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說的嚴厲。

皇后說的嚴厲。

「我…」

馮芸看了看自己的樣子,臉一紅,在宮裡走來走去,確實不大像話。

「我這就去換身衣服。」

馮芸受了白眼,才意識到確實不大合適。

「算了,說說蘇瀅現在怎麼樣了?」

皇后問道,語氣平緩了許多,這才是她要關心的問題,馮芸去迎昭宮,就是她授意的。

馮芸立馬來了精神。

「這個蘇瀅,自己的親姐姐和爹爹都出了事,她竟然和沒事人一樣,真是個狼心狗肺的東西。」

皇后聽到這話,微微一愣。

「難道就沒有一點怒氣?」

「沒看出來,我本打算去奚落她一番,她還笑吟吟的答我,要不我也不會不防備,被她潑了這一身的茶水。」

越說,馮芸越是生氣,用手又緊了緊胸口。

「這蘇瀅,倒是個沉穩的。」

皇后淡淡的說道。

「哼,皇上寵她只是一時,出了這麼大的事,我就不信皇上對她沒有一點成見,現在皇上去她那裡的次數,都比往日少了。」

看得出來,馮芸一臉的得意。

「好了,你回去吧,沒有事,也別往我這跑了,還是呆在你的春載宮為好,也不要去招惹蘇瀅。」

皇后叮囑馮芸。

馮芸連連稱是,一切聽皇后的吩咐,現在她抱了這麼大一個靠山,可得抱的緊一點,她再也不想重溫小黑屋的日子了。

「蘇瀅,咱走著瞧,早晚有一天,我要讓你跪在我面前,給我低頭認錯。哼。」

走出房門,馮芸對今天被蘇瀅侮辱一事,仍是耿耿於懷。 蘇瀅在宮中一籌莫展,快陷入四面楚歌的地步。

到了晚上,也沒有心情吃早飯。

就看外邊進來一個人,宮女樣子的打扮。

「主子,平樂宮的丫鬟求見。」

蘇瀅吃了一驚,吳惠妃怎麼會派人過來。

「快讓進來。」

蘇瀅對吳惠妃心存感激,還有一絲的愧疚,之前她被推進湖裡的事情,不了了之,但畢竟是和自己在一起發生的事情,說不定和自己有關。

「稟瀅貴人,這是我家惠妃娘娘讓我帶給您的一封信。」

那個婢女很小心上前一步,從袖口中拿出一封寫好的信,恭敬的呈上來。

蘇瀅打開一看,裡面寫著一個地址:安北街42號。

蘇瀅有些納悶,為什麼惠妃娘娘要給自己這麼一個地址。

「還請貴人記好,閱過既焚,我好回稟娘娘。」宮女很小心的說到。

晴雲想起來,這個宮女是惠妃娘娘的貼身丫鬟翠萍,因為惠妃娘娘極少露面,所以很多人都認不出。

蘇瀅在心裡記得清楚,當著翠萍的面,把信給燒了。

「要是有人問,最好也不要給別人提起我來過主子這裡。」

蘇瀅點點頭,這麼晚了,本來人就少,見到的人不多,可見惠妃娘娘是個心細的人。

翠萍這才放心的走了。

「主子,這麼晚了,翠萍過來有什麼要緊的事?惠妃娘娘可從來吃齋念佛,兩耳不聞窗外事。」

晴雲不解的問。

「她給了我一個地址,是這裡—」

蘇瀅在晴雲耳邊小心的說。

「這一定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地址,裡面或許就隱藏著我們要找的東西。」

蘇瀅斷定,以惠妃娘娘的秉性,絕對不會給自己開玩笑,而且現在自己的處境,也不是一個適合開玩笑的時候。

「晴雲,我打算出去一趟。」

蘇瀅眼神堅定。

「啊,主子,這可不成,宮裡的規矩可不是隨便讓我出入的,如果被發現,我們可就真的沒有翻盤的餘地了。」

晴雲擔心的說。

「如若在這裡坐以待斃,還不如冒險一試,這個地方,我一定要親自去看看。」

蘇瀅不容置疑。

「主子,我們這個樣子,根本出不去啊。」

晴雲說的有道理,每個人都穿的如此華麗,一眼就讓人覺得是宮裡的打扮,很容易引起他們的注意。

「我們可以正大光明的出去,何必偷偷摸摸的。」

蘇瀅說道。

一賤傾心,相愛相殺 晴雲吐了吐舌頭,事情說的簡單,但是怎麼才能正大光明出去呢。

「明天我會跟皇上說,我要出宮去。」

蘇瀅說道。

「我們現在沒有任何理由能夠出宮啊,主子。」

晴雲說的沒錯,相府已經被搜查,省親的理由沒有,如何能有正當理由出去呢。

「沒有理由,難道就不能出去了么? 江湖梟雄 這是誰規定的。」

不愛總裁只愛錢 蘇瀅給晴雲翻了個白眼。

晴雲嘻嘻一笑,主子從來都不讓他們失望,肯來主子早已有了主意。

「就我們兩個人?」

「就我們兩個人。你怕了?」

爹地別惹我媽咪 晴雲頭搖的和撥浪鼓一般。

「主子都不怕,我更是不怕,或許這個地址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線索,最後能把馮芸再關進小黑屋。哼。」 第二天一大早,未等皇上上早朝,蘇瀅就早早的來到門前。

