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圖魯對冷沐風的態度,百里奚眼中閃過一抹異色,一拍臧俊說道:「我們出去幫忙。」

看著圖魯對冷沐風的態度,百里奚眼中閃過一抹異色,一拍臧俊說道:「我們出去幫忙。」

臧俊恍然,連忙說道:「我出去幫忙。」說完兩人走了出去,將冷沐風和火靈兒兩人留在帳篷中。

氣氛頓時又變得微妙起來,火靈兒瞟了一眼冷沐風:「你想收服司徒平三人和他們那幾名武王的朋友?」

冷沐風點點頭:「我也知道不容易,但若對方周家,總不能靠我們單打獨鬥。」

火靈兒聽到『我們』兩個字,臉上湧現出幸福的色彩:「我們會有辦法對付周家的,不過司徒平三人一看都是世家弟子,就算他們願意冒險追隨你,但總要顧及他們的家人。」

「所以,這次我們不僅僅是取到九品龍皇參,還要將三大帝國這些精銳弟子,徹底留在妖獸森林中。」

「什麼?」火靈兒嚇的驚叫起來:「你要同時對付三大帝國?」

「放心,蒼龍閣不是已經離開了嗎,他們不會有事。」

「哦,那就好。」火靈兒不由鬆了一口氣,見冷沐風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不由臉色一紅:「不自量力,就憑你被追得四處逃命,躲還來不及,還妄想同時對付三大帝國。」

「呵呵,如果咱們那不靠譜的師父,多引來幾隻九級妖獸,你說情況會怎麼樣?」

火靈兒臉色一變,若果真如此,只怕不僅是三大帝國深入九級妖獸領地的弟子,連那些散修也怕是凶多吉少。

「這樣會不會太狠了,那些散修怎麼辦?」

「他們要的是仙草,九級妖獸一出來,他們只怕跑的比兔子還快。三大帝國不同,他們要的是神器,只要我們做出有神器現世的假象,不怕他們不飛蛾撲火。」

「你,你也太狠了吧,這可是數千人呢。而且那些散修如何逃出八級、七級妖獸的領地?」

冷沐風沒有說話,他現在已經顧忌不了這許多,現在周哺在散修中的威望如日中天,今後其中大部分人怕都會成為自己的對手。

「你是怕他們會投靠周家,其實大可不必擔心。他們是修鍊者,一般不會輕易受人管束的。」火靈兒聰明絕頂,很快就發現了冷沐風的擔心。

「我會讓師父盡量救出他們,至於能救出多少,只能聽天由命了。」冷沐風心若磐石道。這些年的逃亡,逼得他不得不做出這個決定,不然他和圖魯怕是出不了妖獸森林。

帳中的氣氛有些緊張,冷沐風想換一個輕鬆一些的話題,緩和一下氣氛,問道:「上次在虎陽堡你出去買葯,是不是向龍羽軒暗中報信去了?」

「什麼暗中報信,你們睡著了,我是光明正大去的。」火靈兒辯解道。

「蒼龍閣突然離開,我就知道你和他們有關係。本以為你就是傳說中龍在天的愛女,可見岳嘯天,還有周哺他們對你的態度又感覺不像,你到底是什麼人?」冷沐風好奇的問道。

「想知道嗎?」

「想!」

「那就偏不告訴你!」

「……」

冷沐風無語,氣氛剛剛緩和,圖魯從外面走了進來:「岳宗主來了。」

兩人急忙迎了出來,岳嘯天滿面關切的走了過來:「怎麼樣,火姑娘、冷兄弟沒事吧。」

一聲『冷兄弟』將冷沐風渾身的雞皮疙瘩都給叫出來了,岳嘯天雖看著年輕,但實際年齡已不知多大了。

「不敢、不敢!多虧岳宗主及時趕到,不然我和靈兒怕是凶多吉少。」

「幸虧圖魯來報信,不然我也不能及時趕到,不過你們以後千萬不要再如此魯莽,這八級妖獸的領地,即便是我也不敢亂闖。」

「是,多謝岳伯父教誨,靈兒記住了。」

看到火靈兒叫自己伯父的樣子,岳嘯天心中突然一陣感慨:如果飛兒在此就好了,一旦他能娶火靈兒為妻,凌雲宗立即將壓神女峰一頭,自己多年的夙願也算完成。 岳嘯天心中暗嘆,岳鵬飛下落不明,裴長老、張長老也遲遲未有消息,白白錯過這次機緣。

