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眼間的霸氣與此刻化為了無盡的溫柔。

眉眼間的霸氣與此刻化為了無盡的溫柔。

他的鳳眸始終凝視著前方的女子,不捨得移開分毫。

「終於回來了……」

前方的女子緩緩抬首,黑眸同一時刻看向不遠處的一群人。

只不過……

當她見到渾身被鮮血所染紅的白小晨之後,臉色陡然大變,腳步都差點有些站不穩,卻又極其快速的跑到了他的身邊。

「晨兒,你怎麼了?」

她緊張的按著白小晨的肩膀,臉色發白。

白小晨的小臉上綻放出燦爛的笑容:「娘親你不用擔心,那些都是別人的血,不是晨兒的,晨兒沒有任何事。」

可縱然白小晨如此說,白顏依然不敢掉以輕心,她急忙檢查了下白小晨的身體,見到他的身體確實沒有什麼狀況之後,方才緩緩的鬆了一口氣……

還好,他平安無事。

沒有人知道,在看到白小晨渾身是血的那一剎那,她的心都快急的跳出來了,她難以想象,若是晨兒真的受傷了,她會做出什麼瘋狂的舉動來……

望著白顏發白的容顏,帝蒼的心裡有些懊惱。

他只是想要鍛煉一下這個小傢伙,可嚇到了顏兒實在是得不償失……

「顏兒。」

他的手一伸,將白顏拉入了懷抱之中,修長的手指輕輕的拍著她的背,聲音中滿是柔情。

「你不用怕,有我在,不會讓他真的受到什麼傷害。」

事實上,在帝蒼看來,男孩受點傷不算什麼,但他又怕白顏心疼,所以,在白小晨戰鬥的時候,他也沒有放鬆心態,反而一直關注著他的舉止。

但凡是晨兒會有受傷的危險,他都會出手相助。

值得慶幸的是,他的兒子最終堅持了下來。

「沒事就好……」

白顏的心終於鬆懈了下來,她的身子有些發軟,依靠在帝蒼的懷中。

「晨兒他們三個,都是我的命……」

正因為這三個小傢伙的存在,她才會如此拚命的應對敵人,她想要給他們一世平安。

讓白小晨歷練可以,然而她並不願意讓他受到太大的傷害。

畢竟再每個母親的心裡,哪怕兒子已經逐漸長大,依然只是一個小寶寶……

「父王,娘親累了,你和娘親回去休息,妹妹和弟弟我會照顧。」

白小晨看向白顏近乎疲憊的神態,他的目光中含著心疼。

娘親本來就很疲倦,又受到了他的驚嚇,再不回去休息,他生怕她的身體會承受不住……

帝蒼沒有多說什麼,他將白顏抱起來,緩步朝著王宮方向走去。

白小晨戀戀不捨的目光追隨著白顏,他多想追過去撲向娘親的懷中,可他又不能這般不懂事,不管他再思念娘親,也得等她休息好之後再去找他。

「小姐姐,你能陪我玩嗎?」

小天天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姬清歌的身邊,他肥嘟嘟的小手拽著姬清歌的衣袖,傻呵呵的笑著問道。

姬清歌愣了愣,她有些彆扭的將自己的手抽了出來,抿著粉唇一言不發。 她本來就是不喜歡與人親近的性格。隨-夢-.lā

小靈兒好歹是個女孩子,所以算是例外,但這小傢伙……卻是一個男孩,她沒有與男孩子相處的習慣。

「小姐姐,你為什麼不理我?」

天天委屈的撅著唇,又上去拉姬清歌的小手,目光可憐兮兮的看著他。

「我……」姬清歌受不了這小傢伙這般委屈的眼神,又不知道怎麼和小男孩相處,急忙用求救的目光望向靈兒。

她希望靈兒能幫她……

小靈兒抬手,啪的一聲,將天天的小爪子拍了下去,氣鼓鼓的說道:「清歌小姐姐是我的朋友,你這樣會把她嚇走的。」

天天的目光越發可憐了,他揉著手背,轉頭看著兇巴巴的小靈兒。..

