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個效果,姜恆眼中綻放出了一道隱晦的光芒。

看到這個效果,姜恆眼中綻放出了一道隱晦的光芒。

他要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這時候,他再度露出一副可憐的樣子,就差蹲在這裡抹眼淚了。

「我姜家先祖貴為至尊,卻倒在了長生路上,客死他鄉三十萬載,今日老朽前來,只是為了迎接回先祖屍體,還望各位道友不必阻攔。」

至尊屍體。

這也是個了不得的寶貝啊。

反正和至尊搭邊的東西,就沒有不珍貴的、。

眾人心中無一不貪,但是人家後輩都過來了,要接回自己先祖的屍體,要在攔著,那就說不過去了。

蓋倫最為直爽,揮著大手說道:「此事為人倫,何況至尊乃蓋代英雄,死歸故里自是當然,我等會幫助你的。」

他這麼一開口,其他人紛紛表態。

鐵浮屠臉色陰沉,隨即冷哼道:「至尊秘辛人人可聞,長生之寶大家共奪,但項羽此人,我必殺之,還望各位不要阻攔!」

「等他交出了秘辛和寶物,你殺便殺了,與我們無關。」有人說道。

蓋倫臉色微微一變,即便心中不爽,也沒有什麼好的借口發作。

就在此刻,入口處一聲長嘯,一道漆黑的身影背後展著一雙翅膀,從洞里飛了出來!

「你終於出來了!」

露娜銀牙咬碎,手中一閃,月光之刃已經入手! 這個可惡的小子,竟敢當著她下面的人捏她的胸!

「不管你是誰,今天一定要殺了你!」

她的眼中滿是仇恨之光,拎著月刃走去。

「留步。我是大秦特使。」

前方一行人擠到了最前面,看到露娜過來,當即一人伸手阻攔。

「大秦!」

重生攻略,腹黑太子你別跑 她本還有些疑惑,現在碰到對方攔路,手中月刃提起,不由分說就是一劍下去。

那特使駭然至極,他之所以阻擋露娜只是因為這裡強人太多,若是自己再被衝出,那大秦顏面不再,哪裡知道這姑奶奶是這爆脾氣。

他迅速往後一閃,然而只是飛出去了一個身子,人頭滾落在地。

「她殺了特使!」

後面的侍從立馬大吼了起來,還不等他們動手,露娜手中揮動一道月光,成排的人便倒了下去。

殺了人,未消氣,面目依舊冰寒。

「小子,交出你的寶鼎和命來!!」

姜亢才衝出死界,看著迎面而來的千軍萬馬瞬間就蒙了。

這架勢,是接機么?

迎風而來的是鐵浮屠,他最為積極,修為也是了得,身為化神境界,眼前的姜亢在他眼裡就是螞蟻。

在項家所受的屈辱,還有汗族的仇恨,以及這小子身上的寶貝。

都是他的!

姜亢一眼掃了過去,頓時大吃一驚。

以及已經是先天了,但是這傢伙竟然還是???!

「化神期嗎,我什麼時候得罪他了?」

姜亢愣神的功夫,他已經沖了過來。

「別慌,用裝著至尊的大鼎去對付他!」

女神的聲音及時出現。

姜亢一愣,但是對方已經到了眼前,刻不容緩之機,大手一台,霸王鼎乍然而現,下方貪婪的眸子立馬亮了起來。

「他便是憑藉此鼎,在後天境界戰敗合道?!」

鐵浮屠眼睛更是大亮:這鼎終究是我的!

「小子,還我族蒼問命來!」

他大喝了一聲,名頭還需用這個的?

姜亢瞬間恍然,越來是尋仇過來,可是蒼問不是他殺的,你應該去找大長老啊。

鐵浮屠差點沒哭了,也要我打的贏才行啊!

他刷的一下抽出了自己的腰刀,直接沖著姜亢逼了過去。

他要一刀割下這個後輩的腦袋,再奪了大鼎離去。

看著刀過來了,姜亢急忙拿著手中大鼎就迎了過去。

唯恐傷了自己的寶貝,鐵浮屠抽回了刀,用手掌沖著大鼎拍了過去。

轟!

手掌落在大鼎之上,裡面至尊的屍體被撼動了,出於自我保護的本能,一股至尊之氣浩然而出,隔著大鼎,狠狠地擊打在了鐵浮屠的胸口之上。

「噗呲!」

鐵浮屠立馬嘔紅,身體飛一般的倒退著,身子不斷的顫抖著,眼神兢懼的看著那尊大鼎。

「至尊……至尊之器!」

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起來,貪婪的目光激蕩著。

至尊之器啊!

整個大陸最為寶貴時間的兵器,每個封天家族也就是那麼一兩件。

至尊之器除了需要至尊手段熬練之外,所需要的材料也是非常之稀少,所以有的至尊是兩件,但大多數都只有一件。

至尊之器,哪一個不是藏在家裡當寶貝?