神色複雜的看了冷沐風、火靈兒一眼,火靈兒對冷沐風的關切所有人都看得出來。

但他並不擔心這個,因為圖魯的關係,周哺不會讓這個不知是哪個門派的大師兄,和火靈兒扯上關係,自己只需照顧好火靈兒即可。

「兩位不必客氣,這是一些療傷丹藥,是凌雲宗的一點心意,還請收下。」 薛小苒的古代搭夥之旅 岳嘯天說著將一個包裹交給火靈兒。

「多謝岳伯父,那靈兒就不客氣了。」火靈兒接過來,高興的說道。

這時司徒平帶領四個中年人走了過來,見岳嘯天在這,便站在遠處行了一禮,停了下來。

「既然你們有朋友到了,我也不多留,明日一早隊伍就出發,你們今晚好好休息。」

「是,多謝岳宗主。」

「多謝岳伯父。」

冷沐風和火靈兒齊聲道。

岳嘯天飄然離開,司徒平帶著那四個中年人興高采烈的走了過來:「冷兄、火姑娘,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閻君山,這位是馬大元,這是崔釗,這是劉平。」

閻君山四人同時一拱手:「見過冷公子,見過火姑娘。」

冷沐風知道,他們此時稱呼自己冷公子,都是看在火靈兒的面子上,也不在意,拱手說道:「諸位客氣,你們是司徒平、百里奚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

「哈哈,冷公子爽快,今後多有叨擾,還請勿怪。」

「就是,司徒平剛才說的時候我還不相信,剛才看到岳宗主,沒想到咱們也能享受一把武皇為保鏢的超級待遇。」

看著閻君山和馬大元說的高興,冷沐風心中苦笑,自己最不想的就是待在岳嘯天這個超級保鏢身邊。

「圖魯又搭了一個帳篷,四位暫時委屈一下,和司徒平三人擠一擠,明日我在想辦法多弄一個帳篷。」冷沐風說道。

「冷公子客氣,我等已是武王修為,早就不懼寒暑,就在這外面席地而坐即可,也順便幫大家放哨了,哈哈。」崔釗性格豪爽,說著大笑起來。

「豈敢、豈敢。」冷沐風正思索著要不要找岳嘯天再要一個帳篷,突然一個身穿綠衣的妙齡女子踏空而來。

眾人都是一愣,只見這女子來到冷沐風面前,盈盈行了一禮:「我們峰主有請冷公子一敘,不知是否方便?」

冷沐風一愣,歐陽倩兒找自己何事,看了一眼同樣驚訝的火靈兒,問道:「請問歐陽峰主只找我一個人嗎?」

「正是,峰主親命,還請冷公子隨我去一趟,不然魅兒不好向師父復命。」這個叫魅兒的說著竟向冷沐風眨了一下媚眼。

冷沐風暗暗叫苦,你這不是找死嗎,司徒平、圖魯四人可是知道火靈兒對冷沐風有意。都在一旁幸災樂禍的看著她,等著火靈兒發飆。

不料半天火靈兒沒有反應,冷沐風忍不住看了過去,卻被火靈兒瞪了一眼:「歐陽峰主請你,又沒請我們,你看我做什麼?」

「就是,峰主請的只有冷公子一人。」那個叫魅兒的還在一旁說道。

「那好,我這就過去。」冷沐風看火靈兒臉色一變,急忙騰空而起。

魅兒不知死活的還喊道:「冷公子,等等奴家。」說完飛身追了上去。

圖魯四人都小心的看向火靈兒,「看什麼看!還不快給我收拾帳篷去!」火靈兒終於發了飈。

圖魯、司徒平、臧俊、百里奚急忙拉著莫名其妙的的閻君山四人跑到一旁搭帳篷去了。

「魅兒!」火靈兒低呼一聲,死死的盯住空中的那道身影。

她卻不知道,就在距她不遠處,有一個人正在仔細觀察她的一舉一動,看到這裡,轉身離去,只留一股香風在原地。

再說冷沐風來到神女峰的宿營地,簡直到了百花園中一般,周圍鶯聲燕語,身材曼妙的美女如蝴蝶一般來回穿梭,竟還有人用勾魂一般的眼睛看著他。

冷沐風兩世為人,還沒經歷過這般場景,前世他不用說了,剛畢業的屌絲一個,連個女朋友也沒有。就是這古風太子,他的記憶中也沒有經歷過,這個痴情的太子,竟只鍾情與張玉兒一個人。