「我想和小姐姐玩……」

「不允許!」

小靈兒雙手叉腰,一副很是兇悍的模樣:「她和你不熟,你不能強迫別人和你玩,明不明白?」

這傢伙明明是她的兄長,她怎麼覺得很多事都要她教他……

他想要和清歌小姐姐當朋友,用這種強迫的手段怎麼行?萬一把她嚇走了,那她就沒有好朋友了……

「以後熟了是不是一起玩了?」天天笑呵呵的問道。

小靈兒想了想,點了點頭:「等熟悉了之後,清歌姐姐同意了,你們才能一起玩,你不許嚇唬她。」

「好啊好啊,」天天笑得很是可愛呆萌,他又再次將目光轉向了姬清歌,「小姐姐,你和我做朋友的話,除了那些美食,其他的我都可以給你玩。」

在天天眼裡,第一重要的還是美食。

其他的都是次要的。

只要不搶走他當為生命的美食,其他的東西,他都可以給她……

可惜,天天除了那些藏起來的美食,沒有其他任何物品了。

姬清歌的臉蛋微紅,神色還是有些彆扭,她急忙向後退了幾步,走到了小靈兒的身後。

「二哥哥,你別纏著清歌姐姐,我把我的小寵物給你玩。」

小靈兒沉默了半響之後,將趴在她肩頭睡覺的小嘰嘰拿了下來,放到了天天的面前。

「給,這就是我的小寵物,你對它好一點,不可以欺負它,知道嗎?」

小嘰嘰本來睡得正香,被小靈兒的動作吵醒了,它揉了揉睡眼惺忪的雙眸,剛睜開眼睛……

頓時間,一張嬰兒肥的臉在它的眼前放大,嘴角更是留著口水,兩眼放光的看著它。

「是小雞,而且看起來好好吃的樣子。」

咕嚕。

在說完這話之後,天天還吞了口唾沫,恨不得現在就撲上去將小嘰嘰吃了。

「嘰嘰!」

小嘰嘰受到了強烈的驚嚇,頓時一蹦三尺高,它的雞毛都豎了起來,儼然恐懼到了極點。

「小嘰嘰你不用怕,它不會吃你的,」小靈兒拍了拍小嘰嘰的小腦袋,又一巴掌甩在了天天的後腦勺上,「小嘰嘰是我的小夥伴,你不能吃它。」

天天委屈的摸著後腦勺,轉頭看向白小晨:「大哥哥,靈兒為什麼出去一趟……變得這麼凶了?」

以前他把靈兒的美食搶走了,靈兒還是笑嘻嘻的面對著他。

為什麼現在變得這麼凶了?就好像靈兒的身體內存著一股火焰,很容易就噴發出來。 白小晨的目光滿含寵溺。◢隨*夢◢小*.lā

「女孩子凶一點……不是很正常嗎?」

而且小靈兒連凶起來都是這般的可愛……

天天可委屈了,他總覺得靈兒有些不一樣了,脾氣都沒有之前的溫和。

「嘰嘰。」

嘰嘰跳了起來,從小靈兒的手掌跳到了它的背後,只露出一個小腦袋看向天天。

當天天的視線轉過來的時候,它又嚇得豎起了雞毛,嘰嘰喳喳的叫喚著。

「小嘰嘰,你真吵。」

小靈兒不滿意的撅起小嘴:「有我在,二哥哥不會傷害你的,你這麼吵是想要幹什麼?」

聽到這話后,小嘰嘰方才收斂了聲音,它的目光中滿是警惕,就生怕天天衝過來把它吃了。

因為……

它沒有忘記,靈兒一開始就說過,這個叫做天天的小男孩,不管是什麼東西都喜歡吃。

他真的很有可能吃了她!

「我還是想要和小姐姐一起玩……」天天可憐兮兮的目光轉向小靈兒。

「那也得讓清歌姐姐同意才行,二哥哥,我們都已經年紀不小了,應該懂事,不能強迫別人和你玩!」小靈兒的語氣嚴肅了起來,振振有詞的教育著天天。

這一下,天天徹底的不說話了,然而那雙目光卻依然看著姬清歌,眼中含著光芒。

「靈兒,你還小,」白小晨摸了摸小靈兒的腦袋,再看到這小傢伙的瞬間,他的心都軟化了,「就算幾十年後,在哥哥的心裡,你也永遠是個孩子。」

是個需要他一輩子保護的孩子……..

