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確有些不正常。

的確有些不正常。

那麼是哪裡不正常呢?

這裡的喪屍身上都有大量的牙印和酸液腐蝕過的痕迹。

被感染肯定是被咬過,這個不用多說,但是這個牙印的數量和噬咬的程度完全就和喪屍感染時的那個程度不是一個水準啊。

而且這些喪屍或多或少的都有皮膚被腐蝕過的痕迹,感覺就像是被人消化了一頓,然後從胃裡吐出來的一樣。

呃……也許把「像」去掉更合適。

現在外頭的喪屍都是殘屍,最少也少了一條胳膊的那種。

「厄洛斯,你覺得這是什麼……厄洛斯?」那瑟剛想對厄洛斯說什麼,卻發現這丫頭似乎很痛苦的樣子。

「那到底是什麼東西?簡直就是對我的褻瀆……不行……我要忍不了了……」

直接原地抱頭蹲下的厄洛斯開始瘋狂的嘟嘟囔囔。

天吶,她是看到了什麼才會變成這個樣子呀?

「厄洛斯,你先告訴我你看到了什麼可以嗎?你冷靜一點。」那瑟半跪下問。

現在喪屍還沒有發現他們,如果喪屍發現了自己,他就直接公主抱將厄洛斯抱起,然後光速逃跑。

「你感覺不到嗎?空氣中散發的一股子胃酸的味道……」厄洛斯說,「這已經不是二級喪屍的水準了,可以接近三級喪屍了。」

那瑟他傻眼了。

自己可能才是剛剛能夠對付二級喪屍的樣子。

「那個三級喪屍你覺得有可能是什麼樣?」那瑟詢問。

厄洛斯抱頭原地蹲下一直瑟瑟發抖,「我不知道,但是我能夠感覺到那種帶起的威壓,那種激烈的飢餓感……可能是我的力場比較強,和他的力場產生了衝突,所以感覺會這麼明顯。」

飢餓?

