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它們一隻一隻的消失在牆角,方離心裡瞭然,原來,守株待兔的並不是他一個啊,這白老虎也是和自己同樣的工種,不過,人家比自己有效率的多,簡直就是很準時的踩著點兒的來上班,而且一來就有收穫,而不像自己傻傻的等了一夜。

看著它們一隻一隻的消失在牆角,方離心裡瞭然,原來,守株待兔的並不是他一個啊,這白老虎也是和自己同樣的工種,不過,人家比自己有效率的多,簡直就是很準時的踩著點兒的來上班,而且一來就有收穫,而不像自己傻傻的等了一夜。

老虎又撲到了一隻,看起來,它的早餐有兩隻它就很滿意了。至於那些逃散的小傢伙,它卻是沒有興趣再去追趕了。

方離靜靜的看著老虎的進食,沒有發出一絲的聲音,他記得自己曾經養的一隻小狗,就算是自己這個主人,在它進食的時候如果『騷』擾它的話,這隻溫順無比的小狗,也會對自己齜牙咧嘴的,這隻白老虎和自己又不熟,自己要是那麼不知趣的去打攪它進餐,這後果想必不會是很愉快的。

老虎吃飽喝足后心滿意足的踱著悠閑的步子走了,直到看不見它的身影,方離才從窗口滑落下來,一落地,他就看到自己窗下的牆角,一隻瑟瑟發抖的小傢伙正可憐兮兮的看著他,頭頂上的兩隻耳朵豎得老高老高的。

方離有點好奇的向它伸出手去,想去『摸』『摸』這小傢伙,反正方離看起來,這種小傢伙,應該是屬於絕對無害那類型的,如果非要用自己世界的某個動物做比較的話,方離覺得,這傢伙就和一隻兔子似的。

果然,這小傢伙並不象它表現得那麼可憐,見到方離一伸出手,短短的兩隻小腿使勁一瞪,整個身子咕嚕嚕的就朝著一邊滾去。方離看到暗暗好笑,見到敵人的第一反應就要逃跑,果然是一種極其溫順的生物。

不過,在自己面前逃跑,還是這種圓溜溜的身材,這不是一個很好笑的笑話嗎?方離腳下微微用力,沒見他怎麼動作,身形就出現在了小傢伙的旁邊,雙手一抓,便死死的抓住了小傢伙的耳朵。

小傢伙啾啾的叫著,顯然對於抓住自己的這隻手極端的不滿,可惜他短短的四肢,怎麼也夠不到抓住他耳朵的那隻手,四肢張牙舞爪,嘴裡啾啾『亂』叫,卻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就你了!方離拎著他,朝著自己的營地跑去,辛苦了一夜,總算有點收穫,看看老虎吃這些小傢伙的樣子,似乎很是鮮嫩可口,自己帶回去,可以改善下生活,老虎吃得,難道自己就吃不得。

「這是什麼!」顯然,方離對於小傢伙的外貌對女人的殺傷力還是估計不夠,喬巧兒看到這個小傢伙,眼睛里全都是星星:「好可愛啊!」

「呃…!」看到喬巧兒開心的樣子,方離想叫她把這小傢伙拿到廚房的話也說不出口了,現在說這話,未免也太煞風景了。

「辛苦了一夜,終於抓到了,特意帶回來讓你養著玩的!」方離順嘴說道,心裡確實暗暗罵自己,「顯擺什麼啊,弄死了帶回來不就得了,這下到嘴的肉都飛了!」

小黑也湊了過來,用手指戳戳這小傢伙的肚子,「這是什麼,沒見過啊!能吃不?」

方離頓時大起同志的感覺,看來,咱們苦孩子和這些女人們看問題的角度就是不一樣啊,當真是英雄所見略同。

喬巧兒柳眉一豎,瞪眼說道:「你說什麼呢,這麼可愛的小傢伙,你怎麼能想到吃它呢,你看它的樣子,都被你給嚇壞了,把你的手拿開!」

「你找個籠子來,這小傢伙跑的很快的!」方離說道:「不吃不吃,我們不吃它,怎麼處理,全部隨便你好了!」

「這還差不多!」喬巧兒喜滋滋的去了,丟下一句話,「你們不覺得,方香兒不正好差個玩具嗎? ?對於方離和小黑來說,這小傢伙無非是一道活蹦『亂』跳的菜肴,但是對於喬巧兒則是不同,這不僅僅是一個可愛的玩具,更有可能是她的新寵物。

