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自責的林逸,夏羲和也是一臉無奈

看著自責的林逸,夏羲和也是一臉無奈

不知道過了多久,陳瀟終於從昏迷中醒過來,依舊是昏昏沉沉的,而自己的肚子還是那麼痛

她捂著肚子:「這是哪兒啊?」

林逸一把抓住她的手:「謝天謝地你終於醒了,瀟瀟對不起,下午是我錯了」

陳瀟一臉懵,不說話

醫生走進來:「她的情況很嚴重,接下來的一個月都不能吃刺激性的食物,你們一定要嚴格控制她,這樣的病人我見多了,指不定哪天就偷吃」

說完,醫生像一個大人在指責一個孩子一樣指著陳瀟:「姑娘,以後少吃點不健康的東西,什麼辣條薯片什麼的,都別吃了,半條命都沒了」

陳瀟點點頭,一臉憋屈,辣條是她的全部,零食是她的靈魂伴侶,這兩個都不能吃了,簡直是在摧殘她。

名門盛愛:江少心尖妻 醫生走後,夏羲和一眼就看穿陳瀟的想法,沒好氣的低吼:「想什麼呢,醫生這樣說是為了你好,看你以後還敢亂吃」 被看穿了小心思的陳瀟撇著個嘴,小聲嘟囔:「一個月,直接要了我命得了」