這是入宮以來從未有過的事。

當歐陽弘業用過早膳以後,聽連英說蘇瀅在門外等候,好是吃了一驚。

他快步來到門前,把蘇瀅讓進屋內。

「怎麼不早讓小連子稟告,讓你在外邊等了這麼長時間。」

歐陽弘業一副過意不去的樣子。

「臣妾有一事相求,還請皇上答應。」

蘇瀅語氣誠懇。

「說吧,朕能辦到的,都依你。」

歐陽弘業的眼中滿是疼愛。

「最近,宮裡和家中接連發生了如此大的變故,我心裡實在是壓抑鬱悶,想出去透透氣,不知道皇上準不準。」

歐陽弘業思索了片刻,妃嬪出宮如果沒有正當理由,一般是不允許的,再者說相府現處在很敏感的時間,更是不便於省親。

但是對於蘇瀅,歐陽弘業是特殊的。

「我只需要半天,半天就行。」

蘇瀅說道,滿是懇求。

「好吧,半天就半天,朕許你出去逛逛,但是外邊不比宮裡,你是朕的貴人,又是女兒家,出門在外不安全,我會給你派幾個牢靠的侍衛,保護你的安全。」

歐陽弘業還是有些擔心。

「謝皇上。」

蘇瀅點點的笑意,看的歐陽弘業心情大好。

「什麼時間走?」

「就現在。」

蘇瀅一點都不想耽擱了。

「好,連英,你給安排幾個可靠的侍衛,暗中保護瀅貴人的安全,要最好的,如果她出了什麼問題,我拿你是問。」

歐陽弘業虎著臉。

連英哪敢怠慢,趕緊安排了四名武藝最強的侍衛,來保護蘇瀅出宮。

就這樣,蘇瀅和晴雲就出宮了,她們出宮前,換上了並不顯眼的衣服。

一路上,蘇瀅和晴雲有說有笑,很是開心的樣子。

四個侍衛為了不驚動人,穿的普通人的衣服,如果不是明眼人還真看不出來。

看到蘇瀅和晴雲,真的是出來散心的,四個侍衛也漸漸放鬆了警惕。

很快,她們來到一家客棧。

「我們家主子累了,也餓了,你們幾個說,該怎麼辦?」

晴雲調皮的問道。

「如果你們四個伺候不好我們家主子,回去以後你們可是吃不了兜著走。」

四人聽到這話就嘀咕起來。

「我家主子說累了,想找個地方歇一歇。你們的到底聽明白了沒有。」

晴雲給他們翻了個白眼。

客棧就在旁邊,還得說的多麼清楚。

「我們不如在這裡休息片刻,然後再回宮交差。」

四個人其中一人說道。

「算你們識趣,還不趕緊去。」

晴雲喝道,有皇上聖旨安排,這四個人一個都不敢怠慢。

吃完飯以後,蘇瀅和晴雲進入了房間,四個侍衛剛想進來,又覺得不好意思,有些左右為難。

「我說你們是不是沒腦子,這是皇上的貴人,你們當奴才的,還想進來不成。」

晴雲裝出很生氣的樣子。

侍衛們不敢吱聲,像木頭一樣站在外邊站崗。

「主子,我們出不去啊。」

晴雲撓撓頭,雖然皇上是好意,派了安全侍衛保護自己,可是現在來看就是累贅。

「我們從這裡爬出去。」

蘇瀅指著後面一扇小窗戶。 為了掩人耳目,蘇瀅和晴雲還故意在床上,用被子蓋著兩個枕頭,從門縫裡看,就像是兩個人睡著了一樣。

「如果不出意外,他們會在一個時辰之後來叫醒我們。」

「我們只有一個時辰的時間。」

晴雲掩上房門,拿出被的包裹,包裹裡面是一些市井人家穿的衣服,更為普通和難以辨認。

蘇瀅和晴雲趕緊換上衣服,盤了一個再普通不過的髮型,就準備出動了。

正門是不能走的,這樣極容易被發現。

她們只好走窗戶。

可是窗戶有兩層樓那麼高,真的爬下去可能會摔個半死。

但是困難總是難不倒動腦筋的人。

蘇瀅用床上的東西,擰了一股很結實的繩子,看的晴雲瞠目驚舌。

即便是這樣,如果從二層樓滑下去,也是需要勇氣的。

這個對蘇瀅來說,根本不是事,晴雲看到主子很順利的爬下去,也只能咬著牙,閉著眼,從上往下爬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