女孩子對於這類可愛生物的防禦力絕對是負值,甚至在上樓給這個小傢伙找一個新家的時候,心裏面就已經在盤算,應該給這個可愛的小東西取個什麼名字了。

「方哥,你哪裡逮來的?」小黑一陣擠眉弄眼,顯然對於這個小傢伙他很有興趣,都這麼多天了,他嘴裡簡直是可以淡出鳥來了,現在能有這野物能打打牙祭,似乎也是一件很不錯的事情。

「鎮子上多的是,自己找去!」方離正有點不爽呢,小黑你腆著臉湊上來,豈有不啐他一口的道理:「路亮呢,起來了沒有,我有事情問他呢?」

「在這裡呢,方大哥!」路亮不知道從什麼地方神奇的鑽了出來,以方離的眼裡,居然都實現沒有任何的發現。

「吃了沒,叫巧兒給大家做點吃的先!」方離朝著兩人說道。

「這個不急,昨天晚上吃的很飽,沒可能餓得那麼快的!」路亮靦腆的說道:「有什麼事情,方大哥你只管說,你就當我是你的手下好了!」

方離擺擺手,微微笑道:「也沒有什麼,就是想對你昨天說的那些襲擊你們基地的怪物多了解一些,昨天你說的有點含糊,我想,我們以後也一定有機會遇上這些怪物的,趁著現在多了解下,將來生存的幾率就要多一些!」

「小黑。你別走,挖坑,有的是時候,你也在這裡聽一下,這可是拿著『性』命換回來的經驗啊!」 家有狐狸總裁 方離叫住就像偷偷閃人的小黑,拉著他,三人在小樓外面的空地坐了下來。

「這些怪物,和我們以往見到過的生物都不同…!」路亮想起昨天的慘烈,還是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子:「就好像,就好像外星人入侵一樣,我敢保證,地球上絕對沒有這種動物!」

明明如月 小黑心裡暗暗的嗤之以鼻,「你敢保證,你認識地球上所有的動物嘛,就是一個生物學家也不敢誇這樣的海口吧!」

想想方離帶回來的那個小傢伙,他開口問道:「就跟巧兒姐的新玩具一樣的嗎?」

「不是這種!」路亮搖搖頭:「這種一看就是極其溫順的動物,而且,無論爪子還是牙齒,全身上下沒有一件可以作為武器的器官,我見到的可都是要麼尖牙利齒,要麼皮厚肉糙的,而且,那些傢伙,個頭也上了很多。」

路亮想了想:「不過你這麼一說,我才發現,這種溫順的小動物,似乎我也從來沒見到過!」

方離急忙打岔:「你們不是正規部隊嗎,手上都有武器,甚至還有重火力,難道還對付不了他們?」

「打他們的身體根本沒用,這些怪物好像根本打不死一樣,眨眼功夫,傷口就癒合了,除非瞄準它的腦袋,只要距離夠近,才能將它們擊斃!」路亮吸了吸氣,齜著牙說道:「可是戰鬥中,哪裡有那麼多時間瞄準它們的頭部,再說了,這也是我們死了不少人之後才發現的!」

「那喪屍呢,你昨天不是說這些怪物裡面還有喪屍的嗎,難道說,喪屍不攻擊它們?」小黑聽出了一個破綻,喪屍這東西,鼻子靈得很,只要有活著的生物,它們即使距離老遠也能聞得到,路亮描述的這些怪物,可都是生物,那也就是說是有血有肉的活物,那喪屍怎麼會不攻擊它們。

「是有喪屍,但是,據我所見,喪屍的確是不攻擊它們!」路亮回憶著當時的情景,「那情況很古怪,就好像,好像我們的步兵中突然摻雜進了不少的防化兵一樣,對,就是這感覺,它們和這些怪物,好像根本就是兩個互相合作的兵種一樣!」