「你就乖乖養著吧,我先去看看另外兩個」

夏羲和又急匆匆的去了另一個病房。

陳瀟一想起下午的事,整個人都鬱悶起來,她不理會林逸,氣氛瞬間變得尷尬起來。

哎呀,他怎麼不說話啊

完了,她是不是還沒消氣,快理我啊

兩人表情愈發猙獰,終於

「你沒有什麼要說的嗎?」

「你沒有什麼要說的嗎?」

異口同聲,見對方問的都是一樣的問題,林逸和陳瀟心裡火氣又上升一個高度

「沒有」

「沒有」

陳瀟將頭偏過去看著窗外

「你看窗外幹嘛,看我」

「看風景呢,別理我」

林逸微微一笑:「天已經黑了,沒有風景了,乖,看我」

林逸起身,一手捏著陳瀟的下巴,將她的頭轉向自己

陳瀟水汪汪的大眼睛轉來轉去,看完了整個房間,就是沒有一眼停在林逸的臉上。

「你確定不看我?」

陳瀟當做什麼也沒聽到,倔強的將眼睛移到門口。

「那就別怪我了」

林逸身子一俯,陳瀟僵住,眼睛瞪得大大的,看著眼前這張放大的臉

他的皮膚很好,臉上沒有一點細紋,濃密的睫毛翹出了一個優美的弧度,緊閉的雙眼,似乎是為了掩飾一些不為人知的小心思

最重要的一點!!他的嘴唇真軟。

突然,林逸的眼睛張開,將陳瀟的注視盡收眼底,他放開她的唇

「願意看我了?」

陳瀟紅著臉,害羞地低下了頭,林逸一根指頭將她的頭抬起來

「願意看我就好,繼續」

說著,四唇觸碰,陳瀟再次感受到了觸電一般的感覺,她閉上雙眼

他輕輕啃噬著她的唇瓣,柔軟的舌滑入口中,貪婪的攝取著她的氣息,想要索取更多,眼前這個小女人卻禁閉牙關。

「張嘴」

陳瀟猛的睜開眼,推了一把林逸,兩人之間拉開了一段距離

看著陳瀟紅撲撲的臉,林逸伸出手,捧著這張臉

「下午,是我的錯」

陳瀟終於不再躲避,嘟著嘴巴:「哼,要是再有下次,你就死定了」

說完展開一個大大的笑,林逸揉了揉她的臉,將自己的額頭在她的額頭上蹭了蹭,說

「這個月,好好養著,養好了,我帶你去吃好吃的」

一聽到好吃的,陳瀟眼睛立馬放光:「好啊,嘻嘻」

揉了揉她的頭,正準備問些什麼,夏羲和從門外走進來,看到了小臉紅撲撲的陳瀟,不禁調侃道

「嗯?你怎麼這麼臉紅?」

陳瀟低頭:「空調開高了」

夏羲和眼神移到林逸的臉上,挑了一下眉:「哦?你怎麼也這麼紅?」

林逸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是啊,空調開高了」

她看了一眼空調,還沒開機,她長嘆一口氣:「哎」

看來現在,和誰在一起都變成了燈泡了,簡直就是燈泡專業戶。

想到這兒,葉黎寒的臉浮現在她的腦海之中。她甩了甩頭,輕笑一聲,說

「好了,你們幾個現在都沒事了,你也有人照顧了,我就帶她們倆先回去啦,林逸,瀟瀟就交給你啦」我就不打擾你們親親啦~

「嗯,要不要我開車送你們回去?」

夏羲和搖搖頭,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的陳瀟:「照顧好她就行,我們打車回去」

「那你路上小心」

「羲羲,等我好了一定會好好寵幸你的,債見」

夏羲和抖了抖身子,雞皮疙瘩掉一地:「你好好養著吧,走啦,拜拜~」

劉楠和孫莉莉沒那麼嚴重,輸了液就沒什麼事了

夏羲和站在中間,兩手扶著這兩個病人:「哎,你說你們,吃什麼不好,居然吃那家的燒烤,你們沒聽說那家的肉是變質的嗎?」

劉楠瞪大雙眼:「變質?他家是新開的誒。」

「哦,你們說的那家我問過了,其實不是新來的,就是以前那家,只是他家重新裝修,重新開業了而已」

劉楠一想起以前去過一次,回來肚子就不舒服,從此路過他家門口,自己都要退避三分的樣子,搖搖頭:

「我還是太單純,奸商」

「長點心吧,姑娘,你倆先站著,我打車」 回到寢室的時候,已經晚上九點多了

劉楠和孫莉莉一回到寢室就癱在床上。

「羲和,能給我接杯熱水嗎?」

「我也要」

夏羲和放下手機:「好,來了」

然後……

「小羲子,幫我手機充下電」

「小羲子,給我丟下垃圾」

「小羲子,幫我交會兒作業」

「小羲子幫我收下衣服」

夏羲和頭頂冒著滴滴汗珠:「你倆故意的吧」

被拆穿的兩人對視了一眼,恢復一副虛弱的表情:「羲羲,你忍心讓我們兩個病號受累嗎?」

「你們兩個病號這樣對我,你們良心不會痛嗎?」

兩人摸了摸心臟的位置,搖搖頭:「不疼啊,還有點軟,嘿嘿」

「……」

折騰來折騰去,夏羲和累的像狗,躺在床上的兩個人悠閑自在。

終於到了熄燈的時候,原本以為世界終於平靜了,陳瀟一個電話打進來

「大姐,你還有什麼事兒啊」

陳瀟:「我才打電話好吧,怎麼就還」

「好了好了好了,有什麼事快說,我好睏」

陳瀟嘻嘻直笑:「嘻嘻,小羲子,你幫我個忙唄」

夏羲和扶額,一聽到這個名稱,就知道沒好事。

「就,你幫我寫

一下選修課的作業唄」

「嗯?選修課作業?怎麼你們都有作業?」

「你也有啊,你忘了啊,你是小班長啊,葉黎寒剛在群里發了作業,你別告訴我你給屏蔽了」

夏羲和想了想,下午好像是把剛建的群給屏蔽了

「哦,那你為什麼不自己做?」

埋藏在黑暗裏的藍色祕密 「明天就要交啊寶貝,天哪,你這個小班長和老師有仇吧」

「好了好了好了,我給你弄就是了,不說了」

夏羲和不耐煩地把電話掛掉,開著自己的小檯燈,看了看群消息,拿出本子開始記筆記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她還趴在桌上

「天哪,我怎麼趴在桌上睡著了?」

她記得剛剛才看時間,明明就是一點半,怎麼一睜眼,就八點多了

夜涼,夏羲和聳著鼻子,繼續完成昨晚沒做完的功課。

劉楠和孫莉莉睡了一個好覺,直到九點半起床的時候才發現,夏羲和頂著個黑眼圈。

「你幾點睡的?」

夏羲和沙啞著嗓子:「不知道,反正沒上床」

孫莉莉連忙拿了一件長衣服給她披上,看了一眼桌上的筆記

「你一晚上都在做這個?一直沒上床?」

夏羲和昏昏沉沉的點了點頭:「終於做完了」

孫莉莉伸手碰了碰她的額頭:「也不燙啊,你快休息休息,待會兒我給你帶飯。」

說完夏羲和躺倒床上,閉上眼沉沉睡去。

超強之都市少年 夢中,一個女孩兒追著一輛車跑著,嘴裡好像喊著什麼,突然,另一邊一輛車出現,女孩兒倒在血泊之中。

木風哥哥,你說話不算話,我再也不喜歡你了

木風?木風是誰?

夏羲和腦子劇痛,將她從睡夢中驚醒,她起身捂著頭,一臉痛苦的樣子。

片刻之後,她終於緩過來,看了看四周,天已經黑了,而寢室里沒人

她看了看手機,二十多個未接來電,全是程悅的,她重新撥通了電話:

「喂,你打這麼多電話給我幹嘛?」

程悅的聲音很急促:「喂,你終於接電話了,你快點回家,家裡進了小偷,夏伯伯被小偷弄傷了」

「什麼?怎麼回事?」

「哎呀別問了,快點回來」

夏羲和想也不想,下床就跑

小偷?怎麼剛一醒來就出事了?

當她出了寢室門才發現,門外,一片空白

恐懼襲上心頭,這裡是哪裡?怎麼回事?

「有人嗎? 我的奶爸人生 有沒有人呀」

她在這片空白之中跑來跑去,沒有見到任何除了她以外的生物,跑累了,她停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