小靈兒再看向白小晨的時候,終於露出了她燦爛如陽光的笑容,她伸出了兩隻手臂,聲音軟糯:「哥哥,靈兒要抱抱。」

如果你有一個妹妹,還是一個軟萌可愛,粉雕玉琢,又乖巧懂事的妹妹,此刻,她正舉著雙臂要讓你抱……

望著這一幕,你的心……怎能不溫柔?

哪怕是傾其所有,也會摘星星摘月亮的送給她。

但凡是她想要的,都會用盡全力的去滿足。

白小晨蹲下身子,將小奶包子從地上抱了起來,他感覺右臂有些沉,可愛的臉龐揚著笑容:「靈兒又長高了不少,比之前要重了。」

「大哥哥,因為靈兒也長大了嘛。」

小靈兒笑嘻嘻的玩弄著白小晨的頭髮:「而且,靈兒還見到了外公。」

外公?

白小晨一愣。

他都有好些日子沒有看到外公了,竟是有些想念他……

「外公怎麼沒有來?」

小靈兒聰慧的大眼中露出一抹疑惑:「我也不清楚,娘親說外公暫時無法離開,具體的只有娘親才知道……」

聞言,白小晨不再說話,他的目光緩緩的轉向了姬清歌……

接觸到他的眼神,姬清歌有些窘迫不安的揉著衣襟,不敢直視他的眼神。

這個男孩和她的年齡差不多大,但她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來自王者般的威壓,這種威壓讓人在他的目光下變得無處遁形……

「靈兒,她是誰?」

「你說清歌姐姐嗎?」小靈兒咯咯的嬌笑了兩聲,「她是我在外公的府上認識的好朋友,娘親治好了她的傷,她就跟著我們了,大哥哥,你讓妖界的人不許欺負她。」 小靈兒的話讓白小晨將目光收了回來。?隨?夢?.lā

他那逼迫人的眼神亦是驟然消失了,稚嫩的聲音中帶著幾分的寵溺與縱容。

「好,稍後我就去傳令,讓任何人都不許欺負你的好朋友。」

「哥哥真好,」小靈兒揉著白小晨的脖子,笑得比那陽光還要絢麗,「靈兒真喜歡大哥哥。」

「我呢,我呢。」

天天一聽到小靈兒這話就急了,急忙拉扯著他的衣裳:「你不喜歡我了嗎?」

他那語氣委屈極了,若是小靈兒真說一句不喜歡,他立馬都能哭出來。

小靈兒低頭看向天天可憐巴巴的眼神,笑嘻嘻的:「二哥哥我也喜歡,哪怕二哥哥搶走我的食物,還欺負小嘰嘰,我還是喜歡二哥哥。」

小嘰嘰差點從她的肩頭滾了下來。

她這話什麼意思?意思是……自己能隨便被欺負?

小嘰嘰怒了,正想要發火,卻見白小晨一記眼神掃了過來,嚇得它將到了口邊的聲音又生生的吞了下去。

它的小爪子輕輕的撫摸著胸口……

好……好可怕。

為什麼小主人的哥哥一個如此調皮的想要吃了它,還有一個卻如此可怕?讓它有一種心驚膽戰的感覺……

即便只是一記目光,都讓它立馬慫了。

小嘰嘰顫顫巍巍的蹲了下來,兩隻小爪子放在腦袋上,不敢多言,更甚至連多看他一眼都不敢。

「靈兒真乖。」

白小晨再看向小靈兒的瞬間,又恢復了那溫柔的小模樣,他也只有在白顏與小靈兒的面前,才會有如此神態。..

「哥哥,靈兒困了……」小靈兒揉了揉大眼睛,打了個哈欠,「想睡覺覺。」

「好,哥哥帶你回家睡覺。」

白小晨抿著小嘴,再將視線掃向妖界眾侍衛:「你們把戰場清理一下,我帶公主與皇子先回去。」

「是,太子殿下。」

眾侍衛朗聲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