說道這裡,路亮和小黑面面相覷了一下,看著方離,如果按照路亮的結論推論起來,那情況就太嚇人了,難道這些喪屍和怪物們都是有組織的,甚至有著嚴密的分工,那麼再往下推論,這些怪物擁有首領活著指揮機構也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了。這種情況,叫人一想都不寒而慄,如果喪屍們都具有社會『性』了,那就不是人類和感染自己的病毒做鬥爭,而是兩個不同的種族在爭奪生存空間了,在數量佔據絕對優勢的喪屍面前,人類可真是沒有一點優勢可言。

但是,方離心裡確實清楚的很,什麼喪屍和怪物合作,襲擊人類軍事基地。這根本就是異世界對自己的世界的一次逆襲,不管它們什麼目的,但是,對於正處於生死關頭的人類而言,絕對不會是什麼好事情。

而且,按照路亮的敘述,這應該是一次跨種族的合作逆襲,如阿曼達所言,是鬼族和獸族的一次合作。

自己帶回來的寵物一樣的小傢伙,應該就是獸族中的一種了,方離心裡明白得跟什麼似的,確實心裡躍躍欲試,他和小黑一樣,對於新鮮的肉食可是饞嘴的很,對於吃人和喪屍,也許他還有著心裡障礙,但是,吃起另外一個世界來的動物,那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反正它們既然以人類為食,憑什麼人類就不能吃它們。

但是,這話確實不能給路亮和小黑二人說,要是他們問起自己怎麼知道這些的,自己就很難自圓其說。

「你們都知道了這種怪物的可怕之處了,記得,以後萬一遇見他們,一定要朝著他們的頭部招呼,路亮,你是軍人出身,對於武器的知識比較豐富,得閑的時候,就教教小黑和巧兒用用槍,我們現在的情況似乎越來越糟了,多學點保命的本事總是好的!」

「行,叫我亮子就行!」路亮豪爽的答道,又看了看方離手中的軍刺,「這還是我上次給你的那把軍刺吧,你一直在用?我記得我給你留下一把手槍了的啊!」

「這個用順手了,至於手槍,當時我就直接給我老婆用了,後來她失蹤了,手槍也就跟著不見了!」方離無所謂的說道,其實,和槍械比起來,他還真的願意使用這種冷兵器,無聲,鋒利而且方便攜帶。而槍支就不行了,別說他受不受得了那強大的后坐力,就是彈『葯』的補充,也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

「我這裡還有一把自衛手槍,方哥你拿去防身吧!」路亮覺得方大哥方大哥的叫的有點生分了,也就跟著小黑叫起方哥來了。

「不用了!」方離見到那把手輕似乎很小巧的樣子:「你要有這心,就拿給巧兒用吧,不過,現在補充彈『葯』可是一個很麻煩的事情,你們大家都悠著點,能不使用槍械就不使用槍械吧,回頭我去鎮上的體育用品店找找,看能不能找出幾把好刀來!」

「嗯,也成!」路亮倒是從善如流,一副方離說什麼就是什麼的樣子。

「好了沒事了吧,亮哥和我起挖陷坑,我讓你見識見識一下什麼叫專業挖坑!」

路亮:…… ?方離很想到路亮原來的那個基地去看看,也許,他運氣好,能碰上幾隻沒有離開的怪獸呢,當然,除了想嘗嘗怪獸們的肉是否可口以外,方離更想知道,除了鬼族擁有能量核心,獸族的腦袋裡是不是也有著同樣的能量核心。而且,還有一個問題,方離不弄明白的話,心裡始終覺得有點不大踏實,怪物們逆襲人類基地,是不是意味著,在基地的附近,有著一個自己所不知道的兩個世界的重合點。

可惜,上次和阿曼達聊天的時候,沒有問到這個問題,方離覺得有點遺憾。不過,如果沒有交通工具的話,這也是一段並不短的路程,而且,要去那裡,除了要一個熟悉地方的路亮,還要有一個開車的司機,那基本上就是傾巢出動了。