的確,如果用飢餓來解釋的話,好像還真能說的通。

這些喪屍都是被某一巨大傢伙給咀嚼過吐出來的。

這麼一說好像沒有問題。

如果真的想把這個地方後續作為自己的主要基地,那看來不把這傢伙解決是沒有辦法了。

「厄洛斯,你現在能走嗎?」那瑟問。

「我可能……不行。」厄洛斯說。

「那我背你,你抱緊我可以嗎?」那瑟問。

「不要吧……好丟人的。」厄洛斯有一點點臉紅,說。

「沒事的,我畢竟是要上房頂,所以說沒有辦法。」那瑟說,「我總不可能把你扔在這兒吧。」

「那……那就這一次啊!」厄洛斯說,「如果不是這一次我沒有辦法叫索命青駒出來……才不會讓你這樣子。」

讓厄洛斯幫自己把刀背著——反正也沒有碰到,不會觸發鴉鈺刀的認主,然後背起厄洛斯的那瑟站起來感受一下,「厄洛斯你倒是怎麼越來越輕了?」

「你……難道你還希望我長胖嗎?」厄洛斯問。

「你的鎧甲那麼重,你太輕的話後面會承受不了的。」那瑟說,「抓緊啊可別鬆手了。」

「我知道哎誒誒誒……慢點慢點!」

那瑟已經瞬間攀附到牆上了。

果然是有了赫爾墨斯的攀爬技巧,以後整個人都不一樣了。

動作迅猛的像猴子一樣。

惡魔之爪手指扣入牆壁,現在差多位置在四樓的,那瑟他們往兩邊看了看——

「這一條巨大而狹長的坑道是什麼?」厄洛斯問。

「我覺得像是有什麼東西起跳撲了過去……然後應該是在地面上滑行了一段。」那瑟說,「但是說要這麼說的話,是什麼東西這麼胖這麼大呢?」

「如果是活體這麼胖的話,是違反七約令中的暴食的。」

「七約令?那個又是什麼呀?」那瑟問。

「七約令是一個時代演變圖譜。」厄洛斯說,「指的是**,暴食,貪婪,盲怒,懶惰,嫉妒,還有傲慢,你自己仔細想一想,從泰坦時代到現在,難道不是嗎?」

這麼說還真是。

泰坦時代,泰坦因為縱慾淫亂,所以誕生了眾神來推翻他們。

眾神時代,眾生之間因為嫉妒創造了人來驅逐自己。

黃金時代,人們因為暴食,嬌生慣養,飢荒爆發,餓殍遍野。

白銀時代,人類因為懶惰,任由污穢流傳,最終導致瘟疫爆發。

青銅時代,人類因為傲慢,甚至去挑釁巨龍,是巨龍出現在人類的土地上,最終引來了眾神出征,諸神之戰降臨,人類隨之毀滅。

黑鐵時代,人類因為盲怒,甚至將一切的錯誤都歸咎於天空,向著天空拋出石頭,但是扔向天空的石頭只會砸死自己。

到了最後的黑鐵時代也就是現在,人類因為貪婪甚至去貪婪時間,最終整出了,幾乎將自己毀滅殆盡。

「那瑟,先別走神啦,你看那是什麼?」厄洛斯拍了拍忙著發獃的那瑟,指了指遠處某一個大腳印。

看這個腳印的尺寸已經不是幾十碼就能夠形容了。

這個腳印少說也有上百碼吧!

「那個是喪屍的腳印嗎?」那瑟說,「那你覺得我們有必要過去看看嗎?」

「我們之後肯定是要在這個地方建立大本營的,還是過去看看比較好。」厄洛斯說,「少說我們得知道我們在面對的是什麼吧。」

喪屍危機爆發之前,網上時常流傳著一句話。

干就完事兒,加油,奧利給!

但是總得知道自己當時在面對的是什麼吧。

總不可能去追求不可能的事情吧。

那瑟表示認同,「那麼接下來這一段你可要抓緊了。」

厄洛斯不僅是緊緊抱住那瑟,修長的雙腿也緊緊的勾住了那瑟的腰。

雙腿發力!

同時右手惡魔之爪向牆壁狠狠一推。

在牆壁摁出了無數巨大裂痕,那次直接橫跨過一個街道,抓住半空中的紅綠燈支撐桿,順勢將自己甩了起來。

這樣做間接延長了自己可以跳躍的距離,同時呢,也不用著地的時候還要翻滾一下。

不然的話厄洛斯可就要頭著地了。

那個上百碼的大腳印直接就印在路中間,那瑟跳過去剛好落在那兒。有一隻喪屍不識貨的過來就給某人直接當了一回墊子。

「這個腳印看來是真的厄洛斯,你的害怕是對的。」 「那瑟,你可以看出什麼來?」厄洛斯問。

「這個腳印做不了假。」那瑟說,「畢竟腳掌上紋路太清晰了,踩在這裡都很明顯,如果是為了掩人耳目做這麼明顯的話反倒有些不真實。」

「那喪屍的體格有可能這麼大嗎?」厄洛斯問。

「現在一切都是未知數,並非不可能。」那瑟說,「這個傢伙必須要想辦法進行圍殺才行。」

「在馬路上踩出這種腳印需要多大的力氣?」厄洛斯問。

「估計那個傢伙一條腿就已經用噸來形容了吧。」那瑟說,「不然的話,實在沒有辦法,將柏油馬路踩得這麼整齊。」

「前面似乎還有一個腳印。」厄洛斯說。

那瑟用手擰斷腳下那隻喪屍的頭,右手傳來一絲絲的燒灼感。

惡魔之爪的鱗片沒有辦法保護酸的攻擊嗎?

這個那瑟一點都不意外,畢竟如果惡魔之爪什麼攻擊都能夠抵擋才過分了。

那瑟手指輕輕一抬,鴉鈺瞬間脫離刀鞘手中,一刀給那隻喪屍開了個瓢,那瑟隨即趕到另一個腳印前觀察。

這兩個腳印差的不遠,前後也就不到一米。

「這麼大的腳步子卻這麼近……」那瑟突然就笑出來了。

「那瑟,你在笑什麼呀?」厄洛斯問。

「如果光是看腳掌,我估計又會被冥河那種問題給困擾,但是沒有想到這傢伙的步子這麼窄,我一下子就看出端倪來了。」那瑟說,似乎也還在為當初估計錯的冥河的身高還耿耿於懷。