眼下,一個小輩手裡竟然有至尊之器!

這直接激發了眾人的搶奪之心,若是能夠拿到這麼一件相當於核武器的東西,就是付出再大的代價也是划得來的!

「祖宗!」

最為激動的就是姜恆了,在至尊之氣激蕩的那一會兒,他體內的血脈之力就如同沸騰的開水一般鳴響了起來,轟隆隆跟打雷似得。

大鼎裡面那熟悉的氣息根源,應該就是自己的至尊老祖了!

這激動的聲音直接傳入姜亢耳中,讓他猛的一低頭。

一個白髮蒼蒼的老頭子,一臉激動的沖著自己飛了過來,嘴裡哆嗦著就要哭了出來。

他一臉納悶。

咋的,搶東西還有負罪感呢?

「祖宗!」

姜恆哆嗦了一會嘴,又張開喊了起來。

傳入姜亢耳中,無比清晰……

一個白髮老頭,如此激動的沖著自己喊祖宗,姜亢嚇得手一抖。

轟!

霸王鼎瞬間落下,帶著無邊的威勢和速度,迅速的壓了下去。

「不好!」

姜亢瞬間反應了過來,這老頭喊得不是他,而是大鼎裡面的姜道成!

這麼說來,他是姜家的人了!

要是……

一低頭,發現那老頭竟然一臉激動奔著大鼎迎頭而上。

「你激動個幾把!」

姜亢急得怒吼了一聲,身子迅速翻轉,沖著大鼎飛了下去,一手抓住了鼎延。

然後霸王鼎沉重無比,一隻手哪裡抓的住?

姜亢壓根無法阻止它下落的速度,它依舊轟隆隆壓下!

混沌靈帝 「祖宗!」

姜恆接著大喊,激動的不行,抬頭看著那大鼎,伸出了自己的雙手。

轟!

終於,霸王鼎撞上去了。

「快跑啊!」

姜亢怒吼了一聲。

姜恆瞬間反應了過來,要抽身離開已經來不及了!

手臂、肩胛、胸腔、腿骨,整個身體的骨骼在霸王鼎和至尊肉身的猛衝之下瞬間奔潰!

「長老!」

跟來的姜家人立馬喊了起來,雙眼赤紅。

在下面的人看來,姜亢似乎是拿著大鼎在攻擊姜恆一般。

「操啊!」

姜亢手指迸血,但依舊無法抓住沉重的霸王鼎,連帶著自己的身體壓著姜恆落了下去!

「快躲開,壓到就死定了!」

有人驚慌大喊起來,下面豁然一空。

轟!

終於,人抓著鼎,鼎壓著人,重重的落在了地面之上!

一聲劇烈的炸響,四周煙塵四起,整片小島都顫抖了一下,臨近的海面澎湃起來幾道水幕,重重的砸了過來。

煙塵中心,一個偌大的深坑。

姜亢抓著大鼎,臉色煞白的看著鼎下刺眼的血肉,心裡抽搐了起來。

「完了,這次誤會大了去了。」

他本來想的是好好跟姜家交流的,將姜道成的屍體還給他們,多個朋友來著……

眼下。自己殺人了。

還殺的是姜家長老,這能解釋的通么?

「殺!」

而其他人,則是直接紅了眼。

「此子兇惡,竟然殺封天家族長老,諸位共誅之!」

鐵浮屠怒喝,壓著傷勢再度沖了上來。

深坑之中,那淋漓的鮮血之中飛出了一股血脈之力,透過大鼎,流入了至尊的身體當中…… 遺留的血脈,是另類的長生……

後人的血脈流入,使的至尊體內,漸漸的出現了一縷獨特的氣機。

隨之而來地,是那縷氣機漸漸壯大起來。

血脈,順著至尊的體表流轉;隨後,紅色的光芒引動了他的氣息根源。

匯聚,不斷地匯聚,姜恆的修為,不足以催發太強的能力,但是借之以至尊肉身和霸王鼎的作用,那縷氣機變得狂暴了起來,只等著某種力量來引動了。

「小子,死吧!」

鐵浮屠一躍而下,沖著坑洞之中就跳了下去。

屬於化神強者的強大氣息迸發而出,帶著凌厲的風沖向了姜亢。

至尊之器,已經讓他徹底的迷失了。

豁然,出現在他面前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尊漆黑的大鼎,正是他夢寐以求的至尊之器。

可此時,貪婪之意瞬間消退。

比起之前,大鼎之中多了一股絕強地氣息,強大無比,讓人絕望,那獨屬於至尊的感覺,讓蒼生震悚。

鐵浮屠清晰了起來,自己已經吃過一次虧了,沒有理由再碰這大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