方離搖搖頭,按捺住自己的好奇心,有機會的有機會的,他暗暗的勸慰自己。

喬巧兒沒有找到一個籠子,作為她的新寵物的新家,但是,她卻找到了一條拴狗的鏈子,不由分說給她的新寵物給裝上了,此刻,正帶著方香逗弄著這個小傢伙。

她給她的新寵物,取了一個名字,叫「溜溜」,很女『性』化的一個寵物名,而這個溜溜似乎和那些貴族犬之類的寵物狗一樣,有著一些不高的智慧,在領悟到自己面前這個女人,不會給自己帶來威脅之後,也變得有點活潑起來,而不是被方離抓在手裡那一副裝著死狗的樣子。

方離看著喬巧兒逗弄著方香和溜溜,心裡不禁有一種滑稽的感覺,誰知道,在這小丫頭心裡,事前是不是也是把著方香當作一個玩具看的,看現在這樣子,最開心的一個人反而是她。

方離走了過去,拉了拉拴在樹上的溜溜,將這個小東西拉到自己的身邊,一邊對著方香誘『惑』道:「來,方香寶寶,到爸爸這裡來!」

喬巧兒微微一愣,旋即明白方離是要借著這個機會教方香走路呢,很配合的將雙手放在方香的腋下,將她的腳輕輕的放在地面上。

方香的腿看起來很有勁,腳一接觸地面,便使勁的蹬著,要朝著方離手邊的溜溜抓取。

喬巧兒隨著她的腳步,慢慢的往前移,托在她腋下的手保持著她的身體的平衡,讓她不至於摔倒。

方離可不會讓她如願,隨著她的靠攏,慢慢的朝著後面退去,始終和她保持著一段小小的距離。嘴裡確實一直喚著方香的名字,吸引著她的注意力。

「小傢伙,越來越沉了!」喬巧兒暗暗嘀咕了一身,朝著自己腳邊的方香看去,突然之間,確發現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上衣的兩個紐扣已經脫落,在自己的頸下,『露』出一片白膩的肌膚。

自己正低著頭彎著腰,那不是胸前的春光大泄了嗎?喬巧兒一陣大羞,不暇思索的抽出自己的雙手,將自己領口的紐扣扣好。

沒有了喬巧兒維持平衡的方香,卻彷彿不知道自己腋下的雙手已經離開,依然跌跌撞撞的朝著方離走去。

方離瞪大眼睛,伸開雙手,將撲過來的方香抱在懷裡,這一剎那,他的心裡歡喜得好像炸開了一樣,一種自豪感成功感和幸福感,洋溢在他整個的身軀。

「哈哈哈,我的香寶寶,我就知道你就行的!」 冷麪總裁要借婚 方離抱著方香,高興的將她抱起打著轉。

喬巧兒也發現,沒有了自己的扶持,方香居然自己走到方離那邊去了,心裡高興之下,哪裡還記得自己剛剛的羞意,也是一臉笑容的陪著方離高興。

這兩個人都沒有發覺,被方離忘乎所以丟在一邊的溜溜,見到束縛自己的狗鏈,無人看管的丟在地下,居然悄悄的拖著這條長長的鏈子,偷偷的朝著旁邊滾去―――這是一隻很會抓住時機的寵物,至少,它知道在什麼時候逃跑是最合適的。

可惜,它忘記了,還有一雙眼睛一直都是在盯著它呢,從方離接過溜溜的狗鏈起,方香的眼光就沒有從溜溜的身上挪開過,此刻見到溜溜想跑,她豈有不生氣的道理。

可惜,她還不能很明白告訴自己的爸爸媽媽,自己的玩具要跑了,咿咿呀呀幾句,卻是被方離當在她在賣萌,更是樂呵呵的湊在她的小臉蛋上一陣好親,吧唧吧唧的,弄得她一臉口水。

「方離,你看溜溜怎麼了,怎麼渾身發抖的樣子!」最後,還是喬巧兒發現了溜溜的異狀,脫離了掌握的溜溜沒有趁機逃走,反而蜷縮在地上,渾身發著抖,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這樣子很熟悉嗎?方離一下就反應過來,自己當初抓到這小東西的時候,他就是這幅可憐兮兮的樣子,不過,那時候,他可是剛剛從那隻白老虎的口下逃生,顯然是受驚過度了,但是現在為什麼這幅模樣了。