冷沐風搖頭嘆氣,不知是嘆自己,還是嘆古風。這時那個叫魅兒的從後面追來,嬌笑道:「冷公子也不等下奴家,當心一會被哪個師姐將魂勾了去。」

「那要來十名師姐才能勾走我的三魂七魄。」冷沐風笑道。

「嘻嘻!冷公子好大的胃口。」魅兒掩口一笑:「師父還在等著呢,您快隨我進去吧,不然魅兒真要受罰了。」

說完,魅兒在前方引路,領著冷沐風來到一個香氣襲人的帳篷前。

「冷公子請,師父就在裡面。」魅兒站在外面,沒有進去。

「多謝魅兒姑娘!」

冷沐風說著,掀開垂簾走了進去,只見歐陽倩兒正坐在一個香榻上。

外衫褪去,一絲輕紗披在香肩上,雪白的香肩、豐滿的胸部若隱若現,配上她那慵懶的眼神,竟有一種致命的吸引力。

冷沐風沒想到在外人面前雍容華貴的歐陽倩兒,此時竟這身打扮,呼吸急促,楞了好一會兒,才急忙低頭道:「弟子魯莽闖進來,還請峰主恕罪。」

「冷公子請坐,不必拘於俗禮,況且我們還是在妖獸森林中,本就諸多不便。」歐陽倩兒輕聲道。

冷沐風心頭狂震,你是不拘泥於俗禮了,可曾考慮過別人的感受,這是個男人也受不了。心中想了無數種可能,還是沒能猜出歐陽倩兒的用意。

冷沐風看到香榻下擺了一個椅子,便上前坐下,距離歐陽倩兒更近,一股淡淡的體香傳了過來。

「不知峰主喚弟子前來,有何教誨?」冷沐風控制著自己的心跳,輕聲問道。

「我看你修為不凡,不知是哪個門派的弟子。古武大陸,大大小小的門派,我雖說不能全知,但能有你這樣出色弟子的,我竟然不知曉,當真是走了眼。」

「呵呵,峰主過謙了,古武大陸門派,大大小小不下數千,您怎麼可能全部知道,實不相瞞,弟子是逍遙宗門人。」 「逍遙宗?」歐陽倩兒娥眉緊皺,思索一番:「我竟然不知道,不知貴師門在何處?」

冷沐風不知歐陽倩兒到底是何用意,但想到她對火靈兒的態度,正是自己目前最應該拉攏的人。

她和岳嘯天不同,岳鵬飛、裴長老、張長老都死在自己手中,導致岳嘯天甚至懷疑岳鵬飛的失蹤和火靈兒有關,還暗中雇傭傭兵伏擊火靈兒。

歐陽倩兒、神女峰自己可從未得罪過她們,想到這裡,冷沐風說道:「逍遙宗就在三山郡,距三山郡不遠有一座逍遙山,弟子就在那裡修鍊。」

「你在逍遙宗修鍊了多長時間?我看你修為應該到了三階武宗左右?」

冷沐風一驚,暗贊歐陽倩兒好眼力,說道:「弟子在逍遙宗修鍊十年有餘,目前正是三階武宗修為。」

歐陽倩兒見冷沐風一直不敢抬頭,不由「噗嗤」一笑:「你不必拘謹,我今日找你來,主要是想了解下你的師門,和你的師父,對了你師父是何人?」

冷沐風心中一動,抬頭看著渾身正散發出致命誘惑的歐陽倩兒說道:「其實我也不知道師父叫什麼名字,他老人家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時不時過來指點我們一下。」