「如果是正常人類的體格,腳掌大,那麼步子應該也大,下一個腳掌應至少也要離個五六米才對。」那瑟說,「但是這前後不到一米說明什麼?」

「這隻喪屍的腿其實沒有那麼長。」厄洛斯說,「我早就料到這傢伙應該是一個比較矮的,但是是非常重的傢伙。」

「那你是怎麼看出來的呢?」那瑟問。

這一點他倒還真是想知道的。

「這個掌印就可以看出來呀!」厄洛斯說,「前腳掌的坑比較淺,後腳掌的坑比較深,這說明步子踏得重,也就可以說明腿短。」

現在那瑟已經構想出這個喪屍長什麼樣了。

體態臃腫,大腹便便,行動緩慢,主要的攻擊方式應該是吐酸液。

這麼一說好像有點難纏了。

那瑟抓著耳朵糾結。

「厄洛斯,如果你遇到會噴吐酸液的傢伙,你會怎麼應對?」那瑟問。

「酸液會毀壞武器和服裝,如果和個這種怪物發生遭遇戰啊,那我一定會優先以閃避為主。」

「你就不想想如何直接斷絕他噴酸液的方法嗎?」那瑟問。

「沒有必要做那個無用功。」厄洛斯說,「我們的直接目的是進攻,如果要收下他的人頭的話,就應當不考慮其他任何因素直接考慮進攻。」

看來厄洛斯在這方面邏輯還是很嚴謹的。

自己的重點是殺死對手,而不是怎麼解決對手的噴酸液。

那麼噴酸液就是攻擊,攻擊躲開就好了。

那瑟點點頭,「我想順著腳印過去看看。」

「那瑟,你這麼做太危險了吧?」厄洛斯問。

「放心吧,以我的逃跑速度你都躲得掉,還躲不掉那個傢伙?」

「那瑟。」厄洛斯對於那瑟會說出這種話有點無語,「當時你能夠不死,那是因為我手下留情,如果我當時直接拿出來引魂鎖鏈,你現在還能在這兒跟我逼逼賴賴?」

那瑟略有點尷尬,「這傢伙挺笨重,就可以藉助速度的優勢,但是要怎麼做的最快速度解決呢?」

「引爆?」厄洛斯問。

「這個辦法好像不太可行。」那瑟說,「畢竟他是喪屍,而且還是以酸液攻擊為主的喪屍,如果採取引爆的方式的話,有可能會濺射到周圍損傷很多人。」

「那用焚燒可以嗎?」厄洛斯問。

「理論上來說應該是沒問題的。」那瑟說,「但是怎麼讓他不逃竄呢?」

「關起來就好了呀!」厄洛斯說。

那瑟微微愣了一下,迅速反應過來。

看來是自己逃課逃多了才能想到這些問題。

「下一次再來的時候就是要解決這傢伙的時候。」那瑟說,「這一趟我們還來不及解決他。」

「那你想好是採取什麼方式進行攻擊了嗎?」

「囚籠圍殺。」那瑟說。

「囚籠圍殺?怎麼做?」厄洛斯問。

「就是想辦法把他圍在一個地方進行攻擊。」那瑟說,「這個的準備工作比較多,我們兩個人肯定是來不及的,我們也不用擔心有人會跟我們搶,至少這傢伙守在這兒也沒人敢動他。」

「嗯。」厄洛斯點點頭。

已經半上午過去了,厄洛斯現在和那瑟的態度已經漸漸回到統一路線了,兩人便趕快回到加油站,畢竟不想驚動這尊大神。

雖然不知道這姑娘究竟受了什麼打擊,但是現在好歹是勸回來了。

那瑟這一點還是蠻欣慰的。

畢竟他可不想再把厄洛斯趕回亞特蘭蒂斯去,估計她也回不去。

能夠讓厄洛斯的離開那個地方,說明那地方也出狀況。

「厄洛斯,」那瑟幫厄洛斯扣上安全帶,「亞特蘭蒂斯是出什麼狀況嗎?」

厄洛斯也不算是特別傻,明顯聽明白那瑟的意思。

「蓋婭現在在亞特蘭蒂斯大肆興建神廟。」厄洛斯說,「神權現在凌駕在王權之上,皇族的權力名存實亡,估計等到我們回去,亞特蘭蒂斯已經變成另一個地獄了。」

「你沒有阻止嗎?」那瑟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