方離心中一凜,單手把方香抱在胸前,空出右手,抽出了身上的軍刺,目光如電,警惕的朝著周圍打量著。

溜溜的反應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在這周圍,出現了令它感到極度害怕的敵人,就象那拿它們作為獵物的白『色』老虎一樣,方離直覺上就是以為有足夠危險的敵人無聲無息的『摸』進了自己的營地。

四周一切如常,甚至,不遠處還隱隱傳來小黑和路亮的說笑聲、工具的碰撞聲,沒有什麼敵人入侵的跡象啊。這滿山都是陷坑,還有兩個大活人在外面放著哨,這如果都讓那些蠢得要死的喪屍們『摸』了上來,那這營地里的幾個男人,都可以直接找跟繩子上吊算了。

「怎麼了,方離!」喬巧兒顯然也被方離突然的舉動嚇了一條,也跟著看了看周圍,發現沒有什麼奇怪的地方,不禁有點關切的問道。

「呃…可能我有點神經過敏吧,看到這小傢伙這樣子,好像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一樣,條件反『射』了一下!」方離將軍刺放回腰間,對著喬巧兒解釋道,一面用臉蹭了蹭方香抓到他臉上的小手。

「你太累了,多休息休息一下就好,要不,和方香玩會了,你就去休息吧,我做好飯了叫你!」

「不,我的香寶寶剛剛學會了走路,正需要鞏固一下,免得她回頭就忘記這感覺了,我得多陪她玩玩,怎麼能睡覺呢!」方離搖搖頭,拒絕了喬巧兒的好意。

雖然對於溜溜的奇怪表現,他仍然心有疑慮,但是,方香學會走路的喜悅很快就沖淡了這種疑慮,整個一個下午,方離都在陪著方香,直到疲累了的方香在他的懷裡沉沉睡去。而在這期間,溜溜一直老老實實的呆在他的身後,老實得如同它是方離從小養大的寵物一樣,簡直就是比乖寶寶還乖寶寶。

……

「亮哥,我覺得方哥今天帶回來的那個兔子一樣大玩意很有問題?」小黑吃過飯,懶洋洋的從路亮手中討了一支煙,吐著煙圈的和路亮說道。

今天他和路亮進行了一場挖坑友誼賽,雖然路亮經過了比較專業的土木作業訓練,但是在挖坑這事情上,還是輸給了小黑。

這不是說他挖的速度沒小黑快,體力比小黑差。只是,小黑在選地方和合理利用周圍的環境材料的方面,比他的經驗是在是多多了。等到他第一個陷坑還沒挖完,小黑的第二個坑已經完工了,這個時候,他對著一個個子瘦削,比自己小上不少的少年,徹底的服氣了,這還真是術業有專攻啊。

「什麼問題?我都說了那個小東西要牙齒沒牙齒,要爪子沒爪子的,不會對巧兒和方香造成危險的,別『操』這個心!」路亮滿不在乎的回答道。

「我不是說這個啊!」小黑神秘兮兮的說道:「這玩意我也是第一次見到,可是方大哥晚上一出去,早上就給順回來了一個,你說,他是不是發現了這些玩意的老窩啊,你都說了這些玩意沒什麼危險的,要不,我們晚上跟著方哥出去遛一個彎,咱也順一個回來,拾掇拾掇,嘗個鮮?」 ?小黑的想法是一種純粹中國農民式的淳樸,長著四個腳的那都是可以吃的東西,更別說,現在這世道都『亂』成這樣,如果不是自己跟著方離和巧兒一起出來,怕是天天還是餓著肚子,等著基地發下來的救濟糧。

