好的一個女人,竟然讓你給揀到了,咳,呸。」

說著,幾個人拉著張老實就到了屋裡,張老實的女人躲在裡屋,王老痞讓兩個混子進去將那個女人拉出來,一個弱女子當然不可能掙得過兩個男人,所以,那個女人很快就被拉了出來,那真的是一個好看的女人。

村裡的人都跑來看熱鬧,男男女女的都涌到張老實的院子里,男人們伸著頭往裡瞅著,女人們在後邊指指點點,「看看,這麼好看的女人,不是狐狸精是什麼?」

「就是啊,這個張老實啊,鬧不好會被這個狐狸精給纏死的。」

王老痞看著這個女人,兩隻眼睛直直的,冒著光,呵呵道;「聽聽,人都說這女人是狐狸精吧,哎呀,張老實啊,不如我們今天就看看你的女人是不是狐狸精吧,那我就將她的衣服扒下來,咱們看一看這女人倒底是不是狐狸精,好不好。」

「好」

「你們這些壞人,」就在王老痞要下手的時候,忽然一個小石頭投到了他的背上,並且一個小孩子的聲間罵了一句。

大家回頭一看,上一個村西頭老宋家的兒子,七八歲,娘老子都死了,跟著一個伯子過。

大家看的時候,小孩子又扔過來幾個石頭,王痞子氣得指著小孩子罵著;「小逼孩子,快給老子滾,不然,老子扒了你的皮,」

小孩子指著一堆的人罵道;「你們都不是好人,」說完就趕快跑了。

王老痞回過頭來,再一次惡笑著去扒那女人的衣服,女人用盡全身的力氣掙,卻掙不過位著她的那兩個男人,張老實也一邊苦求一邊掙,可惜,王老痞當然不會聽他的哀求,如果哀求有用的話,那王老痞豈非早就放過他了?他也掙不過那兩個拉著他的混子,因為張老實本來就不是一個強壯的人,他人懦弱,身體也很懦弱。

就這樣,王老痞竟然就這樣當著所有人的面扒下了張老實的女人的衣服,當一個赤裸的女人出現有眾人眼中的時候,所有人都呆住了,因為那細白,那翹挺,那神秘,都是這些村裡的人所沒有見過,那是那樣的好看,就像是一件瓷器。

「啊」張老實已羞愧到了極點,也憤怒到了極點,王痞子,還有所有的人或許都沒有想到,就算是兔子急了,都是會咬人了。

張老實大叫一聲,乘拉著他的那兩個混子呆住的工夫,一下子掙開了,苦叫一聲,「我跟你們拼了……」說著,他一頭向王老痞撞了過來,王老痞正呆著,聽到一聲大叫,又一見人影沖自己一閃,連忙一閃身,就聽「叭嚓」一聲,張老實沒有撞到王老痞,竟然一頭撞到了桌子角上,當場將頭上撞了一個洞,死於地上,但是由於憤恨,七竅都流出血來。

「老實……」那個女人一看這樣,她心中的那僅有的一絲絲希望也破了,憤恨和羞辱早已填滿了她的胸中,隨著自己男人的死,到達了一個頂點。

女人猛地掙開拉著她的那兩個混子,撲到張老實身上一看,張老實已死的透透的,女人抬起頭來,散亂的頭髮往兩邊一分,一雙好看眼睛充滿了恨,看了一眼已呆了的王老痞,還有一院子的人,似乎是想要將這些人都記住,然後,她忽然一頭也撞上了那個桌子角。

「叭嚓」女人也七竅流血,死於非命。

「這……」王老痞沒想到,竟然就這樣鬧出了兩條人命,他沖著村民叫道;「這件事,無論是誰,誰要敢說出去,老子就弄死他。」然後吩咐手下混子隨便找兩個口袋,將兩個死人裝起來,扛到後山隨便埋了就算了。

所有的人都散了,就好像沒事發生一樣,或許在大家的眼中,那張老實就是一個活該被欺負的人,或則說,那就不算是一個男人,或是人,他死就死,和大家沒有一毛錢的關係。

日子好像又這樣平靜的過下去了,可是。誰都沒有想到。

就在張老實兩口子死後的第七天夜裡,兩個凶死的人化成惡鬼回來了,兩個惡鬼撕碎了王老痞,還有那幾個混子,然後又幾乎屠盡了村子里的人,只剩下宋家那個小孩子活著。

正文一土土的插班生

「各位同學大家好,我叫陳十一……」

「呵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