「原來如此。」歐陽倩兒臻首微點:「不知你對火姑娘感覺如何?」

似乎這才是歐陽倩兒叫自己來的目的,冷沐風微微思索一下說道:「靈兒聰明可愛,十分討人喜歡。」

「這麼說你是喜歡她了?」

「不瞞峰主,弟子是喜歡她。」

「那你可曾告訴她?」

「還沒有。」

「靈兒是好姑娘,你可千萬不能辜負了她。」

「這個弟子知道。」

「好了,你有傷在身,明日一早又要啟程,早點回去休息吧。」

幽冷深宮:醫女爲謀 冷沐風一愣,這就結束了?起身行了一禮道:「弟子告退。」慢慢退出了春色襲人的帳篷。

魅兒還守在外面,見冷沐風出來,嬌笑道:「我送公子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即可,多謝魅兒姑娘。」冷沐風說著,趕緊出了這百花園,騰空而起。笑話,要讓這魅兒送回去,只怕她沒事,自己少不得被火靈兒一頓狠掐。

看著冷沐風逃一樣的離開,魅兒忍不住掩口大笑,銀鈴般的笑聲在冷沐風背後傳了過來。

他不知道,在這銀鈴般的笑聲中,還有一個身影,在他離開后,悄然飄入歐陽倩兒的帳篷中。

這人國色天香,身材凹凸有致,竟然是一直陪在周哺身邊的張玉兒。

「玉兒拜見師父!」張玉兒進入帳篷,便拜倒在地。

寵婚纏綿:溺寵甜妻吻不夠 古武大陸第一美人兒,竟然是歐陽倩兒的徒弟,歐陽倩兒看著張玉兒道:「你起來吧,怎麼樣,有結果了嗎?」

「是,謝師父,有結果了。」

張玉兒起身,在方才冷沐風坐的那個椅子上坐了下來:「我觀察火靈兒的反應,她應該是愛上了這個叫冷沐風的。」

「你還認為冷沐風就是古風嗎?」

「是,不知為何,周哺、周坤、周勝一直認為古風已死,即便沒死,這個冷沐風也絕不是古風。」

張玉兒奇怪的說道,說到這裡,看了一眼歐陽倩兒,問道:「師父以為呢?」

歐陽倩兒沉思一番說道:「看他們身形是有些像,但性格卻不是,那個古風孤冷、高傲,這個冷沐風卻是油嘴滑舌,雞賊得很。」

張玉兒聽到這裡,皺眉不語,難道自己的感覺是錯的?

歐陽倩兒見她還在思考,便說道:「無論這個冷沐風是不是古風,周家都不會放過他,你現在的未婚夫是周哺,你是未來的大周帝國的太子妃。」

「是,玉兒明白!」張玉兒心中一稟,急忙說道。

「不知師父可探得冷沐風是哪個門派的弟子?」

「呵呵,當真巧得很,他是逍遙宗弟子,逍遙宗就在三山郡不遠的逍遙山上,你告訴周哺,要斬草除根,必須要快!」

「是,師父!」

冷沐風回到凌雲宗弟子的營地,圖魯等人正在搭建第二個帳篷,火靈兒抱著炙陽劍,站在一旁虎視眈眈的監工。

「靈兒,我回來了。」冷沐風來到火靈兒身旁高興的說道。

火靈兒往後看了一眼:「怎麼,你的魅兒沒有送你回來。」

「噗嗤!」一聲,百里奚忍不住笑了起來,被司徒平一把拉進帳篷中。

「呵呵,靈兒不要誤會,那個歐陽峰主到底和你什麼關係?」

「怎麼?她找你有什麼事情嗎?」

「她問我對你有什麼感覺?」

軍嫂重生記 「什麼?那、那你是怎麼回答的?」火靈兒一愣,一顆芳心頓時亂了起來,也顧不得生氣了。也沒有回答歐陽倩兒到底和她是什麼關係,後面連累冷沐風險些喪命。

「我當然告訴她你聰明可愛、特別討人喜歡。」

「油嘴滑舌!」火靈兒心中竊喜,轉身就要跑開,突然又停了下來:「她就問了你這些?」

「當然不是,歐陽峰主還問我喜不喜歡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