「是你嘴饞了吧!」路亮不上小黑的賊船,這小子分明是要拉上自己給自己壯膽,現在又不是斷糧了,為了一口吃的,在外面去冒著這樣大的危險,實在是有點不太划算。

「咱們弄來了,剝了皮洗乾淨,巧兒姐肯定看不出來,到時候,大家都能打打牙祭不是!」小黑誘『惑』著路亮,他都想好的怎麼處理自己的獵物了,當然,前提是要他能夠有獵物。

路亮還是堅定的搖搖頭,他剛剛來到這裡,還不太適應自己的身份,這正還在寄人籬下呢,怎麼會陪著小黑瞎胡鬧。

「真沒勁!」小黑嘟囔了一句,丟掉手中的煙蒂,看著正在和喬巧兒說話的方離,眼珠咕嚕嚕的轉了轉。

方離正在有一搭沒一搭的和巧兒說著方香今天的表現,他現在算是初初嘗到了初為人父的樂趣了,簡直和一杯醇厚的美酒般的令人舒爽。原來,看著自己親手撫育的孩子,跌跌撞撞的學會走路,是這樣幸福的一件事情,今天是方香第一次學會走路,想必,很快,就有第一次說話,第一次….很多個的第一次,方離心裡有點遺憾,早知道,無論如何也找個dv帶回來,將方香所有的第一次都完整的記錄下來,等到方香長大成人後,自己看到自己小時候的樣子,一定會感到非常的溫馨吧。

見到小黑鬼鬼祟祟的樣子,方離又好氣又是好笑,這小子,忙活了一天,還是這麼有精神,看他找個鬼祟模樣,躲躲閃閃的,似乎有事情找我?

喬巧兒見他們似乎有話要說,也很乖巧的停止了自己的說話:「我去收拾一下碗筷,順便看看方香,你們兩個聊!」

目送喬巧兒離去,小黑湊近方離的身邊,笑著問道:「方哥,今天晚上你還出去不?」

「怎麼了?」方離歪著腦袋,不以為意的反問道:「什麼時候我的行動要向你彙報了?」

「你看你說的!」小黑一副受不起方離這話的樣子:「我有那麼大本事嗎,不過,方哥你看,亮哥也來了,晚上值夜巡邏,一定要比我做的更好,你看,是不是今天晚上出去,把我給帶上,巧兒和方香在營地里,有亮哥在,比以前我在要安全多了!」

方離疑『惑』的看了小黑一樣,心裡卻在思索他的用意。跟著自己出去,自己做的事情,能夠在他面前曝光嗎?那他還不把自己當做一個怪物看。就算自己將來有機會告訴他一些事實的真相,但是,也絕對不是現在啊,得找機會,一點一點的慢慢的告訴他,直到他最後完全接受。

「外面什麼情況,楚海死的時候,你又不是沒看見!」他盯著小黑的眼睛:「老老實實的告訴我,你到底想跟著我出去做什麼,別給我耍心眼。」

話說到後面,方離的語氣卻是有點嚴厲了,聽在小黑的耳中,卻是對他的關係,不禁心裡又是感動了幾分。

「那個啥,溜溜,是你從外面帶回來的,我想,有第一個,就有第二個,現在滿地『亂』爬的除了那些喪失,連只兔子都看不到,跟著方哥你出去,我不就是想弄一隻回來打打牙祭嗎?」小黑急忙解釋道,「我那死去的爹說過,咱山裡人家,除了板凳不吃,其他的四條腿的都是可以拿來吃的?」

「你怎麼就知道這玩意有沒有毒,怎麼就知道我一定還會遇到這玩意?」方離板起臉來,訓著小黑,雖然他自己心裡也是很想嘗嘗這玩意的味道:「人家說鳥為食亡,我看啊,你和一隻笨鳥也差不了多少,遲早得死在自己的一張貪吃的嘴上!」

「你就捎上我嘛,我保證不會拖累你!」小黑一臉懇請的看著方離,「就算是沒有遇到,就當是跟著你出去透透氣放放風了,也沒有什麼損失嘛!」

「不行,你好好的給我看好營地,晚上哪裡都別想去,如果要出去的話,等我明天早上回來后,你再和路亮結伴出去!」方離想都不想,直接就拒絕了他,見他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心下又有點不忍,「要不這樣,如果我再看見這類的小東西,我給你抓個回來,至於你是和巧兒一樣養著當寵物,還是吃了打牙祭,那都由你決定。」

「好吧!」看到方離是鐵心了不帶自己出去的樣子,小黑算是死心,不過,有了方離的這個承諾,也算是達到了他的目的,想來,方離不會在這些小事上忽悠他的。

方離收拾了一下,正準備出去,路亮走了過來。

「這個…?」他一副好像不太好啟齒的樣子,方離心裡一愣,不會他也要和自己一起出去吧,今天這是怎麼了,一個個的吃了興奮劑了。

「有事?」

「方哥,你回來的時候能不能帶點煙回來,我這早斷頓了!」

「這事情啊!」方離將身上的半包煙遞了過去,「沒想到,你還是一個大煙槍,今天先頂著,我看能不能找到點,明天帶點回來吧!」

「好嘞!」路亮喜滋滋的結果香煙,叼了一隻在嘴裡,一邊叮囑著方離:「有了著玩意,晚上打瞌睡的時候就有福了,方哥,我在這裡可比你在外面安全,你在外面小心點啊!」

我能不小心嗎?方離一直走出了營地,還在想著路亮的最後一句話,我不小心的話,早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雖然明知道路亮是一番好意,但是,卻是一句充滿好意的廢話,說了跟沒說一樣。

要是不小心,今天早上就不是我帶著這個溜溜回來了,而是直接和那隻白『色』老虎幹起來了,我又不是武松,對於這老虎,那是一點把握都沒有,真要是幹起來,被他咬掉點什麼零件,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恐怕,你們也見不到完完整整回來我了。

這邊的世界,到底有什麼吸引那些異世界怪物的地方,那些襲擊人類的怪獸也就罷了,他們是為了獵取食物,但是,這個『毛』球一樣的溜溜呢,他們成群結隊的來這裡做什麼,組團旅遊還是觀光,要說是獵食,方離可是有點不大相信,就他們那副沒牙沒抓的小身板,能夠獵取到什麼,恐怕自己世界的老鼠都能欺負得到他們。

而那隻白『色』老虎,顯然是把這些小東西出現的地方,當做自己的獵場了,這也難怪,這種一看就很好吃,而且還沒有多大的戰鬥力的獵物,簡直是太難得了。如果長期以這種獵物為食物,方離都懷疑,這種幾乎屬於不勞而獲的捕食方式,會不會讓老虎彪悍的戰鬥力成幾何數量的下降,最終,連一個赤手空拳的人類都不是對手。

當然,這只是方離在去往自己觀察點小屋的路上的一些胡『亂』的想法,但是,早上的一幕,提醒了他,不僅僅是那些從異世界來的怪我們要提防,在自己的身邊,來自自己同一個世界的威脅,也不容小覷。

雖然災難過後,活著的動物幾乎絕跡,但是,既然有這麼一直來歷不明的詭秘的老虎能在這昔日人類的城鎮上大搖大擺的晃『盪』,誰有能斷定,在城市的某個角落,不會有別的大型動物隱藏著呢,他們也許是自然保護區的漏網之魚,也許是逃出動物實驗室和動物園的幸運之星,在他們的眼裡,可沒有什麼能吃什麼不能吃,當肚子餓到了極點的時候,一切能吃的生物,都可能成為他們的捕獵對象。 ?昨天晚上算是守了個空,方離心裡卻是一點都不氣餒,從阿曼達對能量核心的那種珍視程度來看,似乎,那玩意也不是什麼大路貨,到處都能輕易得到的緣故,所以,方離的心裡很是淡定,不過是耗費一點時間而已,這個,咱哥們耗費得起,一天不行,就兩天,兩天不行就十天,一個月,這個太強的咱不去招惹,太弱的又不見得有能量核心,總之,要保持一個淡定的心態,慢慢的這守著。

等到有了足夠多的核心,就一定把阿曼達召喚過來,然後,通過吞噬將自己的實力努力增強,當然,如果能夠如阿曼達說的,提升一次自己的階位獲得一些特殊的技能那就更好了。等到自己的實力有了足夠的增長,那麼,自己殺進那個和自己重合的世界里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過,路亮的遭遇,讓方離很是擔憂,他的那基地離著這裡似乎也並不是很遙遠,那麼大規模的怪獸活動在那裡,恐怕不是一件令人很愉快的事情,那些怪獸可不是不吃不喝的神仙,他們的目的就是為了捕食,當一個地方他們的食物吃完以後,他們必定要去尋找新的食物來源。

在這個世界,什麼食物能比大量的活人更能吸引他們。方離心中陡然一動,他想起了距離這裡不遠的軍事基地,基地里的人不說,光是外面那漫山遍野的窩棚,怕是就有數千上萬人集中在那裡吧。

方離設身處地的想了一下,要是自己是那些怪物的首領,帶著一大幫子眼睛都餓綠了的傢伙,聽到有著這樣的一個地方,怕是前面刀山火海都要死命的過來吧。

而方離自身和喪屍們怪物們戰鬥過的經歷,讓他得知,越是進化的程度越高的這類生物,其智慧水平也就越高,能到成為一大圈怪獸的首領,進行有組織的獵捕獲得的怪獸,智慧會低到那裡去嗎?方離懷疑,這個猜測中的首領,甚至都已經派出了偵察兵四處偵查去了,如果是這樣的話,這個怪獸群得知軍事基地的存在,也就是遲早的事情,雖說這個基地里有著足夠的武裝,但是,消滅了這一群,又來一群怎麼辦,天知道還有多少數量的怪物正通過各地的重合點,源源不斷的湧進外面的世界里來。

實際上,情況還真的如同方離猜測的一樣,這群怪物在襲擊完路亮所在的基地,將那裡變成一團廢墟之後,並沒有四散離去,而是按照固定的路線,朝著外圍有著無數窩棚的基地而去。好在他們還在半路的時候,就被基地部隊放出的偵查哨捕捉到了行蹤,很快,一隻有著足夠數量的軍隊在他們的必經之路上,建立了防線。

這個方向,這些惡行惡相的傢伙們的目標,只可能是自己的基地,這一點,稍微有點眼光的人都看得出來。所以,軍隊迅速的動員起來,準備打一場關乎自己生存的戰爭。

阻擊的戰鬥打得異常的艱苦,基地的駐軍,差不多遭受到了成軍以來最大的損失。在付出了足足超過千人的慘重代價后,防守部隊終於守住了自己的防線,殲滅的大部分的怪獸,但是,接下來的情況就不容樂觀了。

怪物們很快的進行了增援,等到第二批怪物們壓上來的時候,守軍們有點支持不住了。

這第二次增援的怪物,明顯的比第一次的那些來犯的怪物的戰鬥力要高上一個檔次,除了擁有更為堅固的皮膚,更為銳利的利爪和牙齒以外,還出現了很多新的種類。也就是這些新的怪物,將剛剛於這些怪物戰鬥積累出來的一點可憐經驗的人類軍隊,造成了極大的壓力。

剛剛出現的那些怪物,一般來說,除了長得奇形怪狀,有點像實驗室出來的那些基因改造過的動物以外,基本上,人類還能接受,因為,這些都還屬於動物的範疇,人和動物戰鬥,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

但是,後面出現的,就徹底顛覆了人類的認知,有長著兩隻腳,拖著一條長長的尾巴,直立行走奔跑,靠著頭頂上尖銳的角傷人的,在他們奔跑的時候,還不時從手裡甩出一個個的小火球。也有渾身鱗片,貼在地下遊走的扁平狀的,像極了一隻被踩扁的四腳蛇,但是,數百隻這樣的四腳蛇,集中在一起,眼裡發出的光芒,卻能將一個活蹦『亂』跳的人瞬間變成一段黑乎乎的焦炭。

最令人接受不了的,是怪獸中,居然還出現了遠程兵種,那是一種像放大了數萬倍的蠶寶寶一樣的生物,可惜,他們不時吐的潔白的蠶絲,而是從他們的腹腔中壓縮出來的極具腐蝕『性』的酸『液』,他們躲在怪獸們的後面,及其精準的將酸『液』傾吐在人類軍隊的防線上,人的身體一旦沾染,皮膚血肉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腐爛變黑,即使是沒有傷在要害部位,全身也迅速的出現中毒的癥狀,